专题制作时间:2016年12月25日

生态村,不再只是梦想

每个生态村都有自己的独特道路,正如每个生命都被赋予了独特的角色。

从融入生态社区的实地生活体验,到生态村构建工作坊、第二届三生谷生态村国际论坛,再到深入阅读国内外的案例和经验……几个月断断续续的学习之后,我希望分享给你一个更真实的“生态村”。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生态村构建的四个维度:社群、文化、经济和生态

生态村构建的维度:社群、文化、经济和生态,以及全系统设计

在世界各地,已经出现了数千个规模和形式各异的生态村。“生态村是以重建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为目标的理念社区或者传统社区。社会、生态、经济、文化四个维度被整合到一个全面的、在地化的可持续发展模式中。生态村是经由在地的、参与式的进程,被有意识地设计出来的。”(来自全球生态村联盟的定义)

也许这个定义对你来说是陌生的,又或许,你从没有到过任何一个生态村,但你对这样的生活场景多少会觉得似曾相识——社区就像一个充满活力的生命体,人们相互尊重和包容、一起做决定。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独特天赋、同时又有共同的目标。人们以生态友好的方式满足生活所需,与万物和谐共生。冲突和“不完美”依然会存在,但人们会以合作的方式去面对挑战。

之所以说会“似曾相识”,是因为这样的场景多多少少在我们的梦想中出现过。又或者,这样的生活对各种生命体来说原本只是常态,有种莫名的归属感被深深烙印在了我们的基因之中。

没有人不希望生活于和平、和谐之中。只是我们常常怀疑“这太理想化了吧?”“在现代社会肯定没法做到吧?”“我不可能放弃一切去追求不切实际的生活……”

可是,一旦去深入了解已经遍布全球的生态村运动,你会发现,这和平、和谐的生活已经被千千万万的人所实践。他们并没有抛弃现代化的科技,而是将科技与自然相融合。这样的实践没有某种单一化的固定模式,而是回归本土化、多样化的、与自然共生的智慧。也许并非完全符合每个人梦想中的样子,但是每个生态村都有自己独特的“目的地”。生态村运动的经验所教给我们的最好的一课也许是——我们不必要“放弃一切”去过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而是更应当专注于当下和此地,让生活中原本就存在的美展现出她的原貌。

这样的生活是非常切合实际的,因为主流的、不惜一切代价追求经济无限增长的、以人类为中心的生活是无法长期持续下去的。相比而言,哪种生活才比较“不切实际”呢?

图片2

生态村不是倒退,而是前行。

不是某种完美的结果,而是每个人都能参与的、动态变化的过程。

不是要打造孤岛般的世外桃源,而是在暗夜中点亮一盏盏明灯,希望最终能连成一片亮光。

这不是属于小众的“游戏”。许多地方的政府都已经意识到生态村运动的价值,并且开始发起大规模的生态村转型工作。你知道吗?塞内加尔政府已经决定要和全球生态村联盟合作,将14000个传统村落转型为生态村,这占塞内加尔全国村落总数的一半。另外,布基纳法索的政府也决定要把2000个传统村落转型成生态村。其他一些非洲国家也在进行大范围的生态村推广工作。

并不是只有理念完全相符的一群人才能构成一个生态村。生态村运动是包容的,既发现每个人原本就有的相通之处,又鼓励“和而不同”,多样的性格、背景、观点、道路……都有它的价值所在。

加入生态村运动的第一步,不是放弃一切去到某个陌生的社区生活,而是意识到,我们在当下已经处在“社区”之中。尽管我们生活的地方也许还不是生态村,但这个社区已经有自己内在的智慧和潜力,只是还没有被充分激发出来。如何才能让我们的社区更加和谐、有生命力?如何让每个人都能发挥创造力,为整体的福祉而分享和行动?……这些问题的答案,需要我们自己去寻找。

本期专题,是对我近几个月来断断续续的学习和实地探访的回顾,希望能带你认识更真实的“生态村”。

专题报道

如果是第一次接触“生态村”,建议先从全球生态村联盟的《生态村:治愈地球的1001种方式》来了解这个领域的全貌。其中不仅有生态村的概念,设计生态村的基本方法,更囊括了全球数十个有代表性的生态村的介绍,大多数文章都是由社区创始人或常住成员所写,不仅是关于成功的事例,更是关于伤痛、教训和重生。这里是本书前三章的阅读笔记:生态村:另一个世界已经在发生

初步了解理念后,我们可能会产生越来越多的疑问。做生态村,仅仅生态环境好就够了吗?什么样的人适合成为生态村的成员?我国传统的村落可以算是生态村吗?必须要很多资金才能开始建设生态村吗?……关于一些常见的问题和误区,这里有一些初步的解答。全文:重新定义生态村 |“生态村”不只是“生态的乡村”

构建生态村,并非有决心有情怀就够了,实践的难度总是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一些关于生态村和理念社区的研究表明,尽管人们的想法总是好的——要创造公平、自由、生态友好的生活,但是90%以上这样的社区都在初始阶段就夭折,至于失败原因,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冲突。人和人的相处必须这么难吗?怎么才能让一群有好想法的人一起和谐共事?

这里特别推荐两本入门书:一是《非暴力沟通》,为了构建和谐的社群,练习非暴力沟通是重要的基本功。每次沟通的过程,都可以是认识自己、与他人连接的功课。全文:学会爱的语言,“敌人”这个词就自然消失了

二是《赋能手册》,以一个生态村中发生的真实故事告诉我们,如何以学习和行动为基础,在多样化的人之间形成紧密的连接和合作。此书作者Starhawk有40多年合作组织领导和生活经验,她的分享不仅适用于生态村,也适用于其他各种“去中心化”的合作组织。全文:怎样构建公平、自由的合作组织?

在经济方面,生态村强调实践“本地化经济”,我们可能会怀疑,这难道是故意在和全球化的大趋势唱反调?实际并不是这样。本地化经济不是“本地生产本地消费”这么简单,也绝非回到过去,而是一种全方位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升级。这篇文章里来自世界各地的丰富案例,都在告诉我们,为何本地化经济能帮我们找回幸福,而我们又可以如何从身边开始行动。全文:从全球化转向本地化,才可能实现真正的幸福

在中国大陆地区,生态村运动还处在萌芽期,但已经陆续出现了各种不同形式的实践。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生态村,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和这些实践者们共同生活一段时间,做深入的体验、思考和交流。再次友情提示,我们不需要期待看到“完美”的“成果”,而是需要更多地去发现他们的探索“过程”。

中国大陆地区的一些有代表性的生态村:

三生谷生态村联盟(目前主要基地在浙江建德胥岭村,但正在启动更多生态村的建设工作)
网站:sanshenggu.com
微信公众号:三生谷生态村

和与同社区(上海崇明)
微信公众号:和与同
实地探访回顾:回归乡村,跟志趣相投的一群人共同生活:和与同社区

千岛湖生态村(浙江淳安)
微信公众号:千岛湖禅修中心

圆生活生态社区(云南丽江)
微信公众号:回归自然圆生活

华道生态社区(四川成都)
微信公众号:华道生态社区

其他还有山西永济蒲韩社区、四川成都明月村等等。所知有限,欢迎大家留言补充推荐。

国外的生态村:

如果你有兴趣体验国外的生态村,选择的余地就更丰富了。在全球生态村联盟网站(gen.ecovillage.org),可以找到世界各地生态村的分布图。

本专题中特别要推荐的一个案例是来自日本的木之花家族,这篇文章以及其中的纪录片会让我们了解,什么是“超越自我、彼此依存”的生活方式。

结尾的话

如果到生态村中生活过,我们会发现,这并非多么遥不可及的事,其实它很简单——去重新发现自己在自然界中的真正位置,认识真实的自己,意识到自己和其他生命之间的紧密连接,基于这种连接去做自然而然的决定和行动。

前方的路怎么走,其实答案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内心。

有机会原创文章

图片来自全球生态村联盟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 http://www.yogeev.com/article/71145.html
      重新定义生态村 |“生态村”不只是“生态的乡村”

      生态村运动的目的不是“逃避”或“复古”、不是寻找“最后一片净土”把自己保护起来;而是“向外”、“向前”、“链接”、“融合”,是发掘每个人内心的“善”的种子,是一起来构建通往未来的路。

    • http://www.yogeev.com/article/71450.html
      从全球化转向本地化,才可能实现真正的幸福

      目前种种问题并不是由所谓的“人性的贪婪”造成的,而是“无意识”造成的。也许从全球化转向本地化看上去是艰巨的工作,但是“提升意识”是一个低门槛的、同时很有效的起点。

    • http://www.yogeev.com/article/71732.html
      怎样构建公平、自由的合作组织?

      一些关于生态村和理念社区的研究表明,尽管人们的想法总是好的——要创造公平、自由、生态友好的生活,但是90%以上这样的社区都在初始阶段就夭折,至于失败原因,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冲突。人和人的相处必须这么难吗?怎么才能让一群有好想法的人一起和谐共事?这里要分享的《赋能手册》或许能给我们提供一些灵感。此书作者Starhawk有40多年合作组织领导和生活经验,她的分享不仅适用于生态村,也适用于其他各种“去中心化”的合作组织。

    • http://www.yogeev.com/article/70959.html
      回归乡村,跟志趣相投的一群人共同生活:和与同社区

      和与同社区位于上海崇明县陈家镇陈西村。规模很小,三十亩农地和几栋房子,十几位核心成员来自中国和韩国各地,有各自不同的职业背景,性格和兴趣各异,他们有些是多年的好友,有些近期刚刚相识,却因为对于简单乡村生活的共同向往而聚在一起。他们有各自经营的项目,又互相合作,加上丰富的社区内部活动、每天在公共空间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逐渐形成了紧密的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