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制作时间:2016年06月30日

学生食堂的有机餐

有了意识,改变是自然而然的。

作为父母,较少有人关注孩子在外面吃了什么,更少有人会去学校的食堂看一看。在这一方面,私立学校的家长显然比公立学校的要主动,推动学生食堂变革的,也正是这群妈妈们。
草西
草西,有机会网COO,作家,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艺术、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为多家知名杂志撰稿,推广有机生活。

本专题由V道冠名赞助,点击二维码了解“V道”

“有机”,是这次访问的主题。了解学校办学理念、教育心得、学生培养的媒体较多,而“有机会”是中国大陆第一家注意到学校食堂有机化的媒体。有机会张茜认 为中国人的“饮食问题”严重,并不是大家缺少觉悟,而是成年人习性难改,希望通过“有机食堂”系列文章带给大众饮食转变的新思路。“为了孩子”是中国家 长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可我们别忘了,照顾好自己也是“为了孩子”。

孩子的饮食由家长控制。具有先见之明的家长,通过购买有机食材改变了家庭餐桌的不良现状,为孩子创造了一个相对健康的饮食小环境。然而,他们还是忽略了一个地方,那便是学生食堂。

从幼儿园起,中国小孩便拥有了在外就餐的经历,至少一顿午饭,直至小学结束。升至中学,学校和住家的距离随之增大,不在学校用餐,也会去社会餐厅。 令人担忧的是,作为父母,较少有人关注孩子在外面吃了什么,更少有人会去学校的食堂看一看。在这一方面,私立学校的家长显然比公立学校的要主动,推动学生食堂变革的,也正是这群妈妈们。培德书院便是一个例子。

培德书院的全有机厨房

wufan-600x333

2014年9月,一所承载中国传统文化、引领孩子探索自我本质和实践的、兼具教育、美育和食育的现代书院式国际学校落在了北京顺义区罗马湖畔。书院 由李亚鹏先生和台湾道禾书院创始人曾国俊先生共同创办,培德书院总校长钱志龙博士(下文尊称为“钱校长”)主理。而厨房从非有机过度至全有机的推手、担负 全校160余位师生餐食重任的则是两位志工妈妈——前时尚杂志主编宋娟女士(以下尊称为“宋老师”)和从事有机事业十多年的郑冬冰女士(以下尊称为“郑老 师”)。宋娟女士目前还担任培德书院品牌部公关总监一职。

2016年5月13日,有机会(中国有机生活第一媒体)运营负责人张茜参观了培德书院并访问了钱校长和宋老师。钱校长在采访中提到:“培德是一所做减法的 学校,我们求难、求拙、求慢、求少。教育不是工业,教育是农业。”这与有机重视过程而非结果的理念一致。打个比喻,如果我们将公立学校比作“工业农业”的话,那么,培德书院则更像是“有机农业”。

以中国人的思维看有机

03-600x333

冯哲现为四海孔子书院的院长、理事长,同时经营两间素食餐厅“百合素食”和一间“百合衣坊”。曾在出版界叱咤风云的冯哲,回归传统经典,其编写的儿童经典诵读工程《大中华文库》在业界广受好评。

四海孔子书院每天有300多位师生吃饭,如果全部转换为有机食材的话,那成本将增加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冯哲院长却表示,他至今还未考虑过成本问题,如何营造一种氛围,让彼此对这件事有信心、产生价值感、形成一种观念才至关重要。

如果学校的老师都像他们一样重视食物就好了

这里经常举办与食物有关的活动

乐童日托中心(le kindergarten)成立于2014年10月,位于将台路海润国际公寓底商,基于英国国家课程纲要建立的日托中心,是乐集团旗下的一个精品幼儿园。乐童的创办初衷是为家长和儿童提供舒适惬意的环境,让他们能够自在的活动、轻松的学习。

乐童特别看重儿童食育,食堂不仅提供全有机食物,包括豆类、肉类、青菜类都是有机的,而且平时还会举办食育课,对象竟然是那些可能还不会看菜谱的小不点们!任教老师是Sue,一位中文不太灵光但对做菜满腔热血的外籍老师,她也是北京有机农夫市集的资深集友。

谈及为什么如此重视小孩子“吃”的问题,Sophia表示,在建校之时,乐童便下了决心,“食材、教材、人力都要最好的”,因此并不会认为有机食材的成本高。“随着科技的发展,养殖业、种植业效率增加,但营养可能降低了。我怀念小时候在自家的菜园里摘菜给妈妈吃,现在很少能体验到了,我希望幼儿园的 孩子们能够享受到这样的快乐、自然。”

有机与教育,现在只是打基础而已

depp-600x333

世界上有两件事,离不开时间的熏陶和沉淀,那便是农耕和教育。因为时间,有机与教育有了相通点。在拜访德泮素质未来教育馆时,便有切身体会。在母亲节后的 一日,我拜访了位于北京朝阳区望京阜通东大街宝能中心一楼的德泮教育馆,并与来自台湾的艺术总监王珮绮见了面,聊了聊教育和有机。

德泮意为“培养德性如水的学堂”,沿袭了“三代塾”的教育精神,融合了书院、画廊、书店、教育、文创、食养,打造出的大人孩子共学共好、彼此精进的人文和 艺术空间。德泮是培养孩子兴趣和心性的后花园,是对主流教育的补充和改进。中国人没有华德福教育、蒙氏教育,但德泮结合二十四节气,创造出了一种顺应自然 和儿童天性的华人教育模式。

专题策划:有机会张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 http://www.yogeev.com/article/68075.html
      培德书院的全有机厨房

      “有机”,是这次访问的主题。了解学校办学理念、教育心得、学生培养的媒体较多,而“有机会”是中国大陆第一家注意到学校食堂有机化的媒体。有机会张茜认为中国人的“饮食问题”严重,并不是大家缺少觉悟,而是成年人习性难改,希望通过“温暖的食堂”系列文章带给大众饮食转变的新思路。“为了孩子”是中国家长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可我们别忘了,照顾好自己也是“为了孩子”。 孩子的饮食由家长控制。具有先见之明的家长,通过购买有机食材改变了家庭餐桌的不良现状,为孩子创造了一个相对健康的饮食小环境。然而,他们还是忽略了一个地方,那便是学生食堂。 从幼儿园起,中国小孩便拥有了在外就餐的经历,至少一顿午饭,直至小学结束。升至中学,学校和住家的距离随之增大,不在学校用餐,也会去社会餐厅。令人担忧的是,作为父母,较少有人关注孩子在外面吃了什么,更少有人会去学校的食堂看一看。在这一方面,私立学校的家长显然比公立学校的要主动,推动学生食堂变革的,也正是这群妈妈们。培德书院便是一个例子。 2014年9月,一所承载中国传统文化、引领孩子探索自我本质和实践的、兼具教育、美育和食育的现代书院式国际学校落在了北京顺义区罗马湖畔。书院由李亚鹏先生和台湾道禾书院创始人曾国俊先生共同创办,培德书院总校长钱志龙博士(下文尊称为“钱校长”)主理。而厨房从非有机过度至全有机的推手、担负全校160余位师生餐食重任的则是两位志工妈妈——前时尚杂志主编宋娟女士(以下尊称为“宋老师”)和从事有机事业十多年的郑冬冰女士(以下尊称为“郑老师”)。宋娟女士目前还担任培德书院品牌部公关总监一职。 2016年5月13日,有机会(中国有机生活第一媒体)运营负责人张茜参观了培德书院并访问了钱校长和宋老师。钱校长在采访中提到:“培德是一所做减法的学校,我们求难、求拙、求慢、求少。教育不是工业,教育是农业。”这与有机重视过程而非结果的理念一致。打个比喻,如果我们将公立学校比作“工业农业”的话,那么,培德书院则更像是“有机农业”。 培德书院建校时,厨房还不是有机的。家长发现,厨房的菜品品质不好,一是与所宣传的不一致,二是烹饪方法不健康,为此,一部分家长开始行动起来,宋老师便是其中之一。钱校长有管理学校的经验,但管理厨房还是新手,他十分支持家长做这件事。“我确实感谢家长,很多时候教育了我们。”钱校长说,“让孩子吃健康是我们无条件奋斗的目标。这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面的事情,需要全校的态度。管理一个厨房会遇到大大小小许多问题,腐败、浪费、效率⋯⋯家长参与厨房共建,一起出主意、制定食谱,不仅把人喂饱,而且一直在花心思让食物变得更好看。”为了调动孩子的食欲并兼顾营养,这里提供的紫色馒头(紫薯)、绿色面条(绿叶菜)、饼干等,都是厨房用有机面粉制作的;酸奶也是用的有机奶和益生菌自己发酵的;平时的米饭包含多种杂粮,糙米、白芸豆、红芸豆等。食谱主要由宋老师设计,也会参考胡删老师(中国有机第一人)等专家的意见。 引入家长管理厨房面临诸多问题,财务管理、成本控制、采购渠道等全是琐碎又繁杂的事。“把学校食堂交给家庭去运作有潜在的风险,但我觉得方法总比问题多。”钱校长表示。在培德书院,家长最满意的就是厨房。“厨房是唯一一个他们提不出什么问题的地方。”宋老师欣慰地表示,“确实是用心。孩子回去也会说吃得好。”2015年11月,宋老师接手厨房。以前的她与文字打交道,如今的她与柴米油盐打交道,她的日常变得忙碌起来,“对幼儿园的孩子来说,吃是第一重要的,必须有一个人来推动,我的身份最合适。作为家长,我有急迫的意识,他们比较信任我。” 蔬菜的健康标准容易控制,但我们不能确定找到的肉足够健康。在这前提下,书院目前只提供蔬食餐。一开始个别家长有意见:“孩子长身体怎么能吃素呢?”。经过一次次讨论、安抚、解释,家长和学校的意见终于达成一致。“在北京、尤其是我们学校,哪有孩子会营养不良呢,都是营养过剩,吃的东西太精致,反倒是坏处。我们学校的整个原则是做减法,就像教育一样,不把孩子教满,哪怕少教一点,让他们多学一点。我们坚持吃有机蔬食,避免高糖分、添加剂、抗生素、糟糕的有毒农药、避孕药等食品伤害到孩子。”对于那些实在无法接受孩子吃素的家长,钱校长与他们做了一道数学题:一天三顿饭,一周21顿饭,学校只管10顿饭,大不了回家再补一点。   不仅学生,所有老师、行政人员都吃有机餐,包括扫地的阿姨。“通过全有机厨房让培德成为推广健康生活的基地,让更多人了解有机生活,更多人关注植物和动物的成长、环境、饲养方法。”谈到学校的愿景时,钱校长语重心长地说。6月5日,靠近书院厨房的一楼大厅空地将常设有机生活展示区,来访的客人可以直观地看到培德所选用的食材,感受有机生活的氛围,了解食物的种植周期、饲养过程⋯⋯“会做成一个宣传的空间,让没吃到有机食物的人也开始思考,有意识地反思自己的生活状态,看看我们到底哪些地方能够改善。在宋老师即将主编的校刊里,我们会专门推介有机生活方式。” 消费只是一个形式,关键是食育。在孩子的教育中,让他们意识到人类在掠夺地球资源的同时也在对地球造成伤害。“有机生活一方面是在教育我们要健康地消费和摄取食物,另一方面也是在提醒人类对地球所做的坏事最后都会报应到我们身上。我希望孩子从小养成有敬畏心的生活状态,也提醒他们的父母不要做伤害地球的事情。”培德在做小众的事,但正如钱校长所说:“受众是唯一的,他们会一见钟情,一见如故。” 书院的理念体现在每个细节里,包括食堂。“我们不光是吃有机,洗碗用的都是茶籽粉。学校的泔水桶基本不会有什么东西,连西兰花的梗都用来腌咸菜了!”钱校长分享道。书院在实践一种全套的有机生活方式,厨师团队也换过几批,直至找到了这几位曾在会所工作、懂得蔬食料理烹饪的师傅们才算稳定下来。厨师的工资比其他学校贵二至三倍,“一个有良心的学校不会靠卖午饭去挣孩子的钱。这一块我们是单列出来的,收多少、花多少,不会用它挣钱,也希望它不赔钱。”培德书院一个月的餐费是900元,每日供应2餐2点给学生(早午餐+上下午加餐),平均一天40元。 “孩子吃有机,身体好,能量强,少生病,家长也放心。”宋老师作为家长,感同身受,“没有一个学校能够做到这个样子。食材来源都是真正有机的,哪怕没有证书也有检测。米面粮油全用的大厂生产的,蔬菜会不定期去农场考察,食堂使用有机山茶油、有机花生油制作食物,除了盐之外,调料做到了全有机。米面油的价格高,但不用的话,有机厨房的效果将大打折扣。水果即使买不到有机的也会挑选不用农药化肥的。” 因为郑老师的关系,供应商提供给学校的食材都是公益价,在零售价的基础上打三四折。“20元一斤的有机蔬菜学校吃不起,农场愿意支持学校,包括鸡蛋什么的,会员价也得4元一个,但提供给我们的都是最低价。”走过一些弯路之后,学校在采购上多了些经验,“一开始我们找了两三家农场,现在只找一家,比较稳定了,这家农场是六合园,生产有机肥供其他农场使用,不以卖菜为主,在卖菜上没有商业运营,只会自己种些菜做实验。”单一农场采购无法保证食材的丰富多样,这令宋老师在设计食谱时绞尽了脑汁:“应季菜还是有点单调,像荷兰豆、芦笋等都没有。”这可能是管理厨房现在面临的较大困扰了。 找不到好肉,就放弃吃肉? 远谷庄园推出“培德书院 Peide School 专享尝鲜礼包”,由农场直供。原价430元,培德书院专享尝鲜价268元(送货到家),长按图片二维码即可购买!(活动面向所有消费者!) 【尝鲜包内容】 365天黑猪前腿350g、后腿350g、腔骨500g; 散养柴鸡蛋鸡蛋10枚装一盒、应季蔬菜一份; 手工龙凤贡面320g、生态玉米碴,小米,红豆,黄豆,绿豆各500g 远谷庄园会员制农场,给家人的放心美味。 就像在田间支一张餐桌,随手找几样身边的食材,不用重油,不用大火,简单制作,味道绝美。这就是远谷庄园全产业链农场,纯粹的自然美味,我们只是分享者。 远谷庄园产品涵盖肉类,禽蛋类,米面粮油,蔬菜瓜果,满足家庭的日常所需。 在劳动中独处,体会自助助人的快乐! 文章来源:有机会 图片来源:有机会  

    • http://www.yogeev.com/article/68314.html
      以中国人的思维看有机,聆听四海孔子书院冯哲的智慧

      (本文根据冯哲院长回答“禅厨”孙霖、有机资深人士薛遇芳、“有机会”张茜的提问整理而成。文中引号为冯院长所说。) 冯哲现为四海孔子书院的院长、理事长,同时经营两间素食餐厅“百合素食”和一间“百合衣坊”。曾在出版界叱咤风云的冯哲,回归传统经典,其编写的儿童经典诵读工程《大中华文库》在业界广受好评。 四海孔子书院每天有300多位师生吃饭,如果全部转换为有机食材的话,那成本将增加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冯哲院长却表示,他至今还未考虑过成本问题,如何营造一种氛围,让彼此对这件事有信心、产生价值感、形成一种观念才至关重要。 四海孔子书院是京城首家以孔子命名的民间文化书院,于2006年在十年推动经典诵读工程基础上、由教委正式批准注册登记、四海教育、四海传播机构联合创办。地处北京西山香山北坡,充满田园风光。参酌宋明书院讲学方式,以中外传统文化经典为基本课程,遵循“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义”的原则,面对浩如烟海的经史子集,以诸子经学为核心,兼修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书院在创办之初,单纯从孩子身体健康的角度出发,寻找让孩子的身体和肠胃健康的饮食方式,于是,选择了素食。十几年前,环保理念便已深入人心。随着办学的深入,从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或者书院教育方面思考,冯院长结合个人自身的体会,认为应该把“有机、食育、农耕视为书院教育思想的组成部分”,当然,也是书院教育实践的一个组成部分。“(书院教育)绝不仅是读经、礼教、诗乐等,还包括了我们常讲的中国哲学里面的‘天人合一’。”“天人合一”是笼统的说法,涉及到食物方面,我们也可以符合这种思想。奠定了思想基础,才有具体的落实——寻找有机食材。 “说实在的,有机从技术上来说是一个专业和体系,书院没有这方面的条件,自己去耕种啊、护理啊,只能把它作为教育实践和思想的一部分,书院也做了一些点缀。”书院尝试在院子里不洒农药、不施化肥。书院的校历里就有二十四节气,结合农耕变成课程和活动。每年耕种和收获的时候,书院会举行简单的仪式,比如开耕节、收获季等,烤红薯、玉米等,既给小朋友增加了很多的乐趣,也让他们体会到了与万物之间是息息相关的。 “从书院的角度来说,我们力图透过食物建立传统中国的思想观。” 传统儒家教学里提倡“耕读”。“耕”不仅是为了生产和生存,更多的是中国文化的耕读体验。“比如说,从‘耕’的角度来说,中国人的所有文化都来自于天地,没有天地就没有中国文化。天就有四时,包含所有的节气。中国人的学问都是从这里出来的。大地就更不用说了,天地是一体的。比如在五行里,土居中央,有土是有财,土是有用的。土与人之间是良性的互动关系,耕作其实是人与自然的合作。人与四时、日月、星辰、阳光、雨露、风土等,与它们友好的合作。大自然给我们的回报也是极其丰富的。 中国的教育不能割断人与天地的联系。 “天地包括山水、园林、花草、五谷,等等。“‘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我们才有一套中国人的学问。比如《易经》,总结出一套智慧。中国的传统教育离不开自然、天地。教育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也作为君子修身的一部分,是修“内”,修我们对待自然、万物、事物的态度。”“儒家讲“近人性、近物性”,万物各安其位,搭配好了,这个世界就是有机的。” 怎么近物性呢?每种“物”有它的善性,所谓善性就是放对了地方就有价值,没有放对地方就是垃圾。中国文化教育里体悟天地的道理,没有办法离开所谓的食物。“食物背后为什么有精神、有信仰?因为是中国人与生俱来的。几乎中国人的家庭教育里面都有‘勤俭节约’的内容,节约并不是舍不得,而是物尽其用,发挥它的物性。”万物生长都有天地的恩典,人是万物之灵,没有使用好就是人的德性出了问题。“对于食物,也是如此。从这个角度出发,中国人过的生活自然就是有机的,与自然是互动、合作的关系,分享了自然的赐予。‘自然’就不是‘人为’,任何‘人为’都是多余的。从这个角度讲,中国人的天人合一观是有机的最好哲学观。” 为什么小朋友只要一沾土地就快乐无比?因为这符合他的天性,人性使然。 “花草树木、花鸟鱼虫,某种程度与人的本心是相通的。内在的气场外延,他们自然成为了一体。在这种环境里,人是安稳的,轻松的。在山水之间,人是最开放的。”从有机过度到教育,冯院长认为必须创造一个环境。“中国人的教育不是强加的,不是紧张的,这是中国文化的秘密。为什么中国人可以这么自在?是他在一个非常轻松的环境下自然习得的。当人与万物的互动是良性的时候,才是轻松的、自然的,才能体会到春风拂面、树叶一年四季的变化。这是中国文化教育里最深刻的部分。” 体制内的教育,从幼儿园开始就给孩子加担子。冯院长说:“人为塑造嘛,因为它有流水线,它是工业化思想,不是人本位,而是物本位。不是基于人心的灵活来设计的,限定了标准,这种模式和思路,自然不是轻松的、自在的、合乎人性的。万物生长都是依靠它的本性,种子撒下,土壤肥沃、阳光雨露充足的话,它自然就生长了。” 儒家讲“涵养、涵养”,(人)是养出来的,不是训练出来的。冯院长觉得万物、人与自然都是有机的。“儒家讲,人心即宇宙,内心与外在的世界是一体的。形而下的思考,怎么具体呢?人是人,物是物啊。其实不是。人与万物之间是生生不息、互相生长的关系。比如,薛老师(薛遇芳)用过的杯子就有意义和价值,反之,可能意义不大。某种程度上,人与物的关系也是这样。从书院教育最具体的角度来讲,读经是给心灵输送氧分,有机是给身体输送养分。我认为身体更重要。心灵还可以‘伪’,身体怎么‘伪’呢?病就病了,不好就是不好,对不对。心上还可以勉强自己。所以,古人讲:‘修身’比‘修心’还重要。” 如果想真正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微之处,那么,必须知道人与万物的关系。这是冯院长的体会。“我们是把‘有机’的概念有形化了,我们用了‘有机’,其实也可以不用。所谓‘有机’,就是自然。自然的秘密就是轻松、自在。”  以下为精彩对答部分 孙霖:被西方教育割裂开的东西,比如生物、自然、地理,其实在农耕上是可以整合在一起的。 冯哲:中国人不是用头脑、逻辑建立概念的,而是用整体的生命去感悟。为什么中国人最讲“情”呢?“情”不是“理”,但“情”比“理”更大,这决定了中国人对物可以人为地赋予其意义。西方注重事实,物就是物,中国人讲“物里有情”,对不对。我赋予它情,它就变成了珍贵的物品。万物都有情啊。中国人对待食材,一定要让它各安其位。做一个厨师,居然没有发挥食材的最大价值,这就跟儒生“一事不知,儒者之耻”一样,你的学问做得不行。 孙霖:外边的餐厅更多是用调料,而且都不是好的调料。 冯哲:厨师与自然失去了连接,他看到的是已经放在厨房、冻库里的食材,没法追根溯源。假如去到农场里,看到种子怎么播、怎么育,他就知道该怎样发挥食材的功用。 孙霖:现在的厨师不会把食材本身最美好的一面呈现出来,谦卑地去学习、了解,而是手里有一堆调料,把味调得很重,勾兑一个汁就好。 冯哲:这就是一个技术化的思维,没办法感受食材的物性。食材到了厨师那里无非就是毫无生命的东西,对不对?任由人拼装。食材的特性、生长特点、性情、气质,针对什么人最合适,他们很少考虑这些。不知物性就是暴殄天物啊,所有物质都是上天的恩赐。 孙霖:那得谦卑下来,向食物学习,但真正抱着这样心态的厨师,我接触过的,很少很少。 冯哲:太少了,因为我们的厨师在潜意识和哲学观里已经割断了与万物的关系,尤其是星级饭馆的厨师,只懂得裁剪和拼装。我以前遇到过一个日本的料理国手,他来百合餐厅参观,走到厨房里,居然把手放到了垃圾桶里找东西。找什么呢?找厨师扔掉的东西。最后一看,哇,他用手捧着厨余就像对待自己的婴孩一样。他觉得这简直太不“仁”了,视如珍宝的食材却没有发挥作用,他为此痛苦。我在一旁为之震撼,肃然起敬。面对食材时,他内在升起的神圣感使他的工作变得庄严,无人敢轻视。这就是态度。你吃他的菜,绝对认真恭敬。《中庸》里讲:“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多少学校,多少厨师,会透由食物来参天地、建立他们的人生哲学呢? 孙霖:这些可否从现代的一些理论上来解释呢?比如江本胜《水知道答案》里,他拍摄到了态度(心灵)对水分子结构的影响。 冯哲:江本胜透过所谓的图片,那是一个事实,是技术化的说法。中国人不是。中国人对待事物的态度决定了其品质。被中国人视为神圣的事物,他就会集中所有精力、无比凝重地对待,就像对待神灵一样。这个比那个境界更高。可惜,现在的小朋友不缺乏物资,对物质没有感觉,所谓“好坏无感”,受了糕点味道的刺激,他有了感觉,但纯属生物性的感觉,并没有让他在内心升起一种深情。两者有天壤之别。中国人对食物更多的传递出的是爱,儒家讲的“仁”。 孙霖:您说的“仁爱”与一般人所讲的亲情还不一样。有什么区别呢? 冯哲:亲情也在其中。妈妈给孩子的永远是最好的,宁愿自己不吃,也要给孩子,另一个是给老人,但不仅是亲情,一个人,他全力以赴,凝神忘我、发愤忘食地去做一件事,付出很多,在这个过程中,爱就升起了!当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全神贯注、一心一意的时候,爱就产生了。对食物如此,耕种也如此。爱就是儒家讲的“仁”,这是很高贵的。透过一个人的饮食方式就知道他是不是慈悲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孙霖:您这边好像请了一个外国的老师做食育方面的教导? 冯哲:是他影响了我们,从瑜伽的角度来讲食育,像是万物有灵之类的。书院的立场还是放在中国传统文化上,有一个文化立场的主体性。中国人的耕读与他们还是有区别的,我们的耕读诞生了中国思想、中国哲学,不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中国的《易经》《道德经》怎么来的?都是由天地而来。历代的中国人无论是得意、失意,他总是有一种田园思想、桃花源思想,在那儿找到了安顿身心灵的家园。中国人的心灵非常灵动,诗意,从哪里来呢?从天地、山水、田园而来。从《诗经》里就能看出来,外国人翻译都是形而下的,花就是花,草就是草,中国人不是,他是借物表达自己内在的情,“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老外翻译是“小河的对岸两只斑鸠在⋯⋯”完全是两个味道,他会给你具象化,失去了美感。 孙霖:再问一个形而下的问题,更实际的问题。做到有机化和调料无添加化,从食物的采购成本上会增加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往这个方向转变的话,从经济的角度上考虑,是可行的吗?书院会不会压力很大?(学生目前一个月的饮食花费是300元左右,不包括教职工的加工成本) 冯哲:我没有算过。农场给我们的菜7元一斤,比批发市场的(常规菜)贵2~3倍,但已经接近成本价了,不能再降了。 孙霖:这部分成本会转嫁出去吗?像有些学校,有机化之后多收一个餐费。 冯哲:这部分需要与家长有很好的互动。真正要过这样的生活某种程度上需要营造一个氛围,彼此对这件事有信心,做这件事有价值感,认同有机是一种高尚的生活,这个观念一旦形成,当然没有问题。书院到目前为止倒没有考虑成本的因素。素食相对荤食是我们的选择,但素食不一定完全健康,从素食再到有机,是第二个阶段。 有机呢,还是一个信任的问题,可能也是市场的原因吧,一部分家长未必相信是真有机。另一部分家长对有机倒是有信心,他们的意见还不统一。这个也需要做工作。人的饮食有巨大的惯性,味觉、肠胃的需要大过健康,但书院往有机过度的愿望和条件是越来越好。 书院是一个教育场所,还要回归教育的理念去思考这个问题。我们不用社会上的一套去讲有机多么好啦,而是从中国传统文化、哲学思想上去给家长讲。生活必须知行合一,把“知”先建立起来,真知必须行。第一步先让他们了解食材的真相,再去往第二个层面发展,建立友善的生活方式,让孩子真正建立纯正的中国思维,不能光读书,文字是不够的,身体要没感觉也是不行的。第三个层面呢,必须去彻底地“行”,到那时候就是家长的要求,书院不有机他还不干了。目前,我们处于第二个阶段,大家有向往但并不是有不可阻挡的热情,必须要这样做。 孙霖:放到社会上也是这个样子,大家都知道有机好啊,但并不是刚需。 冯哲:从书院的发展趋势来看,很快就是刚需了。因为一部分家长已经非常在意。有些家长来书院考察,直奔厨房,检查学校的米面油是不是转基因的。考察很多学校,先看厨房,厨房不过关就一票否决,显然他们已经这么开始做了。 孙霖:怎么对家长有更多影响呢?...

    • http://www.yogeev.com/article/68941.html
      如果学校的老师都像他们一样重视食物就好了

      一位年轻的校长Sophia,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幼儿园——LeKids Kindergarten(乐童日托中心)。面对镜头时,Sophia较为腼腆,不过聊起教育,她却有说不完的话。 乐童日托中心(le kindergarten)成立于2014年10月,位于将台路海润国际公寓底商,基于英国国家课程纲要建立的日托中心,是乐集团旗下的一个精品幼儿园。乐童的创办初衷是为家长和儿童提供舒适惬意的环境,让他们能够自在的活动、轻松的学习。 乐童特别看重儿童食育,食堂不仅提供全有机食物,包括豆类、肉类、青菜类都是有机的,而且平时还会举办食育课,对象竟然是那些可能还不会看菜谱的小不点们!任教老师是Sue,一位中文不太灵光但对做菜满腔热血的外籍老师,她也是北京有机农夫市集的资深集友。 谈及为什么如此重视小孩子“吃”的问题,Sophia表示,在建校之时,乐童便下了决心,“食材、教材、人力都要最好的”,因此并不会认为有机食材的成本高。“随着科技的发展,养殖业、种植业效率增加,但营养可能降低了。我怀念小时候在自家的菜园里摘菜给妈妈吃,现在很少能体验到了,我希望幼儿园的孩子们能够享受到这样的快乐、自然。” 中国的教育有些本末倒置,对食物、对生活的认知到了大学才慢慢开始,但我们的天性已经养成。从小培养孩子对食物和自然的认知,教他们怎样利用好心情做出美味的食物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们有一个2岁的小朋友,有一次在家里做饺子,他就会先把面洒在桌子上,他知道做菜的顺序,这是在学校里学到的,家长很惊喜。通过食育课,让孩子发现食物的美味,在经后的生活中,就懂得享受自然带来的美好。” Sophia以前从事VIP留学,服务的是中学生和大学生,她想要更多地帮助这些孩子,但发现很难切入,随着追寻教育方法的深入,她研究的年龄越来越小,经过培训、读书、研讨,她发现0至6岁是一个重要的阶段,对孩子做引导将非常有效。 作为一名老师,首要的能力就是观察。面对一岁之前不会说话的小孩,老师会更多地与他说话,刺激孩子的感官,比如听觉,终有一天,孩子会突然开口说话!“我们的语言发展是听说读写,为什么这么安排呢?是有道理的。2~3岁开始阅读,4岁半左右开始写作,我们要尊重这个过程。仔细观察0~6岁的小朋友,就会发现很有意思的现象。2岁半左右的小朋友到了秩序敏感期,他一定要妈妈、爸爸、自己的鞋子一一按顺序摆放,不能打乱顺序,这个时期给他讲些规则,他会很容易接受。还有一些小朋友到了完美敏感期,吃饼干一定要是圆圆的,缺一个角都不行。” 乐童提倡自然学习的过程。通过玩、体会和领会去学习,而不是老师在讲台上灌输概念。“我们平常的练习和游戏都是精心设计的,看似很简单,但孩子在玩耍的过程中会发现自己的错误,进行纠正。” 乐童现有大班和小班。小班是1岁半至3岁的孩子,目前有九名小朋友,三位老师。小班以Freeplay为主,提供针对大小肌肉、认知和感官的发展而设计的玩具,让孩子自然学习、领会;还有科学课、音乐课、数学课等。大班会多一些理论的知识,当然也有很多游戏。 “我们的科学课其实是以游戏为载体的。比如水的浮力,我们会做很多游戏,让孩子去观察,哪些物体是沉在水底,哪些是浮在水面的,在有趣的课程中让他们体会到水的浮力。在小朋友划船的时候,他就会联想到‘船是有浮力,老师做过这样的实验。’这种学习是有深度的。在不同的阶段,认知慢慢地加深,到了中学、大学,他仍然要学习这方面的知识。”Sophia说。 乐童希望培养孩子有一颗懂得感恩、崇尚自然的心。“在吃饭之前,我们会有感谢的话语,小朋友要学习自己收拾碗筷。在课程中会讲到食材的来源,再通过平常的学习,让他们了解到食物的生产过程,从而珍惜粮食,贴近自然。” Sophia的教育理念是帮助更多的孩子、家长,从而影响更多的家庭和整个社会的氛围。家长的理念也是有改观的,他们也不希望孩子只是被动接受教育。Sophia表示:“保留孩子的自然天性,同时,让他们学会在规则下的自由。” 暑假来了,乐童中心推出了“小小厨神夏令营”,由Sue老师授课。课程中不仅会教5~9岁的小朋友烹饪,还会带大家去逛菜市场!真正地把教育融入生活,而不仅仅是在厨房里闭门造车哦! Sophia 专访 乐 童 厨 房 乐童微信号:Lekids 地址:将台路乙二号海润国际公寓底商工建6号 电话:010-51357729/7730 图文来源:有机会 作者:张茜

    • http://www.yogeev.com/article/68613.html
      有机与教育,现在只是打基础而已

      世界上有两件事,离不开时间的熏陶和沉淀,那便是农耕和教育。因为时间,有机与教育有了相通点。在拜访德泮素质未来教育馆时,便有切身体会。在母亲节后的一日,我拜访了位于北京朝阳区望京阜通东大街宝能中心一楼的德泮教育馆,并与来自台湾的艺术总监王珮绮见了面,聊了聊教育和有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