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
上海玫瑰庄园探访小记
2015年07月11日  #互助农业

吴敏曾经在军校做教师,退伍后做过几年对外汉语教师,出于对食品安全问题的关注,以及对自然生活方式的喜爱,而转行开始从事生态农业。身为农场主,但从农业生产、客服到销售,很多工作都由吴敏和她的姐姐吴春红亲力亲为。

成都生活市集——我爱,故我在
2015年06月29日  #绿色消费

6月13日,有机会记者Connie走访了在鹏瑞利青羊广场举办的成都生活市集。因在香港与市集工作人员李文新结识,在她的带领下,与农友进行了简单交流。 人,活着,总是要吃喝拉撒睡,饿着肚子,睡也睡不着,玩也玩不好,更没精力干其他的了,大部分人索性将生产放心食物的责任推卸给了农民。但也有少数者,因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一肩挑起了重责,良心使他们不敢轻易卸任。在虚拟经济过度活跃、实体经济日渐式微的当今中国,他们近乎默不作声地做着自认为对的事,延续着中国“辛勤劳动”的传统美德,偏安一隅,静事生产。而成都生活市集,就聚集了这样的一群人。 生活市集发起者 成都生活市集团队由3个机构的4个人组成,从2014年3月至2015年6月,迄今共举办了16次市集。 生活市集发展到现在,积累了比较稳定的消费群,最近几次的市集,每次至少有300人来逛市集。不少入集农友提出希望增加市集频次,更多不同形态的生态农场希望加入市集,市集也得到了当地媒体的关注。 以万市为协作中心,成都生活市集团队有4个人共同发起组成: 邹宝征,万市自然教育中心负责人。在市集负责场地协调、物资购买管理、现场总协调、媒体沟通等事务。 刘潇,生态产品售卖平台“天安生活”创办人,原成都消费者组织“绿心田·生活汇”团购部分的义工。在市集负责农友对接、现场总协调。 唐亮,新农人,曾在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分享收获工作,2013年返回家乡成都金堂创建生态农场“爱佳源•亮亮农场”。在市集负责把控市集准备各项工作的时间点、收集生态农业及市集方面资料用于团队学习。同时也是市集农友。 Nova,万市自然教育中心及成都生活市集全职工作人员,负责组织农场体验、自然体验等自然教育活动。在市集负责理念摊位对接、宣传文案设计及发布、义工对接、日常行政事务。 市集成立原因 支持在地友善农友 推广健康消费 可持续发展的生活学堂 让逛市集成为一种乐趣,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让更多人维护自然永续的生产环境,推广健康可持续的生活文化!它不仅仅是一个市集,更是一种生活文化、一种生活态度、一种生活方式。 这里有:对人/土地/环境友善的耕作方式、社群互助农业(CSA)、以物(务)换物、在地的新鲜蔬果、良心农产品、健康的手工食物、学习工作坊、市集、开放空间、农场体验…… 记者带你逛市集 本次成都生活市集(以下简称“市集”)有近20个摊位,是第一次在商场里举行,结束时间由中午12点半延至下午3点。作为一个成立不满一年的年轻市集,如今,在成都各位从事生态农业的农友的帮助下,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节奏,每月能够定时举办了。市集正在制定准入制度、参集流程等一系列管理方案,伴随着市集的成长,越来越多的农场将有机会加入其中。本次市集结束后,组委会在西郫组织了农友团聚活动和拓展训练,增进彼此的默契。成都人天生的“悠哉”性格令市集有了轻松而欢愉的气质。在这里,无论是逛集的,还是参集的,都闲庭信步得难以置信。 高大姐是文新强力推荐的农友之一。她在2006年便开始有机耕种,创办了留河净生态百草园。现在,她不仅闯出了自有农场的特色,还带动本村、邻村村民加入有机种植行列,成立了合作社,为保护成都市饮用水河——徐堰河身体力行。阅读留河净生态百草园报道,请点击《留河净,高姐的发心和祈愿》 值得一提的是,每个摊位上,都有一张印有编号和二维码的卡片,是市集统一制作的。这样,让消费者可以很容易对感兴趣的农友发起关注。现场还有开放空间和儿童乐园,虽然受制于市集容量规模较小,但开放空间的主题演讲和儿童乐园的环保游戏,都是能够吸引小朋友和大人驻足的项目。 市集未来计划 支持四川地区生态农友,推广可持续的生活文化与生活方式,让市集成为集生态农耕、可持续生活、城乡互助共生理念与实践的生活学堂。 1)提高市集团队成员对生态农业、可持续生活及市集的认识,优化市集各工作板块内容与工作流程,完善市集基本制度,同时培育团队维系农友的动力与能力,陪伴农友成长; 2)加强农友之间的交流,帮助建立情感联结,支持农友持续学习,提升他们的耕作与加工技术,让他们对幸福生活有更多想象、认同做农的生态价值与生活价值; 3)增加市民与市集、农友的互动,让市集成为市民了解可持续生活理念与智慧的生活学堂,营造城乡互助、共生的意识。 美中不足 在市集上遇到一位慕名而来的中年女士,她问我:“这个市集是干嘛的?”“你不知道吗?”我反问道。“朋友告诉我一定要来,但来了,我却糊里糊涂的摸不着头脑。”。真可惜,市集虽然有了接待处,却在一个小角落里,而且接待员只有1位,若是农友人人担当起“市集导赏员”,或许,会让现场观众对市集更有认知。你也可以关注微信公号“成都生活市集”,了解市集动态和农友信息。 文章来源:有机会 图文作者:有机会记者张茜、Nova

留河净,高清蓉的发心和祈愿

高姐说:“一辈子就那么短,为啥子(川音)不做点有意义的事嘛。这种健康自然的、村居的、和家人在一起的生活,没有留守老人和孩子,靠一块土地自力更生”,是她的幸福源泉。 高姐,全名高清蓉,1972年出生,留河净生态百草园园主。她是成都较早从事有机种植的农人。2006年,成都市城市河流研究会保护水源项目在泉水村展开,邻居从无公害蔬菜种起,高姐父母却坚定地做起了“有机种植”,一开始便拒绝使用农药化肥等。在外打工的高姐很是反对父母的做法,她觉得这样“既辛苦,收成又少”;然而,孝顺的她执拗不过双亲,因担心他们的身体状况,只好回家陪着父母一起干,“种地就种地吧!”接触下来,她倒是越做越喜欢。2012年,留河净生态百草园成立。 最初,高姐对有机种植还比较陌生、摸不着窍门,因此,农场的虫害十分严重。有个同行看不下去,建议她种些香草驱虫。发善愿者结善缘,“没想到香草在这个地方长势喜人!”多出来的香草,高姐用来做了堆肥,但一个老外看到后,大呼“浪费”,痛心之下介绍了几家西餐厅购买高姐家的香草。“一斤鲜香草卖到50多元,我已经觉得很贵了,但老外还说便宜。”这让高姐看到了香草的价值。香草的收成快过西餐厅的用量,高姐在一位云南朋友的“指点”下,知道了香草可被用于提炼精油。她特意去了云南,系统学习了一段时间的制精油工艺。结善缘者得善果,香草终于有了好归宿。 站在高姐身后穿蓝白条短袖T恤衫的男孩子是她的儿子,刚参加完高考,就来到市集帮忙。“他已经十八岁了,从没吃过肉。”信佛的高姐说。因为信仰,所以百草园从不杀虫。安德镇泉水村的6亩地仅仅是序曲,除了自己做,高姐还跑到邻村做示范。在唐昌镇先锋村徐堰河边,她又承包了7亩地,用实际的耕种行动感染当地村民,“没人信(有机种植),我就自己动手,做给大家看!”徐堰河是成都市的一条饮用水河,若被污染,后果将很严重。高姐希望饮用水是干净的,这是她在邻村推行有机种植的初衷。从“留河净生态百草园”的农场名中,我们也能感知高姐的良善用心。 因为是CSA(社区支持农业)模式,会员需预付3个月的菜钱,农民再进行生产,这样,种植和销售有了保证,慢慢有人加入了进来。“我对他们说:你只管种,我来帮你找人买。”高姐不无感叹地继续说道, “即使你有钱买进口水,能保证它是安全的吗?能相信那个章(认证)吗? 你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不相信,又能信任谁呢?” 从身边做起,保护我们的水源更实在。如今,她已发展了数位成员,并成立了合作社,共同种植有机蔬菜,一起保卫饮用水河。 农场情况 留河净生态百草园由几个年轻人经营,共13亩。安德镇泉水村有6亩:时令蔬菜种植区,约2亩;可制作精油、食材的香草种植区3亩,野菜区约1亩。唐昌镇先锋村成都市饮用水河——徐堰河边有7亩:粮油区约5亩,时令蔬菜区约2亩。...

草生栽培 多样化种养:纯草农庄实地探访

在生态养殖方面,纯草农庄的环境良好、品种有特色,自种粮食、一定程度上实现自给自足;果园当中,“草生栽培”不止涵养水土更形成一道景观;蔬果品类丰富,不少都是国外引进的优良品种,特别是如此多样化的生态水果种植,在京郊地区是比较难得的。程明先生作为纯草农庄创始成员之一,曾从事农业培训工作,他说自己以前觉得“做个农场主”应该是件浪漫的事,可现实的辛苦和挑战的确出乎他的预料。尽管如此,农庄的整个团队还是坚持共同努力,不断改善技术、调整定位、增加多方合作;他们对于未来的发展还是很有信心的。

观点
土鸡应该多少钱一只?从鸡论有机
2015年06月18日  #互助农业

不能光养鸡,而是把鸡纳入到一个体系里去,很多成本就降下来了…如果只追逐养殖数量,以为这样能把场地人工、管理成本分摊更低,那就想错了,你这是工业的思维,不是农业的路数。

只有这样的厨师才懂怎样吃更好

庄祖宜是我十分欣赏与喜爱的作家,其实,她更是一位厨师。她不固执地追求厨艺的完美,常常反思,关心食物的来源,关注可持续生活。她读过许多与“厨”有关的书籍,并常更新Facebook和微博,与爱好烹饪的朋友分享健康美食心得。读完她的《厨房里的人类学家》一书,忍不住分享她的故事,并从书里节选了一些章节,分享给诸位。 1998年,她辞去国中教职到纽约攻读文化人类学。2006年搬到波士顿后,本打算完成博士论文的她,却阴差阳错地来到了位于麻州大道的剑桥厨艺学校,经过9个月系统的学习,她以全年笔试95分以上的“High Honors”荣誉奖毕业,随后,与老公搬到香港,开始了学徒生涯。 在香港,她先是在米其林二星餐厅“Amber”做实习生,从冷厨做起,后又在蔬菜台和热厨打下手,每日从早上10点站到晚上10点,不是择菜,便是切丁。三 个月的学徒生涯结束,她对“为了确保每一盘食物都完美无缺,在质量最巅峰的时刻出菜,厨房里所需动员的人力物力远远超乎寻常人的想象”的米其林餐厅有了了 解。 尔后,她加入了一家全新的有机餐厅“Boe”(Beautiful Organic),从学徒做起。与Amber不同,Boe的厨房哲学随意得多,但“一切食材从蔬果鱼肉到酒醋香料都是有机的”。这家以新派意大利菜系为主打的有机餐厅,在经营6个月后,由于老板资金短缺和餐厅客流量低的缘故,不幸结业了。 后来,因孩子的出生,她的厨师梦只能在家里得到发挥。 让我们来听一听2013年6月庄祖宜在上海的TED演讲,她从一位厨师和妈妈的角度,分享了如何吃才会让未来更美好。...

姜方俊:用德国工匠精神做有机农业

现在,壹号农场只算是起步阶段,走得比较稳定。我们认为,宁可慢一点,也不能操之过急。说到创业的心得,我认为,做企业的,一定要不断调整心态。比如壹号农场,我们就是要用德国工匠精神,做一个小而美、小而专、在某一个细分领域出类拔萃的品牌企业。

经验
师法自然,精耕细作:小柳树农园实地探访
2015年05月21日  #考察

小柳树农园位于北京顺义李遂镇沟北村,于2013年3月正式开始建立,种植面积大约100亩,由原先的绿化苗木林地改造而来。农场创办人柳刚先生曾在外企就职十余年,从事对日食品出口贸易,在辞职之前就曾利用业余时间在京郊种植小菜地。农业是他多年的爱好,也是心头的一个结——以往工作中,他看到发达国家的农业实景,直观感受到中国农村与之相比还有非常大的差距。柳刚辞职创办农场,是因为兴趣所在,另外他也相信农业是个很有发展前景的行业,他希望能通过几年的努力,让人们看到更自然健康的农业方式的存在,让更多人有动力来尝试类似的实践。

人工湿地:水危机下的一剂良方
2015年05月06日  #环保大家

2007年起,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在郫县组织实施了“成都水源地综合保护示范项目”。该项目选择郫县安德镇田园村、安龙村,新民场镇的云桥村为示范区,通过开展河流自然生态功能修复、不同类型和规模人工湿地的建设、沼气池推广、环保农耕以及参与式环保管理等活动,全面实施水源地综合保护项目。

向有机农业转型:走进泰国中部“新农村”

泰国将向有机农业转型确定为国策,一方面是出于自身地理气候条件的要求,同时也是出于国际市场对有机农产品的大量需求。泰国是个农业国家,目前有3千万农民,占其总人口的近一半。泰国每年11月至次年4月为旱季,5月至8月为雨季。水旱灾害几乎年年发生。泰国政府正大力向农民推广种植耗水较少的农作物,劝说农民少种、弃种非季节的农作物。因为后者需要大量水灌溉。有机农作物因而也成为一种极佳选择。

台北都市农场:城田鱼菜共生推广农场

在生活步调紧凑的台北市区中,一栋临近南港火车站的大楼,便有业者以鱼菜共生系统开辟都市农场,打造绿色空间,这里是“城田鱼菜共生推广农场”。

慢食
原味主厨Jamie Oliver 用食物改变世界
2015年06月17日  #创意发现

作为一位厨房巨星,杰米奥利佛可算是新一代的模范。他靠着自己的意志,持着对食物热爱的动力,不但实践自己的梦想,也愿意助人实践梦想。他擅长用简单的食材,建立自己的美食王国,也送给下一代孩子健康的未来。

顶田寮农场 孕育有机观念的种子
2015年05月25日  #互助农业

走进位于淡水的顶田寮农场,看见一颗颗外形完整油亮的蔬菜,可能将使你打破对有机蔬菜外型坑坑巴巴,被虫咬一个洞一个洞的刻板印象。顶田寮农场的主人郑鹏举在罹患大肠癌之后,意识到自己所吃的食物是多么的不健康,于是他决定离开经营了十八年的铁工厂。从一颗菜都没有种过到投入有机种植已经历了三个年头。

有机、真食物:香港十大健康餐厅
2015年05月15日  #养生美食

Mana! 餐厅支持绿色概念,供应新鲜有机的纯素食、生机饮食和无麸质食品。加了zaatar香料(一种东地中海混合香料)炮制的烤薄饼,让您自选配料和馅料,有20种以上富含营养的食材,如烤豆腐、哈罗米干酪、茄泥沾酱和薯条等,可供选择,难怪成为老顾客们的至爱。另外,时令色拉、汤、果汁和奶昔也颇受欢迎。

湖南博野有机农业和农夫良品餐厅

博野是经过认证的有机企业,完全主打长沙市的有机产品市场,在长沙自己开有有机健康生活馆,馆里的蔬菜除了来自博野自己农场的,还有附近生态小农的,并且标识清楚。博野余总说,他们愿意并且也在带动周边小农做生态/有机生产,可以将其产品纳入自己的销售系统,也愿意与长沙农夫市集和市集农户协作/合作,希望能找到途径帮助这些生态农夫成长和发展

壹勺子糖:实践可持续生活的餐厅

作为一个卖吃的的地方,它向你展示了各种包括回收利用和可循环农业在内的有趣做法。壹勺子糖并不给自己贴上“环保”的标签,它坚持一种可持续化的发展观念,而可持续化既体现在对资源的循环回收利用,也体现在通过精巧细致的设计让产品更加耐用,从而减少它们被遗忘或丢弃的机会。

悦读
《与农业共生的城市》
2015年05月08日  #书斋

在规划建设的领域,农业是一个新鲜的命题。长期以来,城镇化通常被视为是“去农业化”,与农业和食物相关的问题并不是规划领域的传统议题。城市每天得到源源不断的食物补给似乎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情。然而,与土地亲近或许是民族的本能, 城市中星星点点的农业活动带来了争议和讨论,这其中不可避免地涉及城市的用地、空间及管理制度。不管主动或是被动,规划师开始涉足于这一领域。高宁著的《与农业共生的城市:农业城市主义的理论与实践》试图从规划师的角度理解和分析这一新的城市现象,并提出“与农业共生的城市”这一新的可能。尽管在种种城乡问题面前,城市农业不是一剂 “猛药”,但,对于城市来说,“农业”或许是一种必不可少的观点。

《有田有木,自给自足》

作者采访台湾10个家庭,在农村过上自己种田,自食“齐”力的生活实践,展开一场温柔而坚定的农业革命。本书深入农村现场,以第一手图文,呈现10种农耕生活的创意实践,唤起人们亲近土地与田园生活的向往,也象征了台湾社会价值的深层转变。这些家庭大多不是出身农家,深知务农维生不容易,却仍坚持信念,尊重自然、友善土地、与万物共生,通过双手与劳动,自己生产食物,让食物成为改变生活的力量。这十个家庭在农村生活自给自足,幸福满满,身心知足。

《亚洲农业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本书作者曾雄生,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全书共6部分,主要内容有:农业文化通论、古农书、水利、生物多样性、地方性知识和民俗、农业文化与农业未来。

结束语

乡野田园是没有围墙的“学校”,只要愿意去融入她、与她对话,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感悟。这所学校里永远没有填鸭式教育;惩罚和奖赏永远都来得缓慢而悄无声息,只有最主动和用最真诚的爱心去学习的人,才会得到丰盛而持久的收获。

参考资料

中山晚报
厚朴中医
常州日报
方寸地农夫市集等

本期编辑

Sunny

有机会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