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 “城市”的另一种模样
从对抗贫困的角度看城市农业的必要性
2015年02月28日  #互助农业

全球有8亿人从事城市农业;城市农业帮助城市低收入群体节省购买食物的开支;在很多国家,城市农业仍然是非正式的,有时甚至是非法的;联合国粮农组织正在促进政策的形成,以将城市农业作为合法的土地使用方式和合法的经济活动。

美国城市有机农场面临的挑战
2015年02月25日  #市场趋势

在城市中做农业是面临诸多挑战的,有些和普通农业面临的挑战类似,有些则是城市环境中所特有的。比如,城市规划和建筑法规可能不允许农场被建设在城中闲置空地或是屋顶上。其他潜在的对于城市农业的障碍包括资金来源、当地市政部门缺乏对于堆肥的支持、污染问题,以及缺乏水资源等。

城市农业即将进入企业时代
2014年11月18日  #市场趋势

对于伦敦这样的城市而言,城市农业代表着以往生活方式的回归。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伦敦市中心的海德公园就曾用于种植蔬菜。在北京人看来,在外环公路以外的城乡交界地区开展农业生产才是市内粮食生产的最佳选择。

城市农夫之旅:玩转香港的休闲农场

本港休闲农场花样繁多,玩起来更是百玩不厌。其共同特点是有机耕作,纯天然无农药,农场主人秉承不时不食的准则,令哪怕是不同季节前往同一个农庄也有不同的收获。如果能参加一个农场导赏,从认识农作物开始,再参加类似制作肥皂、果酱、陶艺等的课程,最后再来一顿农家私房菜,那就哪怕在郊野一整天都不会无聊。

波特兰城市农业的规划经验

在生产中循环利用本地自然资源,尤其是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形成鱼菜共生之类的复合耕作体系,再利用城市废水、废物,倡导生产方式在水平和垂直方向上的集约化;并积极构建完善的本地食物系统,通过现实和虚拟网络平台对产品进行交换、出售,从而实现食物生产地与消费地的融合式布局以及本地、小尺度、循环、可再生的可持续发展方式。

天空畅想
经济半小时:哈哈农场 屋顶种出创业菜
2015年01月08日  #创意发现

创业的路远比想像的复杂无数倍。捧着精心设计的蔬菜箱子,樊伟却找不到放下它的地方。没有场地,没有种植经验,没有销售能力,渐渐地,他把当初父母给他的钱,连同自己打工挣来的本钱,赔了个精光。

地狱厨房农场:在水泥森林中寸土必争
2014年11月27日  #亲子乐活

纽约的“地狱厨房”社区是一个典型的大都市社区,在社区中有一座特殊的教堂,这座教堂的屋顶上有一座城市农场。农场发起人劳伦说,在纽约,能拥有城市菜园或者屋顶农场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诱人的时尚,但她认为,就具体的农场项目而言,它的必要性是因为纽约的食物缺乏安全感。

种在塑料管里的阳台菜园

刘志成发现不管自家小孩还是朋友家的小孩,在城市待久了,竟以为超市和菜市场才是蔬菜的“生长基地”,“我当时就想,要是孩子回家了跟我一起播种或浇水,培养他们的动手能力,还能增进亲子感情。”

全球最大屋顶土培农场:布鲁克林农庄

纽约市近年来兴起空中农场风潮,可谓如雨后春笋。布鲁克林农庄就是有代表性的一个。布鲁克林农庄是一座占地超过1万平方米,号称全世界最大的屋顶土培农场,这里种植多种有机蔬果、饲养蛋鸡、养殖蜜蜂,产品在当地农夫市集售卖,也供应餐厅和CSA会员所需。

创意四季
全球十个富有创意的城市农场
2014年11月27日  #互助农业

随着“购买本地食材”运动的不断发展,社会企业家找到新的方式把农业融入到城市生活当中。路法农场(Lufa Farms)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目前有两个庞大的屋顶温室用来种植蔬菜,正在扩大到四个。很多购物者认同购买本地食材的理念。毕竟,这意味着更新鲜和更健康的食物、更稳固的本地经济、直接与食品生产者对话以及在某些情况下(并不总是)可以降低碳排放。

Alleycat Acres,用城市闲置地种菜养蜂

Alleycat Acres是美国西雅图市的一家公益组织,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利用城市中的闲置土地建立农场,通过这种方式建立市民、社区和食物之间的链接。和其他一些城市社区农场不同,Alleycat Acres并不将农场划分成一个个小的地块、每个地块由不同的人耕种,而是将农场视作整体,志愿者们需要通力合作完成劳作,更可以随时将自己所需要的农作物带回家。

用咖啡渣做基质的城市蘑菇农场:GroCycle

在我们利用咖啡豆泡制咖啡后,其实咖啡豆中的物质只有不到1%被转移到了咖啡液体中,其余的还是留存在固体的咖啡渣里。因此咖啡渣对于蘑菇来说就是营养丰富的基质。如果我们不去回收咖啡渣,那么他们很可能被扔进垃圾桶、和别的垃圾混合在一起,给城市周边的垃圾填埋场增加负担。随着英国的咖啡产业逐年扩张,这个问题将显得更加明显。

社区之力
西班牙城市“种菜一族”多起来
2014年12月03日  #亲子乐活

一株迷迭香从马德里市圣布拉斯区的一家阳台上探出枝来,这是卡罗琳娜在自家阳台上小菜园里所种的30多种植物中的一种。带着改变“超市卖什么就吃什么”的想法,卡罗琳娜决心在自己的阳台上种菜,想吃什么种什么。“照料菜园很辛苦,但每当我吃到自己亲手种的菜拌成的沙拉时,就觉得一切都值了。”

城市中社区园圃的多种功能
2014年12月01日  #互助农业

“社区农业”是指一种一群在同一个社区生活的人,在同一块地上一起耕种的活动。当中可能有一些非营利、私人或者地区议会等组织在中间提供技术支援、协调及管理等服务,亦可能由居民自发组织起来的团体,自行管理运作。

英国陶德莫登:可以吃的城市风景
2014年01月24日  #互助农业

英格兰北部的陶德莫登,在帕姆‧沃尔赫斯和一群志愿队伍带领下,到处种蔬菜、水果、药草,包括铁道沿路、运河,甚至警察局、公墓,让城镇沿路都有可以吃的植物,营造“可食风景”,发展为以食物为中心的社区,并且吸引来自各地的“蔬菜游客”慕名而至,成为乡镇特色。

正荣集团在苏州打造城市社区农园

正荣社区农园是由正荣公益基金会发起,由“设计丰收”团队主导设计的社区公共空间,定位为科普观光型社区农场。

社区园圃:关于城市的另一种想象

或许,我们可以为社区园圃找到这样一个定义:生活在社区中的一群人,在同一块地上,共同进行的耕种与维护活动。诚然,社区园圃,需要占据一定空间。然而,如果就此将它仅理解为“一个种植鲜花或作物的地方”,不免有些偏颇。

田园故事
北卡罗来纳州首府罗利的城市农场

罗利城市农场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首府罗利市的市中心,这是一个社会企业,他们期望能够通过种植活动,让城市居民更多地了解食物的来源,并且让他们得到更新鲜健康的本地产食物。因为处在城市中央,农场很容易被人们看到,也就成为了一个社区支持农业的示范点。下文来自美国《侨报》今年4月发表的报道。

曼哈顿最大的教育农场:巴特利城市农场

巴特利城市农场是由巴特利保护组织于2011年春创办的,农场占地约1英亩,是曼哈顿最大的教育农场。这里全年种植100多种有机蔬菜、水果、花卉和谷物,部分产品供给当地学校食堂,同时农场开展多样化的教育活动。

悦读慢活
《都市农业设计》
2015年02月28日  #书斋

本书是生态学、设计学和社区的交叉学科著作。书中的案例展示采自全球的项目和设计师,他们通过都市农业景观为建筑生态都市摸索出一条新的道路,同时创造出将食物种植引回城市的新方法,为更健康的社会生活和环境铺平了道路。

《养育更美好的城市》

本书回顾了加拿大国际发展研究中心及其合作者(包括地方政府)的研究经验;探讨了与都市农业相关的一些问题,尤其是政府政策的影响;描述了非洲和拉丁美洲旨在容纳都市农业以及改善都市食品生产者命运的城市网络的增长,并提出了有针对性的建议,以帮助各级政府的政策制订者将都市农业的潜力最大化;最后,展望了这些政策对未来城市发展的影响。

《永续农业概论》

此为朴门永续设计的经典之作之一,是Bill Mollison的巨著“Permaculture - A Designers’Manual”之“通俗版”。Permaculture(中译为朴门永续设计、永续农业或朴门学)最早是由澳洲比尔·墨利森(Bill Mollison)和戴维·洪葛兰(David Holmgren)于1974年所共同提出的一种生态设计方法。其主要精神所在就是发掘大自然的运作模式,再模仿其模式来设计庭园、生活,以寻求并建构人类和自然环境的平衡点,它可以是科学、农业,也可以是一种生活哲学和艺术。

结束语

无数久居城市的人都有个绿色的“田园梦”。然而,城市与田园,这两个看似差异巨大的事物,并非不可能走到一起。阳台、屋顶、闲置空地、校园、餐厅、甚至是城市中无处不在的墙壁……处处都可能是这个“田园梦”的安放之处。城市农业,不是把“城市”和“农业”简单相加,而是对这两者都进行全新的定义——这定义还在飞速变化着,它未来的模样,取决于每个人的创造力和行动力。

参考资料

1.联合国粮农组织
2.IFOAM
3.东方早报
4.经济通
5.新旅行等

本期编辑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