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耕心田
王秀亮:以清净之心守护古老栗园
2014年10月30日  #互助农业

现在想来,王秀亮与我所讲的“儒释道”三家言,也正是他现今的实践。他是一个如此善于反思和虚心总结的人,所以他才会在工作5年后走上创业这条路,又舍得在快要迷失自己时脱下那一层物质的外壳。他的生命中,结缘了许许多多的恩师或者贵人,因为被帮助过,所以他也愿意作为贵人帮助到别人,“不能再仅仅为自己活着了”。在种种经历中,他逐渐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原来,我们是能够把握住自己的命运。他说,我们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我们要“演”好自己那部分的“戏”(修行)。既然生活还在继续,他的“戏”、我们的“戏”,都还将继续。 我第一次接触“清净栗园”,是在参加小毛驴市民农园的大地民谣音乐节过程中。主场外的小路上,一个转锅内铺满了油亮的栗子,徐徐升起的热气围拢在栗子转锅旁。老朋友康丽正和她的同事不时张罗着。闲下来时,康丽给我描述了一副美丽的画面:在北京怀柔的一处山区内,有一个栗子园,这里生长着不少有着上百年树龄的栗子树。想象一下它那粗壮高耸的枝干,和窸窸窣窣的树叶声响,以及那漫山遍野的彩色……从她的口中,我听来“清净栗园”这个名字。 这是一个似乎与“佛”有缘的名字。康丽说,你该去看看的。 通过了解,得知栗园的接管人叫王秀亮。他近年来学习“儒释道”三法,栗园算是他的第二次“创业”,他还很关注“返乡青年”。我心里嘀咕起来:“儒释道”一起学,是怎样一种状态?为何在经过两年的调查,在知悉有机领域经营状况艰难后,他仍决定涉足其中?他为何如此关注返乡青年?带着这些疑问,我造访了王秀亮。 王秀亮的栗子店位于北京昌平区崔村镇的香堂文化新村,听康丽说,这里还隐居着不少小有名气的文化人,所以村里的民风比较淳朴。潜意识里,王秀亮的栗子店应该是一个小门脸儿,栗子要从早炒到晚,他也会从早忙到晚。不过到了之后发现,竟不是这样。这里的店面可真不小,足有200平米,居中的位置设有整齐的桌椅,两旁的货架上,一旁摆放有全国各地的生态食用品,包括返乡青年的产品,另一旁摆放有“儒释道”三家的收藏品和可免费领取的手册。干净的厨房和炒栗子室与外间相连。王秀亮正端坐在外间一角,正对门口处。 待忙完手头的事儿,王秀亮便起身与我交谈了起来。他说自己学习“儒释道”三法刚有几年时间,有不少恩师在教他,他这三法一起学并不抵触,反倒有帮助。他给我讲解了起来:儒家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言,在于让人入世,“安居乐业”。道家崇尚超脱、自在,希冀人要无欲、无为,因为“拥有”并不见得能带来多少快乐,所以要寡欲。佛法境界很高,有“不生不灭”之言,即自己要活得明白,把握住自己的命运,不要留恋于世间的无常。 王秀亮现年三十有余,土生土长在当地。他大学所学的是经济学,毕业后,他进入了一家500强企业,一干就是5年。之后的他,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以代理电子器件起家。那时,他生意做得如火如荼,员工最多时达30多人,业务遍及国内多个一线城市。然而烦恼也接踵而来,红火的生意不但没令他幸福,反倒使他变成了“工作狂”,他无时不刻不在脑子中盘算着生意场上的种种,即使回到家中坐在妻子面前,也好似“照片一张”。他说,当时的自己,俨然变成了生活的奴隶。在这种幸福感几近为零,矛盾日益突出的状态下,他接触到了“儒释道”的学习,并开始了反思和矫正自己的生活。 “我们为什么而活?”他反问自己。明明是为了生活得更加幸福。但现在这种状态,却是与他的初衷相悖。于是,他决定将工作退居次位。在学习的过程中,他有幸接触到有机农业,深感这是一个造福后代的事业,也开始筹划将其作为自己二次创业的目标,他的恩师也对此很是支持。然而,经过两年调研,经济学出身的他,敏锐地发现,这竟是一个高投入、低回报甚至零负回报的事业。情理之中,他开始打退堂鼓,并以种种理由搪塞恩师。原本他想的是:做一个可以有利可图的事业,再顺带搭上点儿公益来回报社会的。恩师见他迟迟未有动作,于是再三追问,他终于将自己心中的困惑坦白地告诉了恩师。王秀亮的恩师告诉他,一个人做事的动机很重要,如果一个人更多是为了挣钱而选择去做有机农业,那他在面对利益的考验时,也必然会倾向于利己的那一方。因为,绝收、病虫害侵袭等种种潜伏着的危机,在有机农业中实在太多了。这也正是为何有人没能将有机农业做好的缘故。 一语点醒梦中人。“不能再仅仅为自己活着了,要以无我利他的心,完成心灵的大清。”这也是恩师赐“清净栗园”的良苦用心之一。唯有行动才可以体悟得更深刻,王秀亮终于回到家乡,从自家的几十亩栗子园开始实践:栗子不施除草剂、春秋时节会将长出的草铲入土中当肥料,并严格遵守完全成熟再采收的规定。这样做,虽费时费力,却能较好地保护住古树和环境,亦可提高栗子的质量。 栗子园距香堂有40分钟的车距。他家的栗园共有几处,我们此番看的便是其中一处。途中经过别家的栗园,脚踩在地上,土地已板结得生硬。爬过一段路,当脚踏在松软的土地上时,王秀亮的栗园便已出现在了眼前。放眼一望,这一段爬坡上站满了大小不一的栗子树,小的据说有30年树龄,是他小时候父母种下的,大的历经上百年岁月不止,最老的更有500来岁树龄,可追溯到明朝。这些树,有的身戴哈达,有的两个成人才能环抱得过来。王秀亮说,200年以上的树,他都会给戴哈达,因为它们是古树、是功臣,他手指一棵500年高龄的树,不无感慨地说,它今年还产了30来斤栗果,实在太不容易了。抚摸着栗子树那苍劲的树干,我问王秀亮,当有一天,这些栗子树不产果了,要不要给伐掉?王秀亮肯定地回:不会,它们都是功臣,要留下。 在北京,怀柔栗子可是最有名儿且有历史的。但现在市面上,已出现了越来越多打着怀柔栗子旗号,却质量不佳的栗子。王秀亮的另一番责任,便是要为北京怀柔栗子正名。所以,他联合上另5家怀柔栗子种植户,成立了一个合作社,合作社成员要按照他家种植和采收栗子的标准来生产栗子。按要求提供栗子的社员,王秀亮答应提供给大家比市面略高些的收购价。 走在这片栗子林下,王秀亮忽然拾起一颗地上的落果,说你尝尝。我一尝,这颗栗子可真清甜。他说,这是身旁那棵树上落下的果。在这个园内,共有200来棵栗树,每颗落果对应哪棵树,他几乎都能分辨得出。因为,这些树从小养育了他,他的家人和乡亲们,他也是从小,便开始在这片栗子园下捡拾栗子,与这些栗子树结下了缘。他爱这故土,所以乐于放弃第一份创业的成果,心无旁骛地回归到这片土地上来。 现在来看,王秀亮此番的回归很值得。他先前高压的工作状态不仅一扫而空,家庭也更加和睦了;他的妻子受他的感染,逐渐爱上了烧菜做饭;他的孩子开始学习传统文化和自然教育;他的父亲看到他就在自己身边干活、做事,便更加安心地支持他;他身边的亲朋好友亦受到熏陶,学起了传统文化。 “我过去开公司,将工作与生活割裂开了,现在,工作和生活终于结合在了一起。”王秀亮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每天都可以吃到健康的食物,做着自己所爱的事情,并有一点儿其它的爱好。他说,“有机”真的融入进了生活里。 他不仅想让自己和周围人过上幸福的生活,也心系着社会上的一个群体——返乡青年。他说,现在社会上有许许多多问题,当今的青年人生活压力很大,为了满足更高的物质生活需求,他们背井离乡跑到大城市里来打拼,但是当他们看到城市的繁华,与他自身现实生活的落差时,很容易产生失落、迷茫和不公平的心理。并且,“青年人”还是一个极其富有感染力的群体,他们往上能影响到长辈,往下能影响到未来的子女。面对有如此特殊意义的群体,王秀亮特别希望可以切实帮助到这群人。所以在他的店中,就不乏有多款来自全国各地返乡青年的生态产品。他希望先以这种代销的方式帮助到返乡青年,以保障他们最基本的经济来源。逐步再以沟通、引导、技术指导等方式,来帮助解决返乡青年所面临的更为现实的困惑。与不少长辈观点不同的是,王秀亮很鼓励青年人自主创业,他说,即使青年人创业失败了,也会生活了。 我们爬上了这片栗子园的制高点,眺望着远处,我似乎看到了人烟。或许,有人气儿的地方,才更有它的活法儿,乡村也一样。 文章来源:有机会网 文字、图片:兆红

“新归旧农”的自然农业探索
2014年08月11日  #考察

在新归旧农自然农场,果园里不打药、不施肥、不锄草、不翻地,“杂草”和土壤中的其他小生物帮助农人静静耕耘土地。猪舍和鸡舍用了自然通风的建筑构造以及发酵床,即便从来不用清粪也没有一点臭味,夏天不用风扇、冬天不加温,没有电灯,一天只喂一次,小鸡从出生开始就要学会适应自然的环境、吃糙米等粗纤维食物。

工友之家同心农园实地探访

同心农园,是去年刚刚成立的一个位于北京平谷区南独乐河镇张辛庄村的小农场。和其他许多京郊陆续出现的、由个人或公司组建的小农场不同,同心农园是由知名的民间公益组织工友之家出资创办的。

跃明美田:做个有预见性的农场主

我第一次见到刘跃明的时候,是在一年多前,有机会网正在线下做“诚信农场”(承诺不打农药化肥、不使用转基因材料、社会大众可自由探访监督等的农场承诺)的招募。一圈介绍下来我口干舌燥,但当看到“美田阳光”这样美丽的名字,和刘跃明接过表格时那个很认可很灿烂的笑容时,多少给我抹掉了一丝疲惫。去年,又听到朋友碎碎念地说起刘跃明怎样会经营农场。今年,在我还未下决定去探访跃明美田前,看到她刚刚出了本书,很安静质朴的文字,却毫不隐藏着一股向上“拔”的力量。 “有些人,她生活中的很多寂静,大概都不得不走到一片繁华中来,而这繁华的表象,又直达寂静本质。”美田阳光农场的联合创始人刘跃明,正曾是这“有些人”中的一份子,身在繁华心有宁静,只是在工作十余年后,因缘分的驱使,使她做了一个身心回归宁静的选择。 在6月中旬一个热烈的接近中午的时刻,我来到了位于北京顺义区的美田阳光农场,迎接我的正是刘跃明,她的笑容依旧如一年多前那般灿烂。我们聊了很多很多,她的回复简单而真诚。 其实早在刘跃明决定做农场前,她在心里已小小盘算过了:叔叔家恰好有块现成儿的地,叔叔本人也有着丰富的种植经验,平日有事时乡里乡亲能搭把手照应,自己在跑其它农场学习的时候也取到了不少“经”,还有这些年所结识的一些朋友可先成为农场产出的支持者。既然自己骨子里是热爱大自然的,在这不少的年头里也积累了一定阅历和资金,本科所学的专业和这件即将要做的事情还挺搭边儿。于是,她“顺理成章”地做起了农场。 不过在经营农场上,从最初到现在,刘跃明都始终坚持着一个“以销定产”的原则。即使农场有140亩的面积,但是最初会员的数量少,使她决定仅先开发20亩,然后随着会员数量的增长,农场耕种面积也会随之逐步扩大。目前,美田阳光农场的耕种面积已达到120亩,产出产品以预订式来服务到北京地区的会员。 因为农场每天都会有蔬菜成熟,也为了保证会员可以吃到最新鲜的蔬菜,所以农场每日都会有配送服务。早上6点,农场便进入到忙碌的工作状态,先从怕被阳光蒸腾掉水分的叶菜开始采摘起来。待上午完成采摘和分装完,避开早高峰时间后便开始驱车往城里赶,当天可全部完成20~30单的新鲜送达。 在我们从室内走到室外后,聊着聊着,刘跃明便很自然地将鞋子抖掉,双脚踏在了土地上。她缓缓说着她很喜欢露天种植的蔬菜,这种蔬菜更加有种生命的活力在里头,吃起来也更有滋味。只是大自然的不确定因素,和一年四季的蔬菜不能断,使她露天种植的蔬菜面积有限。不过即使这样,她说每到夏天这时候,对她来说依旧是个挑战。夏天的病虫害会增多,尤其露天种植的作物,一下场雨,草还会疯长。一位正在地里用镰刀除草的员工告诉我,再过些日子,草长得可比人还要高。刘跃明说,每到夏天这个时候,她就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不能再做这个事情了,不能再做了。我笑问,真得不打算做了?她又会心一笑。 还好,在向大自然学习的过程中,她有了更多的认识。她说,那些露天种植的作物,倘若是当季种植的,虫子便很少吃;倘若是反季节种植的,往往病虫害会很厉害。 我们也聊到一些其它的农法实践。刘跃明很喜欢钻研农业并有主见,从有机农业、自然农法、朴门永续到生物动力农法,她都有着浓厚的兴趣去了解,但又会结合自身农场的实际情况来选择是否要这样做。比如我问她,为何你不将自己的农场做成一个有机农业结合朴门景观设计的状态,这样既健康又漂亮。她说她很喜欢朴门的景观设计,但是考虑到自身农场在北方,操作起来不大现实,比如刨去寒冷的冬春,在一年中实际可露天产菜的时候也就半年,这样看来,美丽的植物景观并不会比在台湾四季温暖的环境下持久。 在聊到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投身到农业创业中,她忽然认真起来,严肃地说,“我不建议刚刚毕业走出校园的大学生去创业做农场”。因为,没有丰富的阅历和资金等资源支持,想做成农场是非常困难的,这是一个综合能力的考量。就是她自己,也是在工作多年后综合考量了多方面因素后,才决定去做的。理想固然美好,但要照进现实里。...

连接城乡
保护地友好体系:以有机农业捍卫国家生态安全底线

保护地友好体系由著名野生动物保护学者、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解焱博士于2013年发起。通过在自然保护地周边社区推广有机农业、推广保护地友好产品的生产,并为产品搭建完整的产业链,保护地友好体系期望能够帮助乡村社区增收,缓解自然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保护自然资源和生物多样性。

从农场到邻居:藏在胡同里的社区农夫市集

在整个北京城来说,Farm2Neighbors市集也许并不出名,可能算是最“草根”的市集之一,但细心挑选的优质产品,以及浓浓的人情味,却也让它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市集上的所有商户,都是Erica本人在市集发起之前就有所了解和信任的。未来她并不打算将市集的规模做明显的扩大,但是随着季节的变化,市集也在不断加入新品,比如上周就有出售来自烟台的良心苹果和苹果干。

社区之美
易晓武:美好食物•城乡互助•生活社区
2014年10月19日  #活动报道

不要把食品安全问题寄托在某些人身上,假如把食品的安全问题寄托在某个人身上,那么你肯定是要倒霉的。我们要主动集结,自己跑起来,不要太懒,懒的话只能被人家骗。社区营造,是我们的一个美好的愿望,通过美好的食物把大家集结起来,我理解的社区营造是一个熟人社会。大家互相认识,彼此能够照应一下,这就是我理解中的社区营造。

唐文苹:返乡女大学生的半农半X生活
2014年08月18日  #互助农业

2012年5月,在家人的帮助下,唐文苹租下20亩左右的山地开始搞生态林下养鸡,打算一边养鸡一边进行一些个人爱好与创作,比如手工布偶、具有当地特色的民俗性手工产品,“由于活鸡运输存在难题,养鸡场改为主要饲养母鸡,手工制作皮蛋,通过固定销售渠道、网络等各种方式销售出去。”

城市农夫的“简朴寨”生活
2014年08月11日  #互助农业

数数手指头,这已是杨山与家人在广州黄埔长洲岛“半隐居”的第四个年头,除了一点点地实现自己的田园梦想,他们更做起了社区支持农业和社区营造。在杨山的理解里,每个人都在某个地方有着属于自己的理想状态,而他的理想状态就是在土地里,种出另一种生活。

农业新尝试:城市厨房里的农庄

返乡青年郭锐一天的生活是从菜园里开始的——每天清晨,郭锐在农场的菜园里溜上一圈,观察各种蔬菜、瓜果的长势,查看有没有严重的虫害。郭锐一年前正式开始“社区支持农业”的实践。他在乡村农场里采用有机方式种植各种果蔬,将农产品直接供应给远在广州市区的订购客户。这群与农场有着稳固信任关系的城市消费者,在郭锐的农场遭受水灾之后,也曾自发地捐款帮助农场灾后重建。

蕊藤:大学生探索“社区支持农业2.0”

颜强不久前还是一名大四学生,现在他的身份是长沙蕊藤农业公司的副总经理。记者在长沙市北郊的种植基地见到颜强时,他穿着一双解放鞋,皮肤黝黑,已然是一副地道的农民模样。

他山之石
韩国的食物主权抗争和“另类食物体系”

以韩国女农协会和韩国农民联盟为代表的韩国农民组织,开始联合消费者尝试建立另类食物体系(包括消费合作、环保食物推广、天然种子推广、箱式蔬菜配送等)。这些尝试不仅逐渐扩大为韩国国内的民众参与,也与全球层面的食物主权行动联合起来。其明确的诉求和较强的社会动员力或许值得我们学习。

谷物本地化:本地食物运动的关键一步

近些年,一场“谷物协作”运动正在美国新英格兰悄然兴起。消费者对本土谷物的需求越来越多,期望加入谷物社区支持农业(CSA)的项目中来,种植者们正在通力合作,以找到最适合本地生长的谷物品种,烘焙师们也以能够出售用本地小麦制作的面包为骄傲。

悦读慢活
《有机心生活》
2014年11月06日  #书斋

刘力学是台湾现代传奇人物,曾是著名科技公司的负责人及副总,却辞职推广环保事业,创办了临海农场,用厨余垃圾制作有机肥料,十几年如一日种植健康的有机蔬菜。

《自然农业》

《自然农业》一书,是韩国自然农业研究所赵汉珪所长的著作,是先生历经四十多年研究实践的结晶。《自然农业》书中的理念是尊重植物和动物的基本权利,顺应自然规律,最大限度地利用自然的能力。赵汉珪先生的著作《自然农业》日文版1994年出版,韩国文版1995年出版,汉文版《自然农业》2004年出版。

《永续农业概论》

此为朴门永续设计的经典之作之一,是Bill Mollison的巨著“Permaculture - A Designers’Manual”之“通俗版”。Permaculture(中译为朴门永续设计、永续农业或朴门学)最早是由澳洲比尔·墨利森(Bill Mollison)和戴维·洪葛兰(David Holmgren)于1974年所共同提出的一种生态设计方法。其主要精神所在就是发掘大自然的运作模式,再模仿其模式来设计庭园、生活,以寻求并建构人类和自然环境的平衡点,它可以是科学、农业,也可以是一种生活哲学和艺术。

         

结束语

扎根土地的人,还有很多很多,如果用心去感受他们的坚定,我们就一定会相信,希望还在,爱还在……而那个我们梦想中的美好世界,也许只能是从回归土地开始,由每个人、每个行动的小小力量汇聚而成。

参考资料

1.清净家园
2.新归旧农自然农场
3.工友之家
4.跃明美田农场
5.良之悦品农场等

本期编辑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