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书斋 > 《太多了,太早了:道法自然的儿童养育观》

《太多了,太早了:道法自然的儿童养育观》

书籍简介

孩子有必要上早教班吗?大人是否干涉太多?是否太早对孩子进行智识教育?质疑主流教育,吸取华德福、蒙特梭利、瑞吉欧教育的精华,保卫孩子的童年。

615tUk72thL

英国的儿童是欧洲最不幸福的人群之一,英国在国际学术排名中也每况愈下。2008年,英国法定早教大纲(EYFS)实施后,以捍卫童年为己任的“放眼看天下”组织发起了抗争运动,依据心理学研究成果、实验数据等,质疑早教大纲和英国社会的主流早教观念,反对学前教育中“太多太早”的问题。这一运动最终影响了法定早教大纲的修订。

本书记录了这场抗争,揭示了早教的危害,作者涵盖“放眼看天下”组织成员、议员、育儿专家、儿童保育界元老、幼教工作者、小学教师、学前教育家、神经心理学家、儿童心理学家、婴儿抚触师等。议题广阔,包括学习读写的年龄、孩子的身体发展、玩耍、父母的陪伴、电子产品的危害、以孩子为中心的教育方法、无意识学习法、对教育者的要求等;还参考了蒙特梭利教育、华德福教育、瑞吉欧教育,以及芬兰等国成功的幼教经验;对于如何避免“太多太早”,如何让孩子很好地成长和学习,本书提出了清楚而实用的建议,并在最后一章概括了给父母、教育者、决策者的建议。

蒙特梭利说“教育只有一个祖国,就是这个世界”,教育不存在国别。因此,对于我国盛行的主流早教观念而言,本书是很好的警醒、反思和借鉴。

作者简介

理查德·豪斯 (Richard House),华德福幼儿教育专家、“放眼看天下”组织创始人之一。供职于英国罗汉普顿大学治疗性教育研究中心,讲授心理咨询、心理治疗和辅导心理学。专注于儿童保育、心理治疗和教育方面的研究和著述。

目录

前言 001
序 005
介绍及综述 007

第一部分 早教政策侵蚀了童年
第一章 学前教育太多了,太早了 003
就像我们不能硬把食物塞给孩子吃一样,我们也不能用过多的刺激来“轰炸”婴幼儿的大脑。

第二章 我不会让孩子这么早就开始学读写 017
等大部分孩子都充分具备了身体、社交、情感和认知条件之后,老师才正式教他们读写。

第三章 华德福幼儿教育:“万物皆有时” 024
华德福幼儿园的稳定、回归传统、有节奏的环境特质,使孩子们感觉安全,并且信任将要在那里体验到的东西。这样发展出的能力和自尊会伴随他们进入下一个阶段,即更加正式的学习。

第四章 幼儿教育应“为生活”而非“为上学”做准备 032
真正帮助孩子“为生活做准备”,这才是学前教育最重要的任务,而不是政府提出的漏洞百出的“为上学做准备”这样的口号。

第二部分 正式学习需要基础
第一章 婴儿需要的刺激与保护 049
婴儿需要感受父母平静的陪伴、家里的各种日常声响以及围绕在他们周围的人。这些才是婴儿需要的“刺激”。

第二章 学习什么、何时学习、怎样学习很好? 065
任何人,在设计任何水平、任何科目的课程时,都必须解决以下四个问题: 应当学习什么?应当何时学习?怎样学习很好?……

第三章 学习的身体基础 077
儿童的身体发展最为关键,是其他一切的基础。训练体能发展的各个方面是早期教育的基本纲要,唯其如此,儿童才能获得学习所需的技能,好的教学才能生效。

第四章 给孩子自我实现的自由 091
保护幼儿,让他们免受试图塑造他们的心灵,以使之符合以成年人为中心的目标和期待的方法之害,也是至关重要的。这种保护将保证在一个孩子生命的最初几年里,其自我发展被给予优先权。

第五章 保护儿童学习的潜能 105
我们的任务似乎应该是帮助孩子用其全部的潜能、智力和语言去进行沟通。我们应该保护他们不被文化以任何方式限制他们发展的可能。

第六章 重拾玩耍的乐趣 124
孩子会像我们所做的那样做,而不是像我们所要求的那样做。这就是我们成年人让孩子们重拾玩耍乐趣的动机所在。我们可以关掉电视机,带领孩子去户外探险。

第七章 让孩子边玩边学 131
全世界的孩子都喜欢玩耍,他们在玩耍中学习。

第八章 以瑞吉欧教学法为例 142
老师的中心地位明显被取而代之了。使身心合一的孩子们在整个活动和文档记录过程中一起合力工作,这是瑞吉欧教师首要的工作职责。

第三部分 保护孩子免受“太多太早”的危害
第一章 阅读并非越早越好 159
充分利用成长体验和儿童发育规律的重要性,才能等待阅读对孩子有意义和价值的时候再引入阅读。

第二章 电视和计算机对儿童的危害 168
屏幕对感官的刺激达到了非自然的程度,真实生活无法与之匹敌。一旦关上电视,孩子们的注意力就无法集中了。

第三章 应该开展什么样的早期教育?专访幼教专家玛格丽特·艾金顿 188
与其把幼年看成为上学做准备的一段时间,倒不如把它看成一段没有压力的时间,用于让儿童发展个性,形成与他人的各种关系,用他们独特的方式理解世界,并产生学习热情。

第四章 在无意识中学习 203
大多数自然状态下的学习是无意识的,我们注意到的只是一小部分;剩下的都是在无意识中完成,到了合适的时间自然会显现。

第五章 早期教育研究成果带来的启示 212
每个早期教育工作者,只要他们和孩子在一起,都是一名真正意义上的研究者。

第六章 给教育者和决策者的建议 224
任何围绕入学准备的、过早的学习压力,或儿童达不到期望的念头,都是成年人的安排和想法,早期教育工作者不能受到这些东西的阻碍。

birds-112083_960_720

介绍及综述

理查德·豪斯

我原本为这一章拟定的标题是“‘放眼看天下’运动的起源及发展”,再三斟酌之后,我觉得开篇的位置如此重要,应该用来介绍您将要读的这本书才对。

让我先讲两个很能说明问题的故事,来帮助您了解本书的写作背景。第一件事是我最近听来的:英国的一位早期教育教师,为了完成国家规定的EYFS的要求,每周为40 个四岁小朋友写评估的时间长达40 小时,案头工作比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第二件事是关于一个八岁小男孩的:据说他吹嘘自己去年在阅读写作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他四岁的弟弟听到了,沉吟片刻之后说:“我在幼儿园学会了游戏,还学会了不要用手打人,而要用手干活,我特别擅长手工。”

本书旨在明确地告诉读者,本书作者们认为现代社会中存在一个日益严峻的主要问题:提法各不相同,有人称之为“有害的童年”,认为孩子成长太早;有人把它叫作童年的商业化;有人说是儿童成人化(也有人视其为被侵蚀的童年);或者简言之,按本书标题的说法,“太多太早”。对英国早期教育领域不了解的读者可能对英国的学前教学纲要还一无所知,持批评态度的新闻从业人员似乎很轻蔑地把2008 年9 月立法通过的EYFS 称为“尿片大纲”。早在那之前,2007 年底,各界专家合力创建了“放眼看天下”组织,因为他们极度关心EYFS 大纲的内容。关于“放眼看天下”组织,您可以通过我们的网站(http//openeyecampaign.wordpress.com)获取相关信息。

然而,本书远不止是对EYFS 的批判研究,接下来的章节当然有批评有研究,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将EYFS 置于更广泛的现代技术社会幼儿发展和学习的背景下,我们尤其关注幼儿的体验如何被成人世界的商业、技术指令所干扰,坚信这些指令对幼儿的精神成长毫无益处。本书有相当多的内容都会证明这个观点。

出版这本书的原因很多。第一,如我所说,英国政府正在重审EYFS 纲要,为了幼儿将来的幸福,正反双方论战正酣,本书恰是最响亮的反方的声音。第二,“放眼看天下”组织已经发展成熟,不仅成功举办了两次研讨会,自2007年以来,团队成员还在媒体和刊物上发表了大量高质量的报告及文章。本书详尽地展示了我们对儿童早期教育的观点和态度。不过,最重要的也许是第三个原因:我们希望本书能够吹响攻坚战的号角,号召大家一起抵抗对童年的侵蚀。书中接下来的章节将向您说明,在后现代技术世界里,这项事业有多么紧迫。

本书的作者来自社会的各个层面,有教育家、幼儿家长、相关决策者、学界人员(教学人员和科研人员)以及关心早期教育事业的老百姓。高高在上的学术界和政府部门决策层与草根百姓、幼儿家庭和一线教师不再被加以区分,百花齐放使本书与众不同。作者们的文章非常有说服力,会使您信服他们的观点。本书的结论章是我和温迪·斯科特(Wendy Scott)合作的成果,我们对早期教育决策研究和EYFS 的修订提出了一些重要建议,并向所有愿意加入我们队伍的开明读者解释了直面抗击“助长”观念的可行方法有哪些关键因素。

作为本书的主编,我欣喜地看到,“放眼看天下”运动带来了一本如此异彩纷呈的集子,一本让家长、教师、研究人员以及政府部门决策层都可以从中获益的集子。在早期教育文献中这种多元化程度,即使算不上独一无二,也绝对是出类拔萃的。但我也因此而忧心忡忡:这不是好事,家长、教师、研究人员和政府部门决策层真的需要互相倾听,互相学习,互相了解。想想英国EYFS 的失败吧,政府部门决策者当初没有广开言路,如今我们遇到的众多困难都源于当时思路的狭隘。

书中有些文章在批评政策时带有强烈而不加掩饰的党派立场,作为主编,我认为这并无不妥。人们时下公开讨论政府的决策时,常常言非所想,大家错误地认为,没人(至少没有官方顾问)敢于公开向官员们说真话,他们想听什么就说什么才对。在我看来,不实话实说只能导致最终决策错误,当初制定的EYFS 无疑就是说假话的结果。自2007 年底以来,“放眼看天下”得到早期教育界内外的广泛支持,这说明当时的政府决策反馈渠道不畅通,早期教育界无从畅言对EYFS 的不同意见。

我甚至觉得,当时以学术研究为首的各种关于EYFS 的讨论在政策制定的过程中对政治机器影响甚微,甚至只会形成误导,除此之外别无他用。幼儿家长兼积极活动家弗朗西丝·莱恩(Frances Laing)说:

不计其数的老师和保育员在博客中留言说,他们感觉无法表达对EYFS的不同意见,害怕上级会给小鞋穿,更担心丢掉饭碗。家长们也有顾虑,担心自己和孩子不招人待见,担心幼儿园和学校开除孩子的学籍。在当前经济形势下,这些对他们的工作和收入都不是什么好事。

从政府对《蒂克尔评估报告》的表态(2011 年7 月6 日)来看,我们自2007 年以来孜孜不倦地努力,政府到底还是倾听、了解到了一些意见,也许还会采纳一些。当然,即使现有EYFS 得以修订改变,我们目前正在进行的某些思考还是可能遇到无人关注的情况。倘若如此,我们将继续收集一切可得的证据和可靠的观点,竭尽所能,挑战任何我们认为对幼儿有害的早教政策。

本书概要

第一部分,详尽考察了英国的早教大纲EYFS。其中各章论文紧扣EYFS 本身及其重要变化,可供政府在进行早期教育立法时参考。

第一章出自佩内洛普·利奇之手,她是近几十年来英国儿童保育界的元老级人物,其对EYFS 的见解具有非同寻常的洞察力。利奇对EYFS 赞誉颇多,因此,她的批评意见显得格外中肯。

第二章的作者苏·帕尔默(Sue Palmer)是“放眼看天下”组织的创始人之一。她凭借丰富的自然拼读、书写和语法教学经验和参与《全国读写策略》(National Literacy Strategy)制定工作的经验,指出机械且程序化的读写学习方法不仅不可行,而且可能导致退步,影响幼儿一生的自信和学习热情。帕尔默亲身感受过芬兰成功的幼儿教育经验,她认为,如果幼儿园氛围宽松,语言学习素材丰富,教学以故事和音乐为主,则孩子学习的后劲足、底子扎实,而灌输性教学方式永远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帕尔默在文章结尾处号召政府大刀阔斧地改革EYFS,不可小修小补了事,她写道:“我们需要连根拔起。我觉得改变现状的唯一办法是:将入学年龄推迟到六岁(最好是七岁),并且依照芬兰幼儿园模式重新制定全新的早期教育纲要。”帕尔默提出的改革理由令人信服。

第三章出自另一位“放眼看天下”组织的忠实拥护者琳恩·奥德菲尔德(Lynne Oldfield)之手。她介绍了华德福流派如何依据斯坦纳的全面教学观制定适合儿童发展的早期教育计划。华德福流派精心保持从容不迫的节奏,其很多原则和实践都反复出现在本书中。而斯坦纳早在一个世纪前就明确提出并阐释了全面教学观,令人肃然起敬。本章详细地描述了在语言学习素材丰富、有利于孩子发展的环境中,让孩子自由玩耍、做韵律活动、背诵、做肢体运动、口头表达以及对孩子进行感官培养的原则。这种环境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成年人先发制人对儿童的干扰,有力地证明了早期教育中过分强调智力因素并无好处(长远来说甚至有害)。琳恩的说法引起一些人的共鸣,很多心理分析家强烈赞同她的说法:“儿童有梦想的权利。”在华德福学校里,幼儿在不知不觉中学会自我情绪管理,这和盖伊·克拉克斯顿(Guy Claxton)进行的研究(儿童无意识学习的重要性)不谋而合。

在第四章中,“放眼看天下”组织对2011 年3 月的《蒂克尔评估报告》进行了开放性的讨论,一方面充分肯定了评估报告的总体思路,另一方面认为蒂克尔忽略了自己和其他批评家对EYFS 提出的一些重要问题。

第二部分,主要讨论儿童发展的基础阶段及早期教育。第一章中,西尔维·荷图(Sylvie Hétu)告诉我们,“太多太早”的问题在孩子生命之初就大面积发作,孩子们出生后不久尚在婴儿时期就深受其害。西尔维身兼数职,她既是学前教育家和学前教育讲师,又是亲子工作坊主持人,还是婴儿抚育导师和培训师,有三十年从业资历。她通过对婴儿亲子关系的观察,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和智慧。她的一个观点特别值得关注:和精神分析学家唐纳德·温尼科特(Donald Winnicott)一脉相承,西尔维对所谓的专业知识持批判态度,认为过分相信专家有损亲子关系,父母的养育本能不仅不能受益,反而会被破坏。

莉莲 ·G·凯茨(Lilian G. Katz)在第二章中将她多年幼教工作的丰富经验传授给每一个幼教工作者。她严谨而幽默地概括了教学大纲的无用,清晰明白地阐述了早期教育工作应当坚守的12 项重大原则。莉莲还提醒早期教育活动家,决策者的出发点是好的,不要与之为敌,而应该寻求沟通,彼此倾听对方的想法,进而相互影响。

第三章的作者莎莉·戈达德·布莱斯(Sally Goddard Blythe)带领我们进行了一次儿童发展的神经心理学之旅。她的研究影响深远,为相对感性的全面发展理论提供了坚实的科学基础。婴幼儿要首先发展体能,而不是认知能力和智力。因此,莎莉和斯坦纳等持全面发展观的研究者在儿童早期发展和早期教育方面的观点是非常接近的。虽然她的文章编入第二部分,但其实放入第一部分也并无任何不妥,因为该文基于对幼儿全面发展的深刻认识来讨论EYFS 教学要求对儿童发展的不恰当之处,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第四章的作者是“放眼看天下”组织的金·辛普森(Kim Simpson)。文章回顾蒙特梭利、斯坦纳、荣格以及卡尔·罗杰斯(Carl Rogers)等巨匠的思想,讨论了舒展的自我和自尊之间的关系,极有说服力。金似乎很赞同以“灵魂”“精神”为关键词的超个人主义宇宙观,但她也从心理疗法(尤其是心理综合疗法)中汲取了广泛的经验和知识。本章有些观点颇有见地:金再三强调,幼儿非常聪明,只要成年人对其多加鼓励,而不是强迫干涉,让他们听从自己内心的呼声,幼儿自己就懂得如何学习;她提出了一个很有分量的看法,即幼儿可能遭遇各种各样的贫穷和劣势,绝对不仅仅是经济方的。“爱”这个术语很少用在有关早期童年教育的文献中,我对此觉得很悲哀,人们太忽视对儿童的爱了;而庆幸的是,在金的文章中,“爱”却是最核心的概念。任何为了应付检查的早教论文都不可能包含如此深刻的思考,成熟的感性可以帮助幼儿健康充分地发展,其效果可能比任何按部就班的“教学成效”都要好。

第五章的作者温迪·艾略特(Wendy Ellyatt)同样来自“放眼看天下”组织。她清晰地阐述了自己的教育理念,有力地证明了教育体制中考核评估文化的灾难性后果:不仅对教学质量来说如此,对儿童个体的主观学习经验来说同样如此。温迪认为,任何教育活动都应该以创造力和想象力为核心,它们才是培养全面平衡发展的社会公民的关键所在。然而,倘若教育制度充满目标、成效和大纲所要求的能力标准,幼儿真正的创造力很容易被摧毁掉。温迪认为,英国在国际幼儿幸福指数排名中垫底,英国在比较性学术排名中每况愈下,一定程度上是由于那些与实现幼儿发展格格不入的教学大纲,而那些大纲在英国西部的教学体系中越来越重要。她认为,政府需要委任独立的研究机构,来调查当前教育制度对儿童观念和幸福的长远影响,毕竟儿童无法逃避制度的影响。

第六章的作者是著名的美国儿童心理学家大卫·爱尔金德(David Elkind),他30 年前出版的代表作《还孩子幸福童年》(the Hurried Child)也被译作《萧瑟的童颜》。大卫分析了游戏为何在儿童的生活中如此重要,清晰有力地列举了缺乏游戏的害处,并且探讨了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纠正日益失衡的儿童生活。想必本书的作者都会同意大卫所说的“游戏发乎本性,是成长过程中的一部分。

我们阻止不了孩子玩耍的天性,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游戏。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缩减了他们游戏的时间,剥夺了他们游戏的机会。”

崔西亚·大卫(Tricia David)在第七章中继续讨论了游戏。通过严密的分析,崔西亚肯定了游戏的重要作用;然而她坚决反对对游戏不加选择的态度,认为有些呼吁全面发展的评论者应对此负责。崔西亚还关注了一个被忽略的问题,即关于游戏的政治,她称之为“被(例如被决策者)绑架的游戏”,讨论了游戏被绑架后可能出现以及实际发生的情况。同时她指出,游戏不一定跨越文化而全球通用,不分文化、语言背景地一味称赞某种游戏,难免存在风险。她的观点可能和本书其他一些作者不同,有点儿后现代主义,与荣格、斯坦纳等人的观点截然相反,后者认为人类确实拥有共同的具有代表性的经验体会,共性和特性之间的互动复杂而多变。

第八章的作者茜乐维·兰斯·田口(Hillevi Lenz Taguchi)从批判、挑战的角度审视了瑞吉欧教育理念,提出了她命名的“关系唯物分析”。茜乐维举例说明,当我们自以为超越现代主义观念的时候,一不注意就落入了它的圈套。本文受后结构主义、后笛卡尔主义和后人文主义思潮(由福柯、德里达、德勒兹和加塔利等思想家创立)的影响,这对本书意义重大,因为这些思潮很可能在未来导致对现代主义的发展、学习和教育方式最为尖锐的挑战。茜乐维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思考素材,例如,她指出瑞吉欧“仍然未能成功超越现代通识人文教育中占主导地位的对立二分法,即人类/ 非人类,语言/ 实物,文化/ 自然,心灵/ 身体等等”。又如,她质疑学习本身如何发生:“关系唯物的学习方法不认可学习是个体体内的脑力活动,思考和学习经由各种介质碰撞而发生,而不是在高于物质世界的人类大脑中孤立发生。”对天生才能和潜能的准则,茜乐维说:“让你自己接受儿童的无限可能性,包括他们所做的、能做的以及他们所呈现的样子。”本书的其他作者无疑都赞同她的观点。

第三部分,主要介绍对儿童早期学习的研究、主张和儿童的未来发展。塞巴斯蒂安· P·苏格特(Sebastian P. Suggate)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对读写能力进行了实证研究,该领域的研究相当复杂,第一章正是他这方面研究成果的呈现。读者可以通过本文充分了解到,要进行此类研究,存在多少研究方式上的困难。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实验内容不同、时间长度不同,实证结果可能截然相反。在他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中,塞巴斯蒂安有一个重大发现:若其他条件相当,到儿童十至十一岁时,较早开始正式学习读写的实验组,和华德福系统中六至七岁才开始正式学习读写的对照组相比,并不存在明显的阅读优势。

他还列举了六个方面来简要说明较早开始学习读写的儿童丧失长远优势的原因。这些研究结论为本书中依据直观经验所得的读写研究成果增加了相当的实证凭据。在理性社会中,这些结论将促使教育决策者三思之后再决定是否要强制六岁以下的幼儿开始正式学习读写。在塞巴斯蒂安看来,“能够学习并不等于‘准备好了’”,如果我们能从长远考虑的话,我们就会明白,孩子具备学习阅读的能力,并不意味着他们已经准备好开始学习了。

第二章是一篇与众不同的研究性论文,在大量考察电视、计算机对幼儿影响的科研文章中脱颖而出,作者是艾瑞克·西格曼(Aric Sigman)。在对相关数据进行了长期不懈的详细研究之后,艾瑞克基于专业科学文献,描绘了一幅令人担忧的画面:电视、计算机等现代科技成果无孔不入地渗透到幼儿的生活中,危害幼儿。证据逐渐增加,包括屏幕前时间、语言习得、高度可疑的计算机辅助教育的价值、使用计算机对阅读和学习的影响、使用计算机影响幼儿大脑发育以及使其产生脱离社会的倾向等。文章的主要论点之一是,我们应当关注媒介本身,而不仅仅是幼儿用它们来做什么。

“儿童如果在成长关键期接触到计算机屏幕,他们的认知发展和学习将受到负面影响”,“即便有所节制地接触计算机屏幕,也可能越来越多地导致各种健康问题”,这方面证据确凿,不容置疑。因此,艾瑞克呼吁建立“教育缓冲区”, 将这些“屏幕科技”与儿童早期教育领域隔离,让儿童的认知能力和社会技能正常发展,不被过早使用ICT( 信息、通信、技术三个英文单词的缩写)所扭曲。

其实,只要知道并且领会ICT 对幼儿负面影响的数不胜数的证据,就很难想象还会有人赞同通过立法规定幼儿接触计算机屏幕。而实际情况是,即使艾瑞克和“放眼看天下”组织反复警告,英国的EYFS 仍然作出了此类规定。

第三章是我对全国幼儿教育运动斗士和“放眼看天下”组织创始人之一玛格丽特·艾金顿的采访记录。这篇文章内容广泛,受访者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观点坦诚而直率,让人耳目一新。玛格丽特谈到了自己的早期教育经历、英国正规幼儿园的优良传统以及《单一经费方案》(the Single Funding Formula)对这些幼儿园造成的威胁、政策的短效性和早期教育摆脱政党政治控制的可能性、立法领域和早期教育界专业自主之间的平衡、目前早期教育培训的局限以及学术培训和操作培训的冲突、“放眼看天下”运动的历史和经验教训、对英国幼儿未来发展的希望和担忧。我恰如其分地总结说:“如果我是儿童事务大臣,我绝对会邀请你作我的主要顾问。如果现任大臣或其继任者碰巧看到这篇文章,他们就应该立刻采取行动。”

“放眼看天下”组织的格蕾特·胡珀·汉森(Grethe Hooper Hansen)在第四章中就“范式转变”这个全新话题发起了讨论。范式的变化随新科学应运而生,传统的现代主义学习范式让我们认为有些事情理所当然,但很多假设从根本上面临新范式的挑战。相当多的知名学者和专业权威人士都很支持新范式和新科学,因为它们以开放的姿态接受对现实的全新思考,具有明显的(广义上的)精神价值观。

与心理分析学派和斯坦纳学派一样,格蕾德提到,我们只了解人类大脑功能很少的一部分(约5%);果然如此的话,这对我们教育发展期的幼儿来说具有革命性的意义,因为我们目前以为早教所面对的这5% 构成了大脑功能的全部。格蕾德进而指出,保加利亚科学家乔治·洛扎诺夫(Georgi Lozanov)有一项不为人知的研究成果,阐释了人类是如何学习的。洛扎诺夫认为最有效的学习是间接习得(通过无意识的并行处理,例如孩子学习阅读)。他“列举了无数的将意识从目标材料上转移开去的绝妙方法”(正好与传统的教学方式背道而驰),因为幼儿的学习一旦由意识主宰,海绵吸水般的无意识学习就停止了,这也是斯坦纳有关幼儿意识的洞见。“老师们最容易犯这样的错误,因为要绝对信

任无意识状态下的学习能力并调整教学内容,这相当困难。”显然,本文吸收了罗杰斯提出的重要概念——“学习的自由”。同时,新范式和茜乐维提到的结构主义和后结构主义思想也很可能碰撞出火花。

我所写的第五章同样是一篇批判性研究文章。文章对所谓的权威早教纲要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我深入分析了英国教育部委托进行的EYFS 相关研究,指出此类研究极易受政治因素操控。我认为,用实证方法研究重大方法论问题,这样做结果可能会更糟,因为实证研究往往顺着研究者的预期发展。任何关于现实问题的抽象假设从一开始就会轻易决定研究结果,最起码也会左右研究结果;不可量化的无形信念会比可统计可量化的因素分量更重。“千禧年群体研究”(Millennium Cohort Study, MCS)和“学前教育效能计划”(Effective Provision of Pre-School Education, EPPE)这两个研究项目中的相关问题受到重点关注。我认为,对教育政策长远影响的纵向研究会产生相当令人担忧的结论。将影响研究的政治因素明确纳入研究范畴,也许是解决研究方法中的难题的有效措施。

渗透着理论、研究和实践经验的“建议”章可能是政治家、媒体和学术界首先翻看的章节,因为它为实际的政策修订提供了线索。毕竟,人们对幼儿过早面临的压力如此关注,不过就是希望有更好的政策,这也是本书的立意所在。

总结章将所有作者的关注点放置到对童年侵蚀的广泛文化背景下,温迪·艾略特提出“从觉察到行动”。我们期盼着一场新的自下而上的文化运动,拯救被侵蚀的童年,解除众人之忧(参见www.savechildhood.com)。

温迪·斯科特和我共同撰写了第六章,总结本书的中心议题,并为早期教育决策提出了一些高度可行的建议。我们倡导“放眼看天下”组织逐渐转变对立的姿态,与决策层和主流教育家达成建设性合作。这些建议本身就是朝着合作方向进取的第一步,也是关键的一步。两位作者中,我是“放眼看天下”组织的成员,我组织团队内外的教育家合作写文章,这说明活动积极分子与德高望重的权威完全可以共同提出倡议;而这些倡议一旦得以实施,对儿童的健康发展和幸福来说,将是功德无量的。

最后,理解格蕾德文章的主题后,我们知道,“现代思想”的显著特征就是过于自信,以为自我是有意识的,以为人类的学习几乎全部是有意识的,因此我们应该关注意识层面,制定有效的教学方法。但如果这种观点大错特错——斯坦纳、蒙特梭利、洛扎诺夫、克拉克斯顿以及众多心理分析家都这么认为——那么,我们必须重新审视我们对待幼儿的整套方式。本书中提供了很多促成范式转变的线索,至少我们可以从厘清关于学习、思想、主观体验等的抽象设想开始,这些是EYFS 之类的框架该有的东西。我敢断言,我们的发现将令自己万分惊讶。

亲爱的读者,现在请你继续这种思考吧!

文章来源:《太多了,太早了:道法自然的儿童养育观》

书籍信息

    《太多了,太早了:道法自然的儿童养育观》

  • 作者
    理查德·豪斯 (作者)
  • 出版社
    天津教育出版社
  • 定价
    ¥48.00
  • 出版日期
    2016年7月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ISBN
    9787530979242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