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书斋 > 《毒从口入》

《毒从口入》

书籍简介

本书主要关注在我们食物和环境中存在的化学合成物如何使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面包”变成了“日常生活中的毒药”;向我们揭示了食品从农田到餐盘的过程中所经历的所谓现代“先进”食品加工模式及其背后的秘密。

23401861-1_u_1

 

《毒从口入:谁,如何,在我们的餐盘里”下毒”?》分为四大部分:第一部分:从农田开始,农药开始进入人的食品中。农药造成巨大危害。第二部分:科学与工业的发展造成以癌症为代表的慢性疾病的盛行。第三部分:我们餐桌上食品添加剂和塑化剂大行其道。在这一现象背后是不健全的化学制剂的评估与许可系统:工业界为了维持许多高毒性产品能在市场上继续使用,而向权力机关渗透并以此制定行业法则。第四部分:塑化剂、雌激素、双酚A(有毒塑料)、农药残留等干扰人的内分泌系统,造成男性生育能力危机,性别紊乱和婴儿畸形等。

B00H8MNRF8_01_amzn

《毒从口入》采用纪实手法,调查翔实,笔触尖锐。以大量第一手事实和数据为依据,追踪现象的来龙去脉,层层深入,直指西方食品工业链的结构性弊端,填补了同类调查对食品工业体制结构性问题探索的空白,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作者简介

玛丽-莫尼克•罗宾,法国著名独立纪录片女导演、记者,擅长处理令人震撼的敏感题材,1995年获得法语国家最高新闻奖阿尔贝•隆德雷斯奖(Albert Londres Prize)。2008年3月,她导演的纪录片《孟山都眼中的世界》获得蕾切尔•卡逊奖(Rachel Carson Prize)与环境媒体奖(Umwelt-Medienpreis)等多项大奖。《毒从口入:谁,如何,在我们的餐盘里“下毒”?》是继《孟山都眼中的世界》之后的又一力作。

mariemonique

目录

前言:知识就是力量
第一部分 农药即为毒药
第一章 反对农药的集会和斗争
“绿色革命”的“美好承诺”
吕费克倡议与农药致病的悲剧
农药中毒的受害者
受害农民的斗争
农药生产商的“眼中钉”
漫长的诉讼
第二章 农业中的化学武器
从“害虫杀手”到“植物保护产品”
从生化武器研究到农药生产
如何衡量毒药的毒性
滴滴涕与工业时代的开端
橙剂,惊人的死亡之雨
第三章 “致死的长生不老药”
《寂静的春天》,卡森的斗争
“毒药链”
鸟儿的沉默
美国企业的傲慢和否认
农药,“第三世界的毒药”
智利的中毒者
被农药二级灼伤的智利女工
无法进行的预防
“植保态度”——法国农药毒素监控网
第四章 农药导致的疾病
一手遮天的农业合作社
农药慢性中毒:一个地狱般的陷阱
一起苯中毒案例
以一敌百,农民的坚强抗争
“在太平间里清点病人和死者”
不可能存在的证据
第五章 农药和癌症:同步研究
孟山都的报酬和非霍奇金氏淋巴瘤
流行病学者的艰难工作
关于农药对癌症作用的同步研究
骨癌和脑癌:农民为首要受害者
美国大型《农业健康研究》令人担忧的结果
等待AGRICAN,研究农业界的癌症
第六章 农药与神经退行性疾病:难以遏制的增长
帕金森病与农药高巧中毒案例
引发帕金森病的毒素和有毒产品
帕金森,农业工业化的疾病
农药瞄不准目标,却殃及人类
农药与免疫毒性:伤及鲸鱼、海豚、海豹
过敏和自身免疫性疾病——人类身上的反应

第二部分 科学与工业:疑惑的产生
第七章 科技进步致命的一面
与化工企业分庭抗礼的学者
癌症,“文明社会”的疾病
18世纪的先驱:拉马齐尼和职业病
19世纪工业革命:未知的流行病的病原
使人发疯的毒药
1936年布鲁塞尔:癌症成因研讨会
职业病研究者威廉?休珀的孤军奋战
第八章 为企业利益服务的法规
1924年:美国第一宗含铅汽油案件
以科学之名为化工产品武装
毒理学法则的不正当用法
烟草和肺癌:烟雾的幌子
“我们生产的就是疑虑”——烟草企业的诡计
垃圾科学,下毒者的秘密同盟
第九章 科学的枪手
“贱卖的科学”
苯暴露导致白血病:被隐藏的数据
企业的枪手
大声反对利益冲突
企业对高校的控制
第十章 权威机构的谎言
法国的致癌原因(2007):一份“不值得重视”的报告
腐败的学院研究:以二恶英和石棉的为例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困境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利益冲突
为科研独立所做的抗争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黑暗时期”:有谬误的专题论文集
虚假的论据:癌症的“作用机制”不可从啮齿动物推及人类
化工企业的“双面语言”
第十一章 癌症等慢性病的盛行
一部过时的癌症研究“基础参考书”
与《癌症的原因》作者的一次意外相遇
不靠谱的论据
人口老龄化不是癌症变多的理由
烟草:职业性癌症的替罪羊
为孟山都效劳的科学家
知名学者与化工企业的同谋,科研机构的尴尬
致命的氯乙烯
围绕着PVC的同谋
PVC生产企业联合作战
“理查德?多尔最终名誉扫地”
工业化国家的流行病

第三部分 为企业利益服务的监管系统
第十二章 科学欺诈的巨大谎言:毒药的“每日可接受摄入量”
“每日可接受摄入量”的黑匣子
“每日可接受摄入量”的创始人
1961年:每日可接受摄入量被正式采纳
化工企业的说客,每日可接受摄入量的推动者
“我们为什么需要每日可接受摄入量”
伪造的研究和“实验室的正确操作”
“最大无有害作用量”,一个“模糊”的安全界限
“安全系数”:“绝对无法接受的修补活儿”
现代化进程中高歌猛进的“风险社会”
以健康为代价的利益
第十三章 无法解决的难题——“最大残留量”
一次对农药残留联席会议的例外访问
让人难以安心的复杂程序
“后工业时代的化学魔法师”
工业的数据是“机密的”
化工企业对尴尬问题避而不答
在农药残留联席会议,一切都是秘密
“所有食品污染物评估系统都需要重审”
“农药残留联席会议的所作所为并非纯粹的科学”
对欧洲食品安全局的一次很有意义的拜访
绿色和平组织对欧洲毒理新标准的批评
第十四章 阿斯巴甜,企业如何在幕后操纵监管
E621、E900、E951等:我们盘子里的化学食品添加剂
阿斯巴甜的发现
阿斯巴甜生产商“从宽主义研究”
拉姆斯菲尔德给阿斯巴甜放行
“滚雪球效应”:从美国的许可,到全世界的许可
第十五章 阿斯巴甜的危害与公职机构的缄默
1987年:阿斯巴甜的反对者在美国国会崭露头角
国际生命科学学会的诡计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坚持签署:“该物质安全”
十四年间一百万人的91种副作用
企业对科研经费的影响:“经费效应”
“为寻找真相而奉献一生的学者的家园”
“阿斯巴甜是一种强大的多点致癌物质”
利益冲突与潘多拉的盒子
第四部分内分泌干扰物的惊天丑闻
第十六章 “男性危机”:人类正处于危险之中?
“塑料不是惰性材料”
与我们息息相关的动物的命运
到处都有多氯联苯,持久性有机污染物
Wingspread宣言:敲响化合激素干扰物的警钟
内分泌干扰物,危险的“轨道干扰器”
人类生殖力的下降和生殖系统畸形
前农药生产商的毁灭性证词
第十七章 人造雌激素“乙烯雌酚”,完美范例
1938年发现的一种“神奇药物”
1962年:酞胺哌啶酮的丑闻
“乙烯雌酚女孩”的残酷悲剧
美国乙烯雌酚行动组织的斗争
乙烯雌酚行动组织与科学家合作的“核心人物”
“内分泌干扰不是一个纯理论的概念,它是有面孔的”
第十八章 双酚A事件:潘多拉的盒子
微剂量大作用
胎儿暴露于双酚A的危害
弗雷德·冯萨尔发现了激素的威力
一颗“定时炸弹”
化工企业的惯用伎俩
“16世纪的技术与知识”
“用来制定双酚A每日可接受摄入量的研究真是荒谬”
欧洲食品安全局为双酚A辩护的拙劣论据
“忽视这些数据并不是科学的态度”
含双酚A的塑料奶瓶:监管机构的虚假论据
改变模式的必要性
第十九章 鸡尾酒效应
莠去津,一种“强效化学阉割药”
农药的混合会增强毒性
“化学身体负担”:每个人都被“化学品汤汁”污染了
脐带中的农药混合物
“新的混合物加法:0+0+0=60”
乳癌的爆发是由于混合激素的协同作用
一场“无声的流行病”:儿童成为首要受害者
因农药致畸的儿童
结语:改变模式
注释
附录:专有名词、人名、地名对照表
译者后记

序言

“这本书是否是《孟山都眼中的世界》的续篇呢?”自2008年我在一次辩论或讲座上宣布我将着手一个计划开始,我就反复问自己这个问题。是,亦不是,这本书既是亦不是“孟山都之续”,即使它的题材显然与我之前的调查有关。事实上,这些书和纪录片——在我看来两者是紧密相连的——就如同一条项链上的珍珠或一幅拼图上的碎片:它们是相连相嵌的,无须我刻意为之。我之前所做的工作引发了一些疑问,由此间接催生并滋养了这些作品,而这些作品最终形成了同一条链条上的链环。在任何情况下,作品形成的过程都是一样的:渴望明白更多的问题,然后将积累的知识传递给更多的人。

有关化学工业的三个问题

《毒从口入》是经过长期工作得来的成果,开始于2004年。当时我对生物多样性所面临的威胁感到十分担忧:在Arte电视台播出的我的两部关于生物专利注册和小麦历史的纪录片中,我描述了跨国公司是如何以不正当的手段获得第三世界国家的作物和专业技术的专利。同时,我还在阿根廷拍摄了一部影片,盘点了转基因大豆种植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即孟山都公司著名的抗农达(Roundup ready)转基因大豆。我为了拍摄这三部影片四处奔波,同时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发展起来的、号称以“喂饱整个世界”为目标的农用工业模式进行了思考。我发现正是这造成了单作模式的扩张,侵害了粮食的家庭耕作模式,导致了生物多样性的严重降低,由此将对人民的食品安全和粮食主权构成威胁。我同时也注意到著名的“绿色革命”因为大量使用化学产品(如农药和化肥),引发了自然资源(如土质、水源)的贫瘠化和普遍的环境污染。

拍摄这三部曲必然使我关注到美国的孟山都公司,它是“绿色革命”最主要的倡导者和得益者之一:首先,因为它曾经是(并且后来依然是)20世纪主要的农药生产商;其次,因为它成为了世界第一大种子生产商,并企图依靠获得专利的转基因种子(即著名的转基因生物)插手食物链。这家位于圣路易斯的企业为了持续在市场上出售高毒的产品,能够编造出那么多的谎言、采取那么多卑劣的手段,而不管其代价是对环境、卫生和人类的侵害。我无法形容当我发现这一切时是多么震惊。

并且,在我创作这部“当代恐怖小说”——这是借用为加拿大版《孟山都眼中的世界》作序的社会学家露易丝·旺德拉克的说法——的过程中,有三个问题不停缠绕着我。孟山都是否是工业史上的一个例外,又或者相反地,它的罪恶行为(我斟酌过我的用词)是大部分化学产品生产者共有的特点?然后,一个问题又催生另一个问题,我又问自己:半个世纪以来,这数十万种入侵了我们的环境和餐盘的化合分子是如何被评估监管的?最后,“发达”国家中癌症、神经退行性疾病、生殖障碍、糖尿病和肥胖症的发病率急剧增长,以至于世界卫生组织用“流行病”这个词来讨论它们,而这些疾病的增长是否与化学物质暴露有关呢?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我决定致力于新的研究,调查从农民的田地(农药)到消费者的餐盘(食品添加剂和食品包装用塑料)这条食物链中所涉及的化学物质暴露问题。这本书不会讨论电磁波、手机和核污染,只讨论暴露在我们的环境和我们的食品之中的化合分子——我们“每天吃的面包”大量变成了我们“每天吃的毒药”。要知道这个主题是极具争议性的(考虑到与之相关的经济利害,这并不意外),我选择有条不紊地推进,从最“简单”最无异议的问题入手,即从农民因直接暴露在农药下导致的急性至慢性中毒开始,然后逐渐转向最复杂的问题,即我们每个人体内都有的化学产品小剂量残存的影响。

聚拢拼图碎片

《毒从口入》是长期调查研究的成果,其中动用了三种资源。首先,我查阅了一百多本书籍,有历史学家写的,也有社会学家和科学家写的,作者主要都是一些北美的学者。我的调查很大程度上也要归功于一些才学卓越的大学科研人员们所完成的宝贵成果,例如加州大学的劳动与环境医学教授保罗·布朗克、他的历史学家同事杰拉德·马柯维兹和大卫·罗斯纳,以及流行病学家大卫·迈克尔斯——他在2009年12月被任命为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0SHA)的领导者,这是美国负责劳动安全的机构。他们的著作资料翔实,但很遗憾它们没有被翻译成法语,这些著作让我有机会接触大量全新的资料,帮助我把我的研究对象重置于一个大得多的工业历史背景之下。

正因为如此,我追溯到了“绿色革命”之前的“工业革命”,这两者就像同一个贪婪的怪兽的两张面孔:科技进步貌似给全世界带来了幸福和安逸,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现代的农神,威胁着要“吞噬自己的孩子”。这一历史回顾是必不可少的,否则我们无法明白化学品的规范系统是如何被制定并在今天仍然运行无阻的——这个系统中饱含着工业家和公共职权部门对工人的不断藐视,为了这些所谓“先进”的企业对化学工业的狂热,工厂里的工人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我还从一些律师、非政府组织、专家,尤其是那些搜集了大量有关化工危害的资料的“顽固分子”那里获取了各种各样的文献,丰富了这本书的素材。例如亚特兰大的奇人贝蒂·马蒂尼,她搜集了有关阿斯巴甜的大量罪证,我向她坚持不懈的精神致敬。当然,所有我在这里所援引的每一个独家或未被公诸于众的文献,我都小心翼翼地保留了一个副本。这本书旨在展现一幅清晰的、甚至是确凿的画面,在我拼凑这幅画面的过程中,这些资料给予了决定性的帮助。

然而,若是少了那五十多次个人访谈,这项工作同样是不完整的。为了我的调查,我走访了十个国家并进行采访:法国、德国、瑞士、意大利、英国、丹麦、美国、加拿大、印度和智利。在我所询问过的那些“重要证人”中,有17个化学产品评估机构显得尤为重要,例如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cIRc)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和粮农组织共同建立以评估农药毒性的农药残留联席会议(JMPR)。我还采访了31位科学家,主要是欧洲和美国的科学家。我想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因为他们仍然努力地为保持独立而奋斗,并捍卫着科学为公共利益而非私人利益服务的理念。

恶魔存在于细节中

最后,《毒从口入》还是来自于信念的成果,我想要分享这种信念:必须夺回我们对盘子里的食物的主权、掌控我们吃下肚子的东西,如此才能拒绝那些对人体没有任何益处的小剂量毒药。如英国学者埃里克·米尔斯顿所言,在现行体制中,“是消费者承担风险,而企业获益”。然而,要能够批判这个“体制”的“种种”缺陷并彻底地重新审视这个体制,必须先明白这个体制是如何运作的。

我必须承认,要解码制定化学风险暴露标准的机制(“化学风险”这个专家们所使用的术语,语气被缓和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例如,我们每个人都会接触到的那些毒药的“每日允许摄入量”,或称“每日可接受摄入量”,这个众所周知的所谓标准是如何制定的?要解答这个问题真是项伤脑筋的工作。我对化学毒药的评估监管系统同样深表怀疑,这个复杂的系统总是在幕后运行、密不透风,这也是维持这个系统稳定的手段。谁会真的去窥探每日可接受摄入量,或什么“最大残留量”产生的历史呢?如果,偶然有一名记者或是一位好奇的消费者胆敢提出疑问,监管机构给出的回答通常郜是:“这是个大概的数据。而且,你们知道,这是非常复杂的,相信我们,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问题在于,当涉及毒理学数据时,这可关系到消费者的健康,包括他们的后代的健康,“大概”在这里是不可接受的。因此,我反而相信“魔鬼存在于细节中”,我决定与他们对峙。我希望读者们能原谅我,若你们觉得我详尽的解释及大量的注释和引文是一种夸张的担忧。然而我的目的是希望,每个人若是愿意的话,都能成为自己的专家。或者,在任何情况下,任何人都能够掌握严谨的理据,尽其所能地行动,对那些摆布我们健康的游戏规则施加影响。因为知识就是力量。

文章来源:《毒从口入》

书籍信息

    《毒从口入》

  • 作者
    玛丽-莫尼克·罗宾 (Robin M.M.) 著, 黄琰 译
  •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 定价
    ¥45.00
  • 出版日期
    2013年12月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ISBN
    7208117888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