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书斋 > 《香蕉战争与公平贸易》

《香蕉战争与公平贸易》

书籍简介

南方家园于2013年六月,出版了这本由国际公平贸易组织核心人物Harriet Lamb所撰写的专书。在书中,她首先提到了有关于跨国企业使用禁止之化学农药DBCP,造成了中南美洲无数蕉农身上以及下一代无法磨灭的伤害。随后谈到了英国的公平贸易运动发展,从民间底层蔓延到企业机构,促使很多业者连带改变转型跟进。也谈到了棉花、咖啡的农民在过去被剥削的历史,甚至带领我们了解,富国是如何透过国内农业补贴金来打压其它国家的市场。

公平贸易在欧洲行之有年,已然成为一股烽火燎原般的社会草根运动。相较于欧洲,亚洲的公平贸易才刚起步。然而,就像作者在推荐新序谈到的:亚洲需要大量的协助来开发市场,因为在世界上,亚洲的产品制造者仍有最多数人活在贫困当中。不论是印度、中国甚至东南亚,有绝大数的农民和劳工依然认份、绝望地付出身体的辛劳,然而换来的代价却往往连仅求温饱的尊严都够不着!每卖出一杯咖啡或一根香蕉,对他们来说或许没有太大的差异。但是透过公平贸易,他们可以得到付出辛劳的同等代价,可以让下一代受到完善的教育,更可以对未来充满希望,得到生而为人的尊严。公平贸易不只是一个贸易的制度,也是一个减少贫富差距的理想实现。

作者简介

哈里特·兰姆(Harriet Lamb)

哈里特·兰姆(中)

哈里特·兰姆(Harriet Lamb)

Harriet Lamb出生在英国,童年时光随着家人在印度度过。在印度的生活让她看见了失去土地的贫农、种姓制度下的不公平社会,这段童年时光影响了她的生命。

她早年参与过劳工运动以及难民人权运动,1997年领导世界发展运动(World Development Movement)时开始发现公平贸易的重要性,后来决定投身于此。当时她在哥斯达黎加参访香蕉园,发现当地的农民还在使用早已被美国禁用的农药-杀线虫剂(DBCP),农民长期暴露在有毒的环境中,导致刚出生的婴儿畸形甚至死亡。

2001年开始担任英国公平贸易基金会执行长,在她的带领下公平贸易成为英国最具有活力的草根社会运动,2008年全英国公平贸易的销售总额达700万英镑,开发出4500种公平贸易商品,从咖啡、棉花、冰淇淋到化妆品。因为公平贸易的成就,2006年获得英女王的封爵。2012年兰姆女士升任国际公平贸易标签组织(FLO)的执行长,成为全球公平贸易组织(World Fair Trade Organization)的掌舵者。

译者简介

林至涵(Jessie Lin),台湾台北市人。小学二年级移民美国,却从不忘本台湾。2009年毕业于马里兰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专业是国际发展。推崇公平交易、两性平等、社会公义正义等课题。

余宛如(Karen Yu),台湾公平贸易运动倡议先锋,创立华文地区第一家公平贸易特许商“生态绿”。曾荣获经济部中小企业新创事业奖、华文部落格大奖最佳企业组织奖、行政院青辅会青舵奖国际发展组入围。台大经济系毕业,曾任国际知名有机保养品牌营销经理。创立生态绿后继续去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深造食物人类学硕士,研究全球粮食议题。兼任绿杂志专栏作家、绿党召集人、台湾公平贸易协会理事。

目录

  • 中文版 推荐序
  • 国际公平贸易组织执行长∕作者哈里特•兰姆为台湾繁体中文版新序推荐
  • 香港 公平贸易联盟主席∕陈和顺
  • 台湾 公平贸易推广协会理事长∕徐文彦
  • 序 BBC新闻主播∕乔治•阿勒盖(George Alagiah)
  • 缘起
  • 第一章 香蕉战争
  • 第二章 不可能实现的梦
  • 第三章 死里逃生
  • 第四章 与鲨鱼共泳
  • 第五章 聚水成河:你也能够达成的公平贸易十步骤
  • 附录
  • 公平贸易十步骤小测验
  • 公平贸易历史简介
  • 台湾公平贸易运动发展历史简介
  • 从收获到杯中:公平贸易咖啡vs.传统咖啡

香蕉

作者序:Foreword to Fighting the Banana Wars

推广公平贸易是一件困难的工作。试想你有机会品尝所有高级巧克力、葡萄酒和咖啡,但最美妙的时光莫过于品尝冰淇淋(三者兼具)。

在2013年的四月,我们小组几人在波士顿聚会。就在马拉松终点线的爆炸案破坏了这城市的宁静前一周,我们正为“班和杰瑞 ”(Ben and Jerry’s)的“冰淇淋免费日”(全天免费供应冰淇淋)而做准备。我们正庆祝他们(实际上全世界的冰淇淋,包括美国)现全采用公平贸易的糖、香草和其他制作材料。之后我们去吃了意大利混秘鲁式的晚餐(毕竟这里是波士顿),而我们正讨论美国的创业精神以及强调农夫该如何在其家园推动公平贸易。突然间,就在这时髦的纽伯里街的“班和杰瑞”店里,店员给了我们一场夜袭。店长掀开一块块包装纸,让我们一一品尝了所有美妙的口味,其中我最喜欢的口味是希腊优格和薰衣草。一直到我们全沉醉于冰淇淋之中,话题才又回到了公平贸易上所面对的许多挑战。“持续向前走!”这是他们爽直的北欧执行总裁,乔斯坦.索海姆给我们的忠告。“唯一能做的就是持续前走,不断地有所进展。”

他说的非常有道里。在公平贸易里,太多时候“最好”变成了“较好”(甚至是“好”)的敌人。我们改变社会的野心勃勃,许多人也对公平贸易有极高期待,可我们无法全都实现。但我们的确是在往前迈进。事实上,自我在2007年写了这本书,一个公平贸易世界的梦想在各方面有了巨大的进展。我们现在与来自66个国家超过1000个生产团体合作,象是阿富汗的葡萄农夫、巴勒斯坦的橄榄油种植者、外蒙古的豆农和秘鲁的金矿采工,仅举几例。

他们每一位都有自己的故事要说。譬如,说话总是轻声细语,来自巴拉圭蔗糖合作社(Manduvira)的主管路易士迪亚。我第一次遇到他是在伦敦的Clapham Common演唱会上,在场还有“班和杰瑞”的两位创办人班以及杰瑞,那时他们第一次合作,在冰淇淋中采用路易士合作社的蔗糖。路易士与我们谈到他的梦想,是他们合作社能够拥有自己的磨坊。但他坦诚说,这永远都不可能实现,因为蔗糖农户从来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磨坊。几年之后,合作社持续在公平贸易条款下进行销售,也在健康改善和教育上做了投资。他寄了张照片,上头有他们用公平贸易奖金所买的拖曳机。这台机器使得农夫们能够更快速将蔗糖运到磨坊,比之前的牛车和推车要快许多,也因此改善了甘蔗的产量。今年我又碰到他。他害羞地笑说,他们这座坐拥1500名社员的合作社即将要在巴拉圭设立有史以来第一所,由蔗农所拥有的磨坊,其中归功于公平贸易奖金的资助。

这已超越了一般社区改善;这改变了蔗糖的商业模式。Manduvira合作社的蔗农正在往供应链上游努力并争取基础的设备使他们所得增加。

这是一个小小的例子,突显公平贸易如何使农夫和工人激发出社区的力量,投资一个更好的未来;从最小的合作社,像一个原只有七位成员的合作社品牌“神圣”,因在越南贩售百香果给Kuapa Kokoo(当地最大生产组织之一,同时也是主要的可可制造商),现在也摇身一变,加入了迦纳可可豆工业的战局。

这些都是非常真实“甜美”的成功案例。没错,现在英国有百分之四十二的蔗糖都是来自公平贸易,一个非常惊人的数目。这要感谢在2008年“泰特和莱尔”厂商决定将他们店内所卖的袋装糖全部更换为公平贸易的商品。这是具有历史性的一步。其实,在写本书的这段时间,我们都有和泰特和莱尔协商,当时我们还有举办一个推广晚会!但是是在本书出版后,他们才有所行动。

今天在贝里斯有百分之四十的出口都是公平贸易。光是2011年,贝里斯的蔗农收到四百万元美金的公平贸易奖金,他们将奖金用于土质分析上并减少农药的使用,到最后改良了蔗糖的质量,并资助了学校和道路改善项目。

不久后,民间力量上有了令人惊叹的响应,其它世界品牌也开始推动公平贸易产品。吉百利乳制品公司在英国、澳洲、纽西兰、南非、加拿大都采用了公平贸易,加上之后英国的KitKat和Maltesers厂商,整个欧洲,有九间零售商已转型成只有销售公平贸易的香蕉。同时“星巴克”咖啡在欧洲和非洲,也开始提供公平贸易咖啡。所以我们现在的规模已类似世界巨大企业,但我们同时也继续对原先首创品牌象是Cafedirect或者是“神圣”可可的珍惜。

经济衰退那阵子,我们沉寂了一时。有愤世嫉俗的人表示公平贸易会溃败。但完全没有。虽然在全世界有些不可避免的高潮与低潮,但那张显示公平贸易销售量的图表整整多了一页:更多的销售量源自于更多的国家,来自于更多农夫和工人,也代表了更多薪水和更多的奖金与更多的权限。2011年销售量达到六十三亿美金,在产品所收到的公平价格之外,其中的八千四百万美金支付给生产者作为公平贸易基金。2012年公平贸易销售在大部分的市场上持续上升。那令人开心的蓝色和绿色公平贸易标志是世上绝无仅有的道德标志,在欧洲取得百分之八十大众的认识和信任。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成就,公平贸易的成功可以给予任何社会正义运动有所启发。

目前欧洲仍是公平贸易中心,我们也希望在未来会有所改变。现在巴西或是肯亚的消费者开始在他们的商店内看到公平贸易的产品上架。2011年在当地公平贸易营销组织建立一年后,南韩开出了两千两百万美金的销售量。而韩国在全球的咖啡消费量占第十一位,潜力无穷。在香港,消费者甚至能透过门口贴有公平贸易标章的店家订购公平贸易产品,也在政府主导与香港邮政支持下,与许多企业合作,办了许多活动,象是拟订了一个年度的“道德消费月”。当公平贸易普遍的同时,在地支持者也谈到,越来越普遍在婚礼上赠送公平贸易礼物给宾客。而公平贸易茶叶、咖啡、葡萄酒和巧克力也已在台湾销售,当地的人民也正计划于2013下半年推出一个新的公平贸易营销组织,确实将公平贸易向前推动。一群台湾公平贸易支持者早就已经开始进行推广工作,透过训练课程培养一群公平贸易演讲人员并也设计游戏让讲者运用。就连泰国皇室都开始对公平贸易表示支持,副总理参加了公平贸易生产代表团以推广其产品到欧洲,并答应支持协助更多的泰国农民参与公平贸易。

公平贸易也在当地生产国家中掀起振奋风潮,象是南非当地销售量在过去的一年增加了将近三倍,或者黎巴嫩农民和公平贸易支持者甚至好奇的消费者聚集,为了一个在贝鲁特中心举办的大型公平贸易早餐日。在2012年的世界贸易日。就在我动笔的同时,一群农民、经销商和NGO组织正在班加罗尔开会,商讨如何于次年2013年夏季在印度推出公平贸易产品。当农民于当地商家看到自己的产品上有了公平贸易标志,公平贸易的下一个阶段也正实现当中。

以肯亚的Iriaini茶种植者为例。他们在2006年取得公平贸易的认证。Traidcraft大厂开始向小农合作社进购。之后,梅格百货展品也更换成公平贸易茶叶,Iriaini的产量节节高升。在这个同时他们发展多元化经营,象是饲养兔子、养殖蜜蜂以贩卖蜂蜜和种植百香果。之后,因为天候的改变,他们利用额外的农业糜费发展了新方式制造的煤砖,供给了他们茶厂的电力,大幅减低他们的碳足迹。有如我们所期待,因为这些创新的农民,也多亏与梅格百货的合作关系和英国政府的协助,他们成为第一批将肯亚在地包装茶叶出口到英国的厂商。而现在他们在肯亚当地也正销售着同样的茶叶并推广公平贸易的理念。

2013年公平贸易正庆祝二十五周年庆,源自于一群墨西哥农夫和荷兰NGO组织的推动。我们为我们的成就感到骄傲。2012年,我在英国领导公平贸易转而成为国际公平贸易组织的行政总裁,为世界伞状组织分布努力。而我也非常骄傲地说,今天国际公平贸易的部分动力来自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生产者所组成的联合网。说实在的,我们是全世界唯一由生产部分持有且具道德性的认证方式,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成就。

然而,我们随时怀有建设性的不满足和想要加快脚步的急切。商业蓝图已然在许多方面上有了很大改变,公平贸易在董事会的议程促进占了重要的角色。但很明显地,贸易里面的不公平不会消失在这些仍持续发展的计划下。在今天,小农个体户生产者仍提供世上百分之七十的粮食,可是他们却是世界上最挨饿的人群。以国际贸易的农作物为例,这就象是一个沙漏:比方说五百万民可可豆小农只透过四间主要的贸易商做销售,之后贸易商再销售给上百万的消费者。百分之四十的咖啡销售量只由四间主要贸易商经手。而在香蕉业,一个在我心中非常重要的产品,有百分之七十五的世界贸易量操控在五间企业的手中,虽然欧洲已正转型为公平贸易,在全球仍只有悲哀的百分之二的香蕉是在公平的条款下销售的。这个完全不平衡的势力解释了为什么茶农只能得到我们付给茶包价格的百分之一;咖啡农可以拿到百分之七。而当然,若发生种植疾病,象是在香蕉上的黑斑病或着是在中美洲的咖啡(金秀)病,亦或是快速的气候变化都会使得产量缩减甚至农作物整体的销毁,许多小农只能靠着自己。

根于农业和贸易,公平贸易当然不是一样平凡风顺的项目。本书里面,我谈到行政总裁贾斯汀金恩是如何扛下这占有重要性改变的决定,把英国超商圣斯伯利内所有的香蕉都改为公平贸易。为了这个五周年的纪念,我们回到了圣露西亚与农民们又碰了面。可是这并不是我们所期望的胜利性的回访。许多农夫都有了进展,透过组织开始进行直接的出口。可是他们同时受到台风的影响和之后香蕉染上的黑斑病,有些农夫正考虑是否要继续栽种香蕉。贾斯丁金恩下定决心与所有的人都碰面,从总理到农民们,再次向他们保证,英国还是有香蕉市场,鼓励他们投资发展对抗种物疾病。

在哥伦比亚,就情况比较乐观。圣斯伯利在2002年开始从哥伦比亚购卖香蕉,从一个马格达莱纳地区的合作社。现在有三十五个生产者组织,里面有两千四百三十位农民和工人,加上他们的家庭,从一年六百万美金的公平贸易奖金中得到了许多福利。同时,圣斯伯利也成为了全世界公平贸易最大的经销商,给了其他世界各地的组织许多灵感。

2008年我拜访了切特纳有机团体(Chetna Organics),一个在靠近印度洋的拉巴的尘土飞扬平原的小农团体。当我抵达,他们围着一个咖啡色的包裹和一个剪彩花的庄重典礼。这是他们第一样用公平贸易奖金所购买的东西:一组光亮的体重秤。他们一个一个笑着解释说:之前农夫需要贷款,但都在银行吃了闭门羹:依赖棉花成为他们唯一的每年现金作物,当收成季节来临,他们需要借租设备和支付人力,却没有多余的资金。所以被迫转向高利贷业者;他向农夫们要了百分之三十的利息,更惨的是,要求销售棉花给他们。他的价格过低而农夫们也晓得秤重上被动了手脚。现在他们组成共同的团体;他们把棉花销售给另外业者,百分之百的公平贸易业者,用了公平的价格拟订契约,向借贷的银行证明他们已有订单。这些磅秤是一个象征:现在农民能操作他们的农作物、企业和他们的人生。在世界各地,几乎所有的农民团体都有一组这样的秤磅在仓库或着是社区中心里。秤磅不只是为了秤重,同时也是正义,更是公平贸易运动所坚持的,将价值带到弱势的身上。

路还很长。公平贸易在非洲拥有最多农民和工人栽种者;可是销售量最好的团体是在拉丁美洲。在亚洲,公平贸易才刚起步。2013年,我们在世界各地十五个国家和两百个生产团体合作,包括了印度的棉花和茶,泰国的米和越南的咖啡。可是这些茶园在公平贸易条款下只销售出少于百分之二的茶。菲律宾的一个公平贸易香蕉团体最近决定放弃他们的公平贸易认证,因为缺乏亚洲市场的机会再加上澳洲的进口阻碍依然存在(由于当地农夫的势力﹞。这就是为什么亚洲需要大量的协助来开发这个市场,因为亚洲的产品制造者,在世界的术语上,仍有最多数的人在贫困里生活。

在到达波士顿之前,我拜访了ACDI-VOCA,一来自于一组美国农民的合作社组织,现在也开始和发展中国家的小农户合作。我在四月四号与他们碰面,谈着我们对于工人能够取得一个支付生活开销薪水的计划。这是一个重要性的时刻。当他们的行政总裁,卡尔里奥纳说:“今天是马丁路德金的纪念日,在1968年曼菲斯,当时他正拜访为基本工资而抗议的疗养院工作人员时被杀害。”

回到了旅馆,我查了资料。在他最后一场演讲的前夜,马丁路德金说:“我曾到过顶峰……我依照上帝的指示。而他让我到达了顶峰。向前眺望,我看到了应许之地。我或许不能和你们一起到达。但今晚,我要你们知道,那就是我们,身为人民,会抵达的应许之地!”

在公平贸易中,我们仍在山丘上气喘连连,离山顶还相当遥远。可是我们的确有了乌云散开的时刻,也能看到小农和工人是如何进行有尊严的贸易。这些只是吉光片羽。我们还有几十年的抗争在前,为农民和工人在二十一世纪取得应得的正义,我们必须启发更多人,发挥上百万人的力量,热衷的相信更公平的贸易。目前能确定的,至少我们会有足够的冰淇淋来支援我们,只要我们持续地迈进。

购买方式

请于淘宝网搜索书名《香蕉战争与公平贸易》

文章来源:博客来

图片来源:网络

书籍信息

    《香蕉战争与公平贸易》

  • 作者
    哈里特·兰姆著,林至涵、余宛如译
  • 出版社
    (台湾)南方家园
  • 定价
    ¥80
  • 出版日期
    2013年6月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ISBN
    9789868953819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