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书斋 > 《百年谎言》

《百年谎言》

书籍简介

过去的100年里,“合成优于天然”的谎言伴随着我们,我们成了这个星球被污染最严重的生物,我们本身正在成为化学实验的对象。

卫生部首席健康教育专家、解放军总医院营养科研究员赵霖作序推荐。

继经典绿色科普读物《寂静的春天》和畅销书《快餐国家》之后,《百年谎言》将美国的绿色保健运动推向了新的高潮。

包括特富龙、消毒剂、漂白剂、空气净化剂和杀虫剂等700多种化合物使人体不堪重负;

从减肥茶到口香糖的1200种食品中存在的各种人造甜味剂引发88种中毒症状。

西药

一百年前,“化学可以赋予你更好的生活”的承诺把成千上万的人造化合物引入了我们的生活,包括食品、饮料、药品及家居环境中。之后的一百年,我们一步步地成为这场大规模化学实验的试验品。

书摘:被滥用的自然馈赠

我发现,药物的合成程度越高,对人体(特别是对免疫系统)潜在的毒害作用就越大。我们可以比较一下违禁药物的毒性。在如今最常用的大麻、可卡因、海洛因、脱氧麻黄碱(methamphetamine)这四种违禁药物中,脱氧麻黄碱合成度最高,它正好就是最难脱瘾的,也是健康毒害最大的。

这四种药物中,大麻的构成最贴近自然状态,而它对健康的损害最小,这绝非偶然。虽然人们会吸上瘾,但没有证据表明人会对大麻产生生理依赖。可卡因是从自然界中的古柯叶中提取合成而成,海洛因是从罂粟中提取加工的,而脱氧麻黄碱的制作原料本身已经是合成化学成分,然后再经过提取加工制成。

从记载的资料中可以看到,脱氧麻黄碱对人体健康的损害范围广、程度高:破坏大脑中控制记忆和情绪的细胞、引发痉挛或惊厥、感染、牙齿脱落以及牙龈疾病。经常食用麻黄碱的人对于情绪无法控制,常人看来很一般的烦恼在他们身上会变成怒不可遏。20世纪90年代早期,我经过研究后为《读者文摘》撰写了一篇文章,谈南加州沙漠高地一些吸食麻黄碱的人当中普遍存在的杀婴现象。我曾有过很惨痛的亲身经历。在一家医院的重病房,我和当地的警官目睹了一位8个月大的女婴在脑死亡后,医院移除了她的救护系统。女婴的母亲有一个吸食麻黄碱成瘾的男朋友,他把这个婴儿一直摇晃到昏迷不醒。

自然赋予我们的资源便是我们的免疫系统,从我们出生开始,免疫系统就如同防护专家一样,保护我们免受疾病的侵袭。被誉为“西医之父”的古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当时也许还不能确定免疫系统的存在,但是他凭直觉认为,“我们自身所拥有的天然治愈能力,是所有帮助我们康复的手段中最强有力的。”

合成化学物,无论合法与否,都会抑制或过度刺激我们的免疫系统,并导致其损坏。抑制免疫系统会给疾病大开方便之门,比如流感之类的病痛,或癌症这样的不治之症,而如果免疫系统受到了过度的刺激,轻则产生过敏现象,重则导致系统紊乱。

许多人在长时间处于压力之下以后,经常会感觉体质下降,染上感冒之类的疾病,由此我们就知道了压力能够影响免疫系统。对免疫能力具有毁灭性打击的是人们遭受悲痛的事故,比如丧偶。当生活压力、合成化学物给健康带来的负荷、营养不足以及过量使用处方药这几个因素交织在一起,就造成了我们免疫系统的衰弱,以及人体长期的亚健康状态。

我们的医疗文化对于处理急诊以及短期内对付各种疾病的症状有一手,这都得归功于现代医学技术的快速发展。但当需要人们预防疾病,理解饮食对于提高免疫系统功能的重要性时,我们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失败了。

“在治疗过程中,医生从来都没想过病人的问题有可能就是使用药物引起的,”这是毒素专家葆拉·贝利-汉密尔顿医生观察到的,“医生们受到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化学品(也就是药物)能解决问题,而不会产生问题。”

也许有一天,人们会认为对于现代医药的依赖不过是大家的跟风之举,缺乏远见罢了。历史上有三个案例能够证明,即便是医生这样神圣的职业,有时候他们也会被事实教训得灰溜溜的,从而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就在半个世纪之前,《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以及各个州的医疗期刊都刊登了烟草广告,我最喜欢的是切斯特菲尔德(Chesterfield)香烟广告。这个广告向医生们保证,“香烟就像您喝的水一样纯净”。然后又有了骆驼牌香烟广告,吹嘘他们的香烟是“医生们抽得最多的”。结果在1964年,美国卫生部长在报告中谴责吸烟有害健康,但是美国医学协会的会员并不认可这个报告并停止吸烟,而且在此后的九年内又接受了烟草公司的1800万美元的资助。最终,常识以及充足的科学依据让协会改变了对吸烟危害的看法。

另一个当年时髦的信仰现在看来却完全是野蛮的。以前医学界认为儿童对疼痛的知觉比成年人轻微得多。所以20世纪60年代,婴儿在进行大手术前从不进行麻醉,因为当时的理论认为,婴儿对自身所受的创伤不会留有记忆。在数以千计的婴儿经历了无法诉说的痛苦后,终于有研究表明儿童比成年人对痛苦敏感得多。

我还要举的一个例子是曾经在医学界风靡几十年的做法。当年作为儿童的我也差点成了牺牲品。每次患感冒时,我的扁桃腺便会红肿,医生一直催促我母亲送我到医院进行扁桃切除术。在20世纪50和60年代,医生们认为给孩子们切除扁桃体是完全正常的,因为扁桃体根本没什么用,而且还会时不时地感染细菌惹麻烦。

幸运的是,母亲良好的直觉让她拒绝了这个“让我们把它切了”的建议。我长大以后,扁桃腺就再也没有感染过。到了70年代早期,这种手术几乎完全消失了,因为医生们意识到,扁桃腺发炎不过是一时的。当孩子们长大以后,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当时持续了几十年的狂热让好几百万美国儿童失去了扁桃腺,”梅尔文·克纳尔医生回忆道,“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孩子会接受扁桃腺切除术。”

目录

  • 导言 我们在对自己做什么
  • 第一部分 掉进陷阱
  • 第一章 阅读标识
  • 第二章 从婴儿到坟墓
  • 第三章 百年谎言的历史
  • 第二部分 异国的陌生人
  • 第四章 绿野仙踪:食品工业
  • 第五章 魔法师的学徒:制药与医疗业
  • 第六章 我们正在成为变异物种吗?
  • 第三部分 超越现代启示录
  • 第七章 我们的健康是天然形成的
  • 第八章 当西医无能为力时
  • 第九章 全带回家
  • 后记:解毒之旅

书籍信息

    《百年谎言》

  • 作者
    (美)菲茨杰拉德 著;但汉松/董苹 译
  • 出版社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 定价
    ¥32元
  • 出版日期
    2007年6月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ISBN
    9787303085392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