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评 > 以田为本,以食为力

以田为本,以食为力

《有田有木 自给自足》推荐序

以田为本,以食为力:第十一个归去来兮的故事

文/ 朱慧芳 梧桐环境整合基金会执行长

201411210908048

四川雅安地震之前,来自成都安龙村的高清蓉刚刚在中国台湾绕了半圈,分享她在家乡实践的生态农村生活。在新竹、台北、宜兰、花莲……几场分享讲座当中,我们不断听到她重复地说,“先喂饱自己,再分享多余。”

高家的生活方式和耕种方式证明,靠当地政府分给每户农民的六分地(大约400 平方米),就可以养活自己。当地的标准户包含五个成员:祖父、祖母、爸爸、妈妈和一个小孩。高家早已经达到99% 的粮食自给率,另外那1% 是调味必需品——盐,他们的农地里不产。在中国台湾那几天,她拜访了几个农场,其中大多数的农场,是以商业生产为目的,单纯听从内心呼唤转而务农,并企图自给自足的案例并不多。

如果当时我手中这一本《有田有木,自给自足》已经出版上市,就可以让她一次看足中国台湾的十个案例,十个看似雷同却各有特色的归田家庭。这十个家庭的主人,各自因不同动机,选择全职或者半X(工、医、商、老师、画家等)半农的兼职方式,自耕自食。其实,在回家种地之前,清蓉就跟大部分的农村第二代一样,把孩子托给乡下的爸妈,自己进城打工。就像书中十位实践者,她也曾经是所谓正常社会里安分的一员,鱼贯地跟着大众走一样的路、干一样的活,不需思考,也没有个人。

然而,人若离了土,就失去了直接养活自己的能力,无论劳力和脑力都只能换成纸钞,不能直接长出食物。现在在城里“什么都得用买的”。城里的生活费用是乡下的好几倍,扣掉生活必须花费,辛苦攒的钱所剩无几。在乡下长大的清蓉清楚地知道,城里的食物品质不能跟乡下比,乡下人吃的东西直接来自土壤,而不是货架上,早晨采摘的新鲜叶菜,上头还含着昨夜的露珠呢!

除了吃的之外,再把居住品质、空气品质、水质品质、声音品质、空间品质都算上去,城里的生活,还真是挺寒酸的。若是再把身体的和心理的健康品质,还有亲子关系都拿来计较一下,全家一起住在乡下且过着自给自足的那些人,绝对可以称得上富足。

事实摆在眼前,对清蓉来说,回乡下过日子,怎么说都要比蜗居城里好。满满的菜篮摆放在那儿,要不要动手提起来,就看个人的造化。

我们书中的十位主人翁跟他们的家人一起,选择归田园居,或全部或局部地把自己投入到与泥土相关的生产工作中去。而高清蓉回到乡下的时候,正好遇到村子里生产过剩,于是她设法联系需要健康天然食物的都市人,用共同协商的合作模式制定双方认同的代价,再由她组织产与销的配送机制。机制运作的大原则是“分享”,大自然与人类分享,人类与其他昆虫动物分享,产出的作物先喂饱自己,再将多余的分享给需要的人。

分享的思维与计划性的生产或者说产销式的生产概念截然不同,前者的出发点是为了把自己喂饱,不算计土地产出能赚取多少。在这个前提之下的农作物不会用到大型机械,甚至连小型的动力农机也舍弃,尽量靠人力手作或是用原始的简易工具。清蓉说圆锹的面大,一锹铲下去土壤会成块状被撬起,所以她改用三叉锹,这么做不但能松动泥土,对土壤团块的破坏也比较小。从分享而不是从生产的角度看待农事,自然会跳脱与鸟兽昆虫争食的小心眼,不知不觉便成就出一种大器度且满是慈悲的心宽眼宽。

《有田有木,自给自足》书中的主人翁们,就像高清蓉一样,已经超越利己的层次,提升到与自然或与他人互惠互利的生命高度。书中的故事只是个起点,读者的身边可能也有几位这样的朋友,他们选择跟随内心声音,化理想为行动,在21世纪之初实践自给自足的可能。

文章来源:《有田有木,自给自足》

书籍信息

    《有田有木,自给自足》

  • 作者
    谌淑婷 黄世泽
  • 出版社
    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 定价
    ¥48.00
  • 出版日期
    2014年12月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ISBN
    9787568003483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