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评 > 转基因作物,该听谁的?

转基因作物,该听谁的?

(本文作者: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刘华杰)

从“和牛肉模型”(Wagyu Beef Model)来看,转基因作物涉及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纯科学事务,即使加上“主要”、“核心”等字样来限定,它也不能还原为纯粹的科学技术。

中译本《孟山都眼中的世界:转基因神话及其破产》(罗宾著,吴燕译,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3年8月)近日已面世。此前同名影片在网络上广泛传播,人们已能猜到此书的主要内容;但图书比视频更深入更全面地展示了事情的复杂性,看过电影的有必要再读读书。在此我不想过多讨论孟山都公司的是是非非一样,也不想进入具体的争议事件,但愿意谈谈元层次的问题。

《孟山都眼中的世界:转基因神话及其破产》

《孟山都眼中的世界:转基因神话及其破产》一书封面

当前以及今后相当长时间里,人们在讨论转基因作物安全性问题时,都涉及标题所示的发问。关于转基因生物争论不断,不但意见经常针锋相对,就何为“事实”也时常难以达成共识,那么公众应当听谁的?这时有几种选择,比如论专业程度、论官位高低、论嗓门大小、论谁更理性更客观,等等。最后一种回答貌似高明,实际上等于什么也没说。

网友也多次问我类似的问题。我也在自问:“你不是科学家,特别不是生物学家、不是转基因生物技术专家,你有资格评论相关问题吗?”就转基因作物,我也公开表达过立场、态度,那么这种表达在学术上有合法性吗?说得更直接点,你凭什么发表见解?你有资格吗?

这回似乎真的摊上麻烦事了!不能回避相关疑问。不过,可以立即反问的是:对于如此复杂的转基因生物安全性问题,先将“我”划出考虑的范围,谁是可信赖的(在此暂不使用“绝对的”字样)内行、专家、权威?能就职业和专业程度来判断,那些直接从事转基因生物技术开发的一线科技工作者因为他们比其他人更懂得技术本身因而更理性更客观?是不是找到了这样的人物,请他们充分阐述,媒体、社会就得救了,人们洗耳恭听就成了?

不得不说,许多人有这样的缺省配置。有许多人自以为高明地反复讲:混乱是由于人们主观上把许多不同的事物搅在一起导致的。让凯撒归凯撒、科学归科学、政治归政治,一切就都解决了。转基因作物是科学问题,那么就让科学、科学家、科学组织说活吧,其他的都给我闭嘴。这种看法非常流行,因为它符合长期以来的科学观。

在上海的发布上,我讲了另一种观点,讨论转基因作物安全性可能要用到科学-政治(社会)关系的“和牛肉模型”(Wagyu Beef Model)。

如今,科学技术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当我们谈谈科学、政治、伦理、社会之关系时,这些词语的用法已经是近似的、人为抽象过的。传统上人们习惯于将所上述几个概念所描述的东西外部化:它们彼此是外在的,相互之间以欧氏几何界面的方式接触、关联;科学自身是纯洁的或者原则上可以做到纯洁的。自科学知识社会学(SSK)以后,可以有另一种看法,即内部化的看法,要用到分形(fractal)几何学关于边界的描述、关于世界存在方式的模型。科学与社会(政治、经济)的表述本身就是近似的、分析的、反思后的描述,而不是原初的、事实性的描述。若回到现象本身,我们发现,“科学”内部本身有申请、立项、观察、推理、反驳、算计、协商、讨论、考评、书写、发表、报销、审计、表决、讨价还价、压制、反抗等,也就是说它内在地包含了“科学”(狭义的)、政治、伦理、经济、社会等因素和环节。看现实中的例子,这种内部化理解是有道理的,比如中科院的一个院子,某大学的一个研究机构,在其中各个层面上都天然存在分形结构。科学项目从来就包含着政治、经济、社会等因素,并且不仅仅是在宏观层面包含,在各个层面(宏观、中观和微观)均如此。而这种复杂结构非常适合用分形来描述,它很像非常好吃的“和牛肉”,而不像纯瘦肉或纯肥肉。

《孟山都眼中的世界》列于江晓原教授主持的Isis文库的“科学政治学系列”,显然我的上述引申也不算太跑题。

从“和牛肉模型”来看,转基因作物涉及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纯科学事务,即使加上“主要”、“核心”等字样来限定,它也不能还原为纯粹的科学技术。在转基因科技当中,本身就包含政治和经济,这一点可从《孟山都眼中的世界》中明显看出。

于是,标题中的疑问就不会有简单的答案。我不是在主张虚无主义或者极端的相对主义、不可知论。不同说法是可以适当比较的,也有高下之分、可信程度之分。但我想强调的是,相关事情不存在一个绝对标准,特别是权威性不能由单纯的职业来划定。相反,对于如此重要的事情(对于重要性,争论者之间大概不会有疑议),人们应当更加慎重地使用理性、科学、客观、事实等字样,真理可能孕育于平和的协商过程之中。

如果有人执意主张转基因作物只是科学问题,人们就应当顺其逻辑指出:它不是科学问题而是政治问题。科学重要,政治也重要,甚至更重要。这样讲的理由是,转基因作物的立项、研发、推广、全安性评估等在每一步无不涉及政治(书中谈到的“旋转门”和“实质等同原则”特别值得关注),蔑视或无视其中的政治因素,与蔑视或无视其中的科学因素一样,都是可笑的。

“和牛肉模型”也可以用来分析关于转基因作物的争论。许多媒体不负责任地作简单化处理,将支持转基因的阵营与理性、科学相联系,将反对转基因的阵营与非理性、非科学或者反科学相联系。这是极端错误的理解。实际上争论双方中都有科学、理性的成分,也都有非科学、反科学、非理性的成分。理性、科学在不同阵营中是分形交织的。比如,科学家也有反转基因的而且采用的是摆事实讲道理的科学理性方法;支持转基因的队伍中也有不懂科学的政客和资本家。

回到标题:转基因作物,该听谁的?

要听国家、企业怎么说,要听利益相关的科技工作者怎么说,要听非利益相关科学家(如生态学家、进化生物学家)怎么说,也要听经济学家、政治家、哲学家等等怎么说,更要倾听自己的良心如何说。说到底,谁都不完全可信,但各种信息都值得认真对待。我个人不做转基因科技,但关注博物学、进化论,对于转基因作物我有自己的看法(我从来不认为所有转基因作物天生都有问题,更不认为它们根本没有问题),也有权坦率地表达出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背景、视角和利益关切,自然有权利发表见解。

文章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2013年09月10日,第1976期,第15版

作者:刘华杰(北京大学教授)

图片来源:网络

书籍信息

    《孟山都眼中的世界》

  • 作者
    玛丽-莫尼克著/吴燕译
  • 出版社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 定价
    ¥55.00
  • 出版日期
    2013年8月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ISBN
    9787313091482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