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评 > 《多少算够》书摘:回归真正的生活

《多少算够》书摘:回归真正的生活

《多少算够》书摘(原作者:艾伦·杜宁)

《多少算够》一书封面

《多少算够》一书封面

1)我们的文化误导人们“选择为更多的金钱而奋斗,而不是把时间更多地用于休闲或家庭”。我们正陷于困境:更多的工作,更多的消费,及至对地球更多的损害。

2)所有的父母都想给孩子创造一个较好的生活(我们这一代苦够了,不能再让小孩受苦)。但是,我们现在必须认识到这样一种生活不可能由更多的汽车,更多的空调,更多的购物街,更多的预先包装好的冷冻食品而组成。

3)持久文化就是一个量入为出的社会;提取地球资源的利息而不是本金的社会;在友谊,家庭和有意义的工作之间寻求充实的社会。

4)在消费社会中的许多人感觉到我们充足的世界莫名其妙的空虚。我们一直在徒劳地企图用物质的东西来满足不可缺少的社会、心理和精神的需要。

5)更多并不意味着更好,我们必需明白。我们的文化应提倡在工作上花较少的时间,而在家庭和朋友上花更多的时间。最终维持使人类持续的环境将要求我们改变我们的价值观。

6)富人所得到的越多,消耗的自然资源就越多,也就比一般消费者更多地干扰了生态系统。世界上5%的人消费着1/3的地球资源。

7)自从20世纪中叶以来,铜,能源,肉制品,钢材和木材的人均消费量已经大约增加1倍;轿车和水泥的人均消费也已增加了3倍;人均使用的塑料增加了4倍;人均铝的消费增加了6倍,人均飞机里程增加了33倍,这些东西的迅猛消费,每一项都与相同比例的环境损害联系在一起。

8)消费甚至被渲染成一种爱国责任。人类各种已知的宗教和哲学都认为获得幸福不能靠无限的物质需求,但是美国的每台电视机都持续不断地鼓吹可以。

9)在收入与幸福之间存在的任何联系都是相对的而非绝对的,人们从消费中得到的幸福是建立在自己是否比他们的邻居或比他们的过去消费得更多的基础上。

10)我们是需要归属的人。在消费社会里,需要被别人承认和尊重往往通过消费表现出来,这反映了人类社会的本性。有些富人认为:消费的价值就等于自我价值。买东西变成了既是自尊的一种证明,又是一种社会接受的方式,即“金钱体面”的一种标志。穿体面的衣服,开体面的车子和住在体面的生活区,全都仿佛在说:“我不错,我生活在上层”。

11)消费满足往往通过攀比或胜过他人的方式实现,或通过好于前一年来达到。本来,生活中幸福的主要决定因素在于对家庭生活的满足,对工作的满足以及对发展潜能及闲暇和友谊的满足。生活幸福的要素:充足的闲暇时间;家庭生活的满足;工作的喜欢与胜任;4、潜能的发挥;5、自我价值的实现;6、友谊的满足。

12)家庭经济的商业化已经使自然界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我们除了孩子几乎什么也不生产,并且一旦我们做了那些事,似乎我们就降低了身价。

13)人们的生活节奏随着国家工业化和商业化程度的增大而加快。消费社会似乎是通过提高我们的经济收入而使我们陷于精神生活的窘困。“消费”,经济学家一般是指“使用经济物品”。《简明牛津词典》的定义是:“摧毁或毁掉;浪费或滥用;用光,用尽”.这个定义比经济学家的定义也许更恰当,准确。

14)迎合全球消费社会的经济学对于人类共同的地球资源遭受损害应负最大份额的责任。在拥有全球人口1/4的工业化国家,消费着地球上40-86%的各种自然资源。令人忧虑的是被紧紧催追的发展中国家在使收支相抵的努力中,过于频繁地出卖着他们的生态精华。

15)没有消费社会对物质欲望的减少,技术的改变和人口的稳定,人类就没有能力拯救地球。这就需要一种能够创造舒适的,非消费的,对人类可能的,对生物圈又没有危害的,把技术变化和价值变革相结合的生活方式的导引。

16)“包装就是敲诈”(Rip-off),这是英国妇女环境广播网开展的一个运动提出的口号,强烈地反包装。对于容器,只使用一次是不够的,新西兰的三个主要环境团体开展了一个“救救我们的瓶子”的运动。

17)在世界范围内,不是把穷人和中等收入者提高到富人(高消费者)阶层,而是如何使三个群体趋同(共同富裕),从而创造出一个更健康的人类和一个更健康的星球(地球)

18)汽车和飞机破坏了大气和把大面积土地变成了公路,同时消耗了大量的能源。汽车造成了污染,耗费了资源和占有了大面积的土地(公路、修车场)。苏联居住在远郊的城市居民步行或乘公车上班一般是单程半小时,而美国人也需要驾驶同样长的时间。

19)哈佛大学经济学家朱丽特·索尔著有《过度工作的美国人》一书。把工作时间从八小时缩短到六小时,群体的创造精神大大提高了,许多园艺和社区美化,体育活动和业余消遣兴起来了,图书馆被大量光顾了,而且这些工人的背景知识(文化)变得更丰富了。
在日本过劳死每年大约杀死1万人。

20)现代社会为人们(特别是一部分人)提供了一种物质富有但时间缺少的消费生活方式。商业电视的另一个危险是它促使人类文化类同,导致了健康多样性的丧失,并且减弱了人的对地方场所的依恋。当电视来到农村时,村民对本地的故事、传说和语言失去了兴趣,而这些才是真正重要的,因为它们是我们的“根”,它们教给我们怎样生活。我们过去总是尊敬老人并听从他们的意见,但这些正在很快改变。我们的传统、合作、共享,正在被电视文化所代替。电视似乎占去了人们用于社会交往、家庭交谈的时间。

21)父母要教育孩子们用批判的眼光去看待电视。在美国的某个州,有人带头倡议市民们罢看电视一周。“不要电视”的一周是一个伟大的胜利。人们走出房间,参加集会和户外活动,邻居们前所未有地串起门来。孩子们的玩耍也有了更多的创造性,夫妻之间也有了更多的交流。
商业电视、商业广告和空间的商业化(购物中心的增多)是培养我们消费需求的三个主要动力,购物街占去了大量的空间,广告铺天盖地,商业电视纷至沓来。

22)可持续社会的基本价值(生态环保的金科玉律—the golden rule)是:每一代人满足他们需求而不危害未来后代满足他们自己的需求与前途。每个消费者有约束自己消费的道德义务,因为我们的消费危害了未来后代的机会。我们能够培养深层的非物质的满足。这种满足包括家庭和社会的关系、有意义的工作以及休假。

23)改革的第一步是:让消费者认识到我们正在造成的损害以及怎样避免。当大多数人看到一辆汽车并且首先想到它会导致的空气污染,而不是它是象征着社会地位的时候,环境道德就到来了。同样,当大多数人看到过度的包装,一次性产品或者一个新的购物中心而认为这些是对他们子孙的犯罪而愤怒的时候,消费文化就处于衰退之中了。

24)美《家庭生态学》(Home ecology)认为:强调简朴的生活不是单调或乏味,因为我们将爱惜东西而不是浪费他们,我们将成为保存者和创造者而不仅仅是消费者。数以万计的人不再盯金钱而开始寻找真正使他们高兴的东西。简朴的生活意味着花更多的时间注意我们的生活,同时花较少的时间注意我们的工作,即把较少的时间用于挣钱而把较多的时间用于日常生活,从而使生活更加悠闲,更少焦虑。

25)米利都学派的泰勒在2600年前就说过:“如果一个国家既没有过度的富有也没有过分的贫穷,那么公正可以说是成功的了。

过度富有是一种罪恶。

“我们正从疯狂购物转向减少购物”。

梭罗:“一个人的富有与其能够做到的顺其自然的事情的多少成正比”

高消费绝对不是人类命运的最终归宿。

接受和过着充裕的生活而不是过度地消费,文雅地说,将使我们重返人类家园:“回归于古老的家庭、社会、良好的工作和悠闲的生活秩序;回归于对技艺、创造力和创新的尊崇;回归于一种悠闲的足以让我们观看日出日落和在水边漫步的日常节奏;回归于值得在其中度过一生的社会;还有,回归于孕育着几代人记忆的场所”。

文章来源:小毛驴市民农园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书籍信息

    《多少算够》

  • 作者
    艾伦・杜宁 著/ 毕聿 译
  • 出版社
    吉林人民出版社
  • 定价
    ¥9.80元
  • 出版日期
    1997年2月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ISBN
    9787206028090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