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斋 > 看清生活的真相——《东西的故事》精彩书摘

看清生活的真相——《东西的故事》精彩书摘

“东西的故事”这趟探索旅程带领我环游世界——我为绿色和平组织、基要行动中心(Essential Action)、全球焚化炉替代方案联盟(Global Alliance for Incinerator Alternatives, GAIA)和其他环保团体进行研究,也执行了组织社群的任务——不仅勘查了更多掩埋场,也参访了矿场、工厂、医院、使馆、大学、农场、世界银行办公室,以及市政大楼。

《东西的故事》精彩书摘

《东西的故事》作者安妮·雷纳德

我曾待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印度村落里,一抵达当地,迎面而来的是一群绝望挣扎的父母,跑过来劈头就问:“你是医生吗?”只求我刚好就是那位来进行年度探访的国际医师,帮他们的孩子治病。我曾在菲律宾、危地马拉和孟加拉遇过住在垃圾场上的人家,他们从散发恶臭的垃圾堆里挖出一些食物残渣和废弃用品来维生。我参观了东京、曼谷、拉斯维加斯的购物商场,一座座巨大、明亮又充满塑胶质感的建筑物,感觉像置身在卡通《摩登家庭》(The Jetsons)或《飞出个未来》(Futurama)一样。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我就不停地问:“为什么?”一次又一次深入问题的核心。为什么垃圾场带给人类这么大的危害?因为垃圾里有毒物。那首先,为什么废弃用品中会有毒物?寻找答案的过程中,我得知了毒物、化学和环境健康的概念。为什么垃圾场老是盖在有色人种生活和工作的低收入地区?我开始了解何谓环境种族主义。

还有,为什么企业会大费周章把整座工厂外移到其他国家,还能符合经济成本:为什么商品远渡重洋贩卖,还能够只卖几块钱美金而已?忽然间,我的交手对象竟然变成国际贸易协定,还得直接挑战企业对政府法规的影响力。

另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电子用品损坏的速度这么快,买新的比修理费还便宜?这让我了解什么是计划性汰旧、广告,和其他鼓吹消费行为的媒介。表面上看来,这一个个议题之间似乎毫无关联,纽约市街头那成堆的垃圾和喀斯开山的森林更是八竿子打不着边。但结果证明,所有议题都环环相扣。

走完这趟旅程后,我变成别人口中的系统思维者。也就是说,我相信一切事物都是元素,存在于一个更庞大的系统内,想要进一步理解,就得把系统内其他相关的元素全纳入考量。

这种系统的架构并不罕见:想想你上一次发高烧的情形。你大概以为发烧是细菌或病毒引起的。其实发烧是一种反应,表示有“异物”侵入一个系统,也就是你的身体。如果你不认为身体是系统,你可能就会在发烫的额头底下找热源,不然就是找某个开关,以为自己不小心按到,搞得体温升高。

生物学上,我们轻而易举就能接受这种观念,也就是多元系统(比如循环、消化、神经系统)是由个别的部位(如细胞或器官)组成,而且这些系统在我们身体里交互影响着。

在学校,我们都学过水循环,这个循环系统让水转变成各种形态——液体、水蒸气、和固体的冰——在地球四周运行不已。我们也学过食物链的系统,简单来说,就是浮游生物被小鱼吃掉,小鱼被大鱼吞食,然后大鱼被人类塞进肚子里。水循环和食物鍊这两个系统间——即使一个无生命,一个由生物组成——彼此依然有重要的交互关系,好比水形成河流和海洋,让食物鍊中的生物栖息。这就讲到了生态系。

生态系的成员有:息息相关的无生命物体和子系统,比如石头和水,以及所有生物体,像植物和动物。同样的,系统内还有其他的系统。地球的生物圈——即地球的整体生态系——就是一个较小的系统,存在于另一个巨大的东西里面,我们叫它太阳系。

经济的运作也是一个系统,正因为如此,内部也可能产生骨牌效应,好比说人民失业以后,开支减少,这就代表工厂的东西销量会大不如前,接着更多人就面临被裁员的命运……2008年和09年的危机就是这么一回事。

把系统思维用在经济上,也可以解释一种叫“涓滴”经济学的理论,这种理论说,当富人获得减税优惠后,会拿出更大把的钞票投资事业,照理而言,这会为中下阶层的人民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如果你不认为这些元素(金钱、工作、各阶层的人民)确实在一个系统内运作,那涓滴理论就没有依据,也就无从相信供需之间会有什么交互作用了。上面这些例子全都说明,在一个大的系统中存在着许多相互关连的小元素。

意即,如果所有事物都是小元素,存在于另一个更大的系统中(系统本身也一样),换句话说呢,一切事物都是相连在一起的。

说来有趣:大多数人的职业生涯都是从一个广泛的兴趣开始,经过多年的教育和训练,接着到工作岗位上实际操作后,逐渐往专业的领域里钻。这年头,专业才能就像万灵丹,只要走上这条路,就能让你前途无忧、社会地位一举跃升。而我呢,尽管如此,还是选择反其道而行:一开始,我对垃圾着迷入骨——又感到义愤填膺——特别是纽约市上西城区街头那一包包堆栈起来的东西。

拿到环境科学学位后,我到国际绿色和平组织工作,他们付我薪水,要我追踪所有美国境内载运废弃垃圾的船只,到底把垃圾运往何处,又带来哪些冲击。我份内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调查国际间废弃物的倾倒情形,还有设法阻止这一切。

我一辈子都会感激绿色和平组织。组织的创立,缘起于“贵格会”的见证信条——一旦亲眼目睹不当的行为,内心就升起一股道德责任感,必须将恶行昭告天下,并采取行动——于是绿色和平组织给了我一台笔记型计算机,通过基本训练后,就放任我遍游世界各地,见证废弃物的运输情形,再把所见所闻告知大众。可惜的是,当时的绿色和平组织就像大部分的组织一样,把工作细分为专门领域,各个领域的人只能单打独斗,彼此没有交集,专门领域细分为:毒物、海洋、森林、核能、海洋生态系、基因改造生物、气候等等。

组织的最强项就是专业知识和技术。比如说,毒物那一挂的人对毒物简直了如指掌——连实习生都能随口说出氯的分子结构,然后解释氯对环境健康带来的冲击——他们一心一意钻研自己的领域,其他都一概不管。那时候,我们并没有花多大的心力了解问题和问题之间的关连,只是各自埋头苦干,拚命解决自己的问题。

90年代初期,我开始大量旅行到其他国家,和当地的伙伴共事。早期我非常自傲,只要在绿色和平组织内谈到国际废弃物的运输,除了我们小组以外,没人懂得比我多。但随着出国的次数愈多,我愈觉得自己才疏学浅,懵懂无知。

首先,最让我讶异的是,原来其他人做的事情牵涉这么大的范围,像印度、印尼、菲律宾、海地、南非等国家的环保人士就是如此。我遇到许多人,他们都是自己一手包办所有杂七杂八的议题:水、森林、能源,甚至是女性议题和国际贸易。起初我猜想,或许是人手不足,他们才得一人包办这么多研究;我很同情他们“身兼多职”的处境,不像我能奢侈地把时间全部投入在一个议题上。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所有的议题都是环环相扣的。在不断理清所有纠结的关系时,我才慢慢了解,无论是垃圾——或其他单一议题——都无法在孤立的情况下解决。一头热专注在单一议题上,对我毫无帮助;事实上,甚至还会变成绊脚石,妨碍我了解垃圾议题的前因后果,无法综观全局。碰触其他议题,并不会因此分散我的注意力,反而会让事情有突破性进展。

就这样,我从一个乳臭未干、老是与垃圾袋为伍的女孩,变成一个懂得检视全球生产消费系统的人,或者套句学术上的说法,叫物质经济。也就是说,我来回游走在两个领域内,从现实世界的角度来看,两者不仅有鲜明的区隔,而且根本就天差地远:环境(或生态)和经济。但是你知道吗?这两个系统不只相互连结,其中一个系统还是另外一个的子系统,就像地球生态系是太阳系的子系统一样。

现在,不少环保人士都不太想和经济扯上边。传统的环保人士不是关注濒临绝种、惹人怜爱的熊,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红树林,或自然保育区,好让自己置身其中来忘却世俗的丑陋,比如股市这种东西。

反正,濒临绝种的生物与原始地带都和价格结构互不相干,政府的矿业补助金也好,国际贸易协定也好,也都和环保扯不上任何关系,不是吗?(嗯,不,其实关系可重大了。)同时,古典经济学家早已认定,环境只是个取之不尽又廉价、甚至免钱的原始资源,可用来刺激经济成长。噢,还有,那些烦人的环保激进分子老是现身在这里,抗议新工厂兴建在鼩鼱的栖息林地上。

然而,经济其实是地球生态系(也就是生物圈)内的子系统。你看,任何的经济系统——像以物易物、奴隶、封建制度、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都是人类的发明。既然人类只是地球多样生物中的其中一种(尽管我们的族群强大,有书写文字和武器),那我们的任何一项发明都是地球生态系内的子系统。只要清楚这一点(这不是我的个人看法,而是个不争的事实),就能发觉更多的真知灼见。

安妮语录

“我们被困在一个我称之为‘工作-看电视-花钱’的回旋中,工作把自己操个半死,然后坐在电视机前减压,看广告大力放送,怂恿我们购物,我们还就真的跑去买,搞到最后为了付账单,还得更拼死拼活工作,这循环就这样不断循环,我们有什么好炫耀的?像怪兽一样大的房子、更大的车、还有慢慢流逝的体力、精力和环境健康(更不用说那满坑满谷的垃圾和二氧化碳)结果,几乎所有人都越来越焦虑。”

——《东西的故事》

文章来源:京东网,摘自《东西的故事》一书

作者:安妮·雷纳德(Annie Leonard)

图片来源:网络

书籍信息

    《东西的故事》

  • 作者
    安妮.雷納德(Leonard, Annie) 著 吳恬綾,黃亭睿 译
  •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台湾)
  • 定价
    ¥91.60元
  • 出版日期
    2010年6月22日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ISBN
    9789571352145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