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评 > 向死而生 旁观他人的痛苦——评《可可西里》

向死而生 旁观他人的痛苦——评《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中国境内最后的原始荒原,平均海拔4700米。这里是藏羚羊最后的栖息地。”

片子的开头,在还未给观众任何丝毫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就突兀的展示了强巴被盗猎者杀害的场面。令人措手不及的茫然,就如同那个完全状况外的盗猎者从犯一样,漠视着强巴倒下的尸身,以及扭曲在白雪皑皑之上的藏羚羊黑红色的骸骨。做不出任何反应,甚至无法判断是否应该伸一把手,擦一擦刚才那突然间迸满自己脸颊的鲜血。作为一个旁观者,此时,似乎能做到的,也就只能且只是那么全无反应的旁观了。

然后镜头突然一转,以一种纪录片旁白的方式切回了人类社会惯有的样子:绿草雪山的环绕的小城,鲜红色衣袍的僧人,破旧肮脏却又繁忙的公交车,色彩鲜艳的藏式独特建筑,冷漠且怪异的旁观着入侵的异乡人的民众,以及欢呼雀跃着的孩子们的笑脸……

作为一个去过藏区很多地方的旁观者来说,我在这段明显深深的感觉到了温暖的熟悉感,似乎高原上那并不温柔的阳光与风,于此时,又抚过了我的皮肤,以及那夹杂着酸奶香甜与动物粪便的草原清香又飘出了记忆。

高原是个好地方,哪怕是有着“生命的禁区”的可可西里。在我这个过客的记忆里,我以往所路过的一切,它都只且仅曾以一种美好的姿态出现过。那广袤的土地,皑皑的白雪,以及生命最原始的力量感。

本以为,高原之于我,会一直且仅是这样,以一种源动力似的形态,作为我汲取力量的源泉,源源不断的供给我力量。

却不料区区87分钟之后,就可以彻底颠覆我这个旁观者之前之于高原的一切幻想。

在可可西里,你留下的每个脚印都有可能是人类留下的第一个脚印。

这里不是一个生活的地方。

在贫瘠的土地上,在稀薄的氧气中,在冰雪严寒到处暗含杀机的自然里,生存才是可可西里给予一切生命的挑战。

这里是一个与道德无关的地方。

这里所在乎的只有一个字——“命”!走出去,还是走不出去,这都是每一个出现在可可西里上的生命的“命”。可可西里对天使和恶魔都是一样的残酷。

在这里所述说出来的“活”是最美丽的,它是那么的残忍又善良,贪婪又无私,美丽又丑恶。所有的矛盾都能在可可西里的“活”的故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所以人性也就在这样和谐统一的矛盾之中,如可可西里一般,展露得那么的宽阔与完整。

文明在这篇土地之上,所能做的,应该是最无力的了吧。不外乎也就如我现在一样,所谓的文明,只不过就是站在一个观众的角度,旁观他人的痛苦,然后无关痛痒,自以为是的唏嘘不已。

那么信仰呢?生活拯救不了的,生命也不可能拯救得了,这就是现实。

通过现实,我们才恍然发现,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去抨击所谓的这个社会的信仰缺失。

什么才是精神的力量?什么才是信仰的力量?是一只秃鹫飞临,紧接着一群的秃鹫,然后是强巴干净赤裸的背,再然后天葬师挥刀?还是马占林久久地跪在日泰静默的尸体旁边,不远处是正在离开的他的同伴,再远处是静默的山峦?更或者是静静无边的天,刘栋缓慢陷入流沙,恐慌抑或镇定,一切都无法阻止生命无情的下陷,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眼睁睁看着流沙一点一点把自己吞嗜。一个人以及他的七情六欲他的善善恶恶就这样消失于荒漠,没有求救,没有哀号?

旁观者是没有资格去回答以上任何的一点质问的,也根本答不出。可可西里是需要不停的与自然抗争,与盗猎者抗争,与自己抗争的。人性也是,在不断的抗争之后却完全无果的时候。白衣的少女,天葬师的刀,盘旋的神鸟,颂经的喇嘛,那些那么虚无而又看似圣洁的纪念,就会显得彻底的无力。

在可可西里,我们沿用了太久的一切评判标准以及常识,似乎都会瞬间转换,一如生死。所以我们也就似乎只能且仅能麻木的继续旁观了,一如人性,抗争无力,接受无能,欲哭无泪。

可真相真的最终都大抵如此吗?旁观他人的痛苦,揪扯自己的灵魂,可可西里的生存,的确与旁观者无关,那么可可西里的向死而生呢?

文字:mountain

图片:网络

书籍信息

    《可可西里》

  • 作者
  • 出版社
  • 定价
  • 出版日期
  • 装帧
  • 开本
  • ISBN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