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评 > 【慢阅读】普米森林:我和食物的故事

【慢阅读】普米森林:我和食物的故事

这是一个九零后孩子的自然笔记,纪录了她整整一年的山野生活故事,以及关于生活、生命、生态的见闻和思考。

为了让几近失明的眼睛康复,大二学生米朵跟随她的大舅舅山人住进了山里。他们把大山命名为普米森林。陪伴他们的有狗儿悟空、母鸡咯咯一家七口、母鸡嬷嬷和她的独生子、喜羊羊一家子、庄稼人赵奶奶和房伯伯,还有整个普米森林的鸟兽和昆虫。跟随季节的流转,他们播种、耕地、观察万物的生长变化、享受自然的恩赐,感悟并思考人在自然中的位置,过着一种简单而富足的生活。

我和食物的故事的背后

细究起来,《普米森林》的写作可以往回推5年。大概10年前,作者米莱(书中称为山人)从一个音乐制作人转变为地球村(国内知名的环保组织)的一员,接着在北京北部山区农村(书中的普米森林)过了5年晴耕雨读的生活。《普米森林》从那时起便开始酝酿。书中女孩米朵的眼睛从失明到康复,伴随着她对土地的亲近、对自然的回归过程,正是现代人内心由“失明”到“真正看见”的必经轨迹。

山林生活

作者:米朵和她的大舅舅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Elena VS 米莱 の Q&A

Elena:《普米森林》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米:《普米森林》是一本讲述如何通向“乐活”或者“乐和”之路的书,也是我和我的外甥女米朵在山野里生活的真实记录,内容包括她的康复体验以及我们日常的谈话,还有动植物的照片和我平常随手写的自然诗歌。我们的对话主题包括生命、健康、幸福、环保、生活方式之类,这是两代人之间的对话。这本书在结构上是按照24节气来排列的。

Elena:说说你的外甥女吧。

米:我的外甥女是90后出生的城市女孩,外表时尚漂亮,内心冷漠空虚。除了花花绿绿的城市,不知道世间还有何物。2009年她的眼睛失明,2010年,我在山里用自然疗法帮她康复。2011年,她决定退学,去云贵、川藏、印度等地游学,喜欢摄影、绘画、写作。现在她是一个平和喜悦、健康开朗、富有爱心的美丽姑娘。

Elena:书名是我和食物的故事,书中也大量提到食物的生长过程。似乎我和食物之间不仅仅是吃与被吃的关系。您如何理解食物的意义,我们和食物的关系?

米:首先,食物不是个死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分子原子营养素,食物本身就是生命的呈现,我们得以活着,全凭食物的供养,也就是许许多多的生命的付出。也许你会觉得这样很不美好,生命的法则好像就是吃与被吃的关系。其实,若不站在人类的立场说话,世上的一切都是食物。我们可以从自然整体来理解食物:植物们以空气、阳光、水份、土壤为食,草食动物们以植物为食,肉食动物吃肉,昆虫和微生物把所有的动植物分解,这就是生物圈,也就是食物链。我们人类本应该在这个圈子里循环,但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无节制的在这个生物圈里索取,却没有回到我们人类在生物圈中的本位。所以许多人对食物的态度都是无节、无度、无感恩之心。另外,食物还有一个更广义的概念,所谓色、声、香、味、触、法,都是食物,最高等的食物就是“法食”,也可以简单理解为文化或者精神粮食,是滋养我们心灵的。《普米森林》作为一本书,而不是一本烹饪食谱,也不是典型的科普教材,更侧重在精神粮食的范畴。

田园生活

Elena:您之前是一名音乐制作人,为什么会转而做一名环保人?

米:这个时代不缺音乐,也不缺音乐人。而环保是这个时代最紧缺的,气候变化、能源枯竭、垃圾围城、河湖干涸、物种濒危、耕地荒漠化等等,这都是要命的事情,我们到了最后的关头,没有多少时间干别的了。现在的地球就像一栋失火的房子,我们要在房子彻底烧毁前叫醒更多沉睡的人,一起把火扑灭。

Elena:在山中的生活是怎样的?非现代化的生活对很多人来说是很陌生的。

米:种地、读书、弹琴、唱歌、泡茶、摄影、登山、研究美食。那是无与伦比的幸福生活,但这仅仅是我个人的感受哦,幸福就是自己的感受嘛。所谓无与伦比就是全然的心态,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我们没有必要害怕,也不会困惑。现代人的痛苦大多源自恐惧和不知足,源自攀比和虚荣,渴求众人的注目礼,这是现代化的生活最典型的特征。这样的生活方式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丧失生命最基本的意义,导致生态环境、道德伦理、优良文化的没落,以及集体无意识的异化。因为异化所以陌生,我们离开了自然、纯真、简约的生活太久了,而对虚拟的、虚伪的、造作的、假大空生活信以为真,趋之若鹜。

Elena:土地对您的最大改变是什么?

米:身体上,是土地使我恢复了健康。在进山之前,我的健康状况很糟,在山中的几年生活,所有的病痛包括颈椎上的骨刺都居然奇迹般的好了。这期间我没有使用任何药物和工业文明背景的医疗手段,只是一个自然农人一样生活。身体的康复,也给我带来了心灵上的改变,最重要的是世界观的刷新,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是否还讨论世界观的话题,还有生命观和价值观。我年轻的时候也不懂老师为什么要我们琢磨这个,现在才明白这些观就是我们回答我们是谁,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干什么的人生终极问题的,也就是求证我们身心的关系、个体与群体的关系,群体与自然关系的功课,而土地则是帮助我们完成这些功课最好的课堂。土地给我们最朴素、最真诚的答案:我们不过是众多生灵中的一部分,如同每一粒沙每一滴水,每一片叶子每一只动物,甚至每一个微生物一样,我们是这个星球的孩子,是宇宙的孩子。我们只有怀着对土地、对自然万物的感恩之心,才会懂得真正幸福与美好。

Elena:对于城市人来说,怎样才可以与土地建立起连接?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深山闭关几年,不是吗?

米:其实城市人与土地的联系从未断裂,食物是我们随时与土地关联的信物,只是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漠视,还有几个城里的孩子知道自己吃的食物是从哪儿来的呢?有多少城里人关心土地是否可以持续产出呢?有多少城里人关心农民的福祉呢?如果关心这些生死攸关的事情,就自然而然与土地建立了深切的关联,就会选择有节有度有感恩的幸福生活,就不会有富贵病,就不会有铺天盖地的毫无道理的浪费。所以无论我们身在何处,都可以随时与土地链接,只要我们心里的光还亮着,通向土地、通向自然整体的大门随时都在我们眼前,就怕我们视而不见。我常常说,我们要与一杯水背后的江海同在,与一粒米背后的田野同在,与一张纸背后的森林同在,这就是康复的恩典,觉知的恩典。闭关是我个人的兴趣,不一定适合你。心到了、情到了,身在何处关系不大。所以,我偶尔下山来,对城里人说从今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带着感恩之心对待土地所赐予我们的食物,这就是恢复这种链接的最简单的方式。具体来说,我们可以多选择有机食品,自己动手做饭,培养我们对食物的认知。也可以选择阳台种菜、家庭菜园等这样有意思的方式,亲手种植蔬菜,健康而有趣。有条件的人,也可以到城市周边的一些有机农场认养菜地,节假日的时候全家出动,感受土地给人带来的快乐与祥和。还有多亲近自然,爬山、郊游等等,比如去“普米森林”,都是城市人亲近土地,认识自然的方法。但归根到底还是内心与自然整体关联的求证,形式不是最重要的。我祝愿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的普米森林。

作者:有机会特约作者 Elena

图片:网络

书籍信息

    《普米森林》

  • 作者
    米朵和她的大舅舅
  •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定价
    ¥49元
  • 出版日期
    2012年3月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ISBN
    9787108039941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