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评 > 《塑胶,有毒的爱情故事》读后感

《塑胶,有毒的爱情故事》读后感

s6987109

文/林洪远

塑胶是一种碳氢分子聚合物,常见的原料来源是石油或天然气,但也有植物或微生物。透过改变聚合物分子炼的组合、长度、密度、添加不同添加物等方式,可以改造聚合物的特性,强韧、柔软、坚硬…。这种随意组合及添加的人工特性,几乎能够制造各种特性的塑胶产品,满足任何形式的需求。

天然资源如木材、金属、动植物等几乎都受限于区域特性及量化规模,向来是造成人造物品昂贵的主因。目前聚合物的主要来源是石化燃料产出过程的废料,因此价格便宜。

由于塑胶业者的行销,以“便利性”精准击中消费者“不用担负使用后责任”的心理,成功创造了一次性使用的文化价值,也为生产者奠定“永续市场经济”的基础。目前充斥在生活中、表面上近乎免费的聚合物制品,譬如塑胶袋或其他包装材料,其普遍之程度,几乎到了轻易忘记它的存在地步。这跟它所带来巨大的环境成本比较起来,不对等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我想到一个比喻:“向大自然刷信用卡的循环利息。”

塑胶作为一种大众化产品,造就“物质民主”的荣景。塑胶的原料来源,是百万年来累积转化的物质,可能是从远在万里的钻油台或采矿场,耗费庞大能源、资金、劳力所开采而来,中间又经过层层生产者的制作。生产者快速地生产、使用者大量一次性地使用,最后这些有着优越特性的物质部份被回收(成效有限),但大多进了掩埋场、焚化炉或者海洋。

这样的消耗物质速度,让我不禁怀疑:我们是否比百年前的有钱人更为富有?我们不一定是在金钱意义上的富有,但毫无疑问,我们在使用物质的方式态度、尤其与塑胶有关的产品上,是挥霍的。但这样的挥霍,除了源于生产者、消费者抛弃对于使用物的责任外,也在于我们没有计算丢弃塑胶制品后的处理成本。一般动物在使用物品的态度也是用过就丢弃,丢弃之后,就交由其他动物及大自然透过数百万年来演化的分解过程处理,这个循环过程确保物质可再利用。

但聚合物的分子炼结构是人为改造,大自然并没有办法立即演化一套辨识及处理机制,更遑论聚合物的结合方式日新月异、千奇百变。大自然的循环过程仍在发挥作用,透过洋流、风力、地质变动把这些聚合物带往全球各地,由于分解极慢,以人类的生命周期来说,就只是在各处累积而已。

循环加上累积,塑胶与人邂逅的流浪故事,让我看到物质现世的业力流转是如此在人体内、人与人、人与社会及众生间运作着。有纪录显示夏威夷的黑背信天翁会喂食幼鸟塑胶瓶盖、不少海洋中的生物如海龟、海豹、鲸鱼等,体内曾被发现存在塑胶制品,以海豹、北极熊为食的因纽特人体内含有全球浓度最高的多氯联苯。

这不禁让我想到“科技始终来自于人性”这句广告词,有力地凸显科技服务于人,鼓吹着勇于拥抱科技的乐观态度。但另一方面,科技持续地透过人与物的关系,重新塑造人性。如果一项物品近乎免费或价格低廉,如果一项物品只能换不能修,我们会如何对待他?人性需要一套价值阶级,告诉我们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可被轻视的,如果我们以耗费的金钱作为衡量,对于低价物,我们就倾向于认为该物的数量充足,不用珍惜。对于塑胶这种产品而言,情况刚好相反,差别在于他的价值被包装及转嫁。这种行销策略相当成功,他告诉你你花相当少的成本取得相对多的回馈,且总是可以用新的,一切责任全免。

你只需要继续消费。

这是一种典型来自于物我关系的新人性。随着物质型态的快速发展,人性不断被重塑。就像两颗相互吸引的双星,依着彼此转绕。在人性尚未意识及此并发展出对应的管理机制及策略的时候,物性像不断增生的异质细胞影响人性。即便我们用过即丢,人性依然受制于物。关键在于我们能否意识到为何能够用过即丢?物的价值为何?他在我们生活中的角色为何?物的生命周期如何影响周遭环境、最终与我的关系为何?我对他的管理策略为何?这些思考皆存于惜物的传统和生活习惯当中。惜物就是对任何物的谨慎行为及态度。由于当代快速并大量地提供各式不相容于自然的人造物质,我们便需谨慎地理解人造物的生死。

科技最能发挥效率的地方,是透过操控单纯的因子达到目的。只要变项单纯,接下来就是反覆执行相同的(一系列)动作。模具使用一样的、相同的产品使用同样几种原料、制程是固定的…。当我们在制造时,善用科技的特性,我们可以快速大量的产出。但是这种快速大量却有着奇特的效应。从原料到成品,逐渐增加物质组成的复杂性。从成品到消费端,增加流通的复杂性。如果要使用科技处理这些废弃物,必须重新整理、分解出足够单纯的项目。如果机器不行,就得靠人工。后续处理的成本衍生自这些累加的复杂性。也就是说,如果未能在制造之前就考量这些处置的议题,在使用之后又未能妥善处理,其成本可能远高于生产或消费带来的利益。这也是废弃物议题复杂难解的地方。

欧洲和美国便有有识之士倡议透过立法或政治手段解决上述的问题。由于政治氛围不同,欧洲给制造商的责任较重,美国则是透过许多民间游说团体(攻防)立法。譬如在欧洲,厂商必须提出科学证明,证明相关物质没有危害的疑虑,才能合法上架。在美国,如果要产品下架,得要提出科学证明指控的物质有确切的危害性(但研究计划通常都相当花钱,而且大财团才请得起律师团)。欧洲还发展出一种生产延伸责任(Extended Production Responsibility,简称EPR),强调生产者需对自己的产品造成的环境影响负责。哪一种政治倾向是真正对所有人有利的?

当代物质所显示的潜在危机,可说是权利与责任的极大不对称所致。我想,这应该也是当代政治或经济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我们在襁褓阶段,吃了东西、玩了玩具、解了手,都可以不用理会后续的清理工作,因为父母或照顾者会“代为”收拾。如果他们或其他人不愿接手处理,可想而知一团乱。这种情况如果持续,愈难恢复原貌。塑胶产品对环境所造成的威胁,出自同一道理。在一般情况下,大自然会接手我们所有行为的后果,晾在室外的衣服会干、煮滚的开水会凉、呼出的废气会换来新鲜的空气、丢掉的食物会被分解利用以获取新鲜的食物…。塑胶之类的人造物则是个例外,它不易分解的特性,带来了人类不易分解的责任。如同它的分子炼是人造而成,这样的责任也是人造物。因为我们丢给大自然,大自然无法接手处理,就只能累积循环。所以呼出的废气换来的是另一种废气、丢掉不理的垃圾变成餐桌上的食物、要使用的水得要层层过滤才行…。

这里所讲的责任,在环境意识的脉络下,并非来自于社会规范或他人的期待,不得不承担的重担。也不是源于一种希望能够事后弥补什么的罪咎感,而是来自于对大自然秩序之美的尊崇与情感,感动于生物透过生存所展现的野性,震慑于宇宙隐藏在无垠天际的奥秘,对大自然永恒律动失衡的恐惧,以及对众生的依恋。我的一切存在于此。即便我们不理会、不行动,仿佛也不会有什么了不起的事会发生。但,它依旧存在,就像无处伸冤、漂泊无依的幽魂一样,在寻找下一个替身。没有替身,绝不休止。

如果使用物质的目的是为了追求幸福,责任就需要被凸显。因而我们带入了一种谨慎、珍惜的态度使用并处理所经手之物,并时时关注,科技物为我们所造的新人性。只享权利,缺乏责任,或是权利极大,责任极小,就像只有油门没有煞车的车,只能加速,没有缓冲。没有机会调整朝向目的而去,失速之后就是暴冲。科技也会反扑。

科技可以协助我们,但除非我们怀有一种责任、抱持珍惜的态度,将科技物的生与死纳入我们的视野,否则科技的强项可能会转换成另一场灾难。我们无法把所有责任丢给科技承担,追求幸福意味着,在制造、使用同时,我们得找回自己的责任才行,以当代的词汇来说,就是管理、甚至以宗教的说法,就是修行。所以这里的议题就是,找回我们与人造物之间的责任,并厘清他与我们追求幸福之间的关联。

文章来源:台湾环境资讯协会

原文链接:http://e-info.org.tw/node/100654

图片来源:网络

书籍信息

    《塑胶:有毒的爱情故事》

  • 作者
    苏珊·弗兰克 Susan Freinkel
  • 出版社
    野人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台湾)
  • 定价
    ¥93.60
  • 出版日期
    2011年8月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ISBN
    9789866158506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