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中国垃圾分类二十年:垃圾无处可去,我们也终究无处可逃。

中国垃圾分类二十年:垃圾无处可去,我们也终究无处可逃。

作者:惠子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颁布以来,广受关注。今天是上海强制实施垃圾分类的第一天,被称为“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至此,上海拉开了中国垃圾分类的2.0时代。

随后,北京市也紧随其后,宣布将通过立法约束垃圾分类。

就在几天前,成都市也出台了《成都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踏出了成都垃圾分类立法的一大步。

随后,住建部宣布,46个重点城市2020年基本实现垃圾分类。

吼了近20年垃圾分类的口号,今天为何被如此重视了?

中国正在上演一场垃圾围城

这把垃圾分类之火的背后,是国家不得不开始去重视的垃圾现状:中国正在上演垃圾围城。

早从2004年开始,我国的城市垃圾产量就高居世界第一。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加,2016年,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首次破2亿吨,且每年仍在以5-8%的速度在增长。

微信图片_20190823154625

当我们以为便捷的生活是理所应当的时候,这背后随之而来的却是堆积如山的垃圾,越来越多的城市在发出垃圾的告急——

成都长安垃圾填埋场,是成都市最大的垃圾填埋场,而这里每天要吞进5000多吨中心城区及二圈层郊县的生活垃圾。已累计填埋生活垃圾2900余万吨,远远超过当初的设计库容;

广州兴丰填埋场,面对近十年持续增长的广州市垃圾,超负荷运转让这个最初设计寿命是40年的填埋场,如今到第15个年头就已经不堪重负;

杭州天子岭垃圾填埋场,是杭州唯一的一座垃圾填埋场,从2007年至今已经填埋了1700万吨,只剩下8.2年的寿命,这被填满后,杭州市的垃圾将无处可埋。

住建部的一项调查数据也表明,中国2/3以上的城市被垃圾包围,1/4的城市已没有合适场所堆放垃圾,垃圾堆存累计侵占土地80万亩。

垃圾无处可去,我们也终究无处可逃。

那些远离城市,承载了我们乡愁的农村,也逃不过相似的境地。前环保部部长周生贤曾在报告中指出:中国4万个乡镇、近60万个行政村每年产生的生活垃圾超过2.8亿吨,数量已超过城市。

“你呼吸的空气,你吃的食物,或许早就被垃圾污染。”

王久良,一个半路出家的摄影师,花了三年时间暗地走访北京大大小小400多个大中型垃圾场,拍摄了一部现象级的纪录片《垃圾围城》,灾难片一般的情景震惊了中国。

今年年初,在我们的文章中《那些我们丢掉的垃圾,最终都会回到我们身体里 | 大自然不需要人类》也提到几条新闻­——

  • 2015年,在市场上的食盐中发现了微塑料;
  • 2017年,在众多瓶装水中检出微塑料;
  • 2018年,在人体粪便中检测到多达9种微塑料。

被我们丢掉的垃圾,大自然都会还给我们,垃圾已经是不能承受之重。

王久良记录的北京市垃圾场分布

王久良记录的北京市垃圾场分布

垃圾处理是一个世界级难题

早晨八点,顺手把装满的垃圾袋提下楼,“哐”地一声,被丢入垃圾桶,这一秒后,这袋东西的使用价值结束,与自己也没了半点关系。

然而它漫长历练的一生,才刚刚开始。

一个苹果核的自然降解需要两周,羊毛衣物需要五年,易拉罐需要200年,塑料制品1000年,玻璃瓶需要2百万年!

微信图片_20190823154634

垃圾围城之下,在全世界都没有一个高效而环保的系统可以完全处理我们丢掉的垃圾。

2018年1月1日,靠塑料回收的微薄利润,已经难以承担洋垃圾处理的巨大环境代价,我国终于提出了洋垃圾禁令。

自1992 年起,全球近一半垃圾都被运往中国,这使中国垃圾总量增加了 10% 至 13%,仅“十三五”期间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总投资约 2518.4 亿元。

禁令一颁布,国际上怨声载道,竟然纷纷指责中国袖手旁观。

自己拉出的屎,别人不吃就是袖手旁观?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硬气地拒绝了洋垃圾后,国内的垃圾压力仍然严峻。在中国,垃圾的处理主要靠三种方式:回收、焚烧、填埋。

小区里的大爷大妈翻过的垃圾桶,便是进行垃圾回收处理的一种。说来可笑,目前我国垃圾回收最庞大的队伍,竟然是小区里最一线的大爷大妈。根据商务部的数据,2016年全国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数量约为10万多家,职业从事回收行业的人员约为1500多万人。这些人都在为着垃圾处理做着最大的努力。

但不管大爷大妈以及环卫人员再怎么努力,每年也只有50%的废纸、46%的塑料制品被回收到用于再生,其他的大部分,或者瞬间化成飞灰,要么被永远埋在地里。

焚烧发电,大大减少了垃圾体积,又能用于发电,是目前全世界都在倡导的垃圾处理方式。2017年,是历年来建成投入运行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最多的一年。

但垃圾焚烧也是发生“邻避”事件最多的垃圾处理方式。

二噁英,是一种具有极强毒性跟致癌性的化合物。焚烧垃圾是其主要来源之一,主要通过呼吸、土壤、水体、食物摄取皮肤接触进入人体。

2014年5月10日,杭州余杭区中泰乡九峰村5000余居民抗议规划中的垃圾焚烧发电厂,在高速路上拦堵,造成数十人受伤。

“垃圾得到处理很好,但请不要建在我家附近。”邻避心理,成了垃圾焚烧发电场建设的最大社会阻碍。

垃圾填埋,最简单也是最普遍的垃圾处理方式,2015年垃圾填埋场数量1748个,处理着全国超过60%的垃圾,多年来存量垃圾达到60-80亿吨,极大的污染土壤和地下水。

“垃圾填埋场普遍存在渗透问题,没有一个能达到国家污染控制标准。”中国污水处理工程网在2018年年初发布报告称。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从2008年开始,开展渗漏检测调研工作,平均在每个填埋场内发现防渗层漏洞数量约为34个。每年会产生含有毒有害污染物的渗滤液2000多万吨,让填埋场的土地与地下水永远失去使用价值。

目前的填埋之法简单粗放,与其说是处理,不如说是转移,我们不仅提前消耗了几十代人继续生存的资源,还正在把我们的垃圾转移给我们的下一代人。

产生垃圾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而处理垃圾的难度却是超乎想象。

微信图片_20190823154637

隐在社会底层的垃圾之痛

垃圾带来的直接影响,很多时候都藏在了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丢掉的垃圾,正在社会底层艰难地为我们扛起。

新的一季《奔跑吧》在两个月前首播,把观众的视线引到了“垃圾处理”这个话题上,为我们揭开了平时我们很少去注意到的问题:垃圾丢入垃圾桶后,都去了哪里?

在垃圾焚烧发电场,明星们一进入垃圾分拣室,迎面而来的恶臭就熏得人头晕,而正在从厨余垃圾中捡出塑料袋的阿姨却说:“待上一星期,就习惯了。”

开着垃圾车送他们去垃圾站的大哥,也随口聊起他脸上的疤痕,在一次分拣垃圾的过程中,被垃圾中的化学药品所伤,一不小心就留下了一辈子的印记。

尽管危险,但全国仍有上百万的环卫工人领着仅高于城市最低标准的工资,做着最脏最累的活儿,直面着这些不知道何时降临的危险——

2014年4月13日报道,安徽省安庆垃圾焚烧发电厂垃圾产生甲烷发生爆炸事故,造成5人受伤;

2014年6月10日报道,武汉市华新生活垃圾处理厂两名工人在下垃圾坑作业时,因现场闷热,通风不佳,坑内产生的废气导致该两名工人因硫化氢中毒身亡;

2014年7月8日,福建安溪县创冠垃圾焚烧发电厂垃圾渗滤液池发生爆炸,车间水泥楼板、墙体大面积坍塌,并造成5名员工3死2伤。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这句话同样可以用来形容这些默默守护着城市的环卫工人。

不仅仅在城市,以前被誉为城市的“后花园”的农村,现在,有些却沦为了城市的“垃圾场”。

城市垃圾处理的压力越来越大,每年曝光了无数的“以邻为壑”现象。表面上,是利益熏心。实质上,却是垃圾围城。

2016年3月,河北省巨鹿县警方查获来自山东省的垃圾400吨。

2016年6月,多艘装载上海垃圾的货船昼伏夜出,将12000余吨垃圾倒在太湖的“掌上明珠”西山岛上。

2016年8月,来自广东东莞的400吨垃圾被倾倒在中山市珠江口海域。

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远丰村,村后有座垃圾山,自1995年起,整个虎门镇的生活垃圾都堆置于此。

这个仅有400人的村庄,10年间12人因患癌症死亡,被包括央视在内的众多媒体冠以“癌症村”。

本就艰难的人生,因为垃圾,更加艰难。

微信图片_20190823154641

垃圾分类的现实意义

“丢错了位置是垃圾,放对了位置是资源”。垃圾分类,是成本最为低廉而且安全卫生的处理方法。

目前仍有50%的废纸,以及54%的塑料等可回收利用的垃圾,直接被焚烧或者填埋,垃圾分类将资源重新利用,循环再生。回收利用一吨废纸可再造出800公斤好纸,可以挽救 17棵大树;少用纯碱240公斤,一吨废塑料通过最新研发的技术能还原成无铅汽油和柴油600公斤。

我国目前生活垃圾中,餐余垃圾占比达到59.3%,来自香港垃圾处理浸会大学的垃圾处理专家黄焕忠曾说:食品、蔬菜等“厨余”,是有机肥的好原料,95%的正确分拣率可保证堆出的有机肥重金属含量不超标。

2016年的数据显示,每年我们仅有2%的垃圾用作堆肥处理,还在呈下降趋势。而同年,中国化肥的产量是7004.92万吨。可用作优质有机肥的原料被当做垃圾,而与此同时,将污染土壤、影响身体健康的化肥奉为农业圣物,四千年传统农耕正在急剧消失。

做好垃圾的分类,不仅能将有毒有害垃圾进行集中的特殊处理,同时能减少垃圾焚烧过程带来的污染。

“含铅汽油、煤、防腐处理过的木材以及石油产品、各种废弃物特别是医疗废弃物在燃烧温度300-400℃时容易产生二噁英。”

通过合理的控制温度,能极大的减少二噁英这种一级致癌物的排放。

经过上述各类分类处理后,不得不进行填埋处理的垃圾总量已大为减少,卫生填埋后只产生极少的浓度较低的渗滤液,经一定处理即可达标排放。

但垃圾分类,说起来简单,然而实施起来并不容易。

早在2000年,我国开始实施垃圾源头分类试点。北京、上海、南京等8个城市被确定为垃圾分类试点城市,关于垃圾怎么分类却没有一定的标准,直到3年后,才把以厨余垃圾分类为主作为部分城市的重点工作。

2013年,针对试点城市垃圾分类效率不高的问题,又一次加大垃圾分类的实施力度,制定各项规定,把垃圾分类推行得如火如荼,然而除了几个示范小区外,上海的垃圾投放正确率为10%-20%,广州为30%,南京不到20%,十来年的垃圾分类终究是雷声大雨点小。

“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不分类,而是我们的行为没有意义。”垃圾分类制度推行得如火如荼,相应的分类处理设施却没有跟上,把垃圾按照要求分类后,却被垃圾车一车混装下,统一运往垃圾场,打击了垃圾分类的积极性。

“前期分类不到位,后期处理大杂烩”这仍然是中国垃圾分类近二十年的难堪现状。

微信图片_20190823154646

他山之石:日本人的垃圾分类

在我们的邻国日本,以垃圾分类备受关注,举国上下的民众的自发坚持着复杂且繁琐的垃圾分类规定,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在1990年代之前,日本的垃圾处理方式跟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由垃圾车统一收走之后,进行焚烧或者填埋。

80年代泡沫经济的高消费后,垃圾也随着大量产生,人多地狭的日本,90年代初的时候已经不得不去面对:日本垃圾堆填区残余使用年数甚至不足8年。

垃圾已无处填埋,当地政府打算继续建设垃圾填埋场数量的时候,遭到了民众的强烈反对,1995年的调查表明,全国各都道府县围绕垃圾处理而起的纷争高达368起,其中279件都与垃圾堆填相关。

这个时候“垃圾分类”被及时地提出来,焚烧、填埋垃圾时对垃圾进行分类,不仅减轻处理压力的同时,还能降低垃圾处理对环境造成的不利影响。

应运而生的垃圾分类,是历经环境污染后的痛定思痛。二战后日本大力发展工业,大量的工业污水被排向河流,水俣病、痛痛病等公害病争先爆发,各地住民团体对垃圾填埋的积极抗争,更让普通居民对环境污染有无与伦比的亲历感。

除了靠民众的自觉,日本政府督促居民践行垃圾分类的方法,是通过持之以恒的宣传让民众认识到垃圾分类的方法和作用,并为家庭垃圾分类提供最大程度的便利。

让民众能养成垃圾分类的好习惯,就得让民众知道垃圾分类的意义。

在日本,每个学校都会教小孩本地的垃圾分类方法,垃圾回收机构会专门来指导孩子们如何丢垃圾。不仅如此,日本的小学甚至幼儿园,都必须组织孩子们到垃圾回收工厂参观垃圾的处理流程。对普通市民也设有开放日,居民可前往参观并监督。

在社区里同样需要关注,每个星期负责垃圾场清扫的社区家庭,必须把没被收走的垃圾袋带回自己家分类,再于下一次丢出。这种规定,给了邻里相互帮助和监督以足够的动力。

丢出去的垃圾同样是属于自己的责任,需要为它付出金钱,需要承担它带来的后果,这种责任意识,让垃圾分类在日本成为一场自下而上的环保觉醒。

每一个坚持着垃圾分类的人,都是一位环保卫士。

微信图片_20190823154649

丢出去的垃圾,同样是我们的责任

在中国,同样有着一群人在社区里进行着垃圾分类自下而上的探索。成立于2008年的公益组织“成都根与芽”,一直以来致力于生活垃圾的可持续管理。

深入社区,从源头带领居民进行垃圾处理。2011年以来,“成都根与芽”先后在23个社区开展垃圾减量、分类行动,有上万户居民都参与到了这种可持续的生活方式中。王家塘12号院,是成都根与芽的试点小区之一,在小区居民的配合之下,收集厨余垃圾、堆肥以及堆肥区管理,和居民一起创立了小区垃圾分类的管理模式,从2017年至今,平均每月厨余垃圾及绿化垃圾就地资源化利用近1吨,减少了该小区1/3的垃圾清运量。

通过将线上的家庭堆肥培训,与线下的成都生活市集结合,每个家庭的厨余垃圾在处理之后可直接交给生态农场进行堆肥利用,生活垃圾有了环保的好去处。

2011年以来,还在社会多方资源的支持下,深入到24所学校开展青少年环境教育,有超过35000名学生从中受益,积极培养着年轻一代的环保意识。

或许距离全民垃圾分类还有很远,但只要坚持走下去,总有近的一天。

广西横县,一个偏远的小小县城,早在2000年就已经意识到了垃圾围城的危害,从国内最初提出垃圾分类之时,就已经默默地在县政府的带领下践行起了垃圾分类,近20年的努力之下,目前垃圾分类覆盖全县7成,投放准确率超过90%,“人人都是垃圾生产者”到“人人都是垃圾分类者”,不仅垃圾得到资源化,还出现了减量化效果,全县减少了约25%生活垃圾。

试点大城市与垃圾分类屡战屡败之际,在这个偏远落后的非试点小县城,却把垃圾分类一直延续下来,因为在这个小县城里,丢垃圾的人,同样是垃圾的受害者。

垃圾分类,在中国并不是一条绝路,只是身处大城市的我们还没被逼到绝路。

制造垃圾的人,享受着便利不愿意去发声;饱受垃圾之苦的人,承受着痛苦却没有能力发声。新一轮强制下的垃圾分类是否如同过往无疾而终?一场自下而上的全民环保觉醒什么时候到来?可能到我们无处可逃那天才知道。

那些丢出去的垃圾,同样是我们的责任。

别让自己成为社会最想丢弃的垃圾。

摄影师:王久良

摄影师:王久良

参考资料——

1.中国环保产业:《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行业 2017年发展综述》徐海云 2018年第七期

2.中国知网:《邻避型群体事件的治理研究—对九峰垃圾焚烧厂事件的追踪分析》陈晨 2017.01

3.环卫科技网:《广西横县:一个西部小城的17年垃圾分类经》刘伟 2017.04.25

4.公众号:素社,《垃圾围城:比雾霾更触目惊心,我们都无处可逃》楚不易 2017.01

5.公众号:大象公会,《垃圾分类,在日本是如何推行的》 刘喜 2019.06.24

文章来源: 原乡味觉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V7w51Uj8ffAIOVBZOWqA9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