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有机农人故事:净土先净心,10年再苦,也要守护先祖黄土地

有机农人故事:净土先净心,10年再苦,也要守护先祖黄土地

作者:胡丽琼

农人的故事没有太多跌宕起伏,一辈子平平淡淡,却无处不透露如土地般的厚实与历练。我希望在自己推动乡村振兴的同时,能把这些平凡的小故事不加修饰的记录下来,不为了感动谁,纯粹是一段段生命历程的记载。

历史不单是属于大人物的,在蝴蝶效应下,每一段人生都影响着宇宙,在我们懂得了自己的平凡与伟大后,我们才能做到“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

曹永平,田家凹村有机种植负责人

曹永平,田家凹村有机种植负责人

现在说到空心村,似乎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中国哪个偏远山村不是呢?

户籍上有80多人的田家凹村(山西晋中市太谷县),现在常驻人口只剩下40多人,这已经是山西省晋中市太谷县南山山区里算是居住人口比较多的村落了。除今天故事的主角曹永平夫妇外,常住村民年龄大都在60岁以上。

前一天下完雨,一大堆泥土被冲到路面上,村里“年轻”的村民正在清理中

前一天下完雨,一大堆泥土被冲到路面上,村里“年轻”的村民正在清理中

曹永平大哥夫妻俩,今年都是49岁,在外经历了两段十年的打工岁月,最终还是选择回村,重过祖父辈的简单生活,守护着这片生他养他的黄土地。

曹大哥初中毕业后,就到县城打工,期间做过工程队盖房子,也去厂里打过工,当时的工资大概一千多,在30年前,算是不错的收入。在城里打了十年工,曹大哥并没有继续留在城镇里,而是选择回到家乡,成家、种地,过上了一段简单安乐的日子。
直到两个女儿出生,到了该读书的年纪,曹大哥不得不又经历离乡别井的第二个十年。因为从1999年开始,田家凹村的小学就被撤并了,为了孩子们上学,曹大哥只好一家子再次搬到城镇,再次打工为生。

两年前,大姑娘出来工作,二姑娘上高中寄宿了,曹大哥就和媳妇再次回到自己的村里,打理着20多亩地,四五百棵的果树,一年下来能赚5-6万元,是村里收入最高的,对此,曹大哥很是满足。

相比在城镇里,自己被边缘化,被拖欠工资,过着无根的生活,曹大哥说只有在自己的村里才是家,才有那种长在大地上的踏实感。

曹大哥与他家的苹果树

曹大哥与他家的苹果树

地处太岳山余脉,海拔1100多米山沟里的田家凹村,在2018年初加入到衡荣有机村的行列,全面实施农药、化肥、除草剂、转基因不进村。作为村里有机种植的负责人,曹大哥有他自己的梦想。

一直以来,村里的农产品种植,除使用低毒农药杀虫和少量化肥外,并没有使用其他化学品,满打满算也是安全的绿色食品,但曹大哥对于农药对身体的危害有着基础的认知,所以,果子不能从树上摘下来就直接吃这一点,曹大哥心里还是有着膈应。
在十多年前,曹大哥就想在村里推动有机种植,只是无论是从技术上,还是人心上都不是合适的时机,直到与衡荣农业相遇。

截止2019年8月,衡荣农业链接的8个有机村

截止2019年8月,衡荣农业链接的8个有机村

沈亦可老师带领村民捡垃圾,做好有机村农产品品控

沈亦可老师带领村民捡垃圾,做好有机村农产品品控

有心人与有心团队一起推动有机农业,本来是一件很完美的事情,但农业的本质是很被动的,总有一些人力不可抵抗的意外。

2019年5月,衡荣农业对接有机农业技术专家刘小平和张格尔老师指导农户病虫害防治

2019年5月,衡荣农业对接有机农业技术专家刘小平和张格尔老师指导农户病虫害防治

回想一年前,2018年年初,刚转做有机种植,土壤还没修复到理想状态,农作物也没恢复自身抵抗力,再加上今年气候异常,果树开花时的一场雪,让梨子和核桃几乎绝收,苹果树也遭遇严重病虫害,减产50%以上。
幸好其他杂粮长势还是很喜人,这多少能弥补一些果树减产所带来的损失,这也是有机农业不提倡单一作物大面积种植的系统科学性的体现。

虽然很痛惜遭遇虫害的苹果,但曹大哥对于有机种植仍然信心十足

虽然很痛惜遭遇虫害的苹果,但曹大哥对于有机种植仍然信心十足

面对这些状况,曹大哥心态平和,他明白转变会伴随着许多未知的因素,他也做好了承受损失的心理准备,即使这损失可能长达8年(8年是曹大哥在心里做出的一个估算,也算是他对于损失的自我承担能力评估,但根据其他衡荣有机村的经验,3年内就能做到有机不减产)但其他村民却开始有所动摇。

毕竟除了曹大哥和他媳妇外,其他的村民都已过60岁,很多已是70岁、80岁,对于他们来说,8年太长,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未来。

曹大哥理解村民的心情,但对于杜绝一切农药、化肥进村,曹大哥有着他的执念,所以他设想着要在村里成立合作社,把土地流转到合作社名下,由合作社制定种植方案,即使全部风险由他一个人承担,他也愿意。

净土先净心,曹大哥心里很明白,所以,做好村民的心理建设才是曹大哥目前最重要的工作。

微信图片_20190817232648

香甜多汁的小白梨

香甜多汁的小白梨

关于乡村的未来,曹大哥深感无奈和无力。

村里最年轻的自己也已经48岁了,而年青一代都在外面读书、打工,即使有一天,村里能赚到更多的钱,他们也不可能回来。
曹大哥总结原因有三:1、村里没学校,家长们必须带着孩子到城镇里读书;2、年轻人回到村里找不到对象;3、村里没有网络。

虽然我也觉得没有网络是一件很不方便的事情,但却从没意识到在现代人的心中,网络已经有着与读书和找对象同等的地位。
要是这现象是由哲学家、社会学家、心理学家提出来,我可能会听过就算,不会太在意,但当曹大哥把从生活经历中感悟出这种反生命现象,却让我深感恐慌。

要是真的有一天,所有乡村都消失了,我们被现代科技这张网死死地困在里面,然后人类都变成了为科技提供能量和智力的工具……

想想都觉得窒息。不过这样的话,关于人类有没有自由意志的上千年争论终于有了答案了。

即使无法构想乡村的未来,但曹大哥有着坚定的意志,一定要带领全村村民实施全域有机种植,再也不让化工农用品毒害人的身心,毒害这片养活世代先祖的黄土地。

文章来源: 3O有机农业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Umt1tOksVF6_TL7mbSjFV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