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46 个人的咖啡馆和2个人的幼儿园

46 个人的咖啡馆和2个人的幼儿园

三木老师带大家玩“折草”

三木老师带大家玩“折草”

“韩村旅行记”之三

巫娜开车接落在最后的我、乌拉拉、惠子还有高木晴光的同事幸子小姐。我们几个吃饭比较慢。幸子穿着黄色短袖T恤,胸前挂着自己做的橡果饰品。橡果是她从树林里找的。她属于身上自带森林气息的女生,招人喜欢。两个小孩与她玩得超投缘。我则在一旁细嚼慢咽,争取把剩下的拌饭吃光。

车上,巫娜放起了音乐。她性格开朗,我们很自然就聊起来。她读的是日本文学专业,所以我们谈起了各自喜欢的作家。她说了一个日语人名,我猜可能是村上春树。我讲了一个作家的中文名,但他们没听懂。我把“人间失格”四个字写在纸上拿给巫娜和幸子看。幸子看后,跟着又写了“太宰治”三个字。巫娜就懂了。文学是没有国界的,它可以让你很快在不同国籍的人之间找到话题。

韩国朋友巫娜

韩国朋友巫娜

巫娜告诉我,她以前从没想过跟谁有连接,不习惯和人有紧密的关系,可是这样的日子过久了,又觉得单调。于是,她从城市搬到郊区,过上了慢生活。

去年,青年协会组织了一整年的活动,大家一起煮饭、缝衣服等。今年还会举办类似的活动。她在这里待得快乐,时间过得也充实。“不管我们从哪里来,想见面就见面,像这样的交流希望更多。”

穿过行人密集的街巷,路过一个水果店,七拐八拐之后,我们来到了“IN”咖啡馆。这家咖啡馆的韩文名直译过来是“连接”的意思,但我更乐意称呼它为“IN”。

IN的门前立着一个写有“Remember0416”白色粉笔字的黑板。黑板上贴着用黄丝带拼成的结。那是为刚刚过去5年的世越号沉船事故所做的纪念物。丝带上写着大家的祝福。

IN 咖啡馆正门

IN 咖啡馆正门

咖啡馆不大,但有一个亮堂堂的活动室。一行20 多人挤在小房间里,吹着空调,喝着冰冻饮料,听IN 的创建故事。

原来这是一家社区咖啡馆,股东多达 46 位,全是当地的村民,每人出 50万韩元(3000 元左右人民币)建的公共空间。内装花了半年时间,由大家合力完成,一起刷墙、制作招牌、布置等。在日以继夜的劳作中,村民之间的感情也增加了。

IN 营业后,不上班的妈妈们,经常聚在咖啡馆举办各种亲子活动;爸爸也有了共同的俱乐部,下班后一起来咖啡馆做木工、办读书俱乐部等。咖啡馆内贴着简洁大方的海报,也是出自股东们。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咖啡馆,却将当地的村民连接在了一起,真是名副其实的“连接”咖啡馆。

巫娜没事也会来坐坐,有时带着她的朋友到咖啡馆办活动。因为有那么多人的参与,所以咖啡馆从不冷清,大家都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东方人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活哲学,IN 不断地吸引着志同道合的朋友。

IN 咖啡馆内

IN 咖啡馆内

听完分享,喝完饮料,最烈的正午已过。我们又去了一所夫妻办的森林幼儿园。

这所幼儿园就像露天游乐场,平时并不上课。创办它的是一对来自釜山的年轻夫妻。妻子来村里办读书会,被环境吸引,便决定留下来做点什么。

远处的黄房子是幼儿园

远处的黄房子是幼儿园

一想着以前丈夫从事的是建筑业,毁坏了不少自然环境,又想到孩子们对大自然越来越疏远,越来越少体会到幸福感,怀着一份对未来的憧憬,以及对孩子的关心,妻子辞了印刷业的工作,并说服丈夫搬了过来。“适当地赚些钱,好好地生活。”女主人这句话让我记挂在心。

他们申请到这个村子还有点坎坷。原则上,韩国的土地是私有制的,但由于这片山区有现任总统的夏季别墅(其实很一般啦),所以村子只租地不卖地。

其中一栋是现任总统的别墅

其中一栋是现任总统的别墅

两人最初都不是老师。妻子后来考取了资格证,比如森林教育相关的证书、婴幼儿教师资格证等。

我们到的这天,有四只诞生没多久的小猫,窝在桌上的篮子里。还有两只狗,一前一后看门。羊在吃草,有位小朋友一直陪在它左右。鸡鸭都有,还有牛。养过动物的就知道,它们是一天也离不开人的。所以,仅仅办幼儿园其实不会很累,但为了小朋友而养很多动物,累的程度就由不得人了。

刚出生的仔仔们

刚出生的仔仔们

“她很辛苦,干这个工作体力消耗特别大,她还养了好多小动物给小朋友看,但她又非常开心。”高高瘦瘦活像韩剧里走出来的明星的年轻丈夫说。

幼儿园启动之初,靠着读书会和博客的传播,吸引了釜山一些家长带着小孩过来。随着幼儿园的口碑越来越好,小夫妻也不愁了。他们不担心收入,反而不愿扩大规模。“心有余而力不足。”妻子说。

幼儿园入口

幼儿园入口

看门的狗

看门的狗

釜山的人周末把孩子送到这儿来,教育局也事先联系,组织学生过来体验自然生活。通常一次体验最少10 个人,最多 20 人,每人 5 个小时,一小时收费1 万韩元(折合人民币 60 元)。学校安排学生来的话,还得提前3 个月申请,春夏秋冬固定时间来。

幼儿园四季无休。好在,村里的负责人支持夫妻俩,时不时来帮帮忙。我们到访的这天,他就在一旁协助拍照。

下午的阳光让人想睡觉。小两口泡了茶。大家一边喝,一边围坐在凉亭内交谈。韩国的乡村依山傍水,水边通常有凉亭。乘凉的不是老人就是农夫。上凉亭要脱鞋,木地板岑亮,坐也好趟也罢,让人自在。

妻子在凉亭给我们介绍幼儿园

妻子在凉亭给我们介绍幼儿园

丈夫这天负责拍照

丈夫这天负责拍照

之后,小夫妻领我们逛了逛青山绿水。野鸭子飞得老高老高,夕阳反射在水田上,照着岸边正在思考的人。农夫用小型机器在插秧,种的估计是晚稻吧。他们的田都小块小块的,对见惯了大场面的中国人来说,实在太过迷你。不过,耐下性子深入了解,又会有不同的感受。

养动物的地方

养动物的地方

棚圈

棚圈

玩耍的地方

玩耍的地方

种菜的地方

种菜的地方

过家家的地方

过家家的地方

回到IN咖啡馆,一行人做了简短交流。

一日釜山游,我们接触的都是很小很小的单位,很小很小的人和事,但它们虽然小,却富有活力,有空间有时间慢慢摸索,按着自己的步调走下去。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单位都是自力更生的,没人投资也没有基金会赞助。

英菲姐感触很深。她说:“中国追求高大上,小而美就没人跟你玩。”前文也提到了,她在云南普洱做创新性教育,比如云田游学、乡间课堂、生活体验营等。她其实是一位海龟建筑师,本身素质过硬,但由于创办的组织机构过小,不可能给村里带来丰富的资源,所以开展工作比较困难。
照顾小羊的小孩

一个社会的活力,不正是基于组成它的细胞吗?希望中国有一日,也学会尊重和爱护那些小而美、永续存在的组织。

(未完待续……)

有机会原创

草西
草西,有机会主编,写作者;长期关注有机生活实践者的故事,报道小而美的人事物;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身体力行推广有机。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由草西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