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世界巡护员日 | 人生最大的转变发生在那一刻

世界巡护员日 | 人生最大的转变发生在那一刻

巡护员、森林守卫、看守者、狩猎管理员、野外执法人员……他们以各种各样的头衔服务,其工作范围是巨大的。但有一根线将他们连接在一起 —— 守护人与自然的无名英雄。

那么,巡护员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巡护员,我们通常指任何参与保护和管理国家公园和自然地区的专业人士。巡护员的工作是动态的,涵盖六个关键领域:巡逻、监控野生动物、打击偷猎、协调当地社区、管控火灾风险和协助旅游业。

在过去,交通君带大家认识了守护南非的反盗猎巡护员们、奉献自己生命的赞比亚巡护员埃斯纳特、首个拯救非洲象的全女性反偷猎队、守护穿山甲的巡护犬……

在这样一群无名英雄中,也有这些“身世”特别的成员,他们曾为了养家糊口、解决贫穷生计而对野生动物伙伴们惨下毒手,但如今,他们自身的价值在巡护员工作中得以重生。

猎虎者   森林守护者

迈迈(Mem Mai)出生在一个非常贫穷的家庭,他从小在柬埔寨的野生动物保护区旁边的一个叫Khes Svay的村子里长大。

迈迈在执行巡逻任务©️Chea Sophea / Shaun Hurrell

迈迈在执行巡逻任务©️Chea Sophea / Shaun Hurrell

“ 为了养活自己和我的家庭,作为一个年轻人,我于1988年参军。在那里的两年,我学会了如何使用武器,回来后因生计所迫而成为了一名猎人。”

“ 当时,最流行的狩猎装备包括步枪、陷阱和罗网,所有这些工具都是我们自己制作的。步枪是用来狩猎野猪、水鹿、赤麂、坡鹿、圆鼻巨蜥、孟加拉巨蜥、麝猫、兔子等(其中一些是濒危物种),但我们最“有价值”的目标是虎。”

在2007年野生虎被宣布在柬埔寨境内灭绝前,当地人们是有机会狩猎到野生虎的。

迈迈在自然保护区内©️Shaun Hurrell

迈迈在自然保护区内©️Shaun Hurrell

“1993年,我终于达成目标,杀死了一只虎。”

“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它死时发出的可怕的声音。宰杀的肉喂饱了我的家人,有的分给邻居们吃,剩下的皮之类的东西在村子里用来交换基本生活必需品。我很快就成了一个中间人,把野生动物杀了卖到邻国老挝。”

“遗憾的是,我最后一次看到野生虎也是在那一年—— 1993年,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次邂逅:当时是下午3点左右,我在不远的地方观察了它好几分钟。”

迈迈与柬埔寨环境部长的合影©️Shaun Hurrell

迈迈与柬埔寨环境部长的合影©️Shaun Hurrell

“然后,在2003年,我听说了一个非政府组织国际鸟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的工作机会。他们正在寻找鸟类研究人员,需要对野生动物保护区有深入了解的人。我真的很感兴趣,最终被录用了。”

我放弃了猎人的生活,成为了一名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

以前,我唯一的选择是杀死野生动物来挣钱。

现在,我可以为一个积极的改变做出贡献。

“不知怎么的,我意识到如果我们不改变,很快所有的野生动物都会被猎杀到灭绝,我的孩子们将无法看到我曾经看到过的、大自然的美好事物。在过去的15年里,我还学习了野生动物生态学。”

他在一场火灾后对森林进行观察监测©️Shaun Hurrell

他在一场火灾后对森林进行观察监测©️Shaun Hurrell

“如今,我是全职的高级野外鸟类研究员,通过它们的叫声,我就能认出数百种鸟类。我热爱大自然,我希望帮助保护它。”

非洲象偷猎者   英勇巡护员

肯尼亚莱瓦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反盗猎巡护员Kapona Lapale曾经也是一位盗猎者,他远比其他人更了解他们的对手。

他曾经是肯尼亚北部最臭名昭著的野生动物罪犯之一,在大约五年的时间里,他共猎杀了超过50头非洲象,除此之外还包括斑马、长颈鹿等其他大型哺乳动物。

Kapona Lapale©️Alibaba Foundation

Kapona Lapale©️Alibaba Foundation

他曾回忆,在一次偷猎行动中,他猎杀了一头母象并试图获取其象牙时,两只小象一直拒绝离开母象的死体。

他不得不也将两只小象杀死……

这之后,他受到了打击 —— 沉重的负罪感开始吞噬他,他意识到,有些东西不得不被改变。

他在当地社区长者的帮助下,转而投身于环保事业。

就和其他巡护员用生命在保护野生动物一样,Kapona Lapale也是提着自己的脑袋在守护着这些野生动物们。

Kapona Lapale©️图片来源于网络

Kapona Lapale©️图片来源于网络

很多人以盗猎为生就是因为太穷了,盗猎成了他们唯一的生存方式。

九年后的现在,他走上了开普敦一家酒店的领奖台,领取他用自己的努力改变而赢得的巡护员奖。

穿山甲猎人     用行动向你谢罪

在湖南,有这样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为了让濒危的穿山甲有一线生机,他曾数次前往曾经存在过的穿山甲的地区,踏遍了那里的山山水水,但他却仍旧一无所获。

据他回忆,他最后一次看到野生的中华穿山甲,大约是三十年前。

谁也想不到,他曾经是一名猎人。

©️截图来源于自纪录片《猎护》

©️截图来源于自纪录片《猎护》

“穿山甲我们小时候也养过,用一个大水缸把它关在里面养,最后都是死掉了。小时候跟着抓的穿山甲基本上是改善生活了,肉就吃掉了,但这个肉不好吃,腥味特大,但是那个时候因为生活所迫,填不饱肚子。”

“后来我抓穿山甲的原因我记得很清楚,儿子要读初中了,我抓了一只穿山甲有人买。那个时候一只穿山甲卖五块钱,五块钱可以交初中一年的学费。”

©️截图来源于自纪录片《猎护》

©️截图来源于自纪录片《猎护》

他当时由于生活、经济原因所迫而去抓穿山甲。据他回忆,在当年,他所在的生产队仅饿死的就有十几个人。

在他阅读报刊了解到穿山甲因人为活动而已经濒临灭绝后,他觉得十分心痛,发自内心想来寻找它们。

“我年轻的时候对它伤害太大,现在呢也就是对它的谢罪吧。”

观看完整《猎护》纪录片

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去年在亚洲和中非地区开展的一项针对巡护员受聘情况和福利的调查来看,每七个巡护员中就有一人在工作中受过重伤,比例高达14%!

而根据国际巡护员联盟和绿色前线基金会的统计,自2009年以来,巡护员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871人!

今天,7月31日,是属于所有站在一线、保护着野生动物们、守护着人与自然的无名英雄们的节日。交通君想在这里为他们深深鞠上一躬,你们辛苦了!

本文数据资料来源:

http://tigers.panda.org/news/what-is-a-ranger/

http://www.birdlife.org/worldwide/news/meet-former-tiger-hunter-turned-forest-protector

https://select.timeslive.co.za/news/2018-08-10-they-are-our-african-heroes-and-their-conservation-stories-are-amazing/

https://www.worldwildlife.org/stories/ranger-survey-reveals-harsh-conditions

https://str8talkmagazine.com/index.php/2018/08/10/he-killed-50-ellies-now-hes-a-hero-ranger/

文章来源: TRAFFIC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Kh-VEk8Gf2dtjMhIMeyQJg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