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三垚消费者合作社访谈:不只为食安

三垚消费者合作社访谈:不只为食安

作者:西西

2018年初,在朋友的推荐下,我加入了一个消费者团购群。群规明明白白地写着:“用购买支持有机种植,人人都是义工。消费者不是上帝,但并不意味着不解决问题。”加入的一年半间,眼见团购的频次从一周两次蔬菜逐渐增加到一周四、五次团购,包括蔬菜、水果、米面粮油、加工食品等一系列生态或有机标准的产品,基本满足了一个主妇的日常所需,而且价格实惠,订购方便。随着口碑相传,加入团购群的人数越来越多,500人的一个群早已不能满足需求。2019年初,由义工组成的群管理者宣布成立三垚共生合作社,并介绍了组织成立的来龙去脉,我才了解到这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一小群人,为了自己的家庭,为了食品安全,带动更多的人行动起来,以购买支持生态农夫,支持更多的传统农民转型生态农业。在这里,采访到了核心的两位创始人五味子和无心插柳,她们两位都是理科学霸,用理科女独有的冷静、务实、高效,一步一个脚印地带动着大家向前走。

左一为无心插柳, 右一为五味子

左一为无心插柳, 右一为五味子

西西: 可以讲讲最初的故事吗?

五味子: 2015年,为了想吃安全健康的蔬菜,我们有30个朋友一起在房山长阳租了十亩地种菜,拿起锄头自己种地,但是租着租着很多人就退出了。因为种地不仅是个体力活儿,还是个技术活儿,自己种肯定各个方面都跟不上。然后租的农户那家设施也有限,所以很多人干不下去就撤伙了。

第二年,还是想吃安全的菜,我们又继续干。不过第二年我们改了个方式请农户帮我们种,我们先预付款给他,一个人预交个一千多块钱吧,由他来提供蔬菜,我们吃就行了。没想到他也不是特别会种,管理不善,有一回种了三畦全是茼蒿,我们一两个星期只有这一种菜,这种情况特尴尬。他不太会安排生产计划,不能一次多提供多几个品种。我们本来想的这种“社区支持农业”的形式又以失败告终。

那以后大家说那怎么办?我们又找到了一家天津的农场的菜,是我的一位邻居种的。他有800亩地,建了好多个大棚。购买了一阵子,就没跟他继续合作了,因为他的目标是做幼儿的食育教育,农场打造得像一个游乐场,主打亲子采摘,这和我们的期望不太吻合。我们想找一个以生产为主的农场。

后来有一个机会我们找到了翠京元,这是一家专门生产有机蔬菜的农场,主要供货给大型超市。我们跟他们谈能不能以一个比较便宜的价格购买剩下的尾菜。他们觉得可行。这样我们开始团购翠京元的蔬菜。可是尾菜有一个问题,品种比较少,数量又不太稳定,不能满足日常所需。2017年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认识了六合园的朱老师和季老师,双方聊了一下,觉得可以合作。六合园当时主要供给会员,我们只占了其产量的一小部分,但是随着团购数量的增加,后来变成主要供给我们了。六合园加入后,我们又谈了天津的一家酵素农场和野菜夫人农场,团购的菜品越来越丰富,频次越来越高,一周基本能保证3至4次团购。

无心插柳:2004年底辞职,去实现未完成的各种心愿,其中之一是以荒漠化治理专职志愿者身份,每年有二个月时间在科尔沁沙地最基层从事植被恢复劳作。2009年由于公益项目渊源,开始了将近五年的非农化体验式农耕(“闭关”)生活,2014年底从自己创建的“荒漠化治理志愿者智能农业体验基地”走出,进行了大约一年多的游农生活以及在胡删老师专门为肿瘤患者而举办的“有机生活 爱的希望”公益班做义工(因为我自己也是肿瘤资深人士)。多年的亲身经历,对生态环境恶化原因及后果,有着及其深刻体会。此期间,与分布在各地的一些朋友逐渐在网上聚拢,共同寻找“老百姓吃得起”的安全食材。大约2015年开始我所在的两个小群合并,2016年拟立群规,开篇就是“本群已建立多年,老群员均默契于群建设;经长期探索、多次成功团购的产品及经验惠及其他诸友群。鉴于购买安全食材具有一定风险,暂拟不扩大群规模。”

群规第一条是“本群是为安全食材购买者提供的友情互助公益平台,以购买支持良心小农生产的环境友好型安全食材,……。”

随着涓涓细流融汇,有共同理念者,顺理成章集结在一起,资源共享,一切皆无偶然。

西西:咱们团购的产品有什么标准呢?

五味子:我们希望大家吃得安全放心,初级农产品的底线是无农药、无化肥、无除草剂。如果是加工品,希望是无添加的。在此基础上,我们尽量提供普通家庭可以消费得起的产品,性价比高一些的。团购的蔬菜价格大概在10元以内,我们花了很大的功夫去寻找符合这个条件的,可以合作的农场。你也知道有机蔬菜的价格挺贵的,找到这样的产品不容易。有的农场可能提供的是尾菜,有的农场看中我们稳定的、基数比较大的购买量,愿意在价格上给出空间。我们也很感谢这些农场,合作几年下来,彼此有了挺深的感情。不仅是购买,还愿意帮助农场做一些事情,比如统计订单、跟踪快递、为生产提供一些建议,和提前支付一些货款给到农场或农户。

无心插柳:我们始终有着非常明确的目标:“寻找老百姓吃得起的安全食材”,普通经济收入的家庭也要保障餐桌安全;充分尊重从事环境友好型农耕的良心农人,摒弃“生态洁癖”。对于非化学农业生产过程采用的是露地种植或是冬暖式大棚,是否使用了地膜(用了地膜必须回收干净),是否使用了植物性农药,配送过程是否用快递等等,有自己独立的见解。我自己闷头体验过将近5年的非化学农业,涉及了气雾栽培、水培、基质培、露地种植、冬暖式大棚建设与种植管理,体验了农业生产全过程中的复杂性与问题节点。我的三十多年职业生涯,分别在航天科研系统及全国性金融系统各十几年,深感农业生产全过程的复杂性丝毫不亚于这些行业。尤其是农业靠天吃饭,以一家之力从生产到销售到市场要做到纯粹、极致非常难。有些生产环节确实会出现一些问题,我们愿意给他们时间和空间去改善,出了问题平心静气分析原因,冷静客观找出症结及解决方案,这其实也是源于共生关系。

西西:团购中遇到过比较纠结的情况吗?

五味子:有啊,像前一段团购的藜麦。这是山西的农户种植的。2017年国庆节曾去他家了解到他有两种模式种植的藜麦,少部分是无农化种植的。2018年春天,他跟村支书特意来北京找我们,约定了生态种植的方式。回家后他种下了400亩,但是天公不作美,播种后干旱,出芽率极低,靠天吃饭,最后才收了3000多斤。这批藜麦颗粒偏小,不太饱满。

半年来,内心一直很纠结是否帮他卖这些品相不太好的藜麦。卖吧,品相不令人满意,不卖吧,有可能影响下一季生态种植的积极性。考虑再三,决定帮助他销售这3000斤藜麦。为了让大家安心购买,虽然内心完全信任他,但还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在青岛诺安做了191项农残检测,结果是未检出农残。在群里团购藜麦时,如实将所有情况公布给大家,大家按照自己的意愿决定是否购买。

我是到最后一刻才下的单,尽管自己家里还有比这好得多的藜麦,因为要支持愿意转型做生态农业的农民。这一点上我特别赞成朱安妮老师的观点:食品安全问题首先是农业问题,而农业问题主要还是要靠农民来解决。如果广大的农民都用安全的投入品、安全的方式种植了,食材安全问题才能够得到最根本的解决,何况现在很多农民有这个觉悟,有这个愿望。

西西: 的确是这样的。正因为团品的丰富和价格的亲民性, 2018年团购群发展迅猛。

五味子:对,2018年,我们经历了飞跃式的发展,团品从蔬菜拓展到了水果、调料、粮食、肉蛋禽等,几乎厨房里所需的各类食材都有覆盖,人数一下子超过了500人。我们统计了一下,全年一共组织了210次团购,总订单金额661500元,人均消费1300元,团购合作的农场达到了23家,与2017年相比有了从量变到质变的积累。所以,2019年初,义工团队经过讨论决定成立三垚共生合作社,更加明确了我们的使命和决心,希望未来能够团结更多的人,加入到购买安全食材,支持生态农夫,改善生态环境的队伍中来。

无心插柳:团量的快速增长还得益于技术手段的解决。譬如现在是以群接龙的方式由大家自助下单和付款,最近推出的自助查快递工具,只需在“易查单”小程序里输入电话号码就可以跟踪查找快递的相关信息,这些团购工具的组合应用,提高了团员的自助购买效率,减少差错,大幅度减轻了义工工作量。我们还将尝试使用更多的技术工具,不断完善运行。

2017年就在考虑是否成立合作社,从社会趋势看,若想长久发展,这是必由之路。

西西: 2019年初,成立三垚共生合作社,合作社的名字有什么含义呢?

五味子:垚 (yáo),古代同”尧”,意为山高(小而高的山)的样子。这个字由三个“土”组成,意味着我们脚踩大地,感谢土地的养育,同时植物也根植于大地,从土中吸收养分;数字三,三生万物。

“共生”,一方面指物理空间的共生关系,链接三个空间:农场种植土地,厨房加工阵地,地球生态环境。以厨房为操作中心,上,输入源自干净土地的供养;下,输出环境友好的肥料,回馈土地养分。这是不可分割的三个共生关系。另一方面指人与人之间的共生:个人,农场,其它相似社会团体之间的相互关系。

西西:能深入谈一谈“共生”吗?

五味子:共生的关系中,我们非常注重和农场的共生,一直在帮农场解决问题。比如,六合园当时最缺乏的就是配送问题。因为季老师本身是蒙古族,不懂汉语,和人沟通不太顺畅。合作的快递公司是我帮他联系的,从最早的黑狗到现在的德邦,谈价格,砍价,确定配送斤数等等一系列问题,每个菜箱的斤数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这其中有个平衡,既满足一个家庭的需求,又节省快递费用。把斤数固定下来,快递公司给我们一个优惠的价格,大幅度节约了农场的运输成本。

我们始终认为和农场是共生和共建的关系。像野菜夫人农场,我们连续2年为其提供预付款,当时所有义工都已经是农场的会员,考虑到农场比较缺资金,义工又自发性地筹集了3万元的预付款,这样群里的团友们也可以享受到农场的会员价。再比如之前团购生态山药的覃怀农场,我们选择那里作为绿麦的种植基地,以提前支付预付款的方式,定向安排生产。农场会阶段性地将农事活动的照片同步给我们,透明化生产的全过程,这样就形成了共建的关系。

无心插柳:我们与生产者的“共生”关系,渗透在整个生产全链过程,在不同的农场中,分别涉及到生产规划、品种选择、肥料制作、技术信息提供、销售瓶颈疏通等等。

譬如,为给农场助力销售红薯淀粉,我们研制成功家庭制作无化学添加的粉条,写出详细制作过程,凡是团购了红薯淀粉的都可无偿学到。再如,将日常司空见惯的加工食品,重新设计选材配方,淘汰四白(白米白面白糖白盐),主料辅料全部来源于团品。例如小米蛋糕(助力农场小米销售)、纯素无麸质五仁月饼(藜麦荞麦做饼皮,椰枣代糖)、汤圆(用红薯、水磨糙米粉做皮,黑芝麻做馅),少量推出进行销售测试,每次都是“秒杀”。

加工品的制作

加工品的制作

五彩汤圆

五彩汤圆

总之,农场遇到的问题,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开动脑筋,运用各路资源共同解决。

西西:和农场的合作过程中出现过一些问题吗,如何面对和解决的?

五味子:因为要对更多的消费者负责,不能光靠农场的口头承诺,所以我们会对合作的农场进行突袭式的拜访,采样,送去专业的检测机构检测。前一阵子,在某一家合作农场的送检蔬菜里检测出了某一种农药的微量成分。一方面,我们查询检索相关资料,了解到属于绿色农业可用,一般用在哪些特定品种,药效释放的时间比较缓慢。另一方面,农场在自查,告诉我们曾经外购过十几株菜花苗子,补苗用的。我们又咨询了植保专家,了解这种农药确实在菜花的育苗基质中广泛使用,这样基本了解了问题出在哪里。了解清楚后,我们将这一情况第一时间发布在团购群,让消费者知情。经过讨论,决定暂停这一农场相关地块的团购,给其调整的时间。

无心插柳:农场在某个生产环节出了问题时,不能一棒子打死。一味质疑或指责,乃至直接停止与其合作,这很容易。但我们采取的态度是尊重事实,面对问题一起解决问题。另外,义工们必须学习相应的种植知识和农业实用技术,这样才能准确判断问题客观出在哪里,如何正确解决,不说外行话。所有这些,基于对生产者的真诚尊重!也是源于共生关系。

西西: 2019年合作社致力于推进哪几块的工作?

五味子:2019,我们主抓三件事:

一、继续做好初级农产品团购服务。
二、加强产品二次开发。
三、做好义工团队建设,提倡奉献精神,同时制度与福利待遇并行。

西西:作为一个所有成员皆由义工组成的组织,能谈谈这方面的心得吗?

五味子:目前,团购组一共有8位义工,一个月每位义工至少组织四次团购,有时候更多。为了保障组织的稳定性,我们对义工奖励与约束并举。吴姐(无心插柳)以前在公司主抓人力资源,这方面经验比较丰富,她来讲吧。

义工团队

义工团队

无心插柳:由初期不同大小的团购群,汇集发展到现在的中等规模,必须提到多年来在后台默默付出的义工们。我们的团购义工全部是女将,人数最多时约有十八位。历数起来有在职人员、离退休人员、专职妈妈,有外企高管、国企中层、体制内领导、现役军官、私企老板,年龄从三十多岁跨度到六十多岁。

她们默默在后台轮流承接每次团购,低调踏实、任劳任怨、不事张扬。在没有现在使用的这种高效便捷团购工具时,团购结束进行汇总统计,经常复核数据到夜里零时后。

义工们在个人时间、经济、健康,以及对家庭的照顾等诸方面的无偿付出,是三垚能为大家提供“老百姓吃得起的”平实价格的基本保障之一,可以说,没有这些可亲可敬的义工们,就没有三垚的今天。

在牢记义工们功不可没的同时,今年初,我们对以往的工作做了整理归纳,崇尚义务奉献的同时,效率和自我约束能力也要提高。这里面有两层含义,一个是说群友对义工不能光是口头上的尊重,群里常有人说“义工辛苦了”,但实际上懒得自助解决,视义工为保姆。另一方面,义工们也要有自我约束。由于大家都是用私人时间服务,时间的张驰程度与规律不太好把握,为了减轻召集人的工作量,提供后台工作效率和质量,今年我们采取了自愿报名和签署义工《约定》相结合的做法,界定了义工与合作社的双方责任和义务,建立了进入和退出机制。譬如,我们非常注重技术手段的应用,合作社有责任培训义工们尽快熟练掌握相应工具,如果经过约定时间仍不能独立使用,将进行劝退。

讲到福利,义工享受的团品价格比群友稍微低那么一点点,以示对其尊重。有这个价差是因为多年合作的农场希望给我们最大的优惠,但介于不影响其他各个平台的终端定价,我们有时候不能给到群友那么大优惠的幅度,这部分差价作为公益发展金,主要用于团品的检测费用、必要的考察费用、必要的生产资料等开销。目前阶段,合作社本身不设赢利目标。

西西:从满足自家的所需,到带着大家一起团购,建立消费者合作社,对个人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影响?

五味子:有影响,肯定是正面的影响更多。吃的东西干净了,家里人都健康了,家人逐渐有这方面的意识,愿意帮着去宣传,觉得这种方式很好。负面一点的是要花费时间精力来做,我是在工作之外的业余时间做的,那就需要在家庭和这个爱好中间找个平衡,不能说我这头团的高兴了,家都不顾了。

无心插柳:我很年轻的时候戴了重病帽子,身体状况曾经非常差,但随后几十年的心理建设与饮食方式以及生活习惯使身体受益颇多。在这个能使更多人餐桌安全的组织里,我给自己的明确定位是“基本面”,做个好的“基本面”。对于愿意做、能够做、有发展潜力的年轻人,给予支持与扶植。

西西:还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对于合作社的未来有何畅想?

无心插柳:小孩学走路靠经验积累吗?摔个跟头再走两步就叫经验?不是的,一定是他体感的一个修正。所以我觉得目前来谈经验还为时尚早。三垚非常稚嫩,需要磨合、试错,稳扎稳打的低调行走,在实践中修正。

国际上和国内的一些消费者合作组织,无论是已经成功或是正在起步的,都经历了摸索与创新。我们都不是纯粹理想主义者,也没有想一定要完全模仿谁的模式。我们有情怀有理想,但更注重如何落地,去优化每个环节。

目前,“三垚共生合作社”,处在轻运行阶段。

所谓“轻运行”, 就是暂时不制订符合法律、行政法规的合作社章程,暂时不设立相应的组织机构(例如理事会、监事会、社员代表大会),没有出资成员(根据章程的规定交纳入社费,认购股金及由社员大会决定的其它费用),目前实行的是“团长负责制”,准确的说,是“团长召集制”。

之所以自称为合作社,主要是为了融于环保/食安领域的社会环境,便于与其他类似组织对接、学习、交流、探讨、合作;二是有个缓冲时间,在实践过程中,经过试错、磨合、资源积累,逐步自我完善,有计划有步骤地循序渐进,时机成熟时过渡到名符其实。这个过程会很艰难,对此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五味子:对,我们就按照自己的节奏走,一步一个脚印的,有多大力量,我们就做多大的事儿。在2019年的新年寄语里说过“合作社坚持轻运行,不求大,不求快。”

有机会原创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