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感谢杂草

感谢杂草

作者:宋庆亮

最常见的杂草之一狗尾草

最常见的杂草之一狗尾草

很多农民都对田间杂草十分痛恨。视之为庄稼的敌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最早是用锄头锄,用手薅。现在科技进步了,都喜欢用除草剂。

无论是种花生,还是种水稻、小麦、玉米,或是大豆、小米、红薯,大蒜,只要喷洒上相应的除草剂,就可以把杂草消灭的干干净净。

除草神器

除草神器

真是省时省力又省钱啊。

我自己种地,种谷子,种花生,我也喜欢除草。尤其是种谷子,我把田间大部分的青草都给锄掉了。

只不过我没有用除草剂,全部是人工除草。这样不可避免地有一些杂草遗留在地里。

另外,我在田间地头还留了一些青草没有除掉,尤其两块田交接的斜坡,大概有一两米的距离,我也不除草。

而一部分农民,连地头的草也要喷上除草剂,不给它们留一丝存活机会。

我地头的草

我地头的草

在内心深处,其实我挺感激这些杂草的。我能不用农药种出健康的粮食,它们居功甚伟。

当然,不光是杂草,还有我田边不远处的小河,小河边的各种杂草树木,都是我应该感谢的。

因为杂草和树木繁盛,丰富了农田周边的生态环境。

鸟类、青蛙、昆虫比较多,能够维持一个相对好些的生态食物链,这对于农田害虫的控制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

我的农田附近有一条河,河边很多树

我的农田附近有一条河,河边很多树

这是一条母亲河

这是一条母亲河

其实我家这边的环境只能算一般。包括河流,也有一些人往河里排放养殖废水。但幸好不是工业废水。这两年环保查的严,情况大为减轻。但是仍然是比不上十几年前的。

不过随着土地抛荒的增多,以及农村人口大量流向城市,我想环境会一步步变得更好。

有时我还会偷乐,幸亏我的家乡位于丘陵地带。这边地形复杂,有不少的土地因为耕种困难,都慢慢不再种粮食,被栽上了杨树。

虽然杨树比较单一,但总比没有好。

而一些田间地头交接的田埂,以及水沟,也没人过问,生了不少杂草。

我想多草多树的情况,这对于种植生态健康的粮食是极为重要的。

如果我家在平原地区,仅靠我区区几亩地,种植不用农药的农产品将十分困难。

 丘陵地带

丘陵地带

有一个农友在菏泽,那里是平原地区。一马平川的大平原。

我去拜访他,发现那边除了村庄就是农田。农田是密密麻麻,成片成片,一种沃野千里的感觉。

大概是这样的沃野千里感觉

大概是这样的沃野千里感觉

完全不像我们这里丘陵地带,层层叠叠的。

给我的印象是,那里土地很肥沃,但是缺少树木和杂草。只有路边会种上一两排杨树。农田紧挨着农田,全是庄稼,没有大田埂和坡,完全没有杂草生长的空间。

当时去的时候,正是盛夏时分,晚上就住在农友家里。

两人外出散步,发现外面几乎没有蚊子。

我觉得好奇怪,不止一次地问他,怎么没有蚊子呢,我老家那边蚊子可多了。

他也说我们这里蚊子就是很少。

后来我就揣测:是不是那边全部是农田,每块农田都喷药,把蚊子都杀光了?另外,沟渠都污染了,蚊子也没地方产卵了,所以连蚊子也快灭绝了?

这位朋友是一个坚定的自然农人。他种植的农产品标准很高,甚至比我的还要高。

但是他种植果树,总是不太成功。

无论是苹果,还是梨树,或是樱桃等等,每年几乎都被洋辣子吃光叶子。一连四五年,年年如此。

果树被洋辣子吃得一干二净

果树被洋辣子吃得一干二净

有些树都种了三四年了,硬是不长个,小小的。

而在我家这边,是同纬度地带,每年也都有洋辣子,但从来没有把叶子吃光。

我家墙外的苹果、樱桃,都长得枝繁叶茂,从来也没有打药、施肥。

虽然每年都会生蚜虫,但影响并不是太大。

而且距我家苹果树不到五米处就是隔壁村的农田,他们每年都打药、施肥,也没有怎么影响到这苹果。

我家的苹果树

我家的苹果树

有一些蚜虫,但我认为不要紧

有一些蚜虫,但我认为不要紧

我家的樱桃树

我家的樱桃树

这一年多来,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农友家的果树总是生那么多洋辣子,而我家门口的果树却没有那么严重。

后来我似乎想通了,大概是因为我的苹果树距离河比较近,只有几十米。

这河比较宽,有五六十米以上。河里生满了各种茂密的水草,河边都是柳树、杨树,周边村庄里也到处都是树木。

这里面喜鹊、麻雀、野鸭、杜鹃,甚至白鹭,很多的鸟,各种昆虫也是很多。

夏天看过去,就像小江南的感觉。

微信图片_20190717171246

我想有这么多的鸟,洋辣子大概会被吃掉很多,所以并不会成灾。如果没有鸟来吃这些虫子,说不定虫子就会把树叶吃光。

鸟类的繁多,就需要感谢河边的水草和树木了。是它们为鸟类提供了充足的食物和栖息地。

所以能种出好的果树、庄稼,表面上是农人的辛勤,但归根结底还是要感谢河流、草和树木的。

它们看似无用,却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

我们试着想想一副画面:在一片平原地区,全部是农田,很少有树,也没有空间生长杂草。

如此一来,就不会有很多鸟,也不会有丰富多样的昆虫。

如果到了害虫繁殖的季节,没有鸟儿来吃它们,也没有天敌来克制。害虫是不是很容易大量爆发呢?

如果有较多的杂草树木,害虫还可以选择吃草和树叶。如果全是庄稼,几乎没有杂草树木,害虫没得选择只能吃庄稼。

如此一来,虫害是不是更加严重呢?

我想这大概是平原地区农田需要大量喷药的重要原因。

然而,害虫经过多次喷洒农药,抗药性越强。

但限制它们的鸟类和其他昆虫却却总是不足。

所以这样的农业是一个死循环,导致只有不断加大农药使用量,才能维持下去。

可是谁又知道这样的现状能维持多久呢?

爬过山的人一般都知道,山里杂草树木非常多,总是绿油油的。各种鸟类、昆虫不计其数。

微信图片_20190717171250_meitu_5

山上很多树叶被虫吃过,但总体上并不严重。

这是什么原因呢?

我想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山里杂草树木繁多,虫子的食物足够多,种类也足够丰富,所以不会吃完。

第二就是,山里食物链相对平衡,相生相克,一般不会允许某种害虫大规模爆发。

我想如果要减少农药的使用量,最重要的是要尽力创造一个较好的农田生态系。

而这里的关键就是留草种树。

如果能够把三分之一或者至少五分之一的耕地种上树木,在田块与田块的交界处留一片杂草地。这样的话,就能有效改变农业生态环境,促进生物链平衡,利用大自然的力量,减少农药的使用。

这是非常有意义,又符合实情的事。

当然,这也是极其难以办到的事。因为这种现状并非一个人能改变。

在人人相互危害的时代。每个人都紧盯着自己的小天地。种田的农民也只顾自己田里的产量,不会想到去保护环境。

然而做生态农业,需要从更远的视角看待问题。

如果仅仅关注自己的一亩三分田,是很难有突破的。

需要关注整片的农田,周围的大环境,一株草、一棵树,一条河,一只鸟——

这才是我们能够种植成功的关键因素。

我们要感谢这些看似与农田无关的东西,哪怕仅仅是一株草。

因为如果有一天,连杂草都被我们消灭干净了,我们将种不出一棵庄稼,我们也将不复存在。

文章来源:大地的孩子阿亮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QRr7txmm3Pk0khxUcM-V5g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