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有种有种”返乡青年——吴龙龙的故事

“有种有种”返乡青年——吴龙龙的故事

作者: 小C

2018年7月,国家发改委召开专题新闻发布会,介绍全国初步统计当前在我国返乡创业的人数大体达到740万。2015年从北京农学院动物科学专业毕业的吴龙龙,也成为了这740万之一,吴龙龙所在的武洛村是甘肃省宁县盘克镇8个重点贫困村之一,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吴龙龙的采访实录。

人工除草

人工除草

小C:为什么你大学毕业后会选择返乡创业?

吴龙龙:上大学之前,我是不想返乡的,因为小时候在家里就挺怕干活的,但是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学了动物科学这个专业。其实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我选的是城乡发展规划,最后被调剂到了动物科学这个专业,那时都不知道动物科学是什么的,就给学校打电话咨询,回复说是关于畜牧方面的,我那会儿就感觉可能我以后要返乡了,所以从上学开始就一直在做这个准备。在大学期间就一直关注生态农业,在学校里查资料,积累理论知识,寒暑假的时候回到村里那会就到处转转,看看哪片地适合种什么,养什么。当时计划毕业后,我要回村养牛,种苹果,虽然牛的养殖周期比较长,投资比较大,但我觉得养牛比较稳定,风险低,觉得可能回去三年就可以干出点成绩了。

2015年正在提倡万众创新,大众创业,政府对返乡创业挺支持的。所以我2015年我本科毕业之后就返乡回家了。我刚返乡的那个阶段,跟村里说能不能把那个荒废的山头给我用,村里不太同意,后来政府有个植树造林的项目,政府提供树苗,种树的人工钱让我出,我当时就出了2万多元,带了50多个人,连续栽了7天树,把那个山头全部栽完了。最后因为村里的村民有人到山上放羊,羊把树苗全给吃掉了,我也管不住,村里更没办法,最后协调的结果就是,村子里把山头让我长期用,差不多50年的期限。山头上还包含一部分的撂荒地,我是5-15元分块承包回来的,现在整个山头大概有300亩地,有的承包期限是50年,有些是70年。我的家乡是苹果的主产区,以前每家每户都有苹果园,但是因为没有路,苹果收获后运输很不方便,慢慢的很多果园就荒废了。我承包的山头上总共一百多棵树,在我承包以前,苹果树大概有七年都没修剪了,更别说用什么农药化肥了。我承包过来以后就开始自己修剪也没施过肥,去年我的一百多棵苹果树差不多有5000斤的产量,今年可能稍微多一点,差不多1万斤。对于苹果生产唯一的困难感觉就是路不好,苹果到了收获期,还得找人力挑下来,所以我就花了大概十多万修了一条路。

1

小C:为什么给自己的农场命名为牧童心呢?

吴龙龙:唐代有位诗人名叫卢肇,他有一首诗叫《牧童》:

谁人得似牧童心,牛上横眠秋听深。
时复往来吹一曲,何愁南北不知音。

2017年的时候,有一次看书无意间看到了这首诗,感觉得做生态农业就得有这样的心境,所以给自己的农场命名牧童心。

微信图片_20190713231320

微信图片_20190713231322

小C:你觉得在大学校园读书和返乡创业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吴龙龙:学校里给予我的是做好心理准备回去创业,那会儿在大学里,除了上课,课余时间会看一些人物传记,当时给我的启发就是感觉不管做什么事,经历磨难是肯定的。当时就觉得未来我绕不过去的一个坎,肯定是我爸。大学期间对返乡创业虽然有一些心理准备,但那会儿就只是一个想法没有付诸行动,就只有一个念头觉得养牛会赚大钱,会很快做起一个养牛企业,压根都没想过启动资金这回事。毕业后回去就买了两头牛。当时我小舅在外地打工攒了一些钱,我就给他做一些思想工作,让他觉得养牛确实能赚钱,让他拿自己的钱拿出来入股了20万。总共又买了23头牛,但其实说实话虽然我学的是动物科学,但是是对品种养殖这一块不是很懂。其实在学校学的一些东西是理论上的,可能会帮你梳理出一个很好的实践框架,但当你真的去实践了,就会发现是它和实践是两回事。反而是你经历了一些事,再反过来梳理出一个很好的框架,包括人员管理,饲料管理等等。举一个很现实的例子,比如给动物治病,在学校也没有学到具体怎么治病,给动物的临床医学得自己去摸索。我们刚回去创业那会,有的牛得了病,书上都是在说用什么药,其实有时候不需要用药,当时有一个小牛,不知道怎么就倒下了,眼睛朝上翻,我们不知道怎么办。找村里的一个老人,他过来就用一个铁锥子,就在牛的鼻子上,骨头上穴位似的刺了几下,牛出了一身汗,然后就好了,老方法就能治病。其实我这几年回去养牛把一头牛给养死,这种情况还没有出现过。但这几年也一直在交学费,刚回去那会儿人家买一头牛6000来块钱,但卖给我就8000块钱,然后我就直接亏了这两千块钱。

铡草喂猪

铡草喂猪

小C:对于返乡创业的收获和对农场未来的规划是什么?

吴龙龙:最大的收获就是自己的阅历丰富了,有事能扛下来。你看我现在负债一百多万,我觉得这其实也不算啥事,可能这些困难的解决都是时间问题,主要是像我这种就是刚回去一分钱都没有就开始创业的肯定得负债,如果不负债现在可能什么都没有,目前我是计划在2020年前实现收支平衡。我们农场现在就我妈妈,我叔,我姑父,我表弟,我总共加起来5个人。我表弟之前在河北打工后来在外面呆的也不是很舒服,我就让他回来和我一起管理果园了,现在他马上要去参加“头雁计划”的培训了。我们农场后期主要会种一些果蔬和杂粮,养殖和种植结合起来,多样化,不会是单一种植的。我们那边属于半农半牧区,我们村是水源保护村,在秦岭的一个支脉上,再往里走就是国家级生物多样性保护区,里面还有豹子、野猪,生态环境特别好。自己也想做过亲子活动,农耕夏令营,冬令营等项目。上次西安有几位老师,带着学生来我这里写生,他们觉得我的农场特别好,我们那边有森林、小河,还有马,还夸我们那儿的山有俄罗斯的风情。可能未来我们还会整修十几个窑洞作为住宿接待。我们那儿的窑洞是梯子型的,靠着悬崖边上那个面给刷平了的那种,下面住一层,上边又是一层。以前村里人都是住在窑洞里,现在慢慢的都荒废了,返乡这几年,我们依据地形把窑洞收拾了一下,窑洞通风、干燥、向阳,很适合人居住。在我们那儿修一个窑洞很便宜,一个三十多平的窑洞只需要几百块钱,我们买了20多户人家的大约70多个窑洞。

 住窑洞的猪

住窑洞的猪

小C:在返乡创业途中有没有什么困难?

吴龙龙: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很骨感,2016年,我们差点就撑不下去了,刚回去创业的时候,可以说几乎是没钱。我的家庭经济条件也不太好,家里没什么积蓄。在返乡创业的过程中困难在于从生产到销售的每个环节,其实我们在2018年之前基本上就没有产品产出。2018年之前我们的粮食都是卖给粮食贩子,我们的黄豆一块八,玉米只能卖到八毛钱。直到2017年年初,有机会来到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参与“头雁计划”的培训,后来又在2018年参加了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与分享收获农场主办的西北新农人培训才开始慢慢跟外界接触。当时参加西北新农人的培训,感觉对我提升挺大的,之前我对产品定位、产品包装这些都不懂,我就只知道低头养牛,没有一个领路的人给我梳通过实践中能够预见的一些挑战,所以感觉很困难。参加了这次培训以后发现我自己并不孤独,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年青人都返乡创业了,但也都和我一样都是闷着头自己研究。现在学会仰望星空了,通过这样的培训活动对接了很多产品,也请了好多老师来我的农场考察,比如说咱们石嫣掌柜就去过我的农场。

吴龙龙与分享收获掌柜石嫣女士

吴龙龙与分享收获掌柜石嫣女士

小C:面对对那些跃跃欲试想要返乡创业的年青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吴龙龙:我觉得有这个想法和冲动的话就应该试一试,做农业就是一个对自己认知的一个过程,困难很多,坑很多,可能你慢慢做的话对你后来的成长会有一些锻炼,因为做农业要求你什么都要了解,比方说农业的生产技术,农产品的销售,可能还要学会与政府的某个部门沟通等等,总之什么都得历练一遍,对年轻人来说,这也是一种成长,如果真是对农业感兴趣的话,我觉得真应该试一把。但是在返乡创业的过程中也要注意方式方法,我有一个印象很深的事情。刚返乡回去时,没什么钱,因为也不太懂,所以在买旧窑洞的时候,就直接付了全款,其实给个定金就可以了。但那会儿觉得村民还挺不容易的,每人都多给点,没想到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第一家给了3000块钱,没想到后边有要10000的,最后就没办法了。本来2-3万块钱就能搞定的那种,最后可能花了差不多10万块钱吧。从村民的角度来说,可能觉得我们人傻钱多,说各种话的都有,比如说我们在外面中了彩票回来的是暴发户。

微信图片_20190713231335
2017年,恰逢第九届社会生态农业CSA大会举办,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联合各行各业100名有识之士及相关机构发起“有种有种”的倡议,有种(三声,代表种子、勇气),希望唤起人们对于种子的多样性保护;有种(四声,代表土地需要人种),希望能够引起社会大众关注像种子那样扎根乡土的返乡青年。


自2017年开始,每年社会生态农业大会举办期间都会举办种子交换活动,同时推出返乡新农人故事选。“有种有种”,农村有种,青年有种,中国有种!

文章来源:社会生态农业CSA网络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Q5BLGcPa_RLzpaW24rvUSw

图片来源:吴龙龙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