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关于PFOA的前世今生(一):由不粘锅引发的家庭主妇们的恐慌说起

关于PFOA的前世今生(一):由不粘锅引发的家庭主妇们的恐慌说起

作者:黄俊

整理: coral罗宾鸟、晚晴

此文根据 5月29日 中国环保社会组织参与BRS COPs 分享会 上 黄俊老师的发言,整理而成

微信图片_20190711200513_meitu_1

我是头一回参加咱们这样的会议。我想来分享一些信息,大家可以跟我一起想一些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大家听明白了PFOA那我觉得我今天基本上就达到了目的。

首先大家刚才可能也注意到了,PFOA在今年的斯德哥摩尔公约缔约方大会上讨论的非常激烈。而实际上从我们做POPs(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人来说,它并不是一个新问题。

PFOA第一次为公众所知是在2004年,当时PFOA的问题席卷全球,为什么呢?因为老百姓突然听说家里用的不粘锅可能有问题。科学家告诉他们,如果你在使用家里的不粘锅时,一不小心把温度加高了,PFOA就会从涂层中析出来,会进入食物中。然后家庭主妇一听到这个就觉得接受不了,本来我们是想好好地给家人做饭,结果却给家人们喂了一些有毒的物质……

这个不粘锅的事件让PFOA进入了公众的视野,此事件持续发酵,后来也影响到了中国,当时杜邦公司专门在北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告诉大家PFOA在非常特定的条件下才有可能析出,在绝大多数正常使用条件下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大家明白,一旦疑问开启,老百姓就会追踪问题,会去纠结你说的每一句话是不是在骗人对吧?(大家笑)。

所以导致的后果就是——2006年,美国EPA在当时还没有明确法规要求的情况下,就向全球八个主要的氟化工巨头约谈PFOA的淘汰问题,最后就形成了一个自愿减排行动计划,有两条时限:第一是到2010年淘汰95%的PFOA及相关物质,包括设施排放和产量中的残留量,第二是到2015年实现完全淘汰。

今天我们已经是2019年了,这个事情实现了吗?告诉大家,实现了。2015年的12月,所有的目标全部实现。因为每一年公司必须要向EPA提交报告,通报PFOA淘汰的进展情况。

同时在这里我也告诉大家,因为这些公司有很多都是跨国企业,在多个国家都有生产设施,那么最后一站、最晚停止PFOA使用的生产设施是在哪个国家呢?大家猜一下。(众人答:中国)说明大家对这个情况非常地了解。

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大家生活中可能会用到很多经过整理的纺织品。通常所说的防水、防油、防污,被称为“三防”。三防是怎么来的呢?是因为纤维表面用三防整理剂进行了处理。三防整理剂就是3M公司发明的,著名的“SCOTCHGARD”是它的品牌。那么这里面用的是PFOS,就是我们刚才在这个PPT里面看到的PFOS。

微信图片_20190711200523

PFOS与PFOA两个之间的结构差别非常简单,一个端基是带磺酸基的,这就是PFOS。如果这个端基是羧酸基,那就是PFOA。这两者之间,除了以上这两个差别以外,两者前面部分都是八个碳。为什么叫全氟,就是用氟将八个碳上所有的氢全部取代。

大家知道氟是一个非常的奇特的元素,我们学化学的人都知道这个氟是惹不起的,历史上有多位化学家为了提纯得到纯净的氟单质直接挂掉了。他们都是专业人士,都是非常厉害的化学家,因为做学问的人做到一定的时候可能都有点偏执,总想一定要把纯的氟单质制取出来。但是在当时的条件下是做不到的,因为氟的反应性太强,很容易发生危险和造成中毒。

今天我们当然掌握了这种技术,但我想告诉大家,反应性强意味着什么?一旦碰到它,反应完了以后形成的化学健是非常强的。氟的电负性在元素里面是最强的。碳原子如果跟氟原子结合以后,所形成的碳氟键的键长是很短的,这就意味着键能是很强的,很难被破坏。

美国化学会的C&EN杂志最近就发了一篇文章,标题就是(“Forever Chemicals No more”),这里所说的“Forever Chemicals”永久性化学品就是指全氟和多氟烷基化合物(PFAS) ,而PFOA和PFOS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物质,因为它们在自然条件下不会降解,光解不了,水解不了,微生物也降解不了。根据现有的研究,即使进入环境200年后它们依然还存在。

大家想想是意味着什么?就是说你现在排放的物质到了你下一代的下一代,甚至还要下一代还会存在。这个现象是让人感到非常不安的。更不幸的是这些物质不光持久,而且还有生物蓄积性。

所谓生物蓄积性实际上这里涉及到两件事情,第一,是进入我们身体不容易出去。PFOS、PFOA跟大家熟悉的二噁英等传统POPs不一样,二噁英进入身体后会积蓄在脂肪里面。因为它是非极性的,在化学里面大家都知道极性和非极性,对不对?非极性的二恶英容易蓄积在脂肪中就是因为相似相溶的原理。

微信图片_20190711200529_meitu_3

大家看这个图其实很清楚,PFOA 的分子里面既有亲水部分,也有憎水的部分,我们就把这种既有亲水,又有憎水亲油特征的物质就叫做表面活性剂。我们每一天都要用表面活性剂,例如你洗个澡,所用的洗发水、香皂等,都是含有表面活性剂的。我们通过利用它憎水亲油的特性把我们的那些油脂、脂溶性的脏东西给洗掉。

表面活性剂是一个庞大的工业。女士们都不可避免用到化妆品。那么化妆品的核心成分里面也有表面活性剂,这里肯定会产生一个问题,就是会不会有PFOA之类的氟表面活性剂。我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是有的。

丹麦环境署在2018年底就发布了一个关于化妆品中PFAS的风险评估报告,丹麦零售商COOP也已宣布将停止销售含有PFAS的化妆品。但是大家也不用紧张,报告的结论表明目前的风险是非常低的。另外氟表面活性剂实际上很贵,它的单价可能达到100万/吨,所以在便宜的化妆品里是不会有的,因为不划算:)

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物质的特性:又持久,又有生物蓄积性。关于生物蓄积性,我刚才提到一个是进入我们的身体不容易出来,另一个就是它们会沿着食物链传输,这对我们人来说是很糟糕的。因为我们处于食物链的顶端。所以说这里面就存在生物蓄积和生物放大。此外,这些物质的急性毒性测试结果往往测不出来问题,他们对生物体的危害往往是在于急性毒性之外其它效应,这也是为什么这些东西一直漏网了那么多年的原因之一。

这些东西是怎么进入我们生活的呢,在上世纪40年代曼哈顿计划制造原子弹的时候,杜邦发明了聚四氟乙烯(PTFE),3M发明了PFOA和PFOS,这是故事的开端。这是一个非常高科技的东西,我们国家实际上在这里面是后知后觉的,因为我们科技落后比较多。对环保来说这倒并不是坏事,后面我可以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相关的数据,你就会发现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比国外要小的多。这可能也是一个科技落后在环保上却成为一个优势的例子,不幸中的大幸。

微信图片_20190711200534_meitu_4

表面活性剂在水里很容易稳定的待着,海洋里面的水又是流动的,所以洋流会不断的把它携带到别的地方,最后的结果就是全球到处都是。PFOS进入公约之前,有一系列的证据。首先在这张地图上,我们可以看到在全球所有的地方、在各个大洲,几乎在各种环境中都能测试到PFOS。包括了不可思议的一些地区,比如说北极,北极熊体内测出来了;在中国,大熊猫中测出来了;五大湖里面当地人很爱吃的虹鳟鱼,另外还有一些珍稀的鸟类体内都测出来了。大家想想,大熊猫本来多么美好的一种动物,然后突然之间发现它身体里面有这些东西,让人觉得很难接受……(未完待续)

文章来源: 环境健康这些事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hs86BfIuCPNQOmhygIGpN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