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见过这样的海面啊

微信图片_20190709203813

当我还在崇明岛摘枇杷时,从普洱飞釜山英菲姐发的了一条消息到微信群:

“有个问题我很纳闷,飞机快下降时看到下面蓝色的大海,大面积漂浮着像垃圾的东西,大小不一、形状不规则,白的灰的甚至少许红黄的,海面上还有一层油污的感觉,我怎么看怎么像塑料垃圾,应该不是浪花,也不是渔标,更不是船。如果是垃圾,那也太可怕了,没见过这样的海面啊!我不敢确定釜山这片海域到底漂的是不是垃圾,群里若有哪位也是坐飞机到达釜山,可否关注瞭望下呢?”

第二日中午,在云海之巅,我只看到厚厚的云层、青葱的山脉和碧蓝的海水。与我一班飞机抵达釜山的,是在上海岑卜村经营民宿的老臭虫以及浙江余姚的高级白领Gigi。他俩也没看到漂浮物。“在云南做创新性教育的英菲姐出现幻觉了吧?”我想。不过,有了她的嘱托,飞机下降时,我的眼睛倒是片刻也没离开过窗户。釜山是港口城市,密密麻麻的集装箱堆放在填充的陆地上。邻近一座又一座山峰已被削平,透过云层望去,犹如巨型耙子梳过的地。

我们来韩国参加“东亚地球市民村”活动及之后的和平徒步。这是“东民村”活动首次在韩国举办,也是我第三年参加。今年的主题是“和平·祈祷”。

中日韩朋友口中的“东民村”,最早由日本的环保组织Act Beyond Trust、中日公益伙伴和众多上海的非营利组织共同发起。2011 年,中日以屋久岛和白马雪山的区域性生态旅游项目合作为契机,开始了“实现自然共生型社会”的交流。活动开展了三年,双方想要进一步形成东亚地区的交流,以“共生”的理念为提议,探索可持续生活方式。如果还是一对一的交流,当双方意见不同时容易形成对立的关系,但有了第三方——韩国的参与,就能看到三者之间的共同点,让关系平衡起来。

“当时我们机构全职的只有我一个,其他都是兼职或志愿者。我一个韩国人都不认识,但还是想做做看嘛。第一届我们还不敢称‘第一届’,怕砸锅,我们叫‘第零届’,如果不行就算没来过。”身为“东民村”策划人、也是中日公益伙伴秘书长的惠雯姐说。

做这件事还有一个原因。2005年日本举办过一届世博会。同样是政府唱戏的,但给非营利组织一个很大的舞台,他们叫“地球市民村”。在这个区域里,半年时间展示了日本非常多的非营利组织。惠雯姐参与的日本环保组织,也在里面摆了一个月的摊。“我们做了一个东亚市民的会议。草根的人特别有参与感。我们非常兴奋,想把这种形式传递给上海世博会,但组委会不带我们,那我们就自己玩吧。正好这个活动的核心成员也参加了爱知县的地球村活动。”她说。东亚地球市民村的标志,便是当时爱知县“地球市民村”的设计师在原稿的基础上修改的,算是一种传承。

“第零届的工作人员请的全是亲朋好友,我学日语认识的人,好多年没有联系,请他们帮忙做翻译。上海认识的非营利组织也联合起来,全都是作为志愿者来做这件事,花了很大精力,但效果很好,因为以前没有这样的形式。”活动最初从环保出发,后来以生活方式为重。“生活方式就是衣食住行,人人都可以改变,而且我在日本认识很多这方面的人,也认识很多做音乐的人。”

第零届有200多人参加,《半农半X》盐见直纪也来了。那段时间,他的书在国内引起了关注,“东民村”的活动吸引了不少他的粉丝来。谁也不敢想象,一个由草根阶层组织的活动走得了多远。到后来,为了避免混乱,第零届被调整为了第一届。

微信图片_20190709203916

2018年5月在上海岑卜村,当韩国伙伴手牵着手,宣布他们将承办第六届“东民村”活动时,身为中国人的我感到既振奋又忐忑——一个加深了解的机会来了,但又觉得哪里怪怪的。那一年,虽然中韩关系已破冰,但萨德的影响还在。中韩两国民众的误会有点深。

我与韩国人倒早有接触。大学期间,我曾在北京交通大学附近的一户韩国家庭做老师,为留学生补习数学。三个小男生,一个上小学,两个上初中,都很调皮。因为我一次只能指导一位,所以女主人不在家时,另外两个就偷偷上网看电影。虽然与他们的母亲语言不通,但我常受额外的招待。上课中途,她会端来茶点给老师和小孩吃,有时是鲜榨的果汁,有时是自制的饼干。她从不拖欠薪水,还会把钱装在一个白色的信封内递给我,封面用汉语写着我的名字。偶尔,女主人会留我吃饭。印象里有一顿吃的生菜包烤肉,就着白米饭和大酱汤,餐具全是金属材质。那时,我便习惯了打赤脚和席地而坐。韩国人的情绪直来直往,在小孩身上,尤为明显。他们不像日本人那么客气和见外,给我的感觉容易打成一片。

微信图片_20190709203922

 

转眼一年过去,我带着酸萝卜和面包,与一群老朋友见面了。三人抵达釜山一号线长箭站附近的民宿,花了三个小时。放下行李,还没来得及分房,便到了晚饭时间。与惠雯姐、肢体艺术家方声岚,还有东民村的老朋友——来自日本丝岛(糸島市)的藤井芳広一家和在印度修行多年的宫本夫妇等,在附近的一家本地餐馆,每人花了1万韩元(约等于58元人民币),吃了第一顿拌饭,喝了第一杯米酒。

即将睡下的我,注意到主卧的黑色背板上,用白粉笔潦草地写着英文“连接”(connection)、“共同体”(community)等词汇,原来这是一个共享空间,它有超出民宿的意义。女主人不会日语和英语,没有与我们过多交流;但她每天都在客厅等我们回家,每早为大家做饭——两片吐司,一小碟沙拉,一个煎蛋。沙拉菜种在屋顶阳台上,对面是冒尖的教堂。守门的可卡犬发出了求爱的叫声,白天的它,和夜一样沉静。

(未完待续……)

 

5月26日Gigi提前离开,从韩国飞往日本。她在飞机上拍到的海域大面积污染。

5月26日Gigi提前离开,从韩国飞往日本。她在飞机上拍到的海域大面积污染。

“韩村旅行记”系列文章关键词

韩国、可持续社会、东亚地球市民村、星州、毛毛农场、连接咖啡馆、森林幼儿园、和平徒步、非武装地带、和平树生物动力农场、海地自然农场、山村高中、农耕艺术学校、创造学校……

有机会原创

草西
草西,有机会主编,写作者;长期关注有机生活实践者的故事,报道小而美的人事物;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身体力行推广有机。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由草西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