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草甘膦,农业的“灾难”

草甘膦,农业的“灾难”

看完视频就明白这种除草剂对整个生物界(当然包括人、农作物、土壤及微生物等所有生命)的巨大危害。强烈建议看一遍视频!

微信图片_20190708203627

2015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所宣布草甘膦“很可能致癌”,这一发现引起轩然大波。至今,草甘膦在地球上的使用时间已经超过半个世纪,它所带来的危害已经开始在全球各地显现。

这部德国纪录片采访了草甘膦生产企业、科学家、农民等不同群体,以真实的影像记录草甘膦造成的农作物减产、动物畸形以及对人体健康的损害。

微信图片_20190708203636

每年有6.5亿升草甘膦被用在世界各地农田和花园里。这种物质真的那么无害吗?谁在决定它无害?是否是独立的科学研究?农民和畜牧养殖者的经验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早在2000年,德国为欧盟检测过草甘膦的风险。

2015年他们又重复了一遍。这次的健康检测由位于柏林的德国联邦风险评估所(BfR)完成。他们要判断草甘膦是否对消费者造成风险,是否允许它继续使用。

微信图片_20190708203639

在同一片农田里,使用草甘膦时间更长的地块,我们发现作物的根系生长受到严重制约,细根远比未使用此种农药的作物少得多,这样的情况在作物生长过程中当然也是显而易见的。

草甘膦会阻止氨基酸合成,随后抑制植物生长所必需的蛋白质的合成。在这种情况下,它会让植物更容易受到土壤中病原体的侵害。

草甘膦还会充当矿物螯合剂,而锌、铜、锰等矿物质是多种酶的辅助因子。矿物质被抑制,使得植物也更容易感染疾病。

如果矿物质与草甘膦在植物体内结合,那么您在食用这些植物后,这些矿物质就不能被您的身体利用。相反,它们会被排出体外,或和草甘膦一起储存在您的身体内。

微信图片_20190708203641

Robert Kremer 博士是《杂草管理原则》(Principles in Weed Management)一书的合著者,他是一名备受认可的土壤专家,并在密苏里大学担任土壤微生物学教授。最近,他从美国农业部退休 (USDA),此前的 32 年间,他一直任职农业部,是一名德高望重的微生物学家。

自 1997 年以来,他一直在开展有关转基因 (GE) 作物的研究,在这篇采访中,他指出了转基因作物和草甘膦如何对土壤生态和生物造成影响。

Roundup 导致病原体在植物根系堆积

在转基因 (GE) 作物出现之前,他的研究项目主要集中在土壤中植物和微生物的相互作用。

众所周知,(除了杀灭杂草以外),草甘膦的次要作用机制之一,就是它往往会导致植物被机遇性土壤病原体所感染。

1996 年左右,当第一种转基因植物问世之际,Kremer 的团队决心开展调查,了解如果在转基因 (GE) 大豆上使用草甘膦,是否会吸引某些土壤病原体,如镰刀菌。

虽然素来被人们视为病原体,镰刀菌属的几个物种其实对环境有益,因为它们可以调节土壤中有机物质的分解。

其他种类则具有机遇性,如果条件适宜,它们会攻击植物,在这种情况下,它们就摇身一变成为病原菌(具有传染性)。

他们发现,在使用 Roundup(其中的活性成分为草甘膦)之后,在当季,大豆和玉米的根系中总是会积累大量镰刀菌。

“一旦你知道根系中积累的镰刀菌的数量,你就会怀疑,如果条件适宜,它们很可能发展成疾病,”Kremer 表示,“结果,在大豆和玉米中,我们发现了四到五个主要的镰刀菌物种。在化验的根系样本中,我们只在 10% 到 20% 的样本中发现了实际致病病原物种。

其中一种就是导致大豆猝死综合征的病因,它会导致植物枯萎,根部腐烂,主要发生在土壤潮湿的环境中。

但是有趣的是,我们曾以为会持续地在经过草甘膦处理的大豆根部发现这种病原菌,但是在多个生长季节中,这个病原菌从来没有占据主导地位。

我们发现的,是很多其他的镰刀菌,有些可能是致病的,或者在某种条件下致病。

我们通过这些研究得出的主要结论就是,对于这些大豆物种,基因改造和草甘膦的使用形成了非常有助于镰刀菌增殖的土壤环境,因而让疾病有了可趁之机,如果各项条件都适宜的话,便会快速形成疾病。

原因就在于,疾病形成所需要的接种体已经在根部堆积,如果条件允许,便可能随时受到感染。而非转基因大豆则没有出现这种趋势。”

微信图片_20190708203647

草甘膦如何阻碍植物生长

正如 Kremer 讲到的,草甘膦的主要作用模式,就是阻止氨基酸合成,随后抑制植物生长所必需的蛋白质的合成。

还有一种补充的作用模式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它会让植物更容易受到土壤中的微生物(以及任何一种病原体)的侵害。

其主要原因就在于,植物需要合成能够抵御土壤病原体的其他化合物,而在这些化合物中,氨基酸同样也是不可或缺的基本成分。这样一来(因为草甘膦抑制氨基酸合成),植物更容易受到土壤中多种微生物的攻击和感染。

草甘膦还会充当矿物螯合剂,而对于多种植物和人体酶,锌、铜、锰等矿物质都是必不可少的辅助因子。

在植物内部螯合或去除这些矿物质,很大程度上会损害植物的蛋白质合成,因为参与合成的酶需要这些矿物质才能正常工作。这无疑会让植物面临各种各样的威胁。

微信图片_20190708203651

草甘膦会对植物产生系统性影响,这只是问题的一部分

我们通常认为,草甘膦只不过是一种局部使用的除草剂,但其实我们必须认识到很重要的一点:草甘膦的特性之一,就是一旦它进入植物内部,就会产生系统的影响,它不能像很多其他除草剂一样被冲洗干净。

它会渗透到植物的每一个细胞,尤其是快速生长的细胞。Kremer 解释道:

“它会被输送到植物的各个部位,主要进入植物的生长点,也就是分生组织,而植物最活跃的生长点之一,就是稚嫩的根尖。

人们为植物喷洒的很多草甘膦,都会贯穿整株植物。它会进入分生组织,以及正在成形的种子。但大量草甘膦都会传输到根部,而其中大部分还会穿过根部,进入土壤······

一旦草甘膦在土壤中释放······就会接触土壤溶液中的营养成分,同时螯合或固化这些营养成分,让它们结合在一起,以致无法被植物所吸收。

这些营养成分也无法被根周的有益微生物所利用。它们完全无法获取这种微量营养素。这样就会产生双向影响。

首先会对植物产生影响,因为它无法利用这些基本的营养物质来调节酶的各种反应,这些反应通常需要微量营养素才能进行。

同时,微生物拥有植物所需的酶,但它们无法完成自身的新陈代谢。”

微信图片_20190708203654

一旦与草甘膦结合,微量营养素也将不能被您的身体吸收

有趣的是,如果您对转基因植物进行组织分析,寻找其中的微量营养素,化验结果可能显示,其中含有足量的锰和其他矿物质。但是,这种组织分析并不能告诉您,其中有多少锰已经与植物中含有的草甘膦结合,而无法被您的身体所利用。

此外,如果矿物质与植物中的草甘膦结合,您的身体将无法将其分离,就算食用这些植物,也无法获得其中的营养物质。相反,这些矿物质会被直接排出体外,或者更糟——它们还可能与草甘膦一起在您的体内堆积。

而更糟糕的是,草甘膦配方,如Roundup等,同时还含有除草甘膦以外的更多毒素。例如,表面活性化学物质会破坏植物的细胞膜,让草甘膦等其他化学物质更容易被植物所吸收,因此造成的风险更大。

免耕农业利用草甘膦进行“杂草清理”的弊端

春天,一些免耕农民会大量使用 Roundup,他们称之为“杂草清理”,希望在种植之前清除田野中的所有杂草和植被。免耕本身是一种有益的做法,因为耕耘土壤会大量杀死土壤中的有益微生物,尤其是菌根真菌,同时,耕耘也会导致表土大量流失。但是,以(使用除草剂)这种方式为土壤做清理,从长期来讲,显然存在严重的弊端,如果农民不加留意,很可能导致作物无法生长。

Kremer 解释道:

“‘杂草清理’通常作为免耕土地的预处理方式,如果这样做,所有植被的根部的微生物数量都将出现急剧变化。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经常建议农民等待一周或十天左右,以便让土壤中大量可能致病的微生物达到高峰,然后逐渐死亡。

然后,你就可以种植作物,而不必担心微生物种群失衡,对新作物的幼苗造成威胁。这才是问题所在。我个人知道,一些农民不愿意等待。他们会在清除杂草后立即种植作物,而为此付出的代价,会在随后通过作物反映出来,因为这种做法确实会影响作物的早期生长。”

您不妨想象一下,这种做法类似于临床应用抗生素来治疗严重的疾病。在这种情况下,草甘膦并非用于治疗疾病,它只是一个农业生产流程。然而,它会杀死土壤中的微生物,就像抗生素杀死肠道菌群一样,会产生几乎相同的副作用。它会降低土壤滋养植物以及抵御害虫的能力。

在两种情况下,残余活动会持续一段时间,而不只是几天而已。当然,细菌平衡会开始改善,但仍然会在随后导致不平衡的微生物种群。而实际上,微生物种群中的很多种成分会因为草甘膦的使用而繁荣生长。镰刀菌就是其中之一,而它们当中,很多物种都有害无益。

你可以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表层土壤中的根部会枯死,或者,会出现不正常的生长,就像我们在葡萄苗中看到的一样。之后,这些农民会奇怪,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产量问题。在这样一些多年生植物系统中,草甘膦的过度使用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微信图片_20190708203658

草甘膦,危害的不只是农田

微信图片_20190708203701

刚刚生出来的小猪,生下来就是畸形,它有一个象人头,它的顶部没有闭合,没有头盖骨,脑袋也是敞开的。幸运的是它没出生就死了。

我们发现,如果母猪吃的饲料含有草甘膦浓度越高,产下的猪仔畸变几率越高。这是一头有双重性器官的猪,既有睾丸,又有阴道。

微信图片_20190708203704

法国卡昂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吉勒斯·艾瑞克·塞拉利尼在大鼠身上发现了明显的肿瘤形成。作为法国风险评估机构的一名前任专家,他了解到由产业提供的动物研究只持续三个月,并不足以观察到缓慢发展的慢性疾病。

他开始了一项实验,他给大鼠喂食含草甘膦的玉米粒和水,长达24个月。其中草甘膦的含量相当于给人类食用的许可限量。4个月之后,在母鼠身上发现了肿瘤,并持续增长。两年以后,这些肿瘤增大5倍。就算对那些易患癌的实验室动物来说,5倍也是罕见的高位值。

保卫食品安全,保卫身体健康,呼吁草甘膦能早日远离农业,请分享给更多农业人!

文章来源:社会生态农业CSA网络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RRgwJricjcb4utAeQfuhd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