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除草

作者:蒋高明

杂草被制服了

生态控草就是根据杂草的生态习性采取的除草方式,这是解决杂草问题的有效途径之一,且不污染生态环境与食物链。直根系的杂草甚至某些多年生杂草在繁衍生长以前被拔出,可收到良好的效果。在我国农村,相对于其他复杂、昂贵的除草措施,人工除草简单实用,效果彻底,为广大农民所接受。有研究认为,保持农田一定的杂草生物多样性,在控制害虫、保护天敌、防止土壤侵蚀、维持生态系统功能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因此有必要对杂草的生物多样性给予适当保护。人工除草虽然是一种较环保的除草方式,但劳动投入高,化学除草虽然成本较低,但容易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为解决两者之间的矛盾,就必须采取合理的除草措施,使农田杂草既能得到控制,又能维持较高的生物多样性,维持较高的经济效益。

gardening-2518377__480

生态除草,具体怎么做呢

生态除草仅斩草除根还不够,还要从种子上控制,就是待杂草结实后人工去除。具体怎么做呢?一是要控制种源,不使其结果实,在成熟前后治理;二是以草治草,如人工播种有肥效作用的一年生豆科草本植物占据杂草的生态位;三是秸秆覆盖,利用秸秆中的生化物质对杂草实施抑制;四是人工拔草喂牛羊,但前提是农田里不能有农药,不能有除草剂。没有农药和除草剂的鲜草,食草动物如牛、羊、驴、兔、鹅,甚至猪是非常喜欢的。小时候,农田里的杂草很少,哪里去了呢?竟然是被我们这些孩子加上部分妇女控制住了。孩子放学后,背上筐就去拔草或刨草,1000亩地里的杂草还不够生产队40头牛填饱肚子的,再加上青壮劳动力反复锄草,在人民公社期间,根本没有听说过杂草危害这样的事情。

生态除草除了人力(也是一种安全的生物力)之外,还可利用昆虫、禽畜、病原微生物和竞争力强的置换植物及其代谢产物防除杂草。如在稻田中养鱼、鸭防除杂草,20世纪60年代中国利用真菌作为生物除草剂防除大豆菟丝子,澳大利亚利用昆虫斑螟控制仙人掌的蔓延等。生物除草不产生环境污染、成效稳定持久,但对环境条件要求严格,研究难度较大,见效慢。

hahn-3741129__480

采用一定的技术措施,在较大面积范围内创造一个有利于作物生长而不利于杂草繁生的生态环境,是生态除草的另一种对策。如实行水旱轮作制度,对许多不耐水淹或不耐干旱的杂草都有良好的控制作用。在经常耕作的农田中,多年生杂草不易繁衍;在免耕农田或耕作较少的茶、桑、果、橡胶园中,多年生杂草蔓延较快,一年生杂草则减少。合理密植与间作、套种,可充分利用光能和空间结构,促进作物群体生长优势,从而控制杂草发生数量与危害程度。最近,笔者到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现场考察,该国采取棉田冬灌、冬前深翻等技术控制杂草,都是切实可行的措施,非常值得我国借鉴。

生态除草强调的是综合防治。农田生态受自然和耕作的双重影响,杂草的类群和发生动态各异,单一的除草措施往往不易获得较好的防除效果;同时,各种防除杂草的方法也各有优缺点。综合防除就是因地制宜地综合运用各种措施的互补与协调作用,达到高效而稳定的防除目的。一些国家以生态学为基础,对病、虫、杂草等有害生物进行综合治理,研究探索在一定耕作条件下,各类杂草的发生情况和造成经济损失的阈值,并将各种除草措施因地因时有机结合,创造合理的农业生态体系,有可能使杂草的发生量和危害程度控制在最低范围内,保证作物持续高产。

我们研发的技术安排农民应用,损失的部分由我们补偿。历时十多年,经历了多次失败后,寻找了一种既经济可行且环保的杂草控制方案,这就是“竭库、断流、把握时机”,科学解决了有机种植过程中的杂草管理难题。我们的经验概括如下:

竭库

使耕地里的种子反复多次萌发,生长出来后不使结实,留不下后代。农田杂草大都是一年生植物,它们属于机会主义者,一有空间就去占领,它们对养分需求不高,也不挑地段,无论是贫瘠的荒地还是肥沃的耕地,即便是人类不断踩踏的田埂上,它们都会繁殖,并通过多种方式把种子散播到土壤里。那些埋在土壤库里的杂草种子,一般很难除掉,除草剂对它们毫无办法,即使用火烧,地上的部分烧光了,但种子还保留在地下,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弘毅生态农场采取科学的办法:在早期预防杂草,将土壤中的杂草种子不断使其萌发,不断去除,消耗杂草种子库,直到基本干净。这个过程调整成功约需2-3年时间。

foxtail-barley-3471611__480

断流

实现土地联产成包后,土地分给了农民个人,种什么如何种就由农民个人说了算。有些农民图省事,暂时用除草剂抑制了自家里的杂草,但并没有除根,后期还会萌发;且外面的杂草种子还会源源不断地供应,尤其是公共的地方如道路两旁、田间地头、地垄上杂草依然存在,个人自扫门前雪,公共地上的杂草没人去管理。必须将外来的“种子雨”截获,不使其进入农田,不使其补充种源。为此,我们设计了乔灌草相结合,以本地森林群落为主的农田防护林带,最窄处5米,最宽约10米。为增加经济效益,乔木种植柿子、山楂、杏、苹果、核桃,混以旱柳、榆树、洋槐、国槐、银杏;灌木则种植花椒、紫荆、紫穗槐、连翘、月季、绣线菊等,草本植物种植麦冬、黄花菜等。森林带有效地抑制了杂草在农田边缘的生长,外来的种子不能越过防护林带。除有效阻隔杂草外,该森林带还为鸟类提供了良好的栖息地,兼具有防护害虫和引诱蚜虫的功能。

把握时机

农田杂草具有超强的生长能力,在长期与庄稼竞争过程中,已基本适应了人类干扰。在庄稼幼苗生长之初,杂草生长快,失控后治理难度增加数倍。留学生Mahmud观测到与玉米高度差不过的牛筋草,高度达2米。因此,掌握合理的杂草控制时间非常关键,一般在杂草雨季来临之前、杂草刚露头,几乎看不到杂草时就要处理。较为频繁的宝贵人工就用在这个时候。最好是选择晴天的早上,锄过的杂草被太阳晒死。为保证除草效果,第二天再补一次,这时用工很少,这就是农民说“锄半遍”的意思。经过早期干预,庄稼封垄后的杂草几乎没有成灾的可能了。

我们有过多次控制杂草失败的教训,由于没有掌握合适的机会,杂草长势凶猛,雨季来临后的杂草更难控制,仅玉米茬曾用6遍人工处理杂草。为此农民嘲笑我们:“蒋老师让我们回到了解放前”。今天,蒋家庄的村民看到我们成功控制杂草,也打心底里服了。

由于弘毅生态农场杜绝化肥、农药、农膜、除草剂、人工合成激素、转基因种子使用,大量使用自制有机肥,土地松软,早期人工除草非常省力,锄头轻轻一划即可连根除掉杂草。在这样的农田上除草比在板结的土地上省力不少,除草一亩地用一个工。一个生长季下来,单季除草的人工成本可控制在105元以内,小麦玉米两季210元。如今后实现两季除草2遍,则成本还有下降的空间。

对于果园杂草,我们采取的办法是“以草治草”,栽植三叶草、蛇莓等占领杂草生态位,或用机器割除杂草,使其为果树增加养分、保持水土、降低温度的多重功效。在果园里,杂草彻底“变害为利”。

弘毅生态农场用物理+生物方法控制虫害,成本为57.6元/亩(含诱虫灯折旧费),由于耕地健康,庄稼几乎不生病,杀菌药可省略。这样,困惑有机种植的病、虫、草害总成本已降低到267.6元/亩,该成本占农民有机农业收入的不足5%。

弘毅生态农场之所以能够实现上述治草成果,除了技术创新外,城市消费者的贡献是很大的。即消费者的现金带动了农民用更加环保更加健康的办法对待土地,是健康的商业模式带动了环境保护,带动了大学生就业,带动了全民大健康工程实施。

文章来源:生态家园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yIQBGqRviN-I8iMfNjmeOw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