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旅游 > 自然手记 | 除了草原牧歌,蒙古还有这个完全由NGO管理的国家公园

自然手记 | 除了草原牧歌,蒙古还有这个完全由NGO管理的国家公园

作者:杨祎

说起蒙古国,除了草原、荒野、奶制品,多数人能记得的,大概还有一曲《乌兰巴托的夜》。

在刚过去的5月,借WWF蒙古国办公室组织中、俄、蒙三国交流会的机会,我们在广汽传祺的支持下和三江源国家公园的一线工作人员一起前往蒙古哈斯台国家公园Hustai National Park交流学习。短短两天的会议期间,我们密集烧脑,和周边国家保护区的管理者们分享了经验,也前往野外考察了以保护普氏野马 Przewalski’s Horse (Equus prewalskii) 为主要目的的哈斯台国家公园,收获颇丰。

蒙古国初印象:虽然气温零下、但现在是蒙古的夏天啊!

虽然已是五月中旬,但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的平均气温仍在3-5度。乘机前往那天,因为当地的风雪天气,我们遭遇了长达8小时的延误。原计划早晨10点就应该开始的行程,生生拖到了傍晚时分。和俄罗斯的同事们在机场汇合后,我们就直接向哈斯台国家公园出发了。

哈斯台国家公园位于乌兰巴托西部,距离市区100公里左右,车程约2-3个小时。车辆驶出市区,杂乱的民居和小工厂逐渐减少,取而代之是成片的草场。暮色渐晚,天空呈现干净清透的深蓝色。沿路随处可见的石头堆起来的锥形建筑名为敖包(Ovoo)。当地习俗是路过敖包时顺时针围绕三圈,每圈丢一个石头或硬币上去,祭拜神灵或是祈祷心愿。

哈斯台国家公园与乌兰巴托的位置示意图 ©️2019 Google

哈斯台国家公园与乌兰巴托的位置示意图 ©️2019 Google

从乌兰巴托到哈斯台国家公园沿途可见这样的敖包 ©️杨祎/WWF China

从乌兰巴托到哈斯台国家公园沿途可见这样的敖包 ©️杨祎/WWF China

到达哈斯台已是入夜时分。我们发现这个国家公园的设施出人意料得完备。客人可以入住简单却舒适的蒙古包,现代化的厕所和卫浴设备也一个不少。最惊喜莫过于晚餐,抛开味道不谈竟然是完整的三道菜:从头盘的蔬菜沙拉、到牛肉配米饭的主食、最后用美味的当地酸奶收尾。考虑到乔治夏勒博士曾说过自己80年代到蒙古时,一星半点的蔬菜也见不到的情形,面对这盘五颜六色的蔬菜沙拉实在很感恩。

晚上气温降到零下,蒙古包里装了烧火的炉子取暖。工作人员会在睡前和凌晨天亮后为客人添柴 ©️杨祎/WWF China

晚上气温降到零下,蒙古包里装了烧火的炉子取暖。工作人员会在睡前和凌晨天亮后为客人添柴 ©️杨祎/WWF China

餐厅不大,但装潢十足用心。墙上是野马壁画,连顶灯也印有国家公园的标示 ©️杨祎/WWF China

餐厅不大,但装潢十足用心。墙上是野马壁画,连顶灯也印有国家公园的标示 ©️杨祎/WWF China

蔬菜沙拉里有黄瓜、生菜、番茄、青椒和小萝卜,应该是一盘诚意十足的沙拉了 ©️杨祎/WWF China

蔬菜沙拉里有黄瓜、生菜、番茄、青椒和小萝卜,应该是一盘诚意十足的沙拉了 ©️杨祎/WWF China

第二天早上起床,营地外的山坡上还覆盖着薄薄一层雪。即便把冲锋衣、羽绒服、抓绒都往身上套,依然有明显的凉意。然而早餐桌上和蒙古环境旅游部的官员一聊,对方却乐呵呵地声称:“现在是夏天啊!5-8月是蒙古草原的夏天!”

蒙古草原上的鸢尾比温带常见的矮小,贴地生长 ©️杨祎/WWF China

蒙古草原上的鸢尾比温带常见的矮小,贴地生长 ©️杨祎/WWF China

哈斯台国家公园模式:完全NGO管理的国家公园

在蒙古,一共有四种类型的保护地(Protected Areas),保护级别从高到低分别是:严格保护地(Strictly Protected Area)、国家公园(National Park)、自然保护区(Nature Reserve)和纪念保护地(Nature Monument,偏重于文化遗产的保护)。全蒙古的115个保护区里,此次会议所在地的哈斯台国家公园是唯一一个完全由非盈利组织管理的国家公园。它不从国家领取任何财政补助,完全靠公益捐助和自身盈利来运营。对于我国国家公园的管理,尤其是与社会组织合作、特许经营等方面非常有借鉴意义。

相比我国三江源国家公园这样动辄十几万平方公里的大型保护地而言,哈斯台可谓“袖珍”,面积仅500平方公里出头。但这样的范围内,也包含了沙丘、高山草原、森林草原、河流河谷四种不同的地形,覆盖了超过800种动物(包含哺乳动物、鸟类、两栖类、鱼类和昆虫)、500多种植物和33种菌类。

哈斯台国家公园设立的主要目标是保护普氏野马 Przewalski’s Horse (Equus prewalskii)。普氏野马是现存世界上唯一的野马,原产于蒙古国科布多盆地和中国新疆准噶尔盆地一带,1879年由俄国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首次发现,因而以他的名字命名。但随后其野外数量不断下减,1969年时已经被确认野外灭绝。

1992年,荷兰一家名为FRPH的NGO与蒙古自然与环境保护联盟(MACNE)共同努力从国外的动物园引进了15匹圈养野马到哈斯台。随后的8年间,又陆续从各地引进了84匹野马到此处野化放养。随着哈斯台从自然保护区晋级为国家公园,管理更加规范合理,整个野化过程也非常成功。截止2019年,哈斯台国家公园的野马数量已经达到332只,分为34个种群。每年固定有50到60匹小马驹出生。可以说是达到了一个比较理想、健康的繁衍状态。

不仅是野马,哈斯台目前也是其他很多动物的庇护所。从90年代至今,这里马鹿的数量从50只左右上升到1300只;旱獭数量从9000只上升到13,000只;蒙古原羚和盘羊此前在国家公园都没有记录,但目前也分别稳定在500和60只左右。

哈斯台国家公园的巡护工作做得非常细致,每天早晚各一次。30几位巡护员,认识园区里全部野马,叫得出它们每一匹的名字。野马与家马最大的区别是它们的短鬃毛和鼻子上的一圈白毛。它们通常在每年4-5月产仔,生产两周后,母马就可以再次发情,孕期为11个月。

哈斯台国家公园入口 ©️杨祎/WWF China

哈斯台国家公园入口 ©️杨祎/WWF China

哈斯台国家公园内的野马群 ©️何兵/WWF China

哈斯台国家公园内的野马群 ©️何兵/WWF China

一个马群被称为一个“Harem”,由一匹雄性和数匹雌性组成 ©️何兵/WWF China

一个马群被称为一个“Harem”,由一匹雄性和数匹雌性组成 ©️何兵/WWF China

刚出生一个月左右的小马驹跟在妈妈身边 ©️何兵/WWF China

刚出生一个月左右的小马驹跟在妈妈身边 ©️何兵/WWF China

在没有政府财政支持的情况下,国家公园要如何实现自己造血?

哈斯台国家公园给出的答案是这样:一方面,目前独立运营国家公园的NGO组织——蒙古自然与环境保护联盟(MACNE),其背后的理事会成立了信托,支持一部分国家公园的运营费用;另一方面,MACNE也在国家公园内开展可持续的生态旅游活动,所收取的费用同时用于国家公园的科研和保护。

在哈斯台游览时,每当看到野马群,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就会停车、架好望远镜,招呼大家观察,并用蒙英双语讲解 ©️杨祎/WWF China

在哈斯台游览时,每当看到野马群,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就会停车、架好望远镜,招呼大家观察,并用蒙英双语讲解 ©️杨祎/WWF China

驻站的生态学家随手捡了马粪给大家讲解 ©️杨祎/WWF China

驻站的生态学家随手捡了马粪给大家讲解 ©️杨祎/WWF China

生态旅游的方式多种多样:国家公园向所有游客收取17-70元人民币不等的门票(针对本国和外国人不同);住宿对游客开放,每人每晚的房费约370元人民币;园区内开发出一长一短两条参观路线,游客可以在驻站生态科学家的带领下参观游览国家公园;周边纪念品也种类繁多,从野马玩偶、冰箱贴、到钥匙扣、明信片、T恤,应有尽有;甚至每一匹野马都在网上开放命名,只要你支付人民币约1500元就可以得到一匹名义上专属自己的野马。

在这样的经营策略下,加之哈斯台距离首都近的优势,现在哈斯台每年约有25000名国内外游客造访。国家公园维持自身运营的同时,也不忘反哺周边社区。游客参观哈斯台的同时,也可以到当地居民家中体验蒙古传统的生活方式,比如搭帐篷、挤羊奶、骑马、射箭…… 这些对牧民家庭来说都是不错的收入补充。

开会聊了些啥?

如文章开头所说,这一次我们到蒙古的目的是与俄罗斯、蒙古两国的国家公园管理者交流。主要议题包括国家公园管理如何应对气候变化的威胁,以及如何应用WWF的开放性标准(open standard)制定国家公园管理计划。

会场主席台上的三国国旗 ©️杨祎/WWF China

会场主席台上的三国国旗 ©️杨祎/WWF China

在来自WWF的专家先就两个议题给出基本信息之后,每个国家公园的管理者代表都认真陈述了自己园区的情况。随后再分组讨论,在其他伙伴的帮助下梳理和分析管理中所面临的问题、机遇,最后再次发表小组讨论的结果。

讨论中的俄罗斯小组 ©️杨祎/WWF China

讨论中的俄罗斯小组 ©️杨祎/WWF China

手绘的黄河源园区情况图 ©️杨祎/WWF China

手绘的黄河源园区情况图 ©️杨祎/WWF China

讨论后的陈述环节,同时接受来自大家的提问 ©️杨祎/WWF China

讨论后的陈述环节,同时接受来自大家的提问 ©️杨祎/WWF China

分析讨论之后,大家普遍认为,虽然来自不同的国家,但面临的保护问题与威胁都是类似的。以哈斯台国家公园为例,来自周边社区牧民牲畜增多的压力非常大。我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也有类似的情况。传统蒙古人的放牧方式,一年转场高达10-12次。即便牲畜量增多,因为在一个地点放牧的时间短,对草场压力也很小。但现在,普遍一年只转场两次。对一片牧场的利用时间长达5-6个月,生态系统当然就无法自我修复了。

为什么转场次数变少?根据国家公园对周边社区的调查,牲畜增多是一个不争的事实。2000年左右,哈斯台周边社区仅有18,000头牲畜,到2018年,这个数字就增长到45,000头;其次,因为首都乌兰巴托是全蒙古最大的城市,全国约有一半的人口都集中在此,所以乌兰巴托收购牛羊肉的价格也是最高的。牧民们为了更好的收益,纷纷集中在首都附近放牧——有限的空间,加上增长的牲畜,让传统的转场方式无从实现。

面对这样的情况,哈斯台的工作人员几乎每天都要花时间驱赶牧民家游荡到国家公园内的牲畜,对人力物力都是巨大的消耗。像这样的问题都被纳入到讨论环节,大家群策群力,贡献各国的经验和智慧。

虽然两天时间有限,讨论浅尝辄止。但幸运的是学习和实践了方法论,希望未来能把WWF的保护理念融汇到各个国家公园的管理计划制定中。今后,我们还会继续通过WWF的国际网络平台加强与周边国家的交流与合作。就像动物的迁徙与分布不分国界那样,保护本身也不应被国界所限。

全员合影 ©️WWF Mongolia

全员合影 ©️WWF Mongolia

文章来源: WWF世界自然基金会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8afTaID-fV9BQCM-wx39yA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