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吃野生动物的都是变态,没有之一

吃野生动物的都是变态,没有之一

1、丑陋的嘴脸

不怕你们笑话,我出身在农村,长大在农村,但从没见过野兔和山鸡,因为早被前人吃完。山里除了不敢抓的几条蛇,就只剩不能吃的树和虫。

没吃过野味,但听多了别人吃野味,因为到处有人拿野味说事,通常是满嘴口臭、唾沫星子乱飞地吹,吃竹鼠、吃麂鹿、吃穿山甲,甚至活吃猴脑。

比如,一位乡里的小官员,就很得意他吃过猴脑:一个普通的小店,店后面摆着一只大铁笼子,里面关着十几只猴子。先让客人选,选定了,厨师一过来,喝一声,提起就走,毫不费劲。

吃猴脑要特制的桌子,四四方方,中间有个洞,能够打开,刚好能容下猴子的头,因为是活的,必须用绳子将其四肢绑在桌腿上。

旁边放一铁锅,下面点着酒精炉,上面的油烧得滚烫。猴子的头顶早被剃光,厨师用铁榔头将其头骨盖敲开,再将滚烫的油,从敲开的窟窿里灌进,里面咝咝作响,猴子痛苦挣扎。

客人选择自己喜欢的调料,用勺子挖取品尝,整个过程,猴子都在挣扎,要是中途死了,是厨师的手法不到家,直到挖完最后一勺猴脑。

按这位小官员的说法是,简直是不可多得的人间美味,又好吃又进补。说的时候,挺着特有的啤酒肚以及满脸的油光,真的是满屋子的口臭。

有人根据吃猴脑的场景,创作了这幅人猴交换位置的图

有人根据吃猴脑的场景,创作了这幅人猴交换位置的图

有人调侃:野味,已经成为一项中国人特有的饮食偏好,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土里钻的,一律都吃,野猪麋鹿果子狸只是入门,敢于直面猴脑穿山甲的,才是老饕……还好亚当夏娃不是中国人,不然他们绝逼更爱那条蛇。

中国人爱吃野味,那是出了名的。不但要吃,还要把它吃绝种。

根据CITES的数据,中国穿山甲在过去21年里数量减少了90%,面临“商业性灭绝”,不是被吃了,就是拿去泡酒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中国首席代表朱春全说:过去十年间,野外偷猎者抓走的穿山甲超过100万只。

中国的吃绝种了怎么办,吃国外的。2007年—2016年8月,我国执法部门共查获209起穿山甲走私案件,有近9万只被非法杀死,走私到中国。这只是被抓获的,实际不到总数的10%。

被中国人吃绝的,远不止穿山甲一种,还有快被广东人吃绝的禾花雀,以及赤麂、江豚、青头潜鸭、黑熊等,都是近些年面临绝种的野味。

海关截获大量走私的穿山甲

海关截获大量走私的穿山甲

2、野味好吃吗?绝大部分都难吃

知乎吃货圆圆讲过自己吃野猪时的经过:因为出身在农村,有时遇着野猪泛滥,就会有打猎队进山打猪,圆圆的爸爸便会从朋友那拿些回来。

肉一扛到家里,圆圆的妈妈就开始叽喳吐槽了,实在是太臭了,臭味沾到衣服上,洗都洗不掉。然后就是猪毛,又多又硬,拿火都燎不干净。

接下来就是做了,因为味道大,除非有特殊的味道癖好,清蒸是绝对吃不下的。必须加好多调料,才能勉强盖住,用高压锅压好久才能下口,不然咬的牙疼。

虽然这样,膻味还是很重,口感呢?又柴又紧,虽然都是瘦肉,但没有脂肪,也没有油腻感,和家养的猪肉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层级。

野猪一般都很瘦,肉质又老,很难咀嚼,且携带多种细菌和寄生虫

野猪一般都很瘦,肉质又老,很难咀嚼,且携带多种细菌和寄生虫

作家和菜头也讲过自己吃野味的经历,第一次吃锦鸡,椒盐油炸,吃起来非常费劲,得双手撕才行。后来吃鹧鸪,和饭一起炒,吃起来满嘴都是碎骨头,卡擦作响。

最后一次吃黑麂,从山里打回来的,费了很大劲才勉强把皮肉分开,用高压锅压,味道就像非常冲的老山羊肉,嚼得用力一些的话,能从嘴里直接弹出来。

其实,绝大部分野味都不好吃:首先,味道重,膻味、腥味、臭味,盖都盖不住;其次,难处理,毛多骨头多,必须经过特别的处理和烹饪,才能下口;最后,味道柴,没有脂肪,都是肌肉,肉质紧,和啃木头差不多。

为什么野味不好吃,和菜头说得很明白,野生动物的生长环境和饲养的动物完全没法比。饲养出来的动物,目的就是为了让人吃,所以肉质丰腴香嫩,吃起来口感一流。

但是野生动物生存目的就是为了逃避天敌,所以一身的肌肉,没有多少脂肪,肉质柴而紧,难以下咽,必须用特别的烹饪方式,才能勉强入口。

你觉得香美,不过是一撮又一撮的香料罢了。

口味这东西,主观性太强,说野味好吃,大多被洗脑,先入为主,觉得野味一定是好东西,味道一定鲜美,物以稀为贵嘛,越濒临灭绝的就越好吃。其实是连自己的口感都不敢相信。

其实,动下脑子也明白,以中国人爱吃的尿性,好吃的动物基本驯化完毕了,剩下的基本都没法下咽。可偏有这么多人喜欢瞎折腾,不远万里、不辞辛苦、不畏凶险,偷偷摸摸也要回归下还没进化成人时的饮食生活。

锦鸡,野鸡的一种,好看,肉难吃。却总受到捕杀,被吃掉

锦鸡,野鸡的一种,好看,肉难吃。却总受到捕杀,被吃掉

3、野味进补是自我欺骗

吃野味,很多人冲着进补去的,这一点国人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广东省林业局曾进行过一次调查,广州市半数以上的人吃过野生动物,吃野生动物的原因,45.4%的人认为可以补充“营养”,37%是出于好奇,12%人是为了显富。

我一同事,小时候体弱多病,家人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吃野味,各种找偏方,四处找野味。癞蛤蟆、壁虎、蜗牛、土蜂、猫头鹰……都是小儿科,除了屎堆里的苍蝇,基本都吃遍。

现在家里还摆着无数药酒坛子,蛇什么的就不说了,最恐怖的是,还有一只没拔毛的猫头鹰,睁着双眼,活生生被酒泡死。

最后实在找不到更奇葩的了,就吃胎盘,按他的说法,一口下去,软软的,腥得要吐,根本咽不下去,想想都觉得恶心。

问题是,吃这么多,也没见着有什么鸟用,连华山一个小山包都征服不了。

《中国科学新闻周刊》主编方玄昌说:“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比家养动物更恶劣,并不存在它们比家养的同类生命质量更高的问题,恰恰相反,人类驯养的动物,比它们同类的寿命往往要长出一半。”

吃野味进补,这是我见过最荒谬的养生办法。

海关查获走私的,利用濒危动物泡的药酒,包括毒蛇、毒蝎、毒蜘蛛等

海关查获走私的,利用濒危动物泡的药酒,包括毒蛇、毒蝎、毒蜘蛛等

野味不但不怎么补,还有害,不少传染病都来自野味。

人民网的报道,2003年5月底,中国科学家在果子狸的动物身上查出了SARS病毒,与人类SARS病毒的全基因有99%以上的同源性。基本可以推断,SARS病毒来自果子狸。

后来有科学家发现,SARS病毒的天然宿主是中华菊花蝠,但果子狸仍然中间宿主。简单地说,就是中华菊花蝠把SARS病毒传染给了果子狸,广东人把果子狸吃掉,再传染给其他人,就有了那场人人惊骇的“非典”之灾。

很多人应该还记得当年的惨状,谁都不敢保证下一个死掉的不是自己,谣言四起、慌不择路,板蓝根、绿豆都成了救命稻草,一抢而空。即便这样,对于果子狸,人们照吃不误。

SARS病毒携带者:果子狸。2003年“非典”疫情的爆发,可谓典型的祸从口入

SARS病毒携带者:果子狸。2003年“非典”疫情的爆发,可谓典型的祸从口入

除了非典,艾滋病的起源也和野味有关。

国际比较公认的说法是,约在18—19世纪,艾滋病出现在中非热带雨林地区的灵长类动物中,尤其是非洲绿猴,科学家取样分析,200只绿猴中有70%带有类似艾滋的病原体。

而非洲人也有吃猴的习惯,最有可能的传播途径是,在捕捉或是宰杀猴子时,遭到抓咬,导致皮肤受损,病原体趁机而入,最后疯狂传播,至今仍是不治之症。

而除此之外的病毒感染,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1999年,台北一老翁生吃蛇胆,引发急性肾衰竭,几小时后不治身亡,1998年,哈尔滨市10多人吃蝗虫、甲壳虫,引起过敏反应,经抢救才脱离危险。

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博士解炎说:美国的研究表明,野生动物的疾病特别是与人类共享的疾病,有增加的趋势。人们常吃的穿山甲就携带多种病毒、寄生物以及部分毒素,其中,肉毒杆菌就能直接致人死亡。

野生动物病毒多,和生长环境有关,一般而言,野生动物所处的环境都很恶劣,潮湿、高温、逼仄,病菌众生;吃的食物,也大多腐烂发霉,未经高温杀毒,病毒多,很正常。

说这么多,道理很简单,野味吃的越多,被病毒感染的可能性就越大,自觉命大的除外。

很多市场能够看到专门出售野味的摊位

很多市场能够看到专门出售野味的摊位

4、吃野味是一种精神空虚的体现

即便如此,也阻挡不了国人爱吃野味的趣味,和菜头说:“不同人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认识世界,有些人用手掌,有些人用眼睛,中国人用嘴。”

嘴,就是中国文化的入口。很多人,骨子里就不是奔着吃去的,是奔着面子、奔着身份认同去的。所以,有钱的、有权的,从来都是野味的常客。

关于面子,林语堂有一个精辟的比喻:在戒备森严、严禁烟火的炸药库房里,如果我能够坐在炸药箱上吸口烟卷,那我可就是很有面子的人了。

要是你吃过几样别人没吃过的野味,那你也一定是倍有面子了,谈话都能成为中心,自觉见识、地位、身份都高了一截,讲起话来都抑扬顿挫、滔滔不绝,实则丑恶的嘴脸暴露无遗。

所以总有人自诩自己吃过某某某野味,某某某野味有多好吃,你连野猪都没吃过,真的是穷逼、low逼、甚至是傻逼。

只有骨子里还是一片空白的人,词需要靠着野味来撑场。

著名饮食文化学者王学泰说:“中国缺少终极关怀的宗教,缺少吃穿以外的精神生活肯定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很多人,除了吃,就找不到其他爱好了。

微信图片_20190621164255

甚至有人推出专门的野味主题宴

如果想在野味上找点存在感,劝你还是省省,脑子里没几本书,你就是天天吃大熊猫也还是那副土样,内涵从来不是吃出来的。

如果想靠着野味壮阳补腰子,也还是劝你省省。多买几本靠谱的营养手册,别老想着虎骨、鹿血、牛鞭,一只鸡都比它强。别的不说,药酒那东西,有百害而无一利,喝得越多,得癌的机会就越大,没有例外。

姚明、成龙等众多公众人物开始呼吁保护野生动物。

姚明、成龙等众多公众人物开始呼吁保护野生动物。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应该从管住我们的嘴开始。

文章来源:有机农业者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U6FbO_PKDGsH8rjUTWNLQ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