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过了一次齐活的端午节

过了一次齐活的端午节

作者:阿黎

image001

一个节日,如果你想随便过呢,那就像平常日子那样过去了,如果你正经起来过呢,感觉还是蛮有意思的,它可以变成平常日子里的点缀,就像人的着装一样,朴素淡雅的一身,佩戴一样精致的装饰物,美感就出来了。

今年端午,是我过得最“端庄”的一个端午节。

过去我基本没有过过端午节,小时候不记事,估计也不关心这个,长大了在外读书、工作,和绝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吃个粽子就是过节了。有一年,印象很深刻,端午节当天去公司加班,晚上赶去坐地铁,路上突然下起了暴雨,为了躲避雨,错过了最晚的地铁,北京城太大,舍不得打车,只能又返回公司,那是最狼狈的一个端午节。

今年端午就恰好相反,跟着父母过了一个圆满的端午。

五月底,我就开始念粽子了,“马上端午了,包粽子吃吗?”我问妈妈。“还有十来天,早着呢。”端午前后,也是各家各户忙着插田的时候,妈妈忙忙碌碌,我看在眼里,心里想着粽子估计没空闲包了,那天去菜市买几个回来吃就行了。

端午前三天

一大早妈妈说,今天啥事也不做了,专门包粽子。我一听乐了,因为现在即使是农村端午节也不是每家每户都包粽子的。

糯米、粽叶、绿豆、芝麻、花生、五花肉、白胡椒,去了几趟菜市才把东西买齐全。买不到干的粽叶,妈妈念叨了几回,她说干粽叶比较香。我突然反应过来,粽子的香味里粽叶应该贡献了三分之一吧?

先把粽叶煮着;五花肉大片切,放入盐、白胡椒粉、芝麻碎末调味;绿豆、花生焯水捞起,与清洗好的糯米拌匀。

image003

最细的活居然是洗粽叶,每一片两面都要洗干净,因为叶片上面会沾附一些不明显的脏东西。还要准备一束干稻草用来包扎粽子。

这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包粽子,吃得多,看得多,没实战。我是学徒,妈妈是师父,她年轻时还卖过粽子,可是她老说自己包得不够好,包了拆,拆了包,估计是太久不包了。师父不行,自己就多摸索吧,反正包不好,就拆了重来,师父都如此,何况徒弟。

image004

我家喜欢包四方粽,个大,吃一个管饱,包一个得用五片粽叶,后来我自己瞎折腾,发现三片也可以包成功,而且更容易。蹩脚的师父配一个新学徒,这粽子,只能说贵在亲手包的,好在煮出来味道还不赖。

image005

端午前一天

妈妈从菜市回来拎着一大把艾叶。“哦,你今天就挂艾叶了?明天才端午啊?”“今天先挂了,明天事多,忙不过来的。”明天有那么多事吗?我心想。

妈妈把艾叶、菖蒲、紫苏三样捆成一小扎一小扎,然后给家里每扇门都挂了一串。我们这俗称“挂窗户”。

image006

农历五月,天气又下雨又炎热,细菌滋长,蛇、蝎子、蜈蚣、蟾蜍、壁虎,这五种有毒的动物出没,所以五月也被称为毒五月,而悬挂这些药草据说可以辟邪纳福。读文章看到,民间传说:手执艾旗招百福,门悬蒲剑斩千邪。中医说艾草是纯阳的草,悬挂在家里,是不是可以增加家里的阳气呢?菖蒲,形如剑,斩千邪确实形象。想必是艾草、菖蒲、紫苏都是味道极重的植物,所以可以驱毒避害吧?

端午当天

妈妈一大早出去买菜了,很快就拎着两只活鸭回来了。原来端午不仅有粽子还有鸭子吃啊。“今天卖鸭子像被抢一样,人太多了。”原来昨天下了一天一夜的雨,发大水了,附近几个村庄的村民都出不来卖菜。

妈妈开始忙活宰鸭拔毛了,我想着爸爸炒的子姜鸭最好吃了,得去买点子姜回来。尽管下着小雨,菜市场还是比往常热闹,处处见到卖“窗户草”的摊儿。

image007 image008 image009

一个高高年轻的男子,一手提着鸭子,一手举着长长的艾草,一股节日的味道马上扑面而来。除了常见的艾草、菖蒲、紫苏,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药草卖,但是我知道这些是用来洗澡或者煮水喝的,配了艾草、金银花藤好几种药草,用来沐浴可以杀菌、止痒、祛湿,妈妈经常自己采来用,最近我身上莫名发了一些奇痒无比的红包,于是也买了两把回去。

从菜市回来,听到妈妈念叨说,今天忘记买雄黄了,还得去菜市一趟。雄黄?这不是经典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里白娘子和小青最怕的东西吗?我还没见过长啥样呢。

妈妈突然想起家里还剩有以前买的雄黄,赶紧把它们翻了出来,雄黄看起来像石头子似的,但却是橘红色的石头子,掂一掂还很重手。

雄黄

雄黄

image011

妈妈把它们用锤子捶碎,然后加一把独蒜在里面,再一起捶碎和在一起。“待会十二点再洒。”雄黄加入大蒜、白酒,味道极重,可以驱蛇。看来电视剧不是瞎编的。

空闲时间,妈妈看了一眼我买的药草,“你买的这些药草配得挺好啊,要中午十二点洗才有效的啵,正正十二点。”这个好讲究呀,我心想,过去的人活得真的好讲究呀。

快到十二点了,我提醒妈妈,“你还不洒雄黄水?”“要正正十二点。”真是讲究。11点57分,妈妈加了小半桶水进雄黄里,再倒入一些白酒,拿上早已经扎好的稻草“扫帚”,开始行动。我见她先把雄黄水拍到自己的额头、鼻子、耳背、脖子和四肢上,然后提着雄黄水走到哪洒到哪,我跟在后面拍照、讲话,妈妈抱怨“做这个事情不能讲话的。”“哦,我不讲了。”这是不是就叫敬事如仪?家里各个角落、大门口、院子、院后的菜地里到处洒了一遍。

image012

端午节还有饮用雄黄酒的习俗,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中就有这个情节,结果害得白素贞现了原形,吓得许仙奄奄一息。雄黄酒是在白酒或自酿的黄酒里加入微量雄黄而成,未到喝酒年龄的小孩子,大人则给他们的额头、耳鼻、手足心等处涂抹上雄黄酒,意在消毒防病,虫豸([zhì]:古书上指没有脚的虫子)不叮。查资料说,雄黄是一种矿物质,它在体内外皆有杀虫的作用。

爸爸已经开始炒子姜鸭了,香气飘得满屋子都是,我感觉节日在这一刻达到了高潮。今天爸爸的厨艺超常发挥,子姜鸭的卖相和味道得到了我和妈妈的一致肯定,许是今天过节,爸爸炒菜也很认真。

 端午听来的故事

晚饭后,邻村熟识的叔叔来家里聊天,话题也契合端午。这位叔叔的老丈人颇擅长解毒蛇之毒,我们这几个村落的人,被毒蛇咬了都找他诊治,从来没有失过手。听叔叔说,已经昏迷过去的人也被他救活了,听得我兴致全来了。

南村的一个村名晚上去田地里看水,没拿电筒,手在田里感觉被扎了一下,他以为被刺扎了,没当回事,回来继续在树底下乘凉抽烟聊天,还跟其他人说自己的手就被刺扎了一下,怎么这么胀,而且还越来越胀……聊着聊着就这么倒下去了。懂常识的人估计他是被蛇咬了,三个大汉把他抬到了老爷爷家里。老爷爷给他灌下药粉,再把他扶起来,用手不停地抚他的后背和前胸,让药下去,然后继续让他平躺着。老爷子的家人说,把他抬出去吧,万一死在家里怎么办。患者的家属也很明理,说对对对,就把他抬上了我这位叔叔刚买的拖拉机上躺着。大家就继续聊天,没过多久,那个人从车上坐了起来,一脸懵,说这是哪里啊,我刚刚不是在树底下聊天吗?你们把我弄到哪里来了?

这位老爷爷的医术传承于他的干娘,她的干娘是一位看破红尘隐居此地的老妇人,老妇人医术奇高,据说还是位文化极高的人,附近村民有啥病痛都找她看,她不求钱财,穷人没钱拿点米给她就好。所以老爷爷看病,也继承了她干娘的品性。

很多年前,一个湖南的小伙子在此地被毒蛇咬了,一路喊哭,老爷爷给他吃了药,他还不敢走,老人只能收留他在家住了两天,小伙子身无分文,不但付不出药费,连上路都没钱,老人反倒给了这个小伙子几块钱。

老人八个子女,但是愿意学医术的只有二儿子,其他子女觉得学这个没用,又要花心思记,又要上山找药,帮人看了又不索要钱财,万一医死了,还麻烦,不学。现在老爷爷和二儿子都不在人世了,只有二儿子的媳妇还懂这些,去年秋天,我亲眼目睹哥哥的岳母被五步蛇咬了,立马找她诊治,吃了药人就没事了。

多好的故事。

听完故事,我用药草水洗了个热水澡,安歇去了,睡得很沉。

本文图片均来自作者

有机会原创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