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自给自足,循环永续,富士山脚下的生态乌托邦——木之花

自给自足,循环永续,富士山脚下的生态乌托邦——木之花

作者:简小嘉

在东北的农村呆了一周时间,和三个小朋友一起过的六一儿童节,我们上山采野菜,挖牛蒡,捡垃圾,吹着山风看夕阳。在大自然的滋养和小朋友的童真启发下,我拿起了久违的画笔,并重新开始写诗。

我们坐在山顶上画画

我们坐在山顶上画画

如果要画一幅我梦想中的生活图景,或许就是“木之花”生态村的样子——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生活自给自足,循环永续,每个人都发挥出自己的天赋,互相帮助、分享与合作,通过扎根土地、与大自然连接,从而发现生命与自然的神奇,活出生命最美的样子。而这也是我目前努力去创造的生活。

木之花的创始者们相信,这个世界现状取决于所有人的意识状态。在富士山脚下,一位成员获得了一种灵感,人类应该过一种共享、和睦的生活,于是他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搬到了那里,开始了乌托邦般的生活。

今天分享一篇介绍“木之花生态村”的文章,或许他们的生活方式也会启发你去创造你想要的生活。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327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 东晋陶渊明的《饮酒·其五》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331

自古及今,权力、地位、财富、荣誉,大抵是人们所追求的基本对象,也是社会普遍所公认的价值尺度。东晋陶渊明的《饮酒·其五》,全诗的宗旨是让人们的内心归复自然,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凭着它那浅显的语言、高远的意境、深蕴的哲理,充分而优美的向人们展示了一种内心向往的田园生活。

大致在魏晋以前,以儒家学说为核心,中国人一直相信人类和自然界都处于有意志的“天”的支配下。这种高于人的个体生命的权威,在东汉末年开始遭到强烈的怀疑,随即也迎来了个性觉醒的时代。人们想要发现一种完美的生命形态。就是反对用对立的态度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而是相反地强调人与自然的一体性与和谐性。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334

如今,在富士山脚下,一小片一小片森林边散落着一栋栋民居,一些朴实安静的人们居住在那里。在小森林之间是一些水稻田,耕地。他们共同生活在这里,仿佛东晋陶渊明笔下的归隐农人,以不使用化肥与农药的自然农法为经,不制造多余垃圾的循环型生活为纬,成员们发挥各自的才能和天赋,分别从事农事、料理、育儿、精神疾患患者的照顾、音乐创作、对外的情报发信…等不同工作。同时,所得均分,生活费共同支出,实现了完全与现代社会相反的微型经济、自给自足的生态村(Ecovillage)生活。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337

他们是「木の花ファミリー(木之花家族)」,1994年,20人移住至位于富士山西麓的静冈县富士宫市,创立以富士山主神「木花之佐久夜毘売命」之名命名的「木之花农园」,后改名「木之花家族」,到2012年12月,从零岁到八十岁,已有86名成员。

什么是「生态村」(Eco Village)?

1991年,罗伯特.吉尔曼(Robert Gilman)和黛安.吉尔曼(Diane Gilman)为丹麦的大地之母信托(Gaia Trust)撰写了「生态村和可持续性发展的小区」的研究报告,生态村的概念正式被提出:生态村是人类与自然和谐共存,为了让社会、环境、生态能够永续发展、持续到遥远未来的理念小区。

北苏格兰的Findhorn Community

北苏格兰的Findhorn Community

目前全世界已有许多行之有年的生态村,较有名的有位于北苏格兰的Findhorn Community、澳洲布里斯本的Crystal Waters Ecovillage(发展朴门永续生活)、美国纽约州的Ithaca Ecovillage、北意大利阿尔卑斯山麓的Damanhur、印度的Auroville等等,1995年国际性NPO组织Global Ecovillage Network(GEN)成立,推广生态村设计和提供国际支持交流。日本也有多个自给自足的生活共同体,最久的已有八十多年的历史。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343

到底什么样的小区才能被称为「生态村」?不外乎以下:尽可能的粮食自给、使用绿色能源、居住于生态住宅、废弃物排泄物回收处理、成立物品共享的机制、最小环境冲击的基础建设等。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345

当然,这些都很重要,然而,任职GEN日本代表、生态村教育推广组织Gaia Education理事、木之花成员的みちよちゃん(michiyochan)却说,一个生态村,比起环境保全的设施配置和可持续性农业等物质要素,一起生活的成员的精神交流与调和才是最重要的关键。

木之花的生活模式

不过,在谈论形而上的东西之前,先来看一下木之花家族平常是怎么生活的吧!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348

在法理上登记为农事组合法人(农事合作社)的木之花,与成员之间并不是雇佣关系。依照每个人的特长和意愿,分成许多小单位:野菜耕种队、水稻耕种队、鸡与山羊饲养、蜜蜂饲养、料理组、育儿组、访问接待组、自然疗法组、微生物培养、味噌与酱油制作、生态村设计教育组、土木组、「微笑便利屋」地域交流组、IT组等,一名成员有主要负责的单位,但会视当天情况随时相互支持。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351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353

多样化的农业活动
多采多姿的食文化

木之花目前一共种了超过250品种的蔬菜和杂粮、11种的米、十数种的果树、两种茶树,合计将近二十公顷,分散成一百多块的田地,几乎都是无偿使用。「不好意思,我年纪大了,没法下田了,希望木之花可以来种我这块田…」等,近邻的爷爷奶奶们相继提出这样的请求,木之花的田地面积也年年的增加。日本农家平均年龄60岁以上,平均年龄32岁的木之花,是维持地方农业风景的重要力量。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357

最让我吃惊的是同一作物多品种的种植:马铃薯6种、蕃薯11、白萝卜12种、高丽菜12种、大豆4种…,此外还有各式各样的香草、山菜、菇类、豆类、杂粮等,一整年的作业预定表真是琳琅满目、热闹非凡。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00

宅配贩卖自然农法的蔬果,是木之花的收入来源的一部分,但他们不是以贩卖有机农产品为前提,所以才能够摆脱一味考虑市场流通性和消费者喜好的一般思考模式,放胆试验这么多品种吧。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03

除此之外,木之花也以平饲法饲养了3种品种,共六百多只的鸡、还养了山羊、蜜蜂。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05

师承自在地的「大平曲店」的大平奶奶、酱油职人半田弁吾爷爷的味噌和酱油,则是从曲菌开始自己培养,原料的大豆、米、小麦、大麦全来自自家田地,经过两三年熟成的传统味道。大平奶奶和半田爷爷在倾囊相授技术、将全部的道具交付给木之花后,已经先后逝去。在木之花,这传统技术将会代代流传下去。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11

自然农法下充满生命力的农作物和食物

自然农法下充满生命力的农作物和食物

除此之外,成员们还会制作纳豆、豆腐和蒟箬、腌梅子、渍白菜和萝卜、风干柿子和蕃薯。每到秋冬,就是制作保存食的繁忙季节。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16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19
除了油、盐、糖必须向外购买之外,其余皆为自给。木之花实行一日两餐的「玄米菜食(Macrobiotic)」,以发酵糙米和杂粮为主食、当季的现采蔬菜为副食,有时加上自家的蛋。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22

当天的午餐。菜肴多采多姿,发酵糙米惊人的柔软有弹性!86人加上访客,每天共有90多人在这100平方大的空间一起用餐。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25

除了满足自家人的胃袋,厨房组也负责制作贩卖用的面包、饼干、米果、玄米咖啡等产品,并提供自然食便当、自然食宴席料理的订购服务。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28

木之花非常重视「菌」。能有这般丰富的餐桌风景,要说全部都是微生物的功劳也不为过。以EM菌为基础,在30度的水中加入糖蜜、自家糙米氨基酸,以及松、枇杷、熊笹等具有抗酸化力的叶子,薄荷、甜菊等香草,还有橘子皮、大豆粕等材料,经过九天的熟成所培养出的「木之花菌」,除了稀释作为每日的饮料,也使用于发酵堆肥、作物的浇灌水和叶面散布,另外,还混入鸡和山羊的饲料和饮水中,因此鸡舍和羊舍完全无臭,这些饱含微生物的动物粪则是堆肥的最佳材料之一。木之花还有两间生态厕所,也是因为微生物的活动完全没有异味。(好想去参观厕所!)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32

鸡粪堆肥。「第四年的堆肥是很好的育苗用土。」たっちゃん说。生态厕所,据说分解太快了至今还没当做堆肥使用过。另外还培育其他微生物的饵食的「光合成细菌」,混入作物的浇灌水中,与木之花菌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具有固定氮素、生成氨基酸、防止连作障碍和土壤病害等效果。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40

常常有人为了学习木之花菌的培养方法而造访,负责微生物培育的ひろみちゃん(hiromichan)面对这些人,最初一定是这么说,心是最重要的喔。微生物是非常纤细的存在,因此培养微生物的人,首先必须抱持着一颗纤细的心才行。培养菌的时候,她总是彷若将执行某种神事般,将身心调整到最和谐的状态。

共同育儿、共同照护

「常常有人觉得共同生活很不可思议,其实日本以前也是一个村庄里大家一起生活、互相帮助、互相照顾的啊!」成员说,「我们只是回到以前的生活模式而已。」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42

从0岁到17岁,木之花目前一共有20几名的未成年成员,全都住在一起,主要由育儿组的成员负责照顾,成员们每人也肩负起父亲母亲的角色。

初次到访的晚上,最让我吃惊的就是这群孩子们。用完晚餐,打过招呼后,五岁的男孩立刻爬上我的膝头坐着,笑问:「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另外三四个小学的孩子们则凑过来拉我的手:「我们明天要马拉松,跟我们一起练习吧!」鲜少跟小孩相处的我有些腆然,手脚不知该往哪摆才好。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45

回来后我一直在想,现在这种以小家庭为单位,而且小孩顶多一两人的生活模式,搞不好是让人与人的隔阂益发扩大的原因之一——这种生活成本和风险是很高的,既要养儿又要为老后做准备;每人都关注于自己的家庭,那被排除在家庭之外的人(不婚者、离婚者、另一半过世的人),又该怎么办呢?也许有钱可以养活自己,但孤独感,却是有钱也排解不掉的啊。

关注精神疾患的自然疗法

忧郁、燥郁、厌食、暴食、各种依存症…等各种精神疾患的患者年年上升(2008年官方统计为323万人,远高于同年度的糖尿病237万人、癌症152万人),迫使得在2011年七月,日本厚生省正式宣布继癌症、脑中风、心肌梗塞、糖尿病四大疾病之后,精神疾患为「第五大疾病」,并针对急增的忧郁症、认知症订定了改善计划。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48

事实上,很多研究也指出,现代会暴增这么多为精神问题所苦的人,跟环境、饮食、生活里充斥的环境荷尔蒙、杀虫剂、农药,还有极度的压力和紧张等脱离不了关系。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51

木之花不只是独善其身、关起门来自给自足而已,「自然疗法PROJECT」是针对精神疾患患者的陪伴计划。精神疾患、心身无法安定、尼特族、拒绝上学、文明病等抱着各式各样问题的人来到木之花,由具有看护师资格的成员全天陪伴,晚上也睡在同一房间。平常则和成员们一同作息、一同饮食,情况允许的话帮忙做一些简单农务。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54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456

看护师之一的ようこちゃん(youkochan)说,

自然疗法的三大重点为:

一、 提高心的免疫力:在日本,疾病写成「病气」,也就是说,引起疾病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心灵的不调和。来到这里首先要学的,就是和成员一样学习从日常生活中审视自己内心的姿态。这也是回归社会后防止复发的根本方法。

二、 顺应自然的生活规律:不规则的饮食、熬夜…等凌乱的生活节奏,是文明病的主因,以农业为中心的木之花生活,身心状态自然而然能达到平衡,唤回自然自愈力。

三、 丰富生命力的自然食:透过几乎全来自自家土地、种类丰富的玄米菜食、酵素饮食、生食等食养疗法,具有安定心神、改善体质等效果。

过去抑郁史长达十一年、足不出户三年、多次自杀未遂,现在是水稻队的一员的まこっちゃん是这么说的:「我总是很在意别人的评价,自己无法接纳自己的存在。但是,在这里,每个人接受的是百分之百的我,在充满安心感的环境生活、在阳光和土壤间工作,是我心灵能够安定的最大因素吧。」

2001年以木之花为母体所成立的NPO组织,负责有机农业(自然农法)的推广、资源回收再利用等,跟环境、福祉相关的活动,还有生态村的推广。也受静冈县政府委托,从事新归就农者的辅导。

还有「微笑便利屋」计划,只要地方上的爷爷奶奶、家庭主妇等提出需求,举凡清水沟、修剪庭树、清扫落叶、修理空调等无所不包,而且是不收钱的。

生态村设计教育

2007年,在加拿大学习环境科学、在苏格兰Findhorn Community学习生态村设计的みちよちゃん与木之花相遇,并成为成员,开始有意识的推广生态村的理念。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503

生态村设计教育Ecovillage Design Education(EDE)从2006年开始,已在全球23国展开,木之花也在2008年于日本大学附属设施举办初次的EDE,今年初,将地点移至木之花,报名者在一个月的期间上课、实习、与成员们共同生活。「没有什么地方会比生态村的现场更适合体会生态村设计。」成员说。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506

具体上课内容,分成:

「环境」:永续可能的粮食生产;适切的技术;生态建筑;自然恢复和重建;

「经济」:什么是财富;合乎道理的生活方式;社会企业与地域经济;

「社会(人际关系)」:建立社区,拥抱多样性;沟通技巧(冲突、协作与决策);个人赋能和领导力;健康与疗愈;生态区域和全球延伸;

「世界观」:意识转换;宇宙意识和地球历、创造性和艺术等。

木之花乐团

旅馆「木之花庵」,供来访者住宿;懂音乐的成员则组成木之花乐团,除娱乐自家人,还巡回表演,只要有访客来,晚上一定会举办演唱会。到访时因为是平日,所以住宿的只有我一人,木之花仍然全员出动唱了一小时的歌来欢迎我,煞是受宠若惊。另外也会参加许多的EVENT,持续地将木之花的理念传达出去。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509

这是他们演唱中的样子。词曲全由成员自行创作。十一月参加于东京日比谷公园举办的「土与和平祭典—播种大作战」

共有共享、『一个钱包』的简单经济

有才能、有能力的人,就能在这个社会上成功,然后获得更多的利益,追求自己的幸福—这是现代的思考方式,但在木之花,有一套独特的运行模式。

木之花家族的经济体系

木之花家族的经济体系

首先,成员各自的资产当然是各自管理,但自由分享给其他成员;加入木之花后,不考虑劳动的多寡和工作内容,一年的总收入由大人均分,成员们为独立的事业主各自纳税。平常的生活费、保险费、税金、小孩的教育费等,则由大人的收入中共同支出。例如去年2011年,每个大人的平均所得为五十万,再从其中提出二十四万(一个月两万),集合在一起的1200万,是为木之花全体的年度生活费,其余的二十六万则会汇入各自的账户中。「虽然说有汇入账户,但在这里根本用不到钱,」刚来到这就用存款买下木之花庵的成员跟我说,「我来到这后就再也没看过我的账户。」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542

生活费一个月二万!是日币两万,别说是东京了,不管在九州岛、冲绳、还是北海道,都是一个很难达到的数字(不要忘记你在黄金传说看到的一万元生活是不含房租的),木之花是怎么做到的?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546

其实很简单,就只是「共享」而已。

在木之花,成员分别居住在五栋住宅里(目前正在盖第六栋,为木造的ECO建筑),交通工具共享、衣服共享、生活用品共享,如此一来,一人所需的生活开销将会大幅降低。遇到成员出差、生病、或是有成员要进修(目前有成员在攻读博士、在东京学美容等)的花费,则由全体成员共同支持,正所谓,全员「共享一个钱包」。「比共产主义还共产主义。」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557

在耕耘土地之前先耕耘自己的心

2009年,创立GEN的丹麦环境活动家Jackson夫妻造访了木之花家族,赞赏「木之花成员的精神层次的高度,与意大利的Damanhur、艾沙尼亚的Lilleoru并列为世界三大生活共同体。」然而,早在木之花成员们知晓「生态村」概念之前,他们就已经确立了这样的想法:不管做什么,都由「心」开始。

我原本一直这样认为,透过自然农法的实践,随着自然生态的调和,人类本身的身心状态也能达到某种和谐的状态。然而,其实这两者之间并没有先后顺序,倒不如说,心的影响力或许还更强大。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601

野菜耕种队的たっちゃん(tacchan)说,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最惊讶的是「田地的歪曲是心的歪曲」、「心创造了现实世界」等想法,在长野县自然农法研究中心学习育种,并在执日本循环农法之牛耳的埼玉县霜里农场研修的他,最初抱持着跟我一样的想法:「不是一直线、亩稍微歪了点有什么关系,对作物的生育根本不造成影响嘛!」还有,当我看到定植成一直线的茄子时,第一个浮现的念头是:天哪好浪费空间!交叉定植就可以收成更多更多的茄子了!一味学习技术与知识的我,似乎忘了其他更重要的事,并为了长年身心的不安定与同伴难寻的失落与孤独而苦恼着。然而田间所展现的风景,其实就是自身心灵状态的投射。心灵状态除了在每天的共同生活中慢慢调和,十八年来每晚不间断、木之花独有的晚间会议,更是让精神快速成长的方式。

大人会议

共同生活一开始并不容易,数名成员们都如此提及。事实上,有志于生态村的人们,一旦开始共同生活之后,因为各种龃龉和对立而分崩离析的例子也所在多有。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604

如果说农业是撑起木之花的骨干,那大人会议就是木之花的心脏。在大人会议,除了分享每天发生的事和作业进度之外,更重要的是名为「心シェア(心之分享)」的对应方法。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615

「在每日的生活实践中调和身心」–这是成员间的共识,也因此,这十八年来鲜少有大的对立,但是难免会有感情的摩擦、工作上的缺失和磨合等时候,一般人总是会互相指责,但是成员们时时刻刻注意的,是先审视自己的内心。当然,这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人难免会有不理性的时刻,因此即使是两个人的问题,成员们都会当作自己的问题,在大人会议中,站在当事者的角度思考、提议,如此集众人智慧,往往会产生好的观点。成员们也能共同成长。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618

大人会议的另一个特征,是「广为公开」。即使是个人的隐私也会。「如果成员中有谁喜欢上谁,会在大人会议上表态,」成员笑说,「成员们是当然的拉拉队。当然如果过于专注在对方的事情让氛围变得很奇怪,就会叫他要注意啦!」

不管是微小的沟通,还是人类全体的问题,全都是根源于同样的真理—木之花如此确信着。因此即使是日常小事,也不会怠慢它,因为再小的事,都具有值得学习的价值。

结语:愿作第一百只的猴子

听过「第一百只猴子现象」吗?

一只猴子在海边洗芋头,其他的猴子看了,也仿效牠,开始在海边洗芋头,当第一百只猴子也开始洗芋头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在其他相距遥远的海边,也开始有猴子洗起芋头来。

最近我常常在想,如果说只有在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种着无化肥无农药的蔬菜,其他时间却不停的滑手机、看电视、玩计算机、对周遭的人漠不关心、对自己的生活从不审视、对地域连结毫无兴趣、对世界问题缺少关怀,那这样的自然农法似乎只能是半吊子。

微信图片_20190609163624

农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还有福祉、艺术、经济、环境、社会…等等很多面向,都是追求永续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生态村并不是反科技、反社会、闭门造车,相反地,生态村的居民,普遍具有高度精神意识和社会关怀,并积极的对外发信。他们创造了一种新的生活型态,在这个苦多于乐的社会开出新的道路;他们彷佛在海边洗芋头的猴子们,对世界发出前所未有的信息。

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人了解其珍贵的价值,从而思考至今的生活方式。

而你,愿作那第一百只猴子吗?

文章来源:素食星球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RheTT7rInR4Wu6_KzTDnGg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