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吃在当下,别磨蹭——逛菜市才知道大地在产啥

吃在当下,别磨蹭——逛菜市才知道大地在产啥

作者:阿黎

1

今年春节至今,我恰巧有机会“长驻”我的家乡——清丽的小城市桂林,家处城市边缘,在家旁边的菜市经常可以买到附近村民种的小菜。他们的小摊总能给人新鲜感,并充满了“时效性”——小摊前的菜经常变化,隔一段时间一些菜“绝迹”了,新的品种摆上来了,这段时间你不抓紧时间吃,不好意思,过了这个时间,没有了,就算有,口味也大打折扣。这活生生教会了我吃在当下,别磨蹭。而且这些阿姐、阿姨、阿婆、大爷们种的菜大多都是自家吃的,我们买的人也吃得安心。

2

菜花是春季吃得最久的蔬菜,从过年前一直可以吃到三月下旬。那段时间,哪一个菜摊前没有菜花的?几乎占领整个市场。还是天寒地冻时,菜花在春雨和一点点暖阳的滋润下,长得欢腾,田地里这里一片黄灿灿,那里一片黄灿灿,菜花才是名副其实的迎春花吧?那时候迎春花可还没开呢。

只要菜农们薄肥勤施,找准时机掐取,买的人挑上一把称心如意的,就会炒出一盘鲜嫩爽滑的菜花,用来做火锅烫菜最佳,可以消减过年鸡鸭的油腻。

三月下旬,菜花渐渐“销声匿迹”,菜农们会留下几株“好苗子”,细细看护,下足肥料,等它老成、结籽,用来做今秋的菜种。

3

菜花结籽后采回来晾晒,晾晒干后,用手一揉搓,菜籽便掉落出来了

菜花结籽后采回来晾晒,晾晒干后,用手一揉搓,菜籽便掉落出来了

萝卜

年后的萝卜比年前的会好吃很多,苦涩味没了,甜润多了。小农们种的白萝卜个头小,形状各异,土还留在皮上的疙瘩里,不像超市里都是又大又直又白的一个模子。

白萝卜最能消食通气,很适合大鱼大肉的春节。最擅长吃的作家汪曾祺在文章里曾写过一件趣事,他在湖南体验生活时,有位认识的领导,接连五天大便不通,吃了各种药都不见效,憋得难受得不行。后来生吃了几个大白萝卜,一下子畅通了。汪老感慨,奇效如此,若非亲见,很难相信。

5

胡萝卜也一同出场,只是更加袖珍,削了皮拿来做水果吃极脆甜,或者切滚刀块用来煲骨头汤,切丝炒实在很考验刀功。4月底,胡萝卜还有人卖,但是还是不见长个,种菜的阿姨说,今年雨水太多了,一直被水泡着,要不然这个时候卖胡萝卜是最好的。确实如此,今年桂林春季的雨多得令人忍不住要发牢骚。这位阿姨是城里人,先生爱劳动,所以特意租了一些地来种菜吃。这种现象在我们这很普遍,城市里的人想吃自己种的菜,所以就租用附近村民的地,也有一些是农民不愿种了,免费给他们使用的。

接着,跟萝卜一样属于根茎类的蔬菜莴笋也渐渐“粗壮”可以登场了。五花肉爆香,放入清淡爽口的莴笋翻炒,那模样和滋味可就不寡淡小气了,肠胃被鸡鸭鱼占领了那么久,该小菜来清理了。

蒜薹

6

我尤爱吃蒜薹,过年后就开始留意蒜薹的“出没”。莴笋“谢幕”后,蒜薹登场。

刚开始,卖蒜薹的人很少,过了一个星期,卖蒜薹的人多起来,但不会很普遍,蒜薹卖得比其他青菜贵些,可能不像其他青菜那样产出大,往往一个小摊前就一两把。

蒜薹最佳的搭档是春节酿制的腊肠,我家过年烟熏的腊肠可以吃到年后。腊肠切片,用油爆香,放入掐成小段的蒜薹翻炒,不间断加入极少许的凉水,既保证蒜薹能熟透,又能维持它颜色的青绿,这是一道极为下饭的小菜,两碗米饭不下肚放不下筷子。

蒜薹极干净,容易清洗,腊肠也是现成的,懒人吃这个菜非常合适,可以一直吃到谷雨后。快立夏时,当地的蒜薹已经没有了,市场上卖的都是经过冷藏从外地来的。

荷兰豆 甜豆豌豆 蚕豆

7

我这个农盲,以为豆类在秋天才结果,不知道春天也能吃到“豆豆”的。一问才知道,去年中秋时节播下去的种子,清明节前后就长成了,春天的豆类有荷兰豆、甜豆、豌豆、蚕豆。

荷兰豆很厉害,冬季我们吃它的苗,即豌豆苗,过年前后开花,花很漂亮,不久就结下豆荚,荷兰豆是连着豆荚一起吃的,一定不能炒得过熟,就要那一口甜脆的美。

到了谷雨就没看到荷兰豆的影子了。

甜豆和荷兰豆一起上市,也是连着豆荚吃的,它长得跟没剥壳的豌豆相似,不知道的人以为要剥了豆荚吃里面的豆子,我第一次买回来的时候也是这么操作的,发现怎么里面的豆粒这么小,以为卖的人摘早了,恰好有人来家里串门,告诉我这个是甜豆,不是豌豆,是连着豆荚吃的,和荷兰豆一样的吃法。一炒惊觉这么好吃,比荷兰豆更好吃,豆荚又厚实又鲜嫩,能“蹦”出甜水来。

荷兰豆、甜豆“谢幕”后,豌豆、蚕豆迎来了它们的成熟期。

豌豆要去豆荚,即使是最嫩的豌豆,豆荚也是食用不了的。豌豆剥出来是一粒粒圆溜溜青绿的豆子,用肥瘦相间的碎肉末炒来吃最好,这是我婆婆的拿手小菜,一吃这菜我就会添饭。

蚕豆

蚕豆

蚕豆和豌豆的口感相似,粉粉糯糯的,样子又可爱。但是吃蚕豆要把它的“眼睛”去掉,那个是不能吃的,有些人天生患有“蚕豆病”,即蚕豆过敏,是不能吃蚕豆的。立夏后,蚕豆不见了踪影。

越冬南瓜

9

看到有人春季卖各种豆子我已经很惊诧了,但令我更惊诧的是还有人卖南瓜,我家种过南瓜,绝对是秋季蔬菜,没有道理呀。反季节蔬菜吧?外地的吧?都不是,农户自己家种的,是去年秋冬季的南瓜留存下来的。这个农户真是聪明,用土办法(据说是用土和稻草掩埋)将南瓜保存无损,现在出售可以卖到两块钱一斤,比起秋季卖几毛钱一斤可是翻了两三倍。我买了一个来尝,甜润得很。

竹笋

10

如果问我哪个菜最能代表春天,那一定是竹笋。清明节到谷雨期间是吃竹笋的黄金时段。

清明后,山岭上的竹笋就“蹭蹭蹭”从土里冒出来了,桂林又是一座山岭极多的城市,竹笋可以吃个够。我小时候也去山上扯过竹笋,寻找美味的过程是很有意思的。今年恰好在家,还想约上朋友再去体验,结果卖竹笋的阿姨说,山上虫子多,草又长,钻来钻去的身上很痒的,意思好像是说,年轻人还是不要去了。我在家也提起要去扯竹笋,妈妈也是“严厉”叮嘱:你不要去啊,为了几根竹笋弄一身包回来,买点来吃就行了。最关键的是儿时的伙伴们也没有了这份兴致。

想想这些卖小菜的人真是辛苦,上山扯完竹笋,回来再费心去掉笋壳,也就是几块钱一把,所以我不太敢和这些小菜农讨价还价了,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费力气就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的。就连妈妈抱怨菜价贵,我都会“唠叨”她两句,种菜也很辛苦啦,你自己种点小菜也是每天都往地里跑啊。而且谷雨后,地里蚊子开始多了,妈妈那天去拔草就被咬好多“红包”回来。

竹笋搭配碎五花肉或者鸡蛋都好吃,吃起来一股春天的清香气,山间的土腥气,一年也只有这个时候能吃到这个味道,谷雨之后,卖竹笋的人渐渐减少了,接近立夏时,已经没有竹笋卖了。

野菜

11

春天的野菜很多,野芹菜、野苦麻菜、野空心菜我第一次见,其他常见的野菜有:椿芽、白花菜、雷公菌、艾草、清明草。

清明前后,野外的香椿树长出了紫红色的嫩芽子,这就是椿芽,它被称为“树上蔬菜”。

椿芽

椿芽

刚刚采摘下来的椿芽闻着有一股煎鸡蛋的香味,非常好闻,用它来摊鸡蛋不正是“相得益彰”吗?我妈妈的做法是椿芽炒辣椒,炒熟后,椿芽浓浓的“香草味”和辣味极为相投。汪曾祺先生极为推崇香椿拌豆腐,说是拌豆腐里的上上品:椿芽入开水稍烫,梗叶转为碧绿,捞出,揉以细盐,候冷,切为碎末,与豆腐同拌,下香油数滴。说是一箸入口,三春不忘。

香椿树

香椿树

民间说:雨前椿芽嫩如丝,意思是说椿芽在谷雨前采来吃最鲜、嫩、滑,谷雨后即使是刚刚长出的新叶也失去了娇嫩感,且香气大减。

白花菜一般用来打汤,吃的时候口感略苦,但是过了数秒钟,一股甘甜回到了嘴里,是一种很有意思的蔬菜,每次一口吃下去,我就等着那股回甘。而且白花菜卖得很便宜,比起同一个时期口感相似却卖七、八毛钱一两的枸杞菜可划算多了。枸杞菜就是枸杞春天冒出的嫩叶,其实枸杞菜在过去也是野菜,但是现在少了。在桂林我没见过枸杞菜结出过枸杞,应该是气候不适宜。

雷公菌

雷公菌

雷公菌是雨后的产物,平时看不到,春夏雷阵雨后,草丛里或者石头上就莫名冒出了这种东西,故称“雷公菌”,我们这也叫石菌。我小时候有一次捡了好多回来,然后叫家人帮忙清洗干净,这东西很难清洗,里面“藏匿”了很多泥土、杂草,洗净后用老蒜、姜丝、葱头、酸辣椒爆炒,出锅撒一把葱花,味道极鲜。

15

卖菜的阿姨已经将它洗得很干净了,花几块钱就得到了一盘素野味。

16

清明节前后,艾草和清明草(我们也叫“白头翁”)最嫩,正是做糍粑的时候。

清明节前两天,我看见妈妈在洗艾草,就问她,你要做艾粑粑吗?她说,没想好,去菜市看见有人卖野艾草,觉得好新鲜好嫩,就买了回来。我说,那就做啊。

我猜她是年纪大了,懒得动了,可又想吃,那不如趁我在家一起做吧。

17

艾草择干净,焯水,洗两遍,挤去苦水,用料理机搅碎,拌入糯米粉中,喜欢浓浓艾草味的就多放一些。花生、芝麻炒香,也用料理机搅碎,带些许颗粒感口感更好,芝麻和花生的比例大概1:3,将红糖粉拌入其中,拌匀做馅料。糯米粉可加入些热红糖水揉搓,口感会更好,面团也更容易揉搓。

找些柚子叶或者粽子叶拿来盛放粑粑,放的时候抹一层油,粑粑就不粘黏了。

写起来几行字,做起来就大半天的功夫了。

所以说好吃的东西不便宜,太耗时间和精力了,只有一家人或者几个好朋友闲来无聊当做趣事去做,才不会觉得辛苦。

18

艾叶粑粑连吃三个也不会太腻,就因为艾叶这股特殊浓郁的味道,有些人是吃不惯的。如果喜欢口味清淡的,那不妨做清明草粑粑,吃起来是清香的。清明草极清新可爱,头上顶着黄色的小花,身上白绒绒的,也是田间地头随处可见。

19

我去逛菜市看到有人卖,似乎无人问津,大姐急于卖出,见我有兴趣,赶忙低价出售,我果然是我妈妈的女儿,脑袋一热,买了满满一袋提回去了。

可是连续做了三天的艾草粑粑,买回来发现自己做不动了,还好同学告诉我可以先将清明草洗干净晒干,然后研磨成粉,干燥保存,想做可以随时取用,太好了,干制也可以,要不然过了清明,去哪里找清明草做粑粑呢?

某天清闲,我和朋友们拿它做出了一颗颗清香的汤圆

某天清闲,我和朋友们拿它做出了一颗颗清香的汤圆

野淮山

21

据说现在市面上那些又长又直的淮山是借助水管种植出来的,那我买的野淮山真是太“接地气”了。野淮山难得有卖,这东西得上山找一番,我整个春天待在桂林,只遇到过两三次卖野淮山的。野淮山的“疙瘩”多,长得特别“扭曲”,注重蔬菜品相的人估计不会买来吃,但是真正的吃货是不在意这些的。

22

好在卖的人可以帮忙削皮,买回去只需要稍微再清理一下就可以了,大概十块钱就可以得到一锅软软糯糯的淮山和稠稠的淮山汤,这真的是够幸福的。卖淮山的人告诉我,野淮山就吃到5月份,5月份也是最多的时候,那就抓住时机吃吧。

土枇杷

23

谷雨后,在路边经常见到数米高的枇杷树上挂着一串串圆溜溜的小黄果,惹得人起了做贼的心思。

其实,早在一个月前就有人开始卖枇杷了,个头很大,很漂亮,我忍不住买来吃,确实甜,但是枇杷味很淡。

24

快立夏时,我才意外发现有人卖自家的土枇杷,是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卖得不贵,四块一斤,黄澄澄的一串,非常有造型感,而且果肉紧实、酸甜有味。剥掉皮,露出颜色更深一层—橘色的果肉,一口一个,甜中带酸的滋味令嘴巴又刺激又期待,吃上一斤还停不下来。虽然现在大家都喜甜,但是土枇杷在我们这还是很受欢迎,基本能销售一空,大概是这样的土货在市场也不多见了。

立夏后,老人卖枇杷很勤快,一是天气渐渐晴和,二是要和小鸟争抢果实,所以这几天口福颇深。

25

相比超市里不太分季节的蔬果,跟着这些小菜农吃菜可以“看见”时间,看着这些经常变化的食材,你才感觉到节气在变化,气候在变化,日子在缓缓流动,四季在无声无息中交替、更迭。

汪曾祺说,他不爱逛商店,爱逛菜市场,看看那些碧绿生青、新鲜水灵的瓜菜,令人感到生之喜悦。这是真的,逛菜市是有助于保持“生机”的,每天的菜市场都不会一样,它会提醒你,今天已经是新的一天了,蔬菜是鲜活的,人也是鲜活的。

初夏已来,荷塘里已经浮出一个个圆碧碧的“脑袋”,我知道,那些就地摆放的“多姿多彩”的蔬果不久又会有新的“款式”,它们还会告诉我,吃在当下,活在当下,日日便是好日。

26

本文图片均来自作者

关于作者:

阿黎,自由写作者,爱美景,爱美食,所以关心土地、山水,食材和手艺,把它们记录下来是一件美好的事,相信美好会创造美好。

有机会原创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