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农场动物的春天来了?

农场动物的春天来了?

1

据统计,超过100家公司先后推出植物肉和植物乳制品抢占市场,24家公司竞相销售第一批直接用细胞生产的动物产品。
未来,这些公司的产品是不是可能完全消除农场动物的痛苦呢?

植物蛋白初创公司抢占中国市场

专注于替代性蛋白质产品的初创企业纷纷涌入香港,伺机抢占中国大陆数十亿美元的食品市场。在这些公司的产品中,“鸡蛋”里没有真正的鸡蛋,汉堡里的馅料是鹰嘴豆和用植物细胞生产的“鱼类”产品。

中美贸易战、猪瘟的蔓延损害了传统肉类养殖者的利益。与此同时,Impossible Foods、JUST 和 Beyond Meat等公司正在用更可持续、更环保的产品吸引日益富裕的亚洲消费者。

据研究公司Markets and Markets估计,去年全球肉类替代品市场规模为46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64亿美元。亚洲是增长最快的地区。

在包括香港商人李嘉诚、慈善家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演员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在内的全球亿万富翁的支持下,植物蛋白公司今年正式进军中国。

2

JUST总部位于旧金山,估值10亿美元,风险投资家彼得•泰尔(Peter Thiel)是其支持者之一。该公司计划从4月开始,在上海、北京、天津、广州、成都和深圳推出用绿豆制作的“鸡蛋”产品,然后向其他城市扩张。该公司表示,使用绿豆作为主要成分对食品安全很重要,而使用绿豆这一传统食物,对中国市场也很有吸引力。

“中国消费者似乎比几乎任何其他国家的消费者都更愿意接受新鲜食品。”美国Lever VC的执行合伙人尼克•库尼(Nick Cooney)说,他们公司非常关注中国的合资企业、出口和产品技术许可机会。

某家用大豆制作汉堡的公司表示,植物性肉类将消除食物链中对动物的需求,并使全球食品体系可持续发展。

影响力投资兴起

为了支持这些初创企业,影响力投资(具备公益眼光,长期关注某一领域发展的投资)进入大众视野。投资者认为,与其把钱投资于不一定道德的公司,不如投资给致力于终结工厂化农业的初创企业,达到双赢——既能解救农场动物,又能获得经济回报。
在这点上,Beyond Meat深有体会。首批投资者对该公司的成功至关重要,而随着该公司1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的进行,投资者很可能会获得可观的回报。

图 l 超过250家公司、非营利组织和实验室正在开发或推广替代性蛋白质 来源 l Olivia Fox Cabane

图 l 超过250家公司、非营利组织和实验室正在开发或推广替代性蛋白质
来源 l Olivia Fox Cabane

什么情况下的影响力投资对农场动物来说最有价值呢?

  • 影响力投资者比其他投资者更愿意接受低于预期的风险调整回报率。
  • 影响力投资者可以在建议、关系、声望等方面给予初创公司支持。
  • 影响力投资者比其他投资者更愿意相信初创公司的潜能。
  • 影响力投资者乐意提供更好的投资条件。
  • 投资者愿意逆市而动,例如,影响力投资者对植物性海鲜(一个新兴类别)领域的初创企业来说可能更重要,而不是对高盛(Goldman Sachs)等大牌投资者已经涉足的一个时髦领域来说更重要。
  • 投资者愿意支持不那么吸引人的企业。在替代性动物产品创业公司中,90%以上的是消费品牌。很少有影响力投资者能在食品价值链上深入下去,进入那些优化植物蛋白、培养基、挤压设备和其他投入的公司,关注那些减轻工厂化养殖体系痛苦的公司。例如,为鱼类开发惊人的设备或为哺乳动物免疫去势。当然,这些企业既不是素食主义者,也不是无害的,但它们可能帮助减少更多的痛苦。
  • 影响力投资者能够让初创企业专注于持续的影响力。例如,影响力投资者可以帮助初创企业专注于研发对大多数动物有害的产品的替代品,而不仅是利润更高的产品。

动物福利倡导不可或缺

与慈善机构相比,初创企业有着特有的优势:它们通常有更清晰、更容易衡量的销售目标,更容易吸引人才(得益于声望、股票期权,往往还有更高的薪水),更容易因市场压力而提高效率。

那么,关心农场动物的人们是否应该更多的关注影响力投资,而减少对慈善事业的投入呢?

关键在于反事实影响(结果与预期相反)。

人们总是倾向于选择反事实影响较小的项目。然而正是那些反事实影响更大的项目改变了社会的进程。

在素食品牌Silk,So Delicious和Vega发展初期,与投资100万美元相反的事实可能是,投资者一分钱也拿不回来。但是与投资100万美元收购达能的股票相反的事实可能只是转手给其他投资者。目前,达能市值440亿美元,通过收购WhiteWave拥有以上三个素食品牌。

但是如何预知反事实影响呢?

其中一个重要的参考因素就是忽视。

当主流投资者忽视动物产品的替代品时,影响力投资者作出了正确的决定。如果没有他们的资金,像Finless Foods和Memphis Meat这样令人兴奋的初创公司可能永远不会起步。

相比之下,捐赠的反事实影响通常更容易预测,因为农场动物慈善事业仍然如此被忽视。据估计,在过去三年里,植物性初创企业和收购事务上每获得1美元的投资时,农场动物保护组织可以收到大约15美分的捐赠。

也许替代性蛋白质产品比农场动物福利倡导更有前景,但我们不难发现,通过非营利性组织在替代领域发挥作用更容易最大化反事实影响。

影响力投资可以使人们的投资与价值观一致,并可能带来良好的回报。在某些情况下,也可能帮助我们结束农场动物的痛苦。
但影响力投资应该被视为对捐赠的补充,而不是替代。动物福利倡导依然不可缺少。

哈克•希勒布兰特(Hauke Hillebrandt)和约翰•霍尔斯特德(John Halstead)在调查了影响力投资可能产生影响的所有方式后得出结论:“有效的影响力投资非常困难。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社会影响,捐赠通常更有效。”

文章来源: 何以为食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EmEUuDF2Z5ASxlgymz9xR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