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土壤的未来,也是我们每个人的未来

土壤的未来,也是我们每个人的未来

1

温德尔·贝瑞(Wendell Berry)称土壤为“生命之间的伟大纽带,万物的源泉和归宿。”我们95%的食物生长在其中,它储存和过滤水,为无数生命提供了家园,但我们大多人却很少关注它。我们把有毒的化学物质倾倒在土中,给它注入人工合成的营养物质,用犁砍碎它,剥夺了它的自然多样性,还在地下填埋垃圾……

但是,土壤有个故事要告诉我们,而每个人都是故事中的一部分。

人类的生活一直依赖于健康的土壤和它所滋养的生命。但人类并非一直在破坏土壤。早期社会的一些粮食生产系统,实际上是在提升土壤的肥力和食物的产量,例如“terra preta”,即亚马逊的黑土地,以及玛雅人的食物森林。人们种植、收获、消耗,但也用心地滋养和再生土壤。(译注-关于亚马逊的黑土“terra preta”:在亚马逊雨林的大部分地区,养分循环非常迅速,土壤是很贫瘠的,但在这里却存在一些分散的、肥沃的黑土地。它源于刀耕火种时代的农业,是各种有机物质在土壤中发酵了成百上千年的产物。木炭中的黑色的碳被认为是组成黑土的重要成分。它可以在土壤中存在千年或者更长时间,且它的孔洞结构十分容易聚集营养物质和有益微生物,从而使土壤变得肥沃,有利于植物生长。)

然而,从某个时间开始,人类和自然的关系开始发生改变,我们与地球的情感和精神联系被切断了。我们变成了“索取者”,而不是“给予者”。不断的掠夺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全世界大约40%的农业土壤已退化或严重退化;每年大约有360亿吨表土流失。

科学家警告我们,现存的还具有生产力的土壤只够用大约60年了(译注:参考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http://www.fao.org/soils-2015/events/detail/en/c/338738/)。假如地球失去了所有的土壤,不能再产出食物,会发生什么呢?虽然这是一个可怕的预测,但这并不一定是我们的最终命运。是时候行动了,而解决方案就在我们脚下。

以下两篇短文的作者都在从事促进土壤和社区健康的工作。他们分享了自己如何意识到土壤对于解决环境问题的重要性,以及土壤对于恢复社区活力的价值。

277-600x413_meitu_1

再生农业,应对气候变化

作者简介:汤姆·纽马克(Tom Newmark),哥斯达黎加新月庄园(Finca Luna Nueva)的负责人之一,也是神圣种子(Semillas Sagradas)濒危植物自然保护区的创始人。

作为哥斯达黎加的一家农场和生态旅馆的负责人之一,我一直对优化农业方法很感兴趣。几年前,我遇到了蒂姆•拉塞尔(Tim LaSalle),他当时是宾夕法尼亚州罗代尔研究所(Rodale Institute)的首席执行官(译注:罗代尔研究所通过严格的、基于解决方案的科学研究、农民培训和消费者教育,致力于促进有机农业运动的发展)。从拉塞尔那里,我第一次了解到碳对土壤健康的重要性。土壤中的碳来自植物和土壤生物网的相互作用。他说,如果地球上足够多的可耕地转型为他所说的“再生农业”,我们就能从大气中固定足够的二氧化碳,从而缓解气候变化。我看到了他的数据,结论是不可否认的:如果我们以优化光合作用的方式耕作,并学会将碳保留在土地里,我们就能修复受损的水循环,减少温室气体,并解决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新月庄园的农夫正在收获姜黄。

新月庄园的农夫正在收获姜黄。

我被深深震撼了。我曾以为自己是个很有见地的公民科学家,长期以来,我一直是主张非转基因和有机农业的阵营中的一员,但我却忽略了“固碳”这个关键问题。

几年后,我再次被震撼了。在我们哥斯达黎加的农场,我们一直用符合有机或生物动力农业认证的方式耕作。我们制作堆肥,用牛拉着老式的犁翻耕,用生物动力制剂来提高土壤肥力和植物的整体健康,并让土地得到多年的休耕。所以,当经过测量后得知,我们农场比周围雨林的土壤碳含量更少,我们感到非常震惊。

然后我想起了拉塞尔博士的演讲,意识到,有机耕作并不一定会带来更健康的土壤。虽然我们的耕牛让人映像深刻,也够“复古”,但事实证明,它们并没有复育土壤。翻耕——任何方式的翻耕——都会让分解微生物暴露在空气中,并让碳跟氧气和阳光发生反应(译注:会形成二氧化碳等气体)。这也意味着,当下雨时,土壤中的营养物质会被冲走。

我意识到,我们没有在种植作物的土地上使用永久的地表覆盖,所以我们没能优化光合作用的自然过程。我们每个地块种植的作物是单一化的,植株的高度是一致的。如果我们想要跟自然系统更加协调,以优化太阳能的循环和固碳作用,我们就需要思考,森林、草原、热带雨林是如何生产食物的——这肯定不是在光秃秃的土地上进行单一化的种植。

新月庄园的负责人之一史蒂文·法雷尔(Steven Farrell)带领访客参观食物森林,讲解再生农业。

新月庄园的负责人之一史蒂文·法雷尔(Steven Farrell)带领访客参观食物森林,讲解再生农业。

于是我们把再生农业的原则应用到农场中,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我们仍然在使用有机和生物动力农耕方法,但是自从采用了再生农业,我们的农场运作得更好了,或者说这正是土地展示出来的成效。我们的农田和牧场有了更多样化的地表植被,当地的小动物们来到这里栖居,水果树和坚果树产量越来越多。

我们的这个旅程的关键点是,承认自己的无知,并虚心学习自然系统生产食物的方式。

新月庄园森林中的野生树懒

新月庄园森林中的野生树懒

译注:再生农业的实践方式

“再生农业”即regenerative agriculture,是一种整全的土地管理实践,通过充分利用植物的光合作用来修复碳循环、重建土壤健康、增加植物的抗性。

再生农业的主要实践方式包括:

  • 免耕/最少翻耕。翻耕会打破土壤团粒结构,破坏真菌结构,并且会释放二氧化碳气体。随之而来的是土壤侵蚀和退化。而免耕/最少翻耕的实践,连同其他再生农业的实践方式,能够增强土壤的团粒结构、排水和保水性能,并能固碳。不过,对于非常板结的土壤来说,翻耕可以使植物根系更健康、增加产量、也有助于固碳。某些浅耕方式也可能有相似的积极作用。
  • 再生农业通过生物作用来增加土壤肥力,包括使用地被植物、轮作、堆肥、动物粪肥等,这能够恢复植物和土壤中的微生物群,增加土壤养分的释放、转化和循环。而常规农业用的化肥却会造成土壤微生物群的不平衡,使植物的生命力越来越弱,并且是导致气候变化的元凶之一。(因为化肥的开采、生产、运输等过程都需要消耗化石能源,且施肥后会扰乱土壤微生物群,加速土壤有机质的分解、向大气中释放二氧化碳)。
  • 重建生态系统多样性,首先要给土壤加入堆肥或堆肥提取物,以恢复土壤微生物群的数量、结构和功能。采用持续的多样化混合种植法,包括多种地被植物,并为蜜蜂和其他昆虫种植边缘植物。
  • 使用整全轮牧系统(Holistic Management),刺激植物生长、在土壤中固碳,增加整个牧场系统的生产力、土壤肥力以及动植物的多样性。(整全轮牧系统即模仿自然界中食草动物密集结群迁徙的规律,而非随意的散养。相关信息可参考网站https://www.savory.global/)
新月庄园的香料和水果。

新月庄园的香料和水果。

让垃圾回归土壤

作者简介:安妮·雷纳德(Annie Leonard)是美国绿色和平组织的执行董事。雷纳德于1988年在绿色和平组织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并与2014年回到该组织工作,以激励人们采取行动,共同创造一个更可持续的未来。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对土壤重要性的认知之旅是从城市开始的。在曼哈顿巴纳德学院念书时,早晨去上课的路上,看到人行道边堆积如山的垃圾,总会令我深感不安。我在环境优美的西北太平洋沿岸地区长大,在那里我们认真对待垃圾回收,我更习惯于被自然生机环绕,而不是生活在成堆的垃圾袋中。这些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会被送去哪里?我必须把这问题搞清楚。

我对纽约的垃圾堆的好奇心,促使我花了十多年的时间在世界各地跟踪垃圾,了解我们消费过剩和计划报废的文化是如何在破坏自然。我的第一站是纽约的斯塔顿岛,那里是臭名昭著的弗莱士河口垃圾填埋场(Freshkills landfill)所在地——当时是世界上最大的垃圾填埋场之一。(译注:该填埋场曾占地达890公顷,后被废弃,2008年开始被逐步改造成公园。)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向任何方向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腐烂的食物、旧家具、废弃的电器、书和衣物。我被这巨大规模的浪费所震惊,也惊讶于消费文化的阴暗面是如此完美地被隐藏在了公众视线之外。

早年的弗莱士河口垃圾填埋场

早年的弗莱士河口垃圾填埋场

大学毕业后,我搬到了华盛顿特区,成为了绿色和平组织的一员。我很高兴能在一家关注垃圾问题的机构工作。在绿色和平的工作中,我走遍全球,调查并倡导解决浪费问题的方法。我所到之处,从斯塔顿岛到菲律宾、危地马拉和孟加拉,都有一个共同点:大量的城市垃圾都是有机物质。

食物和厨余垃圾富含营养,但我们的处理方式,决定着它们被丢弃后对自然产生什么影响。把它们扔进垃圾填埋场,就像我们在美国的做法那样,它们就会产生甲烷,一种强有力的温室气体。任凭它们在街道边腐烂,就像在垃圾处理不规范的国家发生的那样,它们会滋生虫害,威胁公共健康。

把食物垃圾白白扔掉,我们其实就错失了一个双赢的解决垃圾问题的方法。

而当厨余被用来做堆肥、给农作物增加养分时,它们有助于土壤健康,同时减少了一大部分的垃圾来源。更重要的是,不论什么规模都行,从后院香草园到大型农场,厨余堆肥都能发挥作用。由于城市垃圾中大部分是有机物质,制作堆肥会大大降低处理垃圾的难度。

 

837_meitu_4

但我最喜欢的是:堆肥可以重建社区的社会和经济韧性。例如,在马尼拉的一些小社区中,由于没有定期收集垃圾的机制,地球母亲基金会(Mother Earth Foundation)组织居民用有机材料做堆肥。在那里,社区青年挨家挨户收集这些材料,并能获得一点补贴。这些材料被放在街边的垃圾箱里制成堆肥,用于给盆栽花园施肥。

建设这个社区堆肥系统需要邻里们团结一致。在一些很难买到花盆的地方,人们用旧轮胎挨个铺在路边,里面填满堆肥,现在那里到处都是鲜花和香草。与角落里堆满垃圾而不是花坛的社区相比,开展了这些堆肥活动的地方显得很多彩且富有生机。

堆肥并不局限于低技术的社区行动,尽管我承认这是我最喜欢的。我住在旧金山湾区,路边放着的堆肥材料会被统一收集起来。每户居民都有一个小绿桶,可以把有机垃圾放在里面。旧金山的居民和企业每天会把650吨的厨余和其他可降解材料做成堆肥。(译注:根据旧金山环境部的信息,旧金山所有居民必须将可堆肥垃圾、可回收垃圾和其他垃圾分开,分别放置于不同颜色的垃圾桶内,再被分别收集。早在1996年,旧金山就已成为全美首个大规模实施有机垃圾堆肥的城市。到2011年,旧金山的被填埋垃圾已经减少了78%。)

旧金山的可堆肥垃圾回收桶

旧金山的可堆肥垃圾回收桶

不管具体方式如何,堆肥都是从每个人的住处收集有机垃圾,将它们混合在一起,并将其转化为肥料,让社区和整个地球受益。要形成本地的堆肥系统,需要我们走到一起来,解决这个影响着所有人的难题。我们需要一种强烈的社区意识,来帮助我们度过土壤和气候危机。

我们不能继续把土地、空气和水当作自动取款机,以为那里连着取之不竭的银行账户。在某个时候,这些资源是会被耗尽的。生命来自土壤,并最终回归土壤。土壤的故事就是全人类的故事,而这个故事跨越了亿万年。它告诉我们,要适应自然,而不是从自然中榨干所有价值。它提醒我们,我们的命运与土壤的命运密不可分,毕竟,万事万物都是一体的。

10

参考信息来源:Yes! Magazine, Regenerative Agriculture Initiative

有机会原创

Lithia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