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给我一瓶醋,我想醋溜整个太行山

给我一瓶醋,我想醋溜整个太行山

作者: 李桐

本文红外影像合作方包括铁桥山省级自然保护区、北京师范大学虎豹研究团队,经授权合作发布

未标注摄影均来自李桐

从基地往回走的路上,我心里就一直就想着要写点什么,当天晚上给阿飞传照片的时候,她问我想不想写点东西,我没怎么考虑,马上就答应了。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一直吃土的山西人,虽然生活的区域与豹的距离最多也就一百公里,但也只能趁着五一假期到基地住一住,和大家聊一聊,干干活,在林子里走一走。当然,这里并不属于人类,这里是豹的星球。

基地一瞥

基地一瞥

这个假期是基地人最多,最热闹的一次,集装箱和林场已经满员,去晚了的我只能一个人去办公室睡窄沙发,不过我还肩负着另外一项使命,就是在有限的条件下为十多位同志改善伙食。两餐之后,大家都开始亲切友好地称呼我为李大厨,得……大字辈又多了一位。

给李大厨手动点赞

给李大厨手动点赞

左手锅铲 右手望远镜

当然,我给自己的标签仍是个鸟人。办公室窗户最多却没窗帘,每当早上五点四十左右,天有点发灰,变亮,我就已经醒了。

鸟儿可是比我起得早,外面已经叫成一片。穿好衣服,套上望远镜和相机走出陈老湿刚刚竖起的小篱笆门,大伙都还睡着。即便昨晚夜巡回来我只睡了四个小时,但有鸟不看那简直是犯罪啊。

一些小鸟很喜欢这样的灌木丛

一些小鸟很喜欢这样的灌木丛

北红尾鸲会站在狍子笼舍的一角唱歌,旁边的沙棘上站着一只雌鸟,它俩应该在身后岩缝中安了家。

池塘附近有只白胸苦恶鸟,它已经整整叫了一宿。我脚步尽量放轻,想兜个圈子再靠近池塘。但在我钻过围栏,靠近小溪的一刹那,叫声停止了,我只能躲在沙棘后面对着整个池塘䁖一眼,先朝前走吧。

北红尾鸲雄鸟

北红尾鸲雄鸟

跨过公路,这一侧的的杨树更加年长,十多只冠纹柳莺在树枝间来回穿越,用望远镜一只挨一只观察,不对,这一只有一道翅斑,嘴还老长——冕柳莺喽!

不远处,农田里突然飞起一只黄腹鹨,居然落在我正上方的树枝上。树鹨在我正前方跳来跳去,远东山雀、煤山雀变着腔调叫着,小鹀、黄喉鹀、白眉鹀在灌丛和草丛间来回跳进跳出。

冠纹柳莺

冠纹柳莺

树鹨

树鹨

煤山雀

煤山雀

太阳已经从对面的山顶上挪了出来,我想折回去再会会苦恶鸟,埋伏苦等后依旧无果。一群黑喉石鵖飞来,站在水边的小树上,红嘴蓝鹊聒噪的声音也四处响起。

黑喉石鵖

黑喉石鵖

我们的农田是用来折腾的

早饭后,大伙都上山收相机去了。基地剩下了陈老师、伴水、明果和我,老魏已经过来,准备在已平整好的二亩三分地上播种。魏老师教导我们每种作物该如何播种,陈老湿在旁边不断念叨“有点意思!!!”,山西这个杂粮大省还确实有点意思。

正在种田的大家伙

正在种田的大家伙

干活时,不断有迁徙的猛禽沿着山脊盘旋迁飞,直到中午,几个人才把地种完。我们的脸上没有洋溢出一丝期盼丰收的喜悦,都设想着庄稼成熟后松鼠、野鸡、狍子进地里折腾的场景。后来伴水说:种完地后她更加同情被野猪拱过地的村民了。

农民的田里,野猪撕开地膜,吃掉底下的玉米种子

农民的田里,野猪撕开地膜,吃掉底下的玉米种子

白天,我们还顺路拜访了基地附近即将繁殖的红脚隼夫妇,灰脸鵟鹰会趁着我们聊天时悄悄落下来,不知道是看上了湿地里的林蛙还是单纯下来想来口水。后来大家一致决定,稍晚点小南沟吧。

红脚隼雄鸟

红脚隼雄鸟

红脚隼雌鸟

红脚隼雌鸟

据说小南沟是豹经常出没的一条沟,著名画家伴水每次来基地都心心念念着那里。等着四五点太阳西斜,我们徒步进入。太行山脉的西侧紧贴着黄土高原,山势并不如东麓嶂石岩峡谷那般险峻巍峨,但相对深厚的土层,即便处在东南季风的背风坡,也滋养出了大片森林。

图片来自新氰年

图片来自新氰年

走在牛群踩出的小路上,路面矮化的马蔺还没有开花,紫色的鸢尾先冒出了头,顺着鸟叫声抬头,白扦还像冬天那样黢黑墨绿,山谷和鞍部冒芽的落叶松却透着抹茶色的淡绿,让你忍不住想多看。栎树芽还很嫩,狍子们一定惦记着太阳落山后过来吃吧,我却总想着它们在秋季开始变红的样子。

堇菜 罗老师摄

堇菜 罗老师摄

紫花耧斗菜 大猫摄

紫花耧斗菜 大猫摄

继续往前,发现前方草地上蹲着四只野兔,大家举起望远镜观察,它们并不紧张,其实有点无视我们,有两只还和拳击运动员似的互相打闹。这种时候我总不禁会想,到底谁才是真正地活着………

野兔, 打架的情景发生得迅雷不及掩耳,没拍着

野兔, 打架的情景发生得迅雷不及掩耳,没拍着

远处的牛铃声响起,把兔子吓到四散逃走,我们也跟着牛群一起踏上归途。作为一个鸟人,感觉近年去外地加新种欲望并不如彼时强烈,反而更愿意在身边的环境里见证它们的生活,我不会看腻的,绝对不会。

有时候看看普通的山麻雀也挺好的啊

有时候看看普通的山麻雀也挺好的啊

我如此回忆着基地的种种。车窗外,山区的金腰燕已很难看到,掠过公路上方的变回家燕。这也意味着我已经从海拔较高的山区回到山下了。是的,我是真正离开了。

黑鹳进城,我们的生态变好了?

从晋东南历山的温带森林,到晋西北出雁门关的苍凉丘壑,多种景观在山西省域内并存。左手的太行和右手的吕梁,因为国有林场的存在,森林在一定程度上被保留了下来,那里是豹的家园。

18

很多山西人会从老一辈或者家在山区的朋友口中听到各类关于豹的故事。几千年农耕文化的浸润,民本思想的深入贯彻,或者说内陆多山的生存环境依旧艰苦闭塞,我并没有在很多人身上发现自然情怀。

在基地听陈老师讲其他地区的猛兽崇拜,可能是因为山西常年气候稳定,没有较大的气象地质灾害,相对于种种鬼神,父老乡亲更愿意相信自己勤劳的双手。能够相安无事,互不打扰已经是对豹最大的尊重。

19

最近村民和下山野猪拱地的冲突趋于白热化,我思考过很久,真的无法给出任何的评论。农民自身对于土地和作物的情感之深厚,我很难从我的词典中形容这种情结,特别是在耕地资源匮乏的山区。

20

土地不仅是辛勤耕耘的寄托,更是上千年来农村生活的维系,即便最近几十年农村的生活方式受到外界冲击严重,粮食收入比重越来越低,但留守人口的生活还紧紧依附于土地。我无法做到站在一个角度上去说某一做法是好或者不好,毕竟人类社会与自然界,在大部分人的认识中是相对割裂的。

21

不小的省域面积、排在后半梯队的人口总量和依旧在加深的城市化进程,我们可以给豹留下一些空间,山西依旧可以作为豹分布的前哨。

自诩在细心观察山西山水的人,迄今为止,我看到山西中南部环境并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作为一个GDP排倒数的省份,扶贫问题是每一届政府最大的挑战,生态恢复即便喊出口号,顺位却不得不后延。

22

可一些治理乱象把你搞得哭笑不得,原生的灌丛被剃头来强行植树,汾河和她的各级支流都被分段截流折磨得不堪重负,电视台会播报十多只黑鹳进城告诉公众生态逐年变好,可我们扪心自问一下,若不是自然栖息地的丧失,还有什么原因会让这群大鸟把自己置于人类的目光之下?

我们现在无法揪着每个人的耳朵去告诉他们,让每个人都理解为什么维持生态平衡就是在拯救我们人类自己,但我选择相信时间会带来更多的希望。

我热爱山西的山水,我热爱华北的森林,我希望更多的山西人能够走进身边的荒野,见证,记录和保护野生生命在三晋大地上繁衍生息。

山西很难作为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而存在,但我们有发育最为典型的华北森林。这里是豹的家园。

看,这是5月拍到的小豹子

看,这是5月拍到的小豹子

来自阿飞的PS:

李大厨对豹星球的热切表白,看到我鼻子酸酸。特别庆幸,你的家乡还能保持难能可贵的美丽和包容。这儿也是我们的心头肉,毕竟,豹行山脊,林鸟婉转,未来我们会更努力,一同守护这份迟来的希望。

文章来源: 猫盟CFCA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PKrAi92asGFdCdJ-faYqZ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