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周末田舍生活》:轻奢的小确幸

《周末田舍生活》:轻奢的小确幸

作者:周生

生活在城市的我们,是不是常常抱怨着城市的拥挤嘈杂,却又舍不得城市的方便快捷?是不是时而向往采菊东篱下,却又离不开大楼里的奖金薪水?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在保持城市生活的同时,加强自身与自然的连接呢?《周末田舍生活》给了我们一种方案。

本书作者马场未织,一个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的城市上班族,同时又是三个孩子的母亲,虽然从未有过乡村生活经验,却为了孩子的缘故,和家人一起努力建立起两个家 —— 一个在东京,另一个,在千叶县的里山。一家人从二零零七年开始实践“平日在东京工作,周末在乡下度过”的两地生活方式,并开始慢慢认同 —— “居住在城市的人,也有机会在接近自然的地方生活和抚养小孩。” 虽然两地生活无论从经济上还是精力上都需要很多付出,但是作者最终还是爱上了这种生活方式,更收获了难以用金钱衡量的幸福体验和生命感悟。

马场未织

马场未织

一、从冲动到迷恋

马场未织是土生土长的都市一代,作者说自己并不觉得城市生活死板或是不舒服,反而很喜欢像生物一样经常改头换面的都市街景,每天接触着时代最前沿的人物和讯息,好奇心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可是,儿子新尼的诞生唤醒了马场未织热爱自然的灵魂。

新尼是个喜欢生物的孩子,经常要求妈妈带自己去公园寻找各类昆虫、植物,但没多久城市公园就不能满足儿子对于大自然的好奇心。作为母亲的马场未织不想伤害孩子热爱自然的纯真心灵,她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在接近自然的地方生活和抚养孩子?—— 难道要搬到乡下去住吗?不可能,夫妻二人的工作、孩子的学校都在东京,还有婆婆和祖母要照顾,不可能搬离东京。一筹莫展之际,丈夫的一句玩笑话成了解决问题的金钥匙:在周末开车就能往返的乡下建立另一个家吧。一开始马场未织认为这个想法太冲动也过于奢侈,但反复争论后,她认同了两地生活的可行性,于是一家人踏上了寻找合适土地的漫长旅程。
寻找周末在乡下生活的不动产比找一处当作普通住宅的不动产困难得多。从夏天看到冬天,再到下一个春天,作者一家人找遍了网上的信息,跑遍了神奈川县,收获的却只有挫折和失败。心不在焉地度过了一段失落期,马场未织把目光投向了东京湾对岸的房总半岛,终于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土地”。

作者这样描绘与三芳村土地一见钟情的经历:

路边的小店逐渐消失,田园风景渐渐映入眼帘,我们的心也随之沦陷。山间平原上蔓延的田地完全符合“乡村”的感觉。看到宛如吉卜力动画场景般美丽又富有乡土气息的风景,心情越来越激动。

车沿着叫平久里川的小河在县道上行驶,不一会儿就过了河,来到一处位于小山里(真的是座小山)的小村落。

穿过绿油油的田间,向右转,再左转,爬上不知通向哪里、完全弄不清方向的田间小路,路的尽头有一户挡雨板紧闭的人家。
房产中介的红色小车在那户人家门前停下了。

这片地大部分是农用地,在日本购买农用地需要先取得农家资格,并且要担负起维护土地的责任。虽然土地广阔且价格合适,但是购买起来困难重重。可是因为爱,一家人已经爱上了这块土地,他们下定决心不再东张西望,心中发誓为买下这片八千七百坪(折合40亩,约3.7个足球场大)的土地而努力。

作者在三芳村的家

作者在三芳村的家

二、付出与收获

两地生活意味着什么?作者说,两地生活首先意味着付出 —— 金钱和精力的巨大付出。

这片八千七百坪土地的售价相当于一台保时捷汽车,对于作者一家而言是笔不小的开支。然而,作者认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在与自己相称的奢侈、与生活是否充实相关的奢侈上投资一下,是可以接受的。其实,金钱并不是最大的挑战,用有限的周末时光辛勤照料土地才是最大的奢侈。

为完成土地正式登记,马场未织须合格经营土地一年并取得农家资格,这对于城里人来说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好在房产中介帮助他们在当地找到一位好师傅,不仅教他们管理农田的方法(比如除草和耕种),还帮他们一起劳动,最终支持作者取得了农家资格。这位好师傅西田先生后来成为非营利性组织“南房总乐园”的元老,现在和马场未织一起开展保护里山的活动。

正式获得土地后,日常维护就成为了不可推卸的责任。每年三月到十月,野草疯狂生长,每个周末成了人和草的战争。当割草逐渐成为习惯不再让人畏惧,野猪却意外闯入,打破了生活的平静。经历了各种艰辛劳苦,作者不禁感慨:当初无论是心理准备还是知识都太匮乏了。

辛苦付出之后的赏报同样丰厚,作者这样写道 ——

这个家位于山腰上,眼前铺展开一片完美的日本田园风光,简直像印着“日本列岛小旅行”字幕的场景。整齐美丽的水田、旱田和花田一直蔓延到远处的县道边。远方连绵的小山丘像是为天空镶了一道边,老鹰自由自在地飞过头顶,虫声从脚下传来。

躺在这晒得褪了色的榻榻米上,边喝可尔必思边仰望天空的色彩,这样生活就好。不需要很多别的东西。我被这所给人简单纯朴的想象的房子深深吸引了,以前从未如此强烈地被吸引过。

二月寒冷的早晨,当一家人在枯草覆盖着的地面中,发现散发着柔光的款冬花茎,并在中午赶紧将它做成天妇罗,品尝到特别幸福的味道时,作者感叹道:

味道这个东西,其实一半是出于心情。把自己找到的款冬花茎赶紧做成天妇罗吃掉,这才是真正的奢侈。

当儿子新尼克服了矛盾心理,把河里钓来的活的条纹沼虾放入油里炸食,作者感觉到:

吃有生命的东西时,我们有种神奇的感觉,似乎无法简单地用恐惧、内疚或感谢的话来概括。

还有吃自己亲手种植的蔬菜、观察里山的各种生物、孵养野鸡 …… 两地生活让马场未织和家人体验到前所未有的丰富和充实。

五个人和两只猫,就这样往返于东京和房总半岛,来来回回已不止十二个年头(作者二零零七年一月正式入住三芳村)。时间越久,作者对三芳的爱越深,并开始感受到有责任一起守护这片土地。

三、反思与感悟

马场未织的《周末田舍生活》给都市读者最大的共鸣可能在于,作者自己也是个土生土长的城市人。她平日里总是忙忙碌碌快马加鞭地生活,感觉顺其自然,甚至觉得用这种毫无空隙的方式过日子也挺好。满满的日程表,虽然很有充实感,作者却也注意到在城市生活中,那些无意间忽略掉的感觉和东西,那些不知不觉累积在肩膀上的疲劳,也不可小觑。

自从开始了两地生活,有意识地让城市生活暂停下来,并在其中穿插进乡下生活,作者发现自己重新看清了很多东西。比如,那些在忙碌生活中被忽略的美,那些不紧急却重要的事务,以及世界多元化的轮廓。随着生活地点的改变,时间的流逝方式也改变,每个周末强行从平日的嘈杂中脱离出来,作者心满意足地在周末定期复原。她这样写道:

这种兼具移动和定居这两个相反要素的生活方式,能让思路不易停滞,并且能积累在理想之地生活的经历,这种收获远远超过付出的辛苦和遇到的麻烦。

此外,在接近自然的地方抚养小孩,也让孩子们获得更好的成长机会。看着孩子们发疯似地在房子里翻跟头,打破百年沉淀的空气,看着孩子们像妖怪一样咯咯地笑,理所当然地续写自己的历史,看着孩子没有任何成见,天真开朗地生活。作者体悟到人生那种筛去杂质后留下的朴素却可贵的东西,那种平淡的幸福与喜乐 —— 我们不需要改变什么,只要在这个家里,这片土地上继续生活下去就好

继承这块名叫“上台号”的土地,除了满满的收获,作者也感受到重大的责任:

这里的人们在景色如此美丽的高地上安家,眺望着这样的美景生活,守护着土地不让它荒废。为了不让他们失望,我们也必须要好好加油。

所以在三芳的周末生活虽然经历了各种辛劳,作者一家人却从未想过放弃,一直生活到现在,甚至发起了“南房总乐园”,一个以保护里山、发挥里山作用的非营利性组织。也因为这份责任,作者并不愿意像推销季节性商品那样,轻率地宣传“请大家也试一下两地居住吧”。

最后,体验到村落里人与人紧密联系的幸福感,体会到专心照料土地的踏实感,观察到大地震后乡村自给自足、有条不紊的安全感,马场未织开始反思如何在空间被细细分割、人们隐姓埋名的城市中,“扎根”生活。虽说“城市是建立许多关系的中枢,也是以‘不建立关系’为前提、以享受密度为乐的空间”,作者却从担任家长会负责人开始,并通过组织各种社区活动,逐渐和周围人建立起有益的联系。这点也值得我们很多城市人学习。

“里山学校”活动写真

“里山学校”活动写真

后记

很喜欢《周末田舍生活》这本书,作者马场未织虽不是作家,没有妙笔生花,却带给人一缕清风,作者虽不是思想家,没有如盐见直纪(著有《半农半X的生活》)的济世良方,却带给我们更贴近日常生活的思考。连接自然的方法有很多,阳台种植、社区花园、有机农场、生态村等,作者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 —— 两地生活,一种在我们的邻国日本被越来越多人实践的新思路,给我们身居城市、同时热爱乡村和自然的人们新的启发。

可能有读着会问:既然这么喜欢乡村,为什么不离开城市?作者的回答非常坦诚:可以说是“还没有那么彻底的决心”。不仅是因为城市里有自己的工作、有孩子的学校、有亲人,还有很多难以割舍的感情。但同时觉得能无忧无虑地在南房总生活,说不定正是因为被城市生活庇护者

这就是《周末田舍生活》,推荐朋友能够翻开阅读,相信您也会被作者的诚恳打动,感受到两地生活的辛苦与幸福。

image004

 图片引用自作者发起的非营利性组织“南方总乐园”官网https://mb-republic.com/

有机会原创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