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安全感革命|集体的反抗

安全感革命|集体的反抗

作者:水光水光

离Pun Pun农场几百公里外一个叫做美太(Mae Tha)的村子里,有一位老大叔不仅生活在Jon 这样的安全感中,还准备把这种安全感的来源作为遗产留给自己的下一代。

在他花了二十年打造的一座食物森林里,帕叔叔(Por Phat)激情飞扬地对我们说:“我没有钱留给我女儿,也不像你们城市里的人有车有房,但我能保证她不会挨饿,如果她需要房子,就来这里砍树和竹子,如果她实在需要钱,我已经为她种了几百棵柚木!”

帕叔叔正在给我们“炫耀”他给女儿留下的巨额财产——柚木

帕叔叔正在给我们“炫耀”他给女儿留下的巨额财产——柚木

不同于Jon单打独斗闯出了一片新天地从而形成了一个社区,美太的一切反而是建立在在社区集体力量之上的。

1880年代,在从缅甸运走了大量木材之后,英国遭遇了木材短缺,于是找到泰国政府想从泰北砍伐柚木运走,1901年,伐木运动轰轰烈烈地蔓延到了美太,曾经被森林覆盖的美太迅速被砍出了大片空地,裸露出来的空地又很快被各种经济作物填满。

仍旧被柚木所护佑的美太

仍旧被柚木所护佑的美太

1957年,森林伐木许可被授予了另外一家公司,然而此时采伐森林已经严重影响了美太人的生活,这时候的他们开始对伐木产生强烈的抗拒情绪,矛盾也开始产生。7年后,泰国林业部门将美太划为了森林保护区,所有的森林包括人们的耕地都被划入保护区范围,成为了国有土地,因为土地产生的矛盾导致美太的氛围愈发紧张。

60年代起,烟草和小玉米成为当地主要的经济作物,村民们成为了合同工,在自己的土地上为农业公司打工,需要强制性地购买种子,农药和化肥,产出的作物却受到严格的挑选。农药和化肥的渗入让土壤越来越差,但为了维持产量和质量,就需要买更多的化肥和农药。

在这个恶性循环里,美太人突然之间发现他们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而故事的男主角,帕叔叔此时学会了一项重要的技能——记账。

通过勤勤恳恳一笔一划地记录,他终于发现自己每年没命地干活只为了还清为了买种子,农药与化肥所贷的款,并且,怎么每年的欠款越来越多?

原来自己越种地越穷了!

困扰Jon的那个问题在这里也曾蔓延开来,他们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如此努力地劳动,生活却还是如此艰难?

美太人决定要改变。

他们成立了一个当地的非营利组织,一系列自救的项目开始展开,其中的一个便是关于“另一种种植方法”,而这个小项目催生出了美太后来的“无毒蔬菜种植小组”,从1992年开始起,他们互帮互助,协助分工,将有机蔬菜的种植到售卖,以及部分产品的粗加工等整个链条全部搭建好,到现在,整个美太的农业合作社已经囊括了四代人,他们不仅自己的有机农产品做得风生水起,也成为了整个泰国学习有机农业,社区发展的热门取经地。

帕叔叔在这场漫长的旅程中,从抗争的战士,到自我拯救运动的带头人,完成了到讲课,分享经验的老师的华丽变身。

社区精神领袖

社区精神领袖

一个热地恰到好处的下午,他坐在地上,笑哈哈而手舞足蹈地告诉我们,一开始种地时,他们用大象来耕地,以往住在森林里,对于种地没有任何经验,他所有的知识都来自“自然”这所大学。在观察,模仿的过程中,他就这样慢慢地种出了一座现如今似乎是一个很先锋概念的“食物森林”。

讲故事的下午

讲故事的下午

帕叔叔的食物森林像一座无尽的宝藏,我们行走其中,会误以为那只是一座普通的林子,只见他的身影闪几下,抽出腰间的刀,听见啪嚓几声,转眼之间,手里已经捧着给我们品尝的水果,满眼笑容。

杨桃

杨桃

 木瓜

木瓜

香蕉

香蕉

食物森林里的植物们像一座真正的森林那样,已经形成了一个可循环,具备自动调节能力的有机整体,帕叔叔每年只需要过来清理一下道路上的杂草,剩下的劳动便是每到季节就得过来收菜,摘水果,伐木。

森林里功能分区明显,这是蔬菜区

森林里功能分区明显,这是蔬菜区

这是竹子区

这是竹子区

他一脸骄傲地站在一旁,让我们蹲下来闻土壤的味道。

我抓起一把泥土,把鼻子轻轻埋进去,一股从腐烂转化为清新而具有生命力的味道将我深深包围。

让我们蹲下来闻土地的味道

让我们蹲下来闻土地的味道

如果有的植物生病怎么办?有一位同行的伙伴突然问。
那就死掉吧!帕叔叔说。
大家哄堂大笑。

在给我们讲每一种植物的用途时,帕叔叔总是习惯于计算他们的经济价值,给沉浸在自然馈赠中的我们讲解这个可以卖多少钱,如果种多少株每年就能挣多少钱,在当下似乎是一件非常不浪漫的事情。

但他是那么用力地想要用自己的一切来向别人证明,你可以不用依赖农药化肥,可以不用非得按照消费世界里的既定规则生活,也可以生存,并且还可以生存地很好呢!你需要学习,信仰和依赖的对象,仅仅是自然。当你需要钱时,它可以给你带来钱,当你需要食物时,它给你带来食物,你需要房子时,它已经为你备好了材料。

“我想让我们的年轻人知道,你已经拥有了最好的资源,最令人感到安全的护佑,而它并不在城市” 帕叔叔总是重复这一句。

还在美太时,我们需要学习如何做生态设计,而设计的对象,便是美太未来的一个学习中心,他们希望通过这个学习中心能够让更多的年轻人意识到自己这片土地的价值,从而回到村子里来。

美太人习惯于共同自主来做决策,他们已经自己商量出了整个村子的总体规划,这个学习中心便是村子总体规划的一部分,尽管会找外面的专业规划师或设计师来帮忙,但总的安排与想法总是出自于他们自己。

既然这个学习中心是服务于年轻人的,因此帕叔叔总是开心地指着年轻人说,听他们的,听他们的。

负责接待我们,讲解,安排一切的是三十多岁,从城市回来的第三代人。在当地的一个有机咖啡厅里,我们看到第三代人正在给十多二十岁第四代稚嫩的面孔们培训,上课。

他们有负责种子收集的,负责种地的,负责调配,运输,在城市里销售的,还有负责接待外来团体参访,讲解的。

大家相信自然,都选择将自己的生活托付给片土地,信任彼此,凡事都要集体商讨,所以,当我问到“未来你最担心害怕的事情是什么?”

“未来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怕” 帕叔叔说。

文章来源: 镜游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Oms5yEm0i-im7V1-ShD24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