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她们令世界看到生态文明的希望

她们令世界看到生态文明的希望

作者: 王治河/樊美筠

给温医师(中)颁奖

给温医师(中)颁奖

或许预感历史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有西方绿色GDP之父之称的、90多岁高龄的后现代思想家小约翰•柯布博士,近年来拖着年迈的身躯,在国际国内四处警示生态危机的来临,并旗帜鲜明地提出“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中国”。为此,老人家不仅在中国收获一些误解和揣度,认为他是被派来“遏制中国发展”的,而且在美国,他更是直面了不少敌意和嘲讽,被指控为“为中国背书”。因为“为中国说好话”在这个言论自由的国度是“政治不正确”的,说坏话才是“政治正确”。较之主流媒体对中国环境污染连篇累牍的图文并茂的报道,你说“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中国”,不是笑话是什么?

不过近日著名马来西亚环保领袖、第12届“柯布共同福祉奖”得主温秀枝医师在美国的系列演讲则颠覆了人们的认知,使一些不带偏见的美国人觉得或许柯布博士,这位美国国家人文与科学院院士看到了旁人没看到的东西,他关于“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中国”的断言,也许并非谵语,而是一个大学者基于事实的严谨立论。

拉文大学的演讲海报

拉文大学的演讲海报

除了在“第13届生态文明国际论坛暨第二届青年生态文明国际论坛”上做了题为《环保酵素与生态文明》的大会发言,在第12届“柯布共同福祉奖”颁奖典礼上发表了获奖感言外,会前会后温医师携她的马来西亚环保伙伴陈秀英,苏薇萍和张时贵在美国的拉文大学(University of La Verne)、克莱蒙市、圣地亚哥市做了三场报告和近10场座谈,在北美掀起一场不大不小的环保酵素风暴。

操着一口略带大马口音的英语,温秀枝医师首先语调平和地向美国听众介绍了自己走向生态环保的心路历程。

“我不是个胸怀大志的人,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做个小女人,在家相夫教子。”出乎听众预料,这位足迹不仅踏遍马来西亚13州,而且踏遍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印度尼西亚、新加坡、日本、韩国,澳大利亚、非洲的著名环保达人,第12届“柯布共同福祉奖”的得主,一开口并没有什么拯救地球舍我其谁的豪言壮语,有的是推心置腹的实话实说,无形中一下子拉近了与听众的距离。

仔细听了她的叙说,才知道原来她是为了不做寡妇,挽救肝癌晚期的丈夫,开始关注环境污染问题,进而投身垃圾治理运动的。然而,尽管卖掉了两套房子,仍没能使丈夫的病情得到半丝好转,相反医生却让她把丈夫领回家等死。为了不做寡妇,更为了不使年幼的孩子们失去父亲,她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于是这个小女人开始学医,开始关注健康问题,进而关注污染和环保问题。“如果空气充满污染,土壤布满毒素,坚持大鱼大肉的饮食结构,任你是谁,再强壮的身体也会垮掉”。在她看来,我们的地球就像我们的身体,如果没有好好地保护和照顾它,它就会生病,它一生病,我们也无法健康。

因不想做寡妇而走上环保之路

因不想做寡妇而走上环保之路

无处不在的污染已成为世界第一大杀手,按照联合国执行主任的说法,其中80%的癌症与化学物质的污染有关,而垃圾则是公认的导致污染的罪魁祸首。垃圾不仅在中国围城、围村,世界各国也无不为垃圾所困扰,特别是2018年中国停止垃圾进口,让很多国家陷入垃圾困局。那么破局之道何在呢?

长期与垃圾污染打交道,温医师和她的团队逐渐意识到:垃圾的问题并不只是垃圾的问题,它是社区文化、社群、生态、政治、经济的综合问题,是建设生态文明亟需破解的问题。要突围垃圾困境,靠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式机械思维是不行的,这需要一种有机思维,一种全方位的系统方案,需要把垃圾治理放入生态文明的大框架中给予考量。有鉴于此,她和谭宜永先生以及胡敏女士领导的中国酵道孝道团队于是启动了“美丽家乡•零污染村庄(社区)”建设方案,试图从文化、社群、生态、政治、经济五个方面的十五个维度展开治理垃圾的“零污染建设”活动。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可以复制的、低成本的、以教育为主的可持续发展方案。

“零污染建设”对突围困扰全球各国的垃圾问题,乃至减少全球暖化都有着积极作用,按一公斤垃圾会产生2.06公斤的碳排放计算,零污染建设对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起到了巨大的贡献,值得全面推广与普及。本着“爱自己、爱他人、爱地球,绿化地球、暖化人心”的理念,“酵道孝道”团队,以社会企业的运营方式致力于推动零污染运动,努力提高大众的生态意识和健康意识。

自2013年底至今,温医师带领“酵道孝道”团队走遍了中国大陆34个省市自治区,协助中国各地成立了超过2500个环保酵素推广点。更为可喜的是,中国有超过80个村庄已经启动或正在筹备零污染的建设。与此同时,有100多万普通中国人踏上了用垃圾做酵素的道路。

柯布院士也对制作环保酵素表现出极大热忱

柯布院士也对制作环保酵素表现出极大热忱

“柯布共同福祉奖”是世界范围生态哲学和生态文明领域的最高奖项,旨在奖励全球为推动生态文明和增进人类与自然共同福祉做出杰出贡献的生态环保人士。作为世界范围的环保酵素的推动者,温医师获得该奖应该说是名至实归。

在生态文明的建设中,污染治理是一个重要环节,而环保酵素则是治理污染的重要因素。按照温医师的分析,环保酵素有很多属性。首先,它是家庭垃圾源头分类和减量的有效方法与途径。其次,它的使用范围十分广泛,可以净化环境,净化下水道,净化河川,净化空气,促进农作物生长、 土地改良、个人护理、家居应用等。酵素可避免化学毒性物质的伤害, 远离危险因子, 确保自己与家人健康。

据温医师介绍,环保酵素制作简单、成本低廉、减少垃圾、用途广泛。环保酵素的植物垃圾成份是十四分之三;每月十吨即减少2.14吨;按一公斤垃圾产生2.06公斤计算,减少碳排4.41吨;一年52.97吨。已经上了《人民日报》的河南新乡毛庄村是零污染村庄的标杆村。村支书张新岭曾算了这样一笔账:每天平均回收2000余斤垃圾,97%的能做成环保酵素、肥料,再次利用。村里整理出20亩酵素实验基地,不上农药和化肥,生产出来无公害蔬菜,售价是普通蔬菜的3倍。张新岭计划,一旦技术成熟,将在全村和周边农村推广。按一公斤垃圾产生2.06公斤碳排放计算,毛庄村一个村庄全年减碳超过1200吨,人均减碳0.65吨。按照最新统计数据,中国目前农村人口5.7661亿。如果全民普及环保酵素的制作与使用(含酵素堆肥),仅中国农村一年就可减碳3.77亿吨。每逢温医师讲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发现许多美国听众的眼睛都听亮了。

其实,这里并没有什么“后现代”之类高深的大道理,温医师只是用确凿的数据和朴素的语言告诉美国民众一个简单的事实:垃圾可以变环保酵素,环保酵素可以保护我们的地球和我们的下一代。如果普通的中国村民可以做得到,号称世界上最发达国家的美国民众也一定可以做得到。如果所有的人都把自己家里的垃圾转化为有用的垃圾酵素,不仅保护地球,而且会使人类生活在没有毒害的空气里,食物也将远离毒素。人与人的关系也会因此变得和谐,生态文明也将不再是一个奢望。

毫无疑问,温医师的演讲令人们看到了生态文明的希望之光。

演讲后热情答疑

演讲后热情答疑

或许对许多美国人来说,是温医师演讲中提供的一组组数据点燃了人们的希望;而对于笔者,则是诸如毛庄村村民这样成千上万普通中国民众对生态文明的投入,令我们看到了希望。我们注意到,在美国的几场演讲中,温医师反复强调一个观点:“很多时候, 改变世界不是少数人做了很多事, 而是每个人都做了一点点。” 任何一个不带偏见的美国人看到成千上万的普通中国村民,大学生、老师、小孩、老人、男人、妇女、企业家、官员、公益人士、艺术家、学者铺下身子收垃圾、捡垃圾、分垃圾,做垃圾酵素都要被感动的,都会燃起对生态文明的希望之光。

对于笔者,温医师本人也是这一希望的有机组成部分。短短的10天零距离接触下来,使我更加笃信:另一种文明是可能的,另一种人是存在的。这是一种胸怀大爱的人,一种践履知行合一的人。这种人,真是只有亲眼见了才肯相信他们的存在。由于胸怀大爱,和柯老一样,温医师也是不怕路途艰辛,不惧人言可畏。“有一天你会进大牢的!”由于动了某些特殊利益集团的奶酪,10多年来她收到过各式各样的攻击、诽谤、甚至威胁。“如果因为搞环保、做酵素、治理垃圾而坐牢,我乐得吃牢饭,那无疑是为环保酵素做了个免费大广告。”这是她的答复。

与担心她有牢狱之灾相比,我们更担心的倒是她的身体。据她的马来西亚环保伙伴介绍,温医师自小心脏就不好,患有心脏穿孔,常常昏倒。这次在前往圣地亚哥演讲的路上,就发作了一次。当时可把我们几个一同前往的人吓坏了。温医师自己则没事人似地告诉我们,不用担心,来美前遗嘱就事先写好了:自己若在演讲途中挂了,与他人无涉。后来从她马来西亚闺蜜薇萍和秀英嘴里得知,她每次外出演讲都要写一份免责声明,以免给接待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更令我们惊异的是她的亲密战友们对她发病的态度,几个人没有一个忙着去给她拿水找药,只是几乎一口同声地说:“给她话筒,给她话筒”。据说给她话筒她就好了。原来话筒是她的灵丹妙药。一旦手握话筒,讲起环保酵素,讲起如何让无钱治病的穷人也通过酵素得到救治,如何用酵素让大地变得松软肥沃,如何用酵素防止灾后瘟疫,净化河流湖泊,她就来了精气神,人也就活过来了。

温医师在第 13 届生态文明国际论坛上

温医师在第 13 届生态文明国际论坛上

望着眼前这位气若游丝的“小女人”,我们不禁问自己:她这是图的什么呢?她完全可以在马来西亚好好开她的诊所,挣她的安稳钱,何必终日舟车劳顿,千里奔波去中国,万里奔波到美国?那些国家的好坏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吗?此刻,鲁迅先生在《这也是生活》中说的一句话竟骤然闯入笔者的脑海:“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我们意识到自己此生有幸,又邂逅了一位如柯老般胸怀大爱的人,一个作为我们时代稀缺资源的高尚的人。

随着马齿徒增,经常有青年学子问我们:寄生世间,如何判别好人坏人?这真难为我们这种末流哲学家了。因为好坏的标准时时不同,人言言殊。不过我们的一个基本判断是:口是心非,说一套做一套的大抵都不是什么好人。真正的好人一定是宅心仁厚,知行合一的人。捐出所有积蓄在美举办生态文明千人大会的柯布博士就是这样的人,眼前这个舍命推广环保酵素以救地球的温秀枝无疑也是这样一个知行合一的人。我们不仅注意到了她和她的团队环保出行,自带五宝(水杯、手帕、筷子、碗、环保袋),而且也注意到她用的电脑鼠标垫只有半截,原来是故意剪掉的,另外半截据说“留着以后用”。就是这样一个连半个鼠标垫都省的人,却把樊美筠博士代表研究院给她的演讲费退了回来,说信封她留下了,代表着收下了我们的心意,钱则算捐给我们研究院了。正是从这种知行合一的光辉人格中,我们看到了生态文明的希望。

点燃了美国民众对生态文明的希望之光

点燃了美国民众对生态文明的希望之光

这次我们的第13届生态文明国际论坛上许多代表谈到“生态人”概念,在我们看来,温医师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生态人。她真的是个“心中有理想,胸中有情怀,手上有本事”的人。

尽管联合国2018年10月8日向全人类发出的“只剩12~22年,地球将陷入危机”的警告被我们许多人当成了耳边风,但柯布博士和温医师显然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此才如此忘我地拼命讲环保,如此不知老之将至地为生态文明鼓与呼。

我们除了把深深的敬意留给他们之外,还需要见贤思齐,猛起直追。这不仅是因为生态文明需要成千上万的生态人撑起,而且是因为救地球其实就是救我们自己。

作者介绍

王治河博士,山东人。北大哲学系78级本科生。1985年重进燕园,拜著名哲学家朱德生先生为师,研习西方哲学。1988~1998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任《国外社会科学》副主编。1998年秋赴美留学,博士毕业于美国克莱蒙研究生大学(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师承美国著名建设性后现代思想家格里芬教授和柯布博士。现任美国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兼任国内多所大学客座教授。王博士20余年来一直从事后现代哲学、生态文明和第二次启蒙的研究工作,主编《后现代主义辞典》一部,出版、合作出版《第二次启蒙》(与樊美筠合著)、《后现代哲学思潮研究》、《怀特海与中国》,《生态文明与马克思主义》等中英文学术著作9部。 在《中国社会科学》、《美国经济学与社会学杂志》,《东西方哲学》,波兰《可持续发展研究》,新西兰《教育哲学与理论》,保加利亚《巴尔干哲学杂志》等刊物发表《走向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厚道发展观》,《走向一种后现代的有机教育》、《有机马克思主义对“学科崇拜”的超越》,《生态文明呼唤一种后现代的通人教育》等中英文学术论文160余篇。

樊美筠,博士,北大哲学系78级本科生,84级研究生,北师大历史学博士。先后师从叶朗教授和周桂钿教授。出国前任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副主任,北京美学会副秘书长。现任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项目主任,美国过程研究中心中国部主任,《世界文化论坛报》主编,柯布生态书院(三生谷)院长。同时兼任华中科技大学海外研究员、广西师大、吉林师大客座教授。发表《中国传统美学的当代阐释》等专著6部,《第二次启蒙》等合著6部。在中国《哲学研究》,《中国哲学史》,《文艺研究》,《中国教育报》,《哲学与文化》(台湾),美国《东西方哲学》,《美国经济学与社会学杂志》等刊物发表 “Exploring a New Kind of Higher Education with ChineseCharacteristics”, 《怀特海和中国哲学的和谐观念》,《生态文明呼唤一种热土教育》等中英文学术论文100余篇。

有机会原创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