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国际联合研究发布报告:农药与除草剂对人体危害严重

国际联合研究发布报告:农药与除草剂对人体危害严重

【欧洲时报记者来米编译报道】一项史无前例的国际联合研究证实,频繁接触农药的种植业工人较其他人,罹患淋巴瘤类癌症的概率增加41%。与转基因作物配套使用的草甘膦除草剂对人类健康危害尤为严重。

史上最大规模“非回溯性”调查研究

据法国《世界报》,包括联合国框架内国际癌症研究所CIRC在内的十几个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的十几位业界权威,3月18日在《国际流行病学杂志》发表研究报告,剑指两种杀虫剂–特丁硫磷(terbufos)和溴氰菊酯,以及一种除草剂–孟山都公司发明的、商品名为宏达(Roundup)。后者化学成分为草甘膦,是目前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除草剂。

 农户观看无人机在玉米地上空喷洒农药 (图片来源:中新社)

农户观看无人机在玉米地上空喷洒农药
(图片来源:中新社)

研究人员收集法国、挪威和美国超过315000名农民的数据,追踪十余年,进行了这项前所未有的、规模宏大的研究分析。他们使用二元分类法,记录、评估了农民暴露于33种不同农药下的健康状况。具体说来,就是统计使用某类农药的农民与不使用该农药者相比较,罹患肾上腺淋巴瘤的可能性。不考虑暴露强度与使用时间。

数据是惊人的:特丁硫磷(terbufos)可导致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的风险增加18%,溴氰菊酯可导致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风险增加48%,臭名昭著的草甘膦则导致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非霍奇金淋巴瘤LNH中最常见的一种)罹患可能性增加36%。研究人员同时证实,暴露于老一代农药(苯氧基除草剂和有机氯杀虫剂等,在大部分国家已经禁用)的情况下,罹患LNH的风险较新一代农药相对较低。

除了观测对象人数庞大,由CIRC的Maria Leon和Joachim Schüz 两位科学家主持的该研究的另一项优势是其预期性–“先是对农民暴露于农药的情况进行持续统计,然后诊断疾病”,该研究的合作者之一、法国卡昂大学Fran.ois-Baclesse癌症研究中心的Pierre Lebailly教授介绍道。此前大部分同类研究的主要弱点是“回溯性”,即确诊疾病后,再分析患者之前的生活习惯或敏感物质接触情况。因此,最新报告的研究方法抵挡了斥责回溯性研究不可靠的悠悠众口。

据《世界报》,该报告在发表之前,每一行都被仔细审查过。现在正是利益集团对草甘膦相关话题风声鹤唳的时候。收购了美国农化-转基因产品巨头的德国拜耳公司正在被美国11200名患者联合起诉,后者都是LNH癌症的受害者,并将其归咎于与转基因种子配套使用的草甘膦除草剂。

2015年3月,CIRC将草甘膦归类为“可能致癌物”。该机构采用三元分析法,结合流行病学及其他辅助数据,证实了淋巴癌与草甘膦具有相关联系。

实际危险很可能更严重

当然,该报告也存在局限性。瑞典Orebro大学流行病和肿瘤学家Lennart Hardell认为,该报告是“不精确的”,因为其采用简单的调查问卷形式,并且作物种植时农药往往交叉使用。Hardell教授没有参与CIRC主持的这项研究。但Lebailly教授解释说:“每个人的统计以完美的方式进行,是绝对准确的。”虽然统计对象数量庞大,这对准确考虑每个人对特定产品的暴露情况带来困难,但“这种困难和限制更可能导致的是低估农药致癌的风险,而非夸大。”

 花农在花卉大棚里喷洒农药 (图片来源:新华社)

花农在花卉大棚里喷洒农药
(图片来源:新华社)

此外,研究团队指出了该报告可能低估农药致癌风险的其他原因。比如,对每种物质致癌风险的观测都是通过使用它的农民与不使用的比较。但参照组很有可能通过其他途径接触到该物质–饮食吸收,或者空气、土壤、水流动传播。参照组也可能暴露在有未知致癌性的其他杀虫剂。因此,上述两组相减的差距比起实际只少不多,“该研究很可能低估了接触农药对罹患LNH带来的风险”。

草甘膦危害更大

2019年2月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称,频繁接触草甘膦除草剂的农民,患上非霍奇金淋巴瘤(LNH)的风险增加了41%。报告作者之一、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l’Icahn School of Medicine)流行病学教授Emanuela Taioli对该研究结果非常自信。该报告整合了流行病学研究所有相关数据,证实单纯使用草甘膦农药,以及使用含草甘膦混合农药的人群患淋巴瘤风险增加。

毫无疑问,该报告将对司法机构产生影响。美国1万余患者或死者家人正在与孟山都对簿公堂,声称后者应为淋巴癌病负责。这些投诉系基于CIRC于2015年3月公布的研究结果。CIRC四年前的这项研究结论与全球大多数监管机构截然相反,包括欧洲食品安全局和美国环境保护局。

Emanuela Taioli女士与其他几位女科学家做出的研究实际上是综合分析,也就是总和几项研究结果,做出更大范围内的统计。具体来说,她们进行了五项病例对照研究(病人对该产品的接触史,对比未患病者对该产品的接触史),以及一项对美国、加拿大、瑞典和法国使用该产品的农场工人的健康跟踪记录,共计六项研究。

能够证明草甘膦与LNH直接关系的流行病学研究的数量有限。因此,科学家们发现必须纳入农业健康研究 (AHS)的最新数据。该研究系美国自1993年发起,追踪了5万名农场工人,已经发表数十篇相关报告。最新一项与草甘膦相关的报告发表于2017年11月,但称其与淋巴瘤无关。已被德国拜耳收购的孟山都从此引用AHS研究,企图证明草甘膦与癌症无关。

但是,“所有研究的综合分析结果展示的是同样的结论,从统计学上说,接触草甘膦、包括含草甘膦制品,与罹患LNH存在关联”,Taioli女士说。

为了更具说服力,科学家在论文中增加了一个不合常规的部分。他们将人类数据与针对小鼠的研究作比较–即CIRC在2015年就草甘膦研究的实验。啮齿类动物也可能罹患相当于LNH的恶性淋巴瘤。虽然淋巴瘤的生物学机制尚不明确,但草甘膦的与淋巴瘤的正相关性毋庸置疑。Taioli说:“结果再一次走向一致”。这项研究并非公共卫生机构或行政部门要求,但显然,为了人类的健康需要更多同类研究,包括对农民和农场工人的健康监测。

令人“沮丧”的权威报告

在发送给《世界报》的声明中,拜耳公司称Taioli的研究报告“未提供最新流行病学数据”,并“混杂了不兼容的数据”,做出了“苹果与橙子,而非苹果与苹果的比较”。孟山都目前的母公司拜耳认为:“该研究与大量科学报告、全球40年的实际经验,以及监管机构的结论相悖。使用草甘膦是安全的,草甘膦类产品不致癌。”

 江苏省淮安市洪泽区农民在喷洒农药 (图片来源:新华社)

江苏省淮安市洪泽区农民在喷洒农药
(图片来源:新华社)

然而来自同一方向的声音破坏了拜耳的言之凿凿。研究报告的五位作者中有3位在2016年是美国环境保护局EPA的草甘膦专家小组成员。在当年的研究调查中,EPA最终认定草甘膦不致癌。但Taioli称,当年并未进行大多数专家参与的决议辩论,专家们对该结论“不满意”。毕竟在当年已经有科学数据,特别是动物研究证实,草甘膦是致癌物质。

EPA该项研究要求科学家签署保密协议,科学家们对堂而皇之宣布的所谓研究结论感到“沮丧”。终于,她们等到保密协议的截止日期,可以使用相关证据进行独立分析研究并发表。她们在这份报告中总结说:“对草甘膦大量地、越来越多地使用会引发(人类)严重的健康问题。”

商/科/官勾结谋财害命?草甘膦致癌真相被埋40年

法国《世界报》记者Stéphane Foucart曝光,为了让孟山都产品顺利进入欧盟市场,拿到好处的欧洲科学家大量抄袭由孟山都主持的、目的在于给自己洗白的《草甘膦工作组文件》。

2017年9月,奥地利生物化学家Helmut Burtscher为非政府组织Global 2000所做的报告被欧洲各大媒体陆续披露,报告显示欧盟聘请的专家为草甘膦做的更新版评估报告–其关键段落只是简单的复制粘贴。这些被“抄袭”的文件来自孟山都公司2012年发布的《草甘膦工作组文件》(Glyphosate Task Force),这也是欧洲二十余家公司用于销售孟山都产品的文件。欧盟报告与其雷同部分多达几十乃至数百页。据报道,美国官方和科研机构在1980年代就知道草甘膦的致癌性,但后来逐渐倒戈致力于为其“洗白”。做出“贡献”的科学家和公务员后来都在孟山都相关产业中担任高管、继续牟利。

这一丑闻同时揭示了欧洲研究机构和国际癌症研究中心(CIRC)两年多以来的争议。作为世界卫生组织负责研究癌症原因的机构,CIRC在2015年3月将草甘膦列入“可能致癌物”。但是当年秋天,欧盟食品安全局(EFSA)在BfR研究结果的支持下,发表了与CIRC相反的结论–称草甘膦“不可能”有致癌性。几个月以后,欧盟化工产品研究所也加入了EFSA的阵营。

文章来源: 3O有机农业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4VUIn8mNIK7wWuREMBJtQ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