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自然教育在英国——英国自然教育发展现状与趋势

自然教育在英国——英国自然教育发展现状与趋势

作者:David F Coggan

本文摘录、整理自由邬小红翻译的David F Coggan的文章《英国自然教育发展现状与趋势》(The Current Status and Trends of Nature Education Development in the UK),是全国自然教育网络“国际自然教育发展现状及趋势研究”的系列报告之一。

摘 要

1

本文阐释了英国对“自然教育”概念的解读以及它的发展和运用,相关法令及机构的保障,并且从更为宽泛的环境视角来看自然教育。在此我引入“自然与环境教育”(Nature &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NEED)”这个术语,将之作为一种工具以涵盖不同的组成部分。概述教育部门和非正式教育领域的NEED课程及让其兴衰变化的因素,以期重现历程。简单介绍了环境教育的发展历程以及NEED的趋势和详述动物福利(AW)、动物福利教育(AWE)与NEED的关系。我希望能够证明NEED在当前英国生活中发挥的积极作用,也希望能够识别出关键的良好实践。

引 言

“……我们不再生活在一个自然的世界中 ——我们几乎没有任何环境保持不变。

不断增长的人口和生活方式改变了我们与环境的关系,人类现在成为变化的主要来源……”[1]

——英国自然环境研究委员会(NERC)

(NERC是英国资助和管理环境科学研究、培训、知识交流的主要机构)

前 言

本文的标题是指英国,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会尽可能提供英国各地区的信息。但除非另有说明,我主要指的是英格兰。

在英国,“回归自然”或“亲近大自然”这些术语通常用于表示人与田园/乡村联系紧密,一般不包括与城市/城市环境的联系。同样,对于某人实施自然教育可以是指对动物和植物进行专研,也可以是指在自然、户外、田园/乡村环境中的亲身体验。而我们的环境反映的是我们周围的一切,而不仅仅是那些可能被称为“自然”的环境。当然,英国的环境包括一系列景观——人工管理的农业、工业、大都市以及人口密度较低的农村。然而从荒野和不受人类活动的影响角度来说,英国的自然环境是很少的。我认为在英国“环境教育”这一术语(当然包括对自然过程的研究和生物生态学)表达的是一种更全面、更广泛的教育。它是用来呈现我们对所居住空间的兴趣、学习、责任和保护的概念。

本文作为对“自然教育”和“环境教育”重要性的认可,我将提出“自然与环境教育”这一术语。其首字母缩写为NEED,以便呈现两者丰富共融的内容和协同作用。

“教育”一词在本文中用于包括三个方面:

正规教育(Formal education):更为结构化,以机构为基础的教授和学习,学校、学院、大学的课程。

非正规教育(Non-formal education):机构主导的相对较弱的独立学习,通常其动力来自学习者。包括(但不限于)参与被认同、经批准的机构所提供的有组织的志愿活动。

非正式教育(Infromal education):学习者有更多的独立性,学习经历往往是高度个性化,其中包括阅读出版物、参与自愿和娱乐的活动和游戏等。

 法律保障及政府机构支持

3

NEED在英国的开展主要由以下相关法律的保障以及政府和相关机构的支持:

立法及法令指南:《1981野生动物和农村法案》及其后的许多修正案、《2006动物福利法案》、《1974工作中的健康与安全法》及其后的法规和法令指南《乡村准则》

政府部门:英国环境、食品及农村事务部(Defra)

公共机构:环境署、 自然英格兰、国家公园、英国自然环境研究委员会(NERC)

学术科学机构:皇家生物学会(RSB)和皇家地理学会(RGS与IBG)

公益机构/NGO’s:英国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RSPCA)和科学教育协会(ASE)

NEED 概述

4

我认为我可以把当前所有NEED形式的环境教育现状描述为:这是它们最蓬勃发展的时候,同时也是最为弱势的时候。为什么这样说?

学校教育,特别是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正规教育课程,已由1989年推出的学校国家课程所设定。到目前为止,一般来说小学教师(学生约5-11岁)和中学教师(学生约11-16岁)能够自由地选择他们的学科领域的教学材料。除了最近几年在中学里,当学生准备参加16岁的公开考试,必须掌握各种考试大纲的情况下,外部强制课程要求很少。从19世纪90年代早期开始引入的学校国家课程(National Curriculum)为所有5-16岁的孩子制定了大多数科目的内容和标准。

纳入NEED主题的机会越发出现在科学和地理的国家课程主题中。但在此之外,更为重要的是环境教育被确定为五个“跨课程主题”之一,并伴随“非法定”指导。

5

这对于NEED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在国家课程之前,它的教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师的个人兴趣。那些很想把NEED主题引入教学内容的老师通常是通过当地教育机构的在职课程和计划、出版商主导的科学和地理工作计划以及其他项目获得支持。虽然很多教师在很多学校都有一些很好的课程开发,但在学校国家课程出台前,并没有法定要求教授NEED(超出中学的一些考试大纲要求)。

在课程标准出台前,小学的情况也类似。教过不同形式NEED的教师之所以选择这样做,可能是因为他们是农村学校,或者因为学校里有一些(有限的)资源,可教授学生和让他们欣赏基础的自然学习(例如一些当地动物和植物的知识以及简单的生命史学习)。其方式与19世纪后期学校中这一“主题”变得明显时类似。优秀的教师和环境开明的个别学校课程帮助了19世纪60年代后期人们对NEED重要性认识的提高。

国家课程将NEED课程(作为跨课程主题)从“偶尔”转为“必需”,或至少是“期望”。兴趣、教学质量和教学资源、书籍及项目的可获得性和关注都有所激增。“以生命和在地性为基础”的NGO抓住机会,为资源材料的开发和支持国家课程要求的举措做出了巨大贡献。一些NGO和地方政府开设了实践学习/户外教育中心并配有合格且经验丰富的NEED工作人员,使学校参观成为户外学习体验的一部分。

然而新的国家课程被许多人认为过于规范,特别是它的内容。自其引入以来有过几个版本,每个版本都有变化,且整体内容减少。环境教育作为一个跨课程的主题在这个过程中丢失了。因此,它在许多学校中的重要地位也随之失去。各种因素共同造成了NEED活动的减少(特别是在19世纪90年代后期)。为忙碌的教师提供相对较新的课程的校外活动后勤工作,对健康和安全意识(尤其是在户外工作和住宿学习课程)的需求增强,以及运营中心的经济压力共同导致了这一重要机会的减少。NGO的压力和一些有影响力的报道在很大程度影响了政府和政治舆论,使得他们开始推动环保主义重新获得它在课程中的合法地位。

NGO的举措再一次为目前的NEED活动带来了高速发展的机遇、有质量的资源和新的尝试,但在正规的、以学校为基础的教育中,为实现政府制定的关键学科的目标所设定的强制教育标准,始终有阻止NEED发展的设置存在。NEED很强,但仅是在非正规和非正式教育部门如此。

NEED起源与历史发展

6

在Joy Palmer和Philip Neal的《环境教育手册》(The Handbook of Environmental Education)中可以找到一个非常全面和详细的说明,我从中按时间线做了摘要[2]:

对于探索环境教育的本质,Joy Palmer和Philip Neal提出了一个根本问题——为什么要将环境与教育联系起来?他们列出了环境教育的3个宽泛目标:

1.“……为后代维持我们的星球及其资源……”

2.教育过程应该使人们能够实现可持续性

3.产出应该是“……知识丰富并且对环境敏感的成年人……”

Palmer描述了她的一项研究项目(1992年开展于达勒姆大学),以确定环境教育工作者认为哪些个人活动对他们关注的环境问题的推动至关重要。他们的回答包括不同的户外经历(例如“与自然融为一体”);环境教育课程;父母、亲属和相关组织成员(例如童子军/女童军,俱乐部)的影响;电视、媒体和书籍的影响;旅行和对自然环境灾害的认识;作为父母,想要为孩子们做到最好;有宠物和宗教。在这些回答中,最主要的是从小开始的户外活动。

Palmer和Neal随后讨论了环境教育的历史发展:

1920

苏格兰植物学家Patrick Geddes爵士(1854-1933)认可户外体验的教育价值。

1948

Dissinger(1983)认为Pritchard(威尔士自然保护协会副主任)在1948年巴黎IUCN大会上使用了环境教育这一术语,是有记录以来使用这一术语的第一人。

1962

Rachel Carson(1907-1964)写了《寂静的春天》一书,揭示了使用滴滴涕作为杀虫剂的影响。

1967

英国教育——《普劳顿报告》提升了利用环境学习的价值。

1968

英国环境教育委员会(CEE)成立,目标有3个:环境教育的理论与实践的发展;在各级教育中推广环境教育;监督进程。这促成了1970年代当地教育部门提供的环境教育在职教师培训课程的普及。

1969

Paul Ehrlich出版的《人口爆炸》强调了人口迅速增加及其影响。

1972

联合国斯德哥尔摩会议,随后成立了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

1974

英国学校委员会推出了“项目环境”,贯穿“三条主线:关于、来自和为了环境的教育”。

1975

贝尔格莱德UNEP和UNESCO国际环境教育项目(IEEP)提出了一个全球环境教育框架(即《贝尔格莱德宪章》)。

1977

UNESCO和UNEP首个关于环境教育的第比利斯政府间会议。《第比利斯宣言》描述了环境教育在地方、国家、区域和国际各层面,所有年龄阶段,以及正规/非正规/非正式教育部门的目标。

1978

第比利斯会议,环境教育的目标分为:意识、知识、态度、技能、参与。

 1986

英国政府教育和科学部(DES)将EE的总体目标设定为:关心的态度,对环境好奇和关注;培养:1.对家庭、学校和社区的责任;2.展示人与环境之间复杂的相互关系;3.让儿童能够发展实现这些目标的技能。

1987

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WCED)发布了《我们共同的未来》(布伦特兰报告),其中“全球议程”加强了1980年的早期世界保护战略(IUCN)并引入了“可持续发展”。

1988

欧共体理事会决定通过课程开发和教师培训促进环境教育。

1989

英国颁布首个学校国家课程并将环境教育作为“跨学科主题”。

1991

英国政府批准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其中第29条提到了对自然环境负责的教育权。

1992

联合国环境与发展会议(UNCED)——“地球峰会”,巴西里约热内卢。《里约宣言》成为可持续发展的蓝图(《21世纪议程》)。

1994

英国国家课程的《狄林回顾》—— 环境教育作为跨学科的主题未被提及。

2002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委员会(约翰内斯堡峰会)。

2005-2014

UNESCO可持续发展教育十年(2014年:英国最近的学校国家课程回顾 —— 我注意到没有具体提到环境教育作为其自身的组成部分)。

NEED趋势和现状

《林间最后的小孩》[3]中,作者理查德·卢夫(Richard Louv)将“自然缺失症”称为儿童越来越脱离自然的结果。

他的观点与从约20世纪80年代开始,儿童遭遇一些“现代问题”以来,教育学家、心理学家和医务人员等多领域专家逐步增加的担忧一致。

7

我列出了一些从不同来源收集的担忧:

  • 观看电视和IT /在线“基于屏幕”活动的时间增加
  • 接触虚拟现实生活游戏,儿童的体育游戏机会下降
  • 儿童肥胖和代谢疾病的增加
  • 大人越来越关注“清洁”,其中“污垢”(通常是实际的土壤)应避免
  • 越来越多的父母和照顾者不愿意让孩子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在户外玩耍
  • “陌生人危险”是户外活动中所担心的
  • 儿童每天被接送和陪同上学,而不是独立行走/旅行
  • 事故和伤害后诉讼索赔引发的恐惧增加,任何形式的冒险行为随之减少,并更加依赖“健康与安全”(无论是否有效)
  • 儿童不认识当地许多常见植物和动物
  • 儿童情绪和心理健康问题日益严重

日常生活与自然环境中的户外生活之间的距离不仅限于儿童,成年人也受益于大自然提供的健康因素。或许话可以说得谨慎一点:尽管电视节目越来越受欢迎,例如在农村、运河或铁路旅行中制作的“旅行”节目、牧羊犬比赛、劳作的农民或兽医的现实纪录片,甚至是流行的自然历史节目里有令人惊叹的影像或隐藏在巢箱中的网络摄像头,但这些都不是真实户外的永久替代品。如果这把扶手椅——虚拟NEED取代真实的NEED,我们会错过这一点。

在户外工作,玩耍和学习,参与在当地环境中的娱乐活动的许多积极方面都没有按照1980年代以前的方式进行。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说,NEED和户外娱乐可以减轻这些带来的负面问题。

 动物福利、动物福利教育和NEED

8

自然与环境教育是关于自然的教育,为了自然的教育,在自然中的教育,根据其定义涵盖了我们与其他动物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与我们的非生活环境中存在的所有其他生命形式的相互作用。

动物福利(主要关注人——动物的相互作用)及其主要原则可以转化为教育语境(动物福利教育)。动物福利教育与NEED之间的联系,可以在创新课程、案例研究课程以及在中国和英国学校教师和教育工作者设计和提供的活动中得以体现。

“人与动物的相互作用”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它的含义在“自然”和“教育”的语境中十分重要?

我们的日常生活不仅仅是为了确保我们的生存,我们还努力丰富自我的许多需求,提高自己的福利。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们遵循以往的惯例、规则和生活方式,尽我们所能做出选择。教育就是在一定程度上,提供我们所关注的经验,以便我们能够做出明智的选择和决定,成为有价值的公民。因为我们与那些共享环境的其他生命的互动对于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与他们成功共存至关重要。如果我们要避免不合理的竞争和伤害,那么在满足我们自己需求时也需要了解其他生命的需求。这引出了下一个问题:“其他生命是谁?”[4]

在动物福利的概念中,这些“其他生命”当然是非人类动物,重点是人类生活对牠们的各种影响。这使我们认为“福利”与个体动物相关——动物个体在任何时间点的康乐状态(精神和身体)。在我们的人类生活中,我们是否会对另一个动物保持自身福利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如果我们这样做,那有关系吗?如果对我们来说是重要的,这种关心所包含的本质是什么?我们提出“关心”是基于道德准则,其本身由态度和价值观组成。

我们提出NEED和AWE有共同的基本原则,它们之间存在联系。任何教育项目设定明确的目标和目的这一原则,对其专业信誉至关重要。动物福利教育也是如此,并将之分为三类:知识与理解;技能和能力;态度、价值观和情感。可以认为后一类目标是最大的挑战,但价值观的教与学是NEED和AWE甚至环境和谐的核心。

9

50多年来,RSPCA(英国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一直非常积极地开发和推广动物福利教育。作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1824年成立)和最大的动物福利组织,实际上其最初的目标就是“通过所有合法手段和教育材料的制作来防止虐待和促进善待”。

今天,RSPCA通过其教育部和其国际部在英国(英格兰和威尔士)和其他国家(包括中国)积极地开展了教育和培训项目。

当然,RSPCA并不是唯一一个开发AWE和/或与NEED链接的机构。人道教育的类似概念也共享许多内容。同时(通常)还包含该领域的其他价值观教育,例如国际教育、权利、和平和性别研究。

在涉及的许多组织和项目中,我发现了与之尤为相关的鼓舞人心的项目,作者和出版物,即David Selby教授的著作[5]:

在他的《Earthkind》一书中,Selby写道:“……EarthKind通过将环境和动物福利问题结合起来,并努力推动国际上对人类与其他生物世界相互依存的重要性的认识,为‘绿色’语境带来了新的视角。这种整体哲学是基于对所有生物的动态同情的承诺——不仅仅是那些拥有受欢迎的‘可爱’形象的生物——并且为了所有成员的利益,尊重地球本身……”

10

NEED、AWE和其他相关概念本身就是伦理学和道德准则的哲学概念。即使是3个教学方面中的前2个——知识和理解,技能和能力也与第三个态度——价值观和情感一样具有道德内涵。

在Mike Cross的《道德和价值观教育》这篇文章中[6],他举例说明了学校国家课程(英格兰和威尔士)的环境教育部分提到的具有道德内涵的问题。他提出了两个方面的考虑:

1.……其他形式的有感知生命的道德意义

2.无感知形式生命的道德意义……

我经常以哲学的思维去怀疑,(尤其是)动物福利教育被一些人认为是有争议的、有风险的、有困难的、要不然就是太模糊了。然而,如果我们要克服Yehudi Menuhin所描述的一些可悲情况,那么专业教育人员需要有信心和能力来获取哲学思想,还需要提供道德哲学本身的主题内容:

“……为什么同情不是我们已有课程的一部分,不是我们教育固有的部分? 同情、敬畏、求知、好奇、提升、谦卑——这些都是任何真正文明的基础,不再是任何一个教会的特权,而是属于每个人、每个家庭和每个学校的每个孩子……”

致谢

感谢全国自然教育论坛提供此次约稿机会。感谢邬小红和Paul Littlefair(RSPCA国际部)的支持以及时常就我对相关问题的理解提出探讨。特别感谢本文中引述或列出的许多机构。我希望自己准确地了呈现了他们的立场,并对其中的任何错误或遗漏致歉。

参考文献

[1] 英国自然环境研究委员会(NERC),https://nerc.ukri.org/about/whatwedo/vision/

[2] Palmer, J. and Neal, P. (1994). The Handbook of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London: Routledge

[3] Louv. R. (2008). Last Child in the Woods – Saving Our Children From Nature-Deficit Disorder. US: Algonquin Books

[4] Coggan1 David F, Littlefair 2 Paul, Wu 2 Lucky. (2017). Valuable lessons: Enhancing nature education with a focus on animal welfare. Unpublished occasional paper: 1 Humanebeing Consultancy, UK. +44 1538 361465 humanebeing@tiscali.co.uk & 2 Royal 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 (International Dept). RSPCA, UK

[5] Selby, D (1995). EarthKind A Teachers’ Handbook on Humane Education. Staffordshire, England: Trentham Books

[6] Cross, M. (1994). Moral and Values Education. In Goodall, S. (ed), (1994). Developing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in the Curriculum. London: David Fulton Publ.

11

柯耕

David F Coggan

人道教育咨询工作室创办人

英国教育学院院士

 英国动物福利教育、课程设计开发,教师培训以及战略性教育管理和规划方面的专家,具有15年的高中生命科学系列课程教学经验。

曾在英国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RSPCA)国际部以及在乌克兰、波兰等10个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机构担任高级顾问17年。

文章来源:盖娅自然教育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7pK0P7k-Qy2Ry09vySqcX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