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Whatever,为了不得抑郁症

Whatever,为了不得抑郁症

“你明白它的杀戮不是野蛮残暴的,它不是因为疯了才杀戮的,它不是因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才去杀戮的,它杀戮是因为它很沮丧,它恼怒是因为它不知所措,它找不到发泄的出口。”

1

Tillikum在人工环境内百无聊赖,压抑本能的监狱生活

Tillikum在人工环境内百无聊赖,压抑本能的监狱生活

被囚禁在海洋公园34年的Tillikum,终于在2017年1月6日得到了解脱。这只世界上最出名的雄性虎鲸,因多次引发对训练员的暴力和伤亡事件而闻名于世。

我看完了《黑鱼BLACKFISH》,沮丧、失落、愤怒、苦恼的情绪在所难免,但更多的还是感叹自己的无知,没有想到海洋馆真的是水最深的地方,经营的内幕和残忍的盈利手段将人性的黑暗放大到了极致。

1983年,Tillikum刚满两岁,作为世界上第四头被打捞的幼年虎鲸,它被迫与家人分开,开始了它一辈子的牢狱生活。在那个年代,我们对这些神奇的海洋哺乳类还一无所知。

40年过去了,鲸豚的高智商特性已不再是一个秘密。虎鲸脑部的核磁共振也揭示了它们情感丰富异常。它们的大脑里有一部分是我们人类所没有的, 直接连接到边缘系统,负责处理情绪。也就是说,虎鲸有着极为复杂的情感意识,甚至远超人类。

3

我无法想象,当人们将幼鲸从它的家人身边绑架后,这些虎鲸都经历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我体会不到,也不敢体会。

但是,事态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世界各地开始陆续禁止鲸豚的人工圈养,不再做鲸豚的表演。然而,偏偏在这个时候,中国决定背道而驰。


中国海洋馆的黑幕

“洋垃圾”正在火箭式地增长

4

位于俄罗斯的“鲸鱼监狱”,这么多鲸豚被关押在狭小的水池里,等待出售。(俄罗斯“萨哈林观察”环保组织提供)

2018年11月中旬,位于俄罗斯远东的纳霍德卡市港口的“鲸鱼监狱”被曝光,11只虎鲸和90只白鲸被囚禁在狭小的围栏里等待出关。

越小的鲸鱼运输成本越低,所以这些被抓来的都是幼鲸,其中有13只甚至不满1周岁,还未断奶就被迫与母亲分开。

图片来源:Sakhalin Watch

图片来源:Sakhalin Watch

“鲸鱼监狱”内的冰面开始结冰,幼鲸只有在志愿者破冰后才能到水面上来换气,目前已经陆续出现了幼鲸的死亡。

“鲸鱼监狱”内的冰面开始结冰,幼鲸只有在志愿者破冰后才能到水面上来换气,目前已经陆续出现了幼鲸的死亡。

在这101只鲸豚中,共有11只虎鲸和25只白鲸,都会卖给中国,销往中国的海洋馆。此次捕捞的数量之多,猎物年龄之小,囚禁之非人道,严重违反了俄罗斯的法律,遭到了全世界的诟病。

指责声中,作为买家的我们避不开锋利的矛头。

7

同一时间,上海海昌海洋公园开园,并在全国首次公开进行虎鲸表演。在预告开园的微博下,仅仅三天就引来了一千多条评论,其中就有八百多条明确抵制虎鲸表演。更有网友表示“鲸豚表演”是洋垃圾,是上海之耻,应该被杜绝。

8

然而,纵然民心所向,2014年到2016年,仅仅两年的时间里,我国新增的海洋馆数量依然超过了过去27年的总和,其中保护动物的种类和数量都远超其他国家。

目前,全国已有200多家海洋馆。据CITES(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或称华盛顿公约)的数据库,有统计以来,中国已经累计进口野生鲸豚949只,占全世界的43%。而美国,作为最早发展海洋馆的国家之一,仅进口了115只。

2013年,我国第一次引进虎鲸,到了2019年,却以15只的数量占据世界现有圈养总数的21%。令人诧异的是,目前全球其实仅有8个国家共圈养了71只虎鲸。而在中国,至少还有7家海洋馆正在计划引进新的虎鲸。

大量的虎鲸将涌入我们的海洋馆,我们正在成为鲸豚的进口大国。

海昌动物园放出的虎鲸宣传图,这个吐舌头的表情也曾是Tillikum最常做的怪脸。我们有什么资格将这些海中巨兽封闭在人造的玻璃缸内?

海昌动物园放出的虎鲸宣传图,这个吐舌头的表情也曾是Tillikum最常做的怪脸。我们有什么资格将这些海中巨兽封闭在人造的玻璃缸内?

看不见的背后其一:非法贸易和大规模滥捕

中国海洋馆对珍稀海洋哺乳动物的需求,加剧了全世界野生动物灰色贸易链。

13年至16年,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的13只虎鲸中,有7只涉嫌非法贸易,贸易金额高达420万美元,也就是2800万人民币(来源: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据外媒报道,我国收购一只虎鲸的出价可以高达600万美元。这使得俄罗斯愿意触犯法律铤而走险,为中国非法捕获虎鲸。

除了俄罗斯的“鲸豚监狱”以外,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中国市场和日本太地町之间的贸易往来。

2010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海豚湾》,海豚的大屠杀的故事,图中海豚的血染红了海湾。来源:英国《每日邮报》

2010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海豚湾》,海豚的大屠杀的故事,图中海豚的血染红了海湾。来源:英国《每日邮报》

没想到,中国海洋馆购买的大量海豚居然来自日本太地町,这个海豚的葬身之地。2000年至2013年,17686只海豚在这里被屠杀。其中1406只适合展出的海豚被销往各国的海洋馆(来源:ceta base)。

没有想到,中国居然与我最讨厌的地方、最讨厌的行业有所勾结。图片来自《海豚湾》

没有想到,中国居然与我最讨厌的地方、最讨厌的行业有所勾结。图片来自《海豚湾》

2010年到2018年,我国从太地町共引进了160只海豚,占该时间段该地交易量的63%(来源:ceta base),这个早就应该被停止的杀戮海湾,却因为一张张充满利润的订单还在偷偷运转着,而我们,便是其中的作俑者之一。

看不见的背后其二:被扭曲的自然科普与儿童教育

海洋馆对鲸豚的展示和科普教育十分有限。在狭小的人工环境下,创造不出生境,没有合适的活食猎物。大家看到的只能是刻板行为、训练表演和乞食行为。

12

 北京海洋馆,海豚生活池陈旧肮脏、长有绿藻,所有隔栏已被海豚撞变形(非水纹影响视觉),啃咬后的锈蚀痕迹明显。这是圈养后显著增加的攻击行为,在野外极为少见。

北京海洋馆,海豚生活池陈旧肮脏、长有绿藻,所有隔栏已被海豚撞变形(非水纹影响视觉),啃咬后的锈蚀痕迹明显。这是圈养后显著增加的攻击行为,在野外极为少见。

同一海洋馆里的虎鲸都来自不同的海域和家族,使用着不同的语言和交流方式,很难存在健康复杂的社会行为,而破坏野外濒危种群、捕捉到人工环境饲养更无法体现保护野生动物的教育意义。

例如海昌的虎鲸科普秀,他们在大屏幕上投放的是漏洞百出错误频频的知识问答。

在北京动物园的海洋馆,白鲸池并没有相关的科普介绍,而小学生志愿者的讲解内容基本都是不正确的;他们会讲述白鲸喜欢与人类玩耍做朋友等错误的信息和编造出来的美好故事。

14

尽管如此,文化教育目的,是目前海洋馆产业最后的遮羞布。

看不见的背后其三:大量野捕导致濒危种群走向灭绝

目前,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的15只虎鲸,极有可能是以海洋哺乳动物为食的过客型虎鲸,这一特殊的种群已被列入勘察加地区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据科学家的个体识别记录,共有约250-300只。

生物学家将栖息在不同环境中的虎鲸群称为生态型,每个群体都有着自己的叫声、社会结构、食物偏好、狩猎行为及形体特征。

图片来自:油炸酥味玉米香肠

图片来自:油炸酥味玉米香肠

它们很少互动,也几乎从不交配。一些科学家甚至怀疑这些不同种群是不同的物种,至少是不同亚种。目前,研究人员共识别出10种不同生态型。

在俄罗斯附近的虎鲸属于北太平洋虎鲸,共有三种截然不同的生态型:居留型[以鲑鱼及其他鱼类为食]、过客型[以海洋哺乳动物为主]和远洋型[偏好于硬骨鱼及鲨鱼]。

每只虎鲸的背鳍和鞍斑区域都各不相同,可以通过照片可靠地进行个体识别。图片来自:油炸酥味玉米香肠

每只虎鲸的背鳍和鞍斑区域都各不相同,可以通过照片可靠地进行个体识别。图片来自:油炸酥味玉米香肠

过客型虎鲸是典型的掠食动物,捕食不同的海洋哺乳动物为食。过客型虎鲸一般不动声色寻找着猎物,习惯于集体狩猎,狩猎有时长达几小时,取决于猎物的大小及数量。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每一小种群的虎鲸都有其特殊的基因型、文化传统、行为特点等等,具有极高的保护和研究价值,对任何一个小种群的虎鲸进行非法捕捞和贸易活动都有可能造成家族/种群的灭绝,一个独一无二的虎鲸群体便会就此消失。

现在过客型种群中已有26只幼鲸被捕获。除此之外,近几年,俄罗斯每年会发放10只左右以”科教名义“的捕捞配额,它们的种群数量正在急剧缩小,长此以往会很快出现生育断档,种群难以维持,趋于萎缩。

所以,海洋馆的鲸豚展示和表演正在非常明确地伤害到野生种群,这不是手续是否合法能够掩盖的事实。

看不见的背后其四:鲸豚圈养环境内福利低下

其实Tillikum的伤人事件不是特例,看了《黑鱼》就会发现,虎鲸攻击训练师的案例很多,只是被世界各地的海洋馆平息了事态,扭曲了事实。训练虎鲸这样的巨型动物,其实存在非常大的风险。

17

《黑鱼》中,记录下的遭到其它虎鲸攻击和玩弄的两个训练师。

《黑鱼》中,记录下的遭到其它虎鲸攻击和玩弄的两个训练师。

在圈养环境内,虎鲸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刻板行为、牙齿严重磨损、背鳍萎缩坍塌(Tallikum就是)和各种外伤感染。由于压力和无聊情绪的增加,圈养环境内的虎鲸攻击性会增强,Tillikum就常常被一同圈养的雌性围剿攻击,宣泄不满,以至于后来Tillikum只能被单独饲养,与其他虎鲸用铁栅栏隔开。

Tillikum在被监禁的一生中,还常年遭受同伴的排挤,被其他虎鲸的牙齿耙得体无完肤。

Tillikum在被监禁的一生中,还常年遭受同伴的排挤,被其他虎鲸的牙齿耙得体无完肤。

圈养虎鲸,无异于把一个少年一生囚禁在空无一物的浴室里,并永久剥夺他与原生家庭、社群的联系。

这样的生活你愿意么?

这些人工环境不断消耗着动物的生命。虎鲸其实非常长寿,野外的雄性虎鲸平均活到30岁,雌性50岁,最长寿命的雄性可达60岁,雌性105岁。而全球圈养的虎鲸平均只能存活9-10年,死亡率比野外虎鲸高出 2.5 倍。

不光如此,海洋馆也不会放过繁殖赚钱工具的机会,虎鲸在人工环境内,幼崽出生的死亡率高达50%,而所有繁殖出的个体均会被用于展出和表演与动物保护没有半毛钱的关系。Tillikum就作为精子提取器一直生活在海洋馆中。

鲸豚的圈养与表演无疑是违背人道的、残忍的。这些不具教育意义的展示活动摧残着一批又一批感性又高智慧的哺乳动物,我们应该做的,是给它们自由。

受到虐待的不止鲸豚

而我们可以一起帮助它们

世界上最悲伤的北极熊pizza 来源:英国《每日邮报》

世界上最悲伤的北极熊pizza 来源:英国《每日邮报》

图中这头忧伤的北极熊,叫做Pizza。 这头被关在广州正佳广场极地海洋世界的北极熊被称为世界上最悲伤的北极熊。

现在,全球已有超过100万人联合签名,请愿广州正佳释放这头可怜的北极熊。目前,这头北极熊很有可能已迁入海昌,不过如果真是如此,可怜的它就依然生活在窄小不堪的笼舍里,用白油漆代替冰雪,生活条件依然不堪入目。

来源:英国《每日邮报》

来源:英国《每日邮报》

无论是Tallikum还是Pizza,世界上还有许许多多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正有动物因人类的贪婪而在受苦受难。难道我们真的只能通过囚禁的方式了解大自然里的生灵么。我想应该不止如此。

在未来,海洋馆不再需要鲸豚和动物表演。我们可以通过AR、VR的技术实现海洋馆对于大型哺乳动物的展示,用电影、纪录片、图片、书籍等更为高效低成本的科普方式教育大众。

过去的篇章应该让它翻页了,动物不是为了饱受折磨才来到这个世界。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让这些充满暗涌的海洋馆产业肆意横行,无疑会给我国的生态建设拖后腿甚至抹黑,试问我们还要这样打自己脸到什么时候?

凌驾于文明、道德、人性之上的商业,不会带来进步,只会为国家和你我带来鲜血和耻辱,不是么?

从拒绝购买一张门票开始,从说服身边的人不看动物表演开始,如果你我都有此共识,保护,将会成为一条坦途。

不要再以“萌”和“爱”为名,将浩瀚之中的生灵囚禁于斗室,爱是自由,也是放手。

我,为杜绝动物表演代言。

以上。

观看《黑鱼》点击此处

Reference

https://trade.cites.org/

http://www.cetabase.org/captive/cetacean/timeline/

http://www.cetabase.org/issues/taiji

文章来源: 猫盟CFCA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aMOR3byK9gaZlLwCOixMug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