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为什么不能留给孩子一片荒草地?

为什么不能留给孩子一片荒草地?

作者:张诺诺

前天我们去为周末的自然笔记课踩点。这次主题是观察野草,本以为这是个很简单的任务,心想着“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应该随随便便就可以找个满意的地方了。然而,踩点后的感觉实在糟心,让我忍不住半夜披衣而起,对着电脑狂敲下这篇文字。

打了农药的草坪

第一个我们预计的点,滨河公园,刚刚打过除草剂,老师一路踩点过来,说农药味太重了,吃不消。换!于是我们换了两个小区中间的,比较偏僻的白鹭公园。

打了药的草和没被打到药的草

打了药的草和没被打到药的草

白鹭公园不但没有白鹭,连野草都没有几根,草坪上的草还不到浅草才能没马蹄的时候,看上去还是焦黄一片。唯有的星星点点的绿色,是早春的野草。种类倒不少,早熟禾还没抽穗,紫花地丁开了花、碎米荠、荠菜结了果,天胡荽和和野老鹳草也不少密集,就是长势不好,看上去辣焦焦的。

什么叫辣焦焦?这是方言里的词,专门用来形容久不下雨后,植物被晒得半死不活枯黄的样子。这真是笑话,杭州连续下了一冬天的雨,这才晴了两天,能把野草晒成这样?于是醒悟过来,这里也是打了除草剂的。

长满先锋物种的枯草地

再换,于是我们提议去大雄寺的路上,那里有一块荒地,前几天还见人剪马兰头来着。看了看太阳,立马转场过去,等到了跟前,也是失望,去年的枯草厚厚一层,这枯草是禾本科的某种,典型的先锋物种,最先长在环境被破坏的地方。稀稀拉拉的野草还没有长出来,踩上去深一脚浅一脚,不太安全,也不适合观察。

老师左边就是长满先锋物种的枯草地

老师左边就是长满先锋物种的枯草地

还换?只剩最后一招了,菜地总是有野草的吧?于是满怀期待径直往大雄寺后的野菜地而去,凭经验,菜地里此时正应该野草郁郁葱葱。然而,真的很失望,光溜溜的菜地除了被砍掉的芥蓝剩下的残叶,连根杂草都不见,想来是师傅们太勤劳,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了。

混合建筑垃圾的菜地

我们呆呆的在菜地旁站了许久,老师想起上次她的孩子吃寒莓的地方,也许那里可以,我们怀着试试看的心情,往山上走去。山上都是杂木林,当然没有合适的野草地,于是败兴而归。

蔬菜艰难的长在混着建筑垃圾的地里

蔬菜艰难的长在混着建筑垃圾的地里

再路过菜地时,看见师傅们的菜在建筑垃圾掺杂的泥土里勇敢的生长,便由心长叹一声:“为什么不能给孩子们留一块荒草地呢?”

合格的荒草地是什么样的

什么是合格的荒草地?就是旱田在头一年秋天收割后,还没来得及春播时,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样子。

万物竞自由

万物竞自由

虽说是草短得牛羊也不屑吃,却是万物竞自由,待到谷雨后要插秧时,早熟禾扬了花、毛茛借了刺球儿似的果、猪殃殃连苗都和麦子一样黄了,种子早已传播,不怕翻耕了。孩子们就在这样的荒田上奔跑,追逐菜粉蝶,玩各种角色扮演的游戏。

春天的时候是这样的

春天的时候是这样的

更妙的是初夏秧苗绿满水田时的田埂,田埂上长着各种印在农业教科书上的杂草,密密层层又不太高,叶片肥硕敦厚,全是深深浅浅的油油亮亮的绿色,看着就赏心悦目,踩上去绵软有弹性。更妙的是其间长了过路黄,开了一朵朵小黄花,点缀上去就更像地毯了。

深秋的时候是这样的

深秋的时候是这样的

这样的田埂狭窄悠长,不便种植,农人也就舍不得花力气去铲除野草,于是就芳草萋萋了。这类野草地适合独处,一个人静静的呆着,各种草叶子可以看半天,更别说还有短额负蝗的若虫在上面轻轻的练习弹跳了。

搬小凳子铲杂草的工作

然而,城市里不要说野草地,我们连一块可以用于观察的有杂草的草坪都找不到,真的很难理解为什么一定要让草坪整整齐齐,整整齐齐也就罢了,杂草还要用药打死,更令人不解的是,有时候还要雇佣工人,坐着小板凳,用小铲子,把草地上的杂草一根一根拔掉。

以前我看到这样的场景,一直以为是为了解决工人就业问题,拉动内需,所以无中生有创立了这么个工作岗位,现在才知道竟然真的是为了让草坪好看。好不好看且不论,只是眼前这样辣焦焦的草坪,确实没什么好玩的,难怪孩子们对自然没有兴趣。

无趣的上学路

而上次在公园荒芜的水池边,两个小朋友在把水藻从池塘里拉出来,我问他们在做什么,他们说在拯救小鱼,水藻会造成水体富营养化,小鱼会缺氧而死。他们做的事情和我小时候做过的事情一模一样,我对老师说:“二十年过去了,我们探索自然的方式没有任何变化。”老师说:“在倒退,现在的孩子已经没有机会在上学和放学路上探索了。”

上次在小学门口,看到一个个翘首以待的家长,门口停满了的车,孩子们从校门口被吐出来,立刻装进了一个狭小的车里,突然觉得孩子们的童年好无趣。

逃不掉的天罗地网

想起初中时看过一个小说,说一个孩子从小被家长严密关注行踪,一举一动父母都要知晓,孩子也格外乖巧。孩子顺利考上大学,上大学第一个星期与父母完全失去联系,父母急坏了,找了老师、同学、媒体,终于在一个网吧找到孩子了。面对气急败坏的父母和媒体,孩子只淡淡说了一句:“我就知道,我永远也逃不脱他们的天罗地网。”

若没有一片荒草地可以让人独处,是我,我也躲到网络的世界里去。

文章来源: 秘境守护者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afPwyKuyyxN6KV6lpbnBg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