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对话aobag:在垃圾分类上,人们有意识缺常识

对话aobag:在垃圾分类上,人们有意识缺常识

作者: 西西

高境说要考我几个垃圾分类回收的常识。

“卫生纸可以回收吗?”

“不可以,用过的多脏呀,没用过的应该可以吧,因为纸张属于可回收物。”

“一次性餐盒呢?”

“这个肯定不行。”脑海里浮现出堆积成山的“白色垃圾”。

“平时我们收到很多快递,快递包装里有多少可以回收呢?”

“纸箱肯定可以,其他的我不清楚。里面的塑料泡沫什么的最让人头疼了!”

她向我揭晓了答案:

“卫生纸不能回收,用过的有污染物肯定不能回收。没用过的也不能,因为卫生纸完全溶于水,无法再次提炼出纸浆。

一次性餐盒其实是可以回收的,这与很多人固有的概念不大一样。干净的一次性餐盒可用于塑料再生。

当我们收到一份快递时,除了纸箱外贴的胶带不能回收外,里面的填充物像塑料泡沫、软的有气泡的塑料纸以及固定物品的塑料架子都可以回收。”

她说现在大家都很有这个意识要去做垃圾分类,但是缺少的是常识,就是怎么去做,哪些东西可以回收,哪些东西不能回收,有些与我们的第一感觉出入很大。

意识到在垃圾分类上我还有很大的盲区,忙追问:“婴儿的纸尿裤呢?”“这个不行,好多用户问过我们相同的问题。但是像奶粉罐、奶瓶是可以回收的。”

我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两眼冒光,特别愿意多了解垃圾分类的常识。她说这正是奥北环保一直致力在做的。

奥北环保成立于2017年3月,创始人和主要团队在公司成立之前,已经具有5年服务成都20万用户垃圾分类的经验。针对国内垃圾分类推行不利的现状,提出了“新分类、新回收”的概念,以可回收物的源头分类为切入点,提出了14分类法则,创新地采用aobag环保袋模式,鼓励居民和机构在源头分类、收集可回收垃圾;并借助信息化管理连接居民、社区、物流体系和回收再生系统,让这套系统运行更加高效,打通垃圾分类回收上下游产业链。

高境是奥北环保的项目经理,同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奥北环保的忠实用户,铁粉级。因为特别认同垃圾分类回收的理念,才有机缘从用户转身成为工作人员。她说奥北的员工都是愿意推动垃圾分类回收这件事才来的。公司并没有硬性规定员工必须成为会员,但每一位员工都申领了环保袋,身体力行参与进来。

aobag环保袋,向日本取经

2

aobag环保袋是奥北环保最亮眼的部分。这个袋子的创意受到了日本垃圾分类回收经验的启发。日本是垃圾分类回收领域最领先的国家之一,已经推行了30余年。在日本,每家每户会把日常的垃圾按类别分装到不同的袋子里,按政府的要求指定日期和时间投放到指定的地点。例如星期一投递纸张类的,星期二投递塑料类的,星期三投递厨余等“生垃圾”。如果错过了时间就要等待下次。垃圾被送到再生公司做循环再生,分类后的纸张被送到造纸厂用以生产再生纸,饮料瓶和塑料等被送到工厂处理后做成产品,电视和冰箱等被送到专门的会社,进行分解和处理……资源得到了最大化的利用。奥北认为这是最合理的方式,是未来中国垃圾分类回收的方向。

奥北定制了自己的aobag环保袋,袋子高80cm、宽65cm,差不多可容纳一户人家1-2周的可回收物产生量。每个袋身上印有专属二维码,用户领了袋子以后用手机扫描二维码,便与自己的帐户捆绑起来。直到袋子里的垃圾被分拣回收后才会自动解绑,开始下一次的循环。所有的袋子都是循环使用的,奥北不定期做清洁和修补。

用户第一次申请袋子需要付出10元钱,自此获得了终身的使用权。设置门槛的原因是奥北想要吸引那些有意愿行动起来的人,这些人被称作“种子用户”,最先行动起来,然后带动更多的人。截至到发稿前,奥北已吸纳了30356位个人会员和192所机构会员,机构会员包括企业、商场和学校等,其中学校占了很大的比重,有40所幼儿园、79所小学、6所初中、3所高中、4所大学参与进来。

没想到反被孩子教育了

当奥北给到这些机构、这些学校一些参与的可能性以后,发现他们比想象中能做的更多更好。

“对于小朋友,垃圾分类的知识掌握起来是不是很难?”我把这个疑惑提出来。高境告诉我其实孩子的学习和模仿能力非常强,而且奥北并不想把垃圾分类做成一件多么特殊的事情,他们希望小孩子认为它和吃饭、睡觉一样,就是日常生活中自然会做的一件事。在幼儿园,小朋友们喝完牛奶后,在老师的带领下把牛奶盒清洗晾干,等待回收。在小朋友的意识中喝完牛奶就应该这样子。

11

慢慢地会发现,这些孩子在学校做垃圾分类之后,回了家发觉家里这些东西都没有被分类和回收,于是跟爸爸妈妈讲,把家里的东西带到学校去进行垃圾分类,再后来有的家长受到了孩子的影响,干脆注册成为奥北的个人用户。奥北曾收到一位家长的来信,反馈说昨天孩子突然问她:“妈妈,你知道什么是垃圾分类和回收吗?” 然后开始带领爸妈在家里面做。他的爸爸妈妈非常感动,因为自己完全没有去教过他,没想到孩子反而教育了他们。一到统一收垃圾的日子,老师和家长们大包小包把垃圾往学校拎成了一道风景线。

5 7

学校回收垃圾的数量非常可观。川师附小是第一所开展合作的学校,从2017年9月到2018年12月一年多的时间,一共收了42646千克,也就是40吨可回收垃圾,相当于5.6万多户居民家庭9年回收量。这些垃圾总共兑换成4万多块钱返给学校,学校以发红包的方式返还给每个班级,在开学典礼上拿的最多的这个班级,非常有荣誉感。

4_副本

奥北与学校合作的模式简洁易行。首先,学校建立总帐户,设置机构负责人,与奥北直接对接。然后,机构下建立子帐户,设部门负责人,一般由每个班级的班主任担当。每个班领2-3个袋子进行垃圾分类回收。奥北每一周或两周去学校收运一次垃圾,垃圾回收的金额返还给学校。在合作之初,奥北会组织一次培训辅导垃圾分类回收的常识。中途可能组织一些延展的活动如参观分拣厂、垃圾焚烧厂现场体验、回收物的手工创作课等,让孩子们有更直观的印象。他们在成都实验小学做过一次为期6周的课程尝试,到课程结业时,孩子们分成小组作了4个不同的方案,关于未来我们城市的垃圾应该怎么处理,令人惊叹,奥北觉得这个教育是非常必要的,应该持续做下去。

10

54321回收原则

对于刚开始接触垃圾分类回收的人来说,开始时比较难,但越做越简单。为了方便用户分辨,奥北在微信小程序上设置了智能分类的板块,输入相应的物品比如“本子”、“奶瓶”后,库里面有的会自动会跳出来,告诉你它的材质是什么,属于哪一类回收物,市场回收价是多少。奥北还总结了方便好记的54321原则,即5种塑料、4门单类、3类纸张、2样金属、1个原则。

回收原则

开始分类以后会越做越熟练,发现我们生活当中有70%-80%被丢出去的物品都可以回收。

如果用户投递的垃圾不符合要求,没有清洗干净或不属于可回收物,奥北在分拣时将拍照返给对应的用户,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教育,说明怎么样做是不对的。第一次发现用户将被扣除0.8元,第二次扣1.6元,第三次扣2.4元,如果情节特别严重的,可能会被取消资格。我有一点担心分拣厂的工作量是不是非常巨大。高境说没来工作前也认为分拣的工作非常繁琐,自从参观了分拣厂之后,发现工作量比想象的小很多。因为大多数人都会按要求清洁干净、按类分装,特别是机构参与者通常一袋子只装一类物品,分拣起来更方便。外加奥北发明了蓝牙电子秤,不用将物品腾挪,可以一直往上累加、单独称重,简化了流程。不过当我得知一个分拣厂只有2名固定分拣员时,还是惊呆了。

垃圾分类回收赚钱吗

奥北的垃圾分类、回收模式在商业上是否成功,是我非常关心的问题,因为很多事情无法长期做下去,没有利润支持是很主要的原因。高境告诉我垃圾回收这条产业链上,毛利率大约在50%左右,相当可观。以前这个链条是由“收荒匠”、“废品回收站”、“分拣厂”和“再回收公司”构成。奥北开创了自己的模式,前端对应用户,后端对应再回收公司,精简了中间环节,目前将利润的大头返还给用户,希望激励参与者的热情。“利润的前提一是尽量减少中间环节,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如果有可能,奥北未来蜕变成一家资源再生公司也是很好的;二是一定要有量,这样再生公司才愿意回收,其实很多东西都是可以回收的,就是量太小了。”她解释说,“2018年,我们还为一些综合体做了垃圾的解决方案,算上这部分利润,公司实现了盈利。”

下一站,北京

奥北一直扎根成都和西安两个城市开展服务,他们经常收到全国其他城市粉丝的邀请“快来我们的城市开展业务吧!”。我听到一个好消息,2019年他们将来北京发展。“我们的同事前天已出差去北京。”她告诉我“延庆的政府部门和一些机构向我们伸出了橄榄枝”。奥北的理念是“用力拥抱拥抱我们的人”,就是要帮助想要行动起来的人, “因为这样会落实得更好”。

我向她咨询北京的机构、学校或社区如果感兴趣将如何参与进来。她介绍了两种模式,一种是封闭式的,像机构、学校这一类,只要有专人来管理,有指定的投放点投递环保袋即可。另一种是开放式的场景如乡镇或社区,需设置24小时无人值守自助投放点。社区可以利用闲置的商铺或搭建一个小屋子作为这个投放点,前提要有一面墙是玻璃的,从外面看一目了然。然后购买一套奥北的设备,费用在3960元。这套设备包括自动发袋机、监控系统和智能门锁等。还有一个要求需要箱式小货车能开到距离投放点5-10米的位置,方便取运垃圾。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l3 preset

她向我描述了开放式的使用场景:

首先用户在小程序上花十元钱购买了一个袋子,然后搜索家附近有的自助投放点,进门的时候只有购买了袋子的人扫描二维码或者是点击这个自助投放点的页面上开门的按钮,才开得了这个门,这样就防止了恶意去盗取。进去之后在发袋机上领取袋子,然后用手机扫描袋子上的二维码进行绑定,接下来便可以拿回家做垃圾分类,当装满了之后,再提着这个袋子投递到这个投放点就好。

整个过程是自助化、无人化的。我开始畅想着自己生活的这个社区里也能有这样一个自助投放点。“北京城里寸土寸金,社区里有这样一个自助投放点有难度。这可能也是我们一开始没有进主城,想先在延庆尝试一下的原因。”她补充说。我明白她的意思,心里想学校和机构倒是蛮适合的,也希望女儿将来上的幼儿园能有垃圾分类回收的教育。

在采访快结束时,得知高境从20年前便接触到了垃圾分类回收,她当时就读的西宁一所小学的校长理念很先进,曾去日本留学。“我们喝的牛奶盒都是会回收的,学校的书本、纸张、饮料瓶放在不同的角落,然后再进行回收,没想到这颗种子在20年之后发芽了!”她有些小激动“和我们合作的学校,参与进来的这些孩子就是我们的种子用户,他们从小受到奥北垃圾分类和回收的教育,长大了以后,即使没有参与奥北的项目,也会一直在做垃圾分类回收,这件事在心里面是根深蒂固的。”

有机会原创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