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会原创文章 > “经济人”假设切断了某种内在连接

“经济人”假设切断了某种内在连接

作者: 黄毅

引子:近日研读小约翰·柯布博士的《后现代公共政策》,思索柯布博士所说的“共同体中的人”不同于“集体主义中的人”,也不同于“契约社会下的人”——它们的本质区别在于“共同体中的人是内在连接的”。这个“内在连接”似乎难以阐释。恰好在武志红老师的心理学文献中发现了一些线索,然后有了这篇读书笔记。

“经济人”将人预设为“追求效用最大化”的人。而“效用”这个概念在经济学里被简化为物质给人带来的满足感,那么所有能够带来物质增加的金钱、名誉和地位都被视为实现“人生价值”的目标。物质、金钱、名誉、地位都属于外在条件,它和一个人的内在灵魂的诉求并无高度相关。恰恰相反,从心理学角度分析,对外在条件的关注将弱化人同自我的内在连接,而缺乏内在连接体验的人生,不可能走向完整人格和健全自我的发展。

我们的分析可以从美国心理学家科胡特所说的“全能自恋”开始。科胡特认为:全能自恋是生命的一个根本动力。

baby-1151351__480

全能自恋,也被称为“全能感”。精神分析认为,婴儿刚出生时,都是活在全能感中。他们觉得世界是浑然一体的,不分你我,不分彼此。他们觉得自己就像神一样,一发出一个念头,世界就会给予及时的回应。否则,他们就会生出巨大的无助感,然后“神”就会变成“魔”,产生毁灭世界的感觉。在心理学看来,人酗酒、吸毒、赌博、打电子游戏,都在追求全能感,所以全能感或全能自恋是一个极为深刻的东西。这种来自生命本源的动力有两种走向,也决定了一个人是否能将这种动力转化为滋养自己生命的能量。

科胡特将这两种走向确定为“实体自恋”和“虚体自恋”。在电影《一代宗师》中,有一句经典台词:“人这辈子,有的人活成了面子,有的人活成了里子,能耐是其次的。”这其中,里子是实体自恋,你的自我价值感。你觉得“我很好”。这种感觉是一种很真实的东西,像是一种实体,不会因为外在条件的变化而使内心感受受到很大的损害。而“面子”是虚体自恋,你的自我价值感和外在条件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比方说美貌、金钱、社会和经济地位、名气等。当外在条件很好的时候,你的自恋会爆棚;但是当外在条件变差时,你的自恋会受到很大的损害。

现在很多人都认可:幸福的定义不是财富和地位;而是我们同自身周遭的关系。这里的关系不局限于我们同家人和同事的关系,还包括我们同我们自己的关系、我们和金钱的关系等等。良好的关系是幸福的来源,也是人实现自我全面发展的路径。

在经济人的假设和集体意识中,人们很容易将外在条件看作人们发展关系的主要工具和手段,我们甚至无比坚定地认为:钱的确是可以带来一切的通货——它可以满足自己对物质的欲望;可以丰富自己和他人的关系;可以让自己变得强大无比,毕竟——只有强大了、有力量了,才有能力施展自己内心深处的“善”。

家撒网

在某种程度上,全能自恋同关系处于矛盾和张力之中。全能自恋在婴儿期表现为为所欲为,这同关系中的互尊是冲突的。当一个人的自恋发展依然停留在婴儿期,就很容易形成“暴怒型自恋”,认为自己总是好的,错误都在于别人。由于这种人格在关系中常常向外界投射“坏的”情绪,所以他们也常常会在关系中受挫。受挫又会加强他们在关系中的自我封闭。

如果此时,社会的集体意识是“理性经济人”假设,这种自恋更容易发展为不健康的“虚体自恋”,即认为外在条件会让自己的关系好一点儿,会让自己有更多的存在感,会满足自己内在美好的自恋感觉。那么,为了获得外在条件,人们更愿意将自己看作是独立的个体,在获得外在条件的过程中,释放竞争、控制、剥削、倾轧等负面情绪。社会也因此充满了“套路”和“陷阱”。

虚体自恋的人格发展逐渐将自己的内在与外部分离,身心的二元对立导致他们看问题往往是绝对的,东西不是你的就一定是我的,不是对的就一定是错的。在做事情的时候,由于注意力放在外在条件这些比较虚的东西上,而对真实的、核心的东西好像总是把握不住,总会有所忽视。当某件事情没有按照自己的预期发展的时候,也十分容易再次饱尝挫败。虚体自恋的人在关系上是脆弱的。他们无法走向健康的“实体自恋”,无法有强大的内在自我,也就愈加容易被社会集体意识裹挟;所思、所想、所作都按照外在条件和社会预设的算法“随大流”。无法听到自己内心真实的声音,头脑与身体经常处于纠结之中。

工业文明下的经济学将“理性经济人”概念显化,一方面通过竞争意识的强化,触动人的全能自恋向更高阶段的发展,在这一过程中,人们发展了边界意识、发展了竞争意识、通过在竞争中的淬炼增强了个人能力。这些都是有益于人类发展的取向。但是,“理性经济人”概念的过度神话,也容易使人类文明的发展停留在“虚体自恋”中,人类通向更高集体意识、通向更高的内在连接的路径被屏蔽和阻隔了。人世间充斥身心分离的苦难者。

“生态人”是要发展健康的“实体自恋”的。而真正滋养实体自恋的东西是两个:投入地去爱和投入地去做事情。这都是在和周遭建立深度关系。虽然在此过程中,自恋不断受到打击,但最终因为真正建立了关系,增强了情感和能力,结果都会发展出真实的自我和完整的人格。

作者简介:

黄毅,任教于安徽大学经济学院,美国拉文大学访问学者,研究兴趣:生态文明理论与实践。翻译生态经济学著作:《国民财富还是国民健康?》(卡罗·詹斯顿著),曾经担任“老土——大山里的公开课“导师、三生谷春令营讲师。发表多篇生态影评和生态纪实散文。

文章来源:有机会原创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