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何为真正的体育教育,及其与生态转型的关系

何为真正的体育教育,及其与生态转型的关系

关于作者:Tom Myers,心身疗愈师,在欧洲和美国有数十年的整合手法治疗实践经验。《Anatomy Trains》一书的著者, 职业发展教育机构Kinesis Inc.的创始人。

1

道德是一种心身体验

大概是七岁那年,我从大卫·赖斯家后面树林里的一个小池塘捉了一只青蛙。我把它装在口袋里带回家。对于小型两栖动物来说,这是一个干燥而拥挤的空间。然后我开始用其他方式折磨它,最后用一个带尖刺的木盒子打它的头。我知道这种行为的动力从何而来——上世纪50年代,在缅因州的乡村,邻里的大男孩们总是喜欢追逐或捕杀动物,而我想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动物的感受——任何感受——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所谓的。然而,这一次,我是独自一人。把青蛙带回家折磨它,是我自己的计划。

但是,另一个声音是从何而来的呢?这声音突然指穿了这件事的真相:这是毫无意义的权力滥用,是给其他生命施加不必要的痛苦,是不公平优势的象征。这声音可能来自我的父母,也可能来自神,无论怎样,我能从身体内部感觉到它。在我胸腔的某处,在肺部中央、心脏后面,一盏灯亮了起来,那个作为感知者的“我”——归位了。

带着重重的懊悔,甚至根本认不出原先那个快活地把自己与感受相隔离的男孩是谁,我小心翼翼地把青蛙带回到树林。它只是那个小池塘中数百只青蛙当中的一个,而那池塘又是缅因州成千上万的池塘之一。我把青蛙轻轻地放进水中,等待它恢复了身体平衡,看着它突然往深处游走,离我而去。

这种“发自肺腑”的体验是什么呢?这些让身体内的灵性自我归位的“绞痛”时刻,究竟是怎样的转变呢?这就需要探讨,我们对“身体是什么”这一问题的看法。

2

身心合一

在西方文化中,在哲学上,身体等同于较低层面的自我。身体是属于“物体”的领域(身体像是“柔软的机器”),而心灵是和不灭的灵魂、上帝、氛围纯净的天堂有关。身体是动物:肮脏的、有寿命期限的、狡猾的,充满了无法控制的欲望,沉迷酒肉,贪图性欲。在对《创世纪》的流行的解读中,身体是罪恶的根源。

在“伟大的生命之链”中,人类的地位高于动物,但低于天使。身体是较低的、动物的部分,心灵才是高贵的、神奇的部分。“美德”的定义就是,对身体冲动进行控制和支配的能力(延伸开来,也是对自然的控制和支配,乃至“教化”)。这种二元论是我们的知觉、思考、感受和行为背后的非常强大的文化根基。

但事实上,你的身体是智慧和忠告的源泉,也是进行深度灵性沟通的工具。所有的灵性实践,本质上都是产生特定身体状态的工具。在亚伯拉罕子孙的篝火旁的柔和夜空中,在泛灵论、道教和坦陀罗密教中,这样的实践一直存在着。这些哲学都重视有形的身体的价值,认为身体是神圣的、是有内在智慧的。

现在,我们迫切需要把这样的哲学运用到现代社会中。不是要否定智力,而是把智力与它的根基结合起来。对于现代人来说,这是一个很难理解的概念,但我认为,智力并不单独存在,“用头脑思考”其实是身体的一种功能。我们需要一个整合身体和心灵的新的一元论,来对抗让我们走到如此困境的二元论。

21世纪给我们的挑战——这涉及到战争、环境和文化存续等——是:如何让石器时代的身体成功地生活在数字时代中?自从人类学会用火并在岩壁上作画以来,人类身体的遗传基础几乎没有发生变化,但在这期间,我们却让生存环境改变得连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

每一代人都认为,自己面临的危机比祖先面临的危机更严重。然而,21世纪人类的头顶笼罩着的阴云,确实和以往的显著不同。由于当今的全球化互动,再也没有一片荒野,你没法抛弃一团糟的现状、再转移到新家园。你没法把垃圾扔出去——没有“出去”这回事。我们很难用勇气、能量、想象力和原创性来解决问题。巴基的“地球飞船”依然在太空中疾速前行,而大多地球人仍然不知道自己就是船员队伍的一部分。弥漫西方社会的消费主义显然是不可持续的,但几乎没有减弱的迹象。与身体和“自然”的疏离正达到流行病般的程度。人们是有理由悲观的。

然而,我们倾向于相信,对于面临的所有问题——能源、污染、生活质量——都存在着技术解决方案。而年轻人充满了无限热情和信念,他们相信,在我们创造解决方案的能力面前,所有这些挑战都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人们也是有理由乐观的。

3

21世纪的体育教育

在实践的层面,新的综合性体育教育是应对我们面临的挑战的关键。作为心身疗愈师和老师,我相信在不远的未来,当我们更多且更专注地觉察到物质自我,觉察到身体与世界、与他人、已经与其自身本质之间的复杂关系,那么,我们所面临的复杂的难题(能源、政治、环境问题、个人的可塑性)就都能得到解答——就像我开篇的关于青蛙的故事中所提到的深层内在体验那样。

怎样才能培养一种深层的自我感觉(self-sensing),让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回归本真呢?

虽然有些年轻人在用前所未有的方式挑战自己,上天入海,但大范围看来,身体能力的普遍下降是很可怕的。在学校里,体育教育正在被搁置、削减、忽视和废弃。而幸存的体育教育则是以工业化的体育文化为基础,是以重复和竞争为核心的。

重复对于培养习惯来说是好的,竞争对于提高成绩和良好的体育精神来说也是好的,但是,这些能成为21世纪的体育教育的基础吗?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不断重复做一些动作,是为了让人们为工业世界的工作做好准备,而这些工作往往是要人与机器互动,以为工业生产服务。事实上,每一代人都在根据当时世界的样貌来塑造自己的体育教育。

然而,在21世纪,任何重复性的工作——从做开合跳到写爱情小说——都可以由机器做得更好。因此,我们需要教孩子们去探索,他们的身体运动中什么是创新的、个性化的,而不是局限于盲目的重复。

为了新的体育教育,我们必须撒开一张比现在的“锻炼”神话更大的网。当不爱动的人变得更活跃,那当然是好现象。学校里,哪怕是增加最基本的体育活动,也会受到很多欢迎。正如朱文诺所说,健全的精神寓于健全的身体。然而,锻炼,只是新体育教育所能提供的非常小的一部分。

在婴儿降生的第一年,大量的信息是通过肢体动作传达给他们的。你没法用口头语言给婴儿更换尿布、穿脱衣服或上下汽车座椅。第一年的引导式运动属于非语言沟通,而这将成为你与青少年孩子的语言沟通的基础。通过为父母开展课程,培养肢体沟通的能力,我们能将亲子关系变得更丰富(这对父亲尤其必要,在我们的文化中,父亲对如何照顾婴儿的身体、如何与婴儿沟通几乎一无所知。)

自然的螺旋运动会带来放松的、积极的体验,这将避免许多痛苦,消除许多困扰着社会的退化性疾病。从身体层面去理解自己的感受,将会转化青春期的危机。压力,无论用谈话疗法能触碰到多少,在本质上都是一种身体的反应。觉察身体内部压力的能力,有助于减少社会环境中的冲突,也能减少慢性病。直到老年时期都保持运动,可以延长人的生产力寿命。但大多数孩子在高中毕业时,对智利的出口产品了解得比对自己的感受和肢体语言了解得还要多。

好的体育教育能够培养直觉,而直觉基于我们身体的“内在感受”和动觉感知。事实上,有一个很大程度上未经研究的领域,我们可以称之为“KQ”,即动觉智能,或称为身体智能。我们熟悉IQ(智商)和EQ(情商),但是KQ在很大程度上是未知的。对于我自己来说,我的双脚跳起舞来别扭得很,但我的双手具有很高的KQ。我八岁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一事实,但直到快三十岁,当我遇到了冥想和武术,并将疗愈身体作为职业,我才重新发现和利用自己的KQ。其他有的人与自己的直觉有非常好的连接,但不擅社交。在纽约的街角公园里玩上篮的孩子们展现出高度发达的KQ,但他们的KQ却极少被充分运用,除非是成为职业篮球运动员。

在当今社会生活,需要我们回归到身体的内在生命体验中。我相信,这样做会培养出更有觉知、更有同理心的人。受过好的体育教育的人会既有活力又平和,且会实践更可持续的生活方式,更了解自己的吃喝拉撒。生态社会的基础在人的身体中,和平的基础在于万物生灵之间的合作。

动觉完善的人会容忍不公正吗?会送孩子上战场吗?会疯狂而盲目地购物吗?会受得了铺天盖地的浪费吗?

我们的商业文化在广告上花了数十亿美元,只为让我们远离真正的自我感知。要成为花钱不断的消费者,我们必须永远感到匮乏:你身上的气味不对;你的头发不够完美;你需要吃这种药;你只要有了这辆新车,就会变得更光鲜、会赢得微笑……这是一种令人厌恶和不可持续的经济建设方式,对我们的身体和对生物圈都有极大危害。

无论我们如何去建立一个可持续的系统,从长远来看,可持续的系统都是唯一的选择。继续现在的享乐之路,我们将被淘汰,像是太阳在地球的富饶大地上尝试又失败的另一个试验。我们对于这个过程并不重要,我们只是目前最大的希望。鲸鱼和大象也许是有智慧的,但它们的鳍状肢或长鼻子并不能决定地球的未来。人类才能决定地球的未来——这是沉痛且真实的。重新回归到身体中,将帮助我们在转化的过程中保持清醒且愉悦,这是一个探索的旅程,企望从生命原初就包裹着我们的母体中孵化出来,来到光明之中。到那时,我们才能成为这个最美星球的有意识的守护者。(在www.anatomytrains.com网站的“空间医学”部分,可以找到更多关于这个话题的观点。)

如果敢于面对环境灾难,那么我们会看到,这灾难的深度,也就是我们与自己的身体的疏离程度。

4

如何在当今社会生活

透过35年的心身疗法经验,我想给出一些小建议。

-出门去,运动起来。所有形式的锻炼都是有益的,然而走路、跑步、游泳和歌唱在疗愈方面有着最长的进化历史。“走出阴郁”不仅仅是一句歌词。四百万年的直立行走确保了这项运动对身体及其思考能力有诸多益处。

-进行身体练习——比如太极、瑜伽、普拉提、唱诵、冥想、武术、攀岩……或者从你所在社区目前能提供的上百种运动中选择。

-重新连接你的直觉、你的预感、你的微妙感受、你身体中感觉到的信任,连接你的渴望、你血液中的梦想、你痛苦的泪水、你的啜泣、你的欢笑,你内心的欲求、可能性的气味、成功的味道,甚至是理性的声音。在身体当中,最理智的部分是那些不会“推理”的部分——包括生长毛发的、修复肝脏的和消化食物的部分。教会你的孩子相信自己的直觉。

-用身体运动去探索你的遗传历史、你未来的可能性、你的能力、你的平衡、你的力量,或者仅仅是探索动作本身的纯粹喜悦。

-心身疗法(Somatic therapy)需要利用别人对你的身体的感受,来帮助你找到“失去的”自己的部分,即“感觉-运动失忆”的区域,只有他人才能帮助你发现它,因为它已经从你对自己的身体的认知中消失了。亚历山大技术(Alexander Technique)、费登奎斯疗法(Feldenkrais)、结构整合(Structural Integration),以及上百种方法中的任何一种——实践者本身比实践方法更重要——都能帮助你恢复完整的自我。而完整的自我才能做出最明智的决定。(译注:心身疗法是一种以身体为中心的治疗方式,它着眼于身心之间的联系,同时运用心理疗法和身体疗法进行整全的治疗。)

-确保你的孩子越来越多地与自己的身体相连接,学会信任自己的真实感受。和孩子们一起动起来:打闹、摔跤、拥抱,互相依靠着休息。也需要关注他们在学校接受的体育教育。培养孩子的KQ,以及他们感受和应对周围挑战的能力。别让他们成为久坐不动的电子世界的奴隶,别让他们屈服于虚假的神、消费品和外部目标的麻痹,这些都不会让他们真正幸福。然后,带着完全的正念(其实是全身的投入),开始行动吧!在每一个层面,在每一个转折点,都有很多事情要做。

原文来源:Hope Beneath Our Feet, edited by Martin Keogh

(有少量删节)

有机会原创

Lithia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由Lithia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