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他在清迈走访6家农场,还和网友聊转基因

他在清迈走访6家农场,还和网友聊转基因

作者:彦伟

在清迈休假,探访农场当然是主题之一。

清迈市区周边很多农场,我用google地图随便搜索一下“organic farm”,就出现了几十个红点,估计总数比整个大西北的有机农场都多。

1

和网友讨论转基因

不过,在出发探访农场之前,我先接待了几个国内过来的朋友。其中一位,是在他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在一个歌友群里互相加了微信。既然说到这里了,那就多介绍一下:那是我唯一一个歌迷身份的微信群,不过群里只有17个人,但歌手非常有才华,名字叫艾敬,有兴趣的可以找她的音乐听听哈。

我也不知道喜欢同一个歌手的人相互怎么称呼,就先叫网友吧!网友知道我在清迈,就约着一起见面聊天,他们是2家人一起出来旅行。大年初二的晚上,我们在他乡遇故知。在租的房子里,我给他们切了一大盘青芒果蘸辣椒面——这是我在清迈的挚爱。

一起聊在泰国的旅行经历和心得,他们每年春节假期都会出国旅行,东南亚是首选,时间短,景色不错,成本又不高。

瘦的那位是彦伟

瘦的那位是彦伟

突然,网友问我:你们农场会种转基因作物么?

我愣了一下。

他说他是转基因的铁杆支持者,还给我看了和方舟子的合影。

我回答:我们农场不种转基因作物,有机标准中除了不用农药化肥之外,还有就是不使用转基因种子。

那看来是有机标准太保守了!他感慨。

我继续解释:我们农场更保守,除了不种转基因,有的作物连杂交品种都不用,而是用传统的老品种,这样虽然产量不高,但味道会更好!

过程中,网友又和我科普转基因作物的好处:可以提高产量,还能减少农药的使用,其实更环保等,他还说转基因事业任重道远,十三五希望不大了,只能要等十四五之类的……

气氛一度有点尴尬。

我准备收起这个话题:关于转基因好处和问题的论文,我都看过一些,虽然我也不认同转基因是美国阴谋论的说法,但是,我更愿意支持转基因产品的透明化,最后让愿意吃转基因食品的都能吃到,不愿意吃的可以选择不吃,而不是蒙在鼓里。

他的家人和朋友也说:你支持转基因是你个人的事,我们可以选择不吃,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关系。

确实如此,转基因已经成为社交场合中尬聊的话题之一,但也没必要相互妖魔化。走之前,网友建议我对转基因多一些了解,我祝福他多享受旅程。

家门口的有机农夫市集

泰国房东带我们看房子时,我们仿佛走到了城市的边缘,而且离孩子上学的学校还挺远。房东应该看出来我们的担心,告诉我们:这里的位置其实很不错,离清迈大学不远,而且走路几分钟,就有一个有机农夫市集,每周有3天的时间可以赶集。

最后,我们选择住在城市的边缘。

有机市集果然不远,不到一公里的路程,每周二四六下午2点到6点开集。市集在公路边,是一个固定的露天场所,每次来的农夫也相对固定。

3

价格不算高,很多都是加工好的食品,算是菜市场和小吃街的混合体。农夫中还是老人占多数,只有两三个相对年轻的农夫,看来泰国的老龄化也挺严重。

每次我都是带着孩子来赶集,然后安心地做个甩手掌柜,让巴乔享受他的采购员身份。巴乔用他有限的英语问这问那,听不懂的老人就笑笑,然后拿一点吃的给他尝,有时还会叫旁边年轻的农夫过来帮忙翻译。

由内而发的笑容,挂在每个人的脸上,不管是卖东西的农夫,还是过来买食物的消费者。我想:这种面对面的互动,也许正是简陋露天的农夫市集和吹着冰冷空调的超市两者的区别吧!

4

每周去几次家门口的农夫市集买菜和水果,已经成了一个习惯。后来当地的朋友告诉我:城市另一端有个更大的农夫市集,每周日开集。我们因为周末安排也不少,就没有过去,可能也是习惯了家门口的便利……

一次,开车在市中心等红绿灯时,看见玛雅商场上方的大显示屏,出现一则有机农夫市集的广告,我让娃他妈赶快拍一张照片,结果没等反应过来,就滚动播到下一则广告了。我感慨:什么时候国内的农夫市集也能到王府井做广告,我们的生态农业才能到春天啊!

小清新或土掉渣的清迈农场

因为两个娃还在当地的学校做插班生,我们只能选择周末出来探访一些农场。利用3个周末,我们一边溜娃,一边走了6家有机农场。

其中,有地图上查到或路边偶遇的休闲农场,有名声在外的Earth Home和PunPun Farm,还有清迈市内比较知名的Ginger Farm。

不过回过头来看走过的几个农场,都可以被这两个特点概括:小清新,或土掉渣。

5

小清新,应该也可以算上清迈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在注重休闲和审美的泰国,很多农场主要是给人提供接触自然的机会。卖的是体验和服务,而非产品,是这类农场的特点。

一天四季常绿的植物,丰富的水资源,让这些农场的底色就不一样,再加上清迈当地人自身的文创审美,所以进入农场,感觉处处是风景,一切皆美好。

6

另外,很多农场都会刻意设计体验环节,让孩子有机会接触自然,哪怕只是喂养一只小羊,也会让我家的里奥在那儿停留半个多小时,全神贯注。而我们在阿拉善的农场曾经养过的6只羊,却没有创造出机会和氛围,让孩子去接触。

在这样的环境下,孩子自己玩沙子、喂羊,而大人们坐在自然中,喝点饮品聊聊天,全家人都很放松,至于农场产多少农产品,好像也就不是大家关注的重点了。

7

另两农场就很土掉渣,但都名声在外。

名声大到什么程度?除了两个圈内的朋友强烈推荐以外,还有一个非农业圈的朋友也问我:你会去PunPun农场么?——他看过PunPun的农场主在TED的演讲。

PunPun的农场主,毕业后在曼谷打工了好多年之后,发现自己并不幸福,他认为生活最重要的4方面:衣食住行,其实都应该很简单。

在农场,吃和行都不是问题,可以就地解决。

而用来住的房子,泰国也和中国差不多,很多人在大城市打工一辈子,也不一定买得起房子,可是PunPun回到乡下,用当地的材料,自己动手建了很多所房子,风格各不相同。

8

在TED里,他介绍自己很多年不买衣服,只穿别人送的旧衣服,有的还破破烂烂,来农场的人看到他穿的很差,就会送他更多的衣服,所以现在穿都穿不过来:)

现在除了清迈城里的人,很多国外的朋友,也都到愿意到PunPun农场体验一下简单生活,这里没有小清新,只有土的泥房子和更土的耕地。我们在这里,遇见几个欧美人,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午后也要下地里拔草。还有一家清迈过来的机构,团队的成员在这里做团队建设。

9

和PunPun农场相隔不远的同一个村落,还有另一个农场:Earth Home。女主人是本村人,比PunPun的农场主还早返乡几年,后来学习到生态建筑之后,开始在农场里建了很多所房子。这些房子用来做民宿,在农场也会开展一些工作坊。

10

我们到Earth Home的时候,据说是他们农场在这一年接待人数最多的一天,至少有3个团队活动,所以我们只好在饭点饿着肚子离开。

这一天,农场组织各国的孩子们在村里建公共图书馆,先做泥巴砖,再慢慢建墙。中午时,国外的孩子都满身泥泞的回来洗漱,准备吃午饭。

11

中午,刚到了一个中国团。在了解过下午的任务之后,其中一个小女孩哭着说:我不想碰泥巴。领队还在耐心劝说,孩子妈妈发话了,她让爸爸下午去村里跟着建房子,她陪女儿留在农场……

在Earth Home,我们还遇到两位北京过去的朋友,她们是一周前带着孩子过来体验的,活动结束后,她们并没有和大部队返程,而是选择留在农场再呆几天。她们上午的任务式和其他家长一起准备午餐,农场主的女儿在教她们做泰国菜。

我们和两位妈妈聊天,然后发现居然有共同的朋友:北京农夫市集。教育和生态农业,有时就像硬币的两面,认同生态农业的朋友,对孩子的教育也往往会有独立的想法。她们带孩子千里迢迢来到清迈,从头至尾没进过城里,只是在这个简单的农场住下10多天,白天玩泥巴,晚上喂蚊子。

后来,一位妈妈给李贝发微信,说在她的朋友圈看到我们在阿拉善做的事,觉得很敬佩,就买了一个我们的会员。

就这样,我们在清迈居然招募到一个会员。

生态农业,本身就有多重功能:除了生产安全的食品,还有对环境和生物多样性的保护,以及休闲、教育和审美的功能。

13

这次在清迈的走马观花,让我打开一些思路——未来,该学习的要学习,但也不要东施效颦。

关于作者

马彦伟,2004年还在北师大念生态学研究生,五一长假前往阿拉善做志愿者,与那片土地结缘。毕业后,他依据个人志向,留在了阿拉善,并从事环保NGO工作。2012年,彦伟拥有了沙漠里的第一块耕田,过上了农夫生活。2014年,他把种植面积扩大到了3亩,在沙漠里找种地的感觉。2016年,彦伟成立“致良田”公司,流转了160亩耕地和几百亩荒地,正经做起了生态农业。目前,“致良田”的蜜瓜、大漠羊肉,已是生态圈内的明星产品。

关于致良田

一家扎根内蒙古阿拉善的新农人团队,通过土壤改良、生态种植和自然农法的实践,推广荒漠化地区的可持续农业。致良田希望成为阿拉善健康食物的生产者和推广者,用商业的方式,回应阿拉善的生态保护。

文章来源:

原文链接: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