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麦田里的改造大师,他把种地变成花式炫技

麦田里的改造大师,他把种地变成花式炫技

作者: Mika

- 食通社说 -

大多数人们在提及“生态”、“有机”或“自然农法”时,很容易与“顺其自然”甚至“放任”等观念连结。食通君还在一次活动上听消费者说,她以为的安心食物就应该像日本“一生做一次傻瓜”的木村先生一样,尽可能减少人工干预,甚至连生物菌都不应使用。事实上对于实际务农,靠农业生活的农友来说,农场管理是门学问,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当一回傻瓜呢!

西安绿我农场的大黑(真名刘明春)历经三年多的投入与探索,归整出一套基于澳洲活力农耕(生物动力农法的一个流派)的农场精细化管理方式,在去年12月的沃土返乡青年大会上做了分享。本文根据这场分享整理而成,从土壤、农机、灌溉、绿肥、育种、市场六个面向介绍绿我农场的理论与实践,期望能为从事生态农业的农友提供切实的技术参考。

1

Mika

旅居北京的台湾人,茹素,关心食农、环保、健康、女性与动物福利等议题。

火狐截图_2019-02-24T13-48-36.822Z绿我农场位于陕西关中腹地,泾惠渠(郑国渠)旁,由“大黑”(真名刘明春)于2014年成立,践行澳洲活力农耕农法(Bio-dynamic Agriculture)。特点是依循“上工治未病”的原则,以土壤的活力修复和强化为根本,运用纯天然材料制作的土壤活化配方和多样化绿肥,并根据对农场特性的觉察,研发运用适合的保护性耕作机具等系统方法达到土壤健康、作物强韧、节省人力并与环境友好的目标。

土壤

大黑说:“土壤的健康是一切的基础。”他自2014年来到这片土地后,致力于改良土壤,让原本板结的土壤逐渐松软。从下面三张图片中能明显看到三年来土壤的变化。

2

再来看看另一组对比图:

2017年夏收小麦之前,关中地区因为连续多日强降雨、大风,造成小麦普遍大面积倒伏。而在绿我农场,只有在紧贴灌溉渠的边缘,受到长期淹水的影响而有少量倒伏,倒伏仅占整体面积的不到5%。这说明土壤改良之后,作物更加强韧,具备应对灾害的能力。

小麦倒伏对比图

小麦倒伏对比图

大黑强调:眼睛看得到的土壤的好坏,主要差别在“结构”与“根系”。

先说“结构”。下图左一是绿我农场大多数土壤的状态,团粒结构明显。下图左二是经旋耕机破坏结构后的土壤,粉末化、松散,遇水极易板结退化。下图左三是化学农地,土壤板结,有很多土块。

4

再来比较“根系”,绿我农场同时种下四、五个品种,经由活力农耕方法种出来的作物根系茂密、强韧,颜色鲜亮且直立性强。对比图如下。

小麦植株及根系对比。

小麦植株及根系对比。

机具

绿我农场主要以大田为主,采用机械化操作。大黑使用的农机具与一般的不同,都是在考量农场各项条件之后,根据澳洲活力农耕的独创保护性农机设计,亲自优化和研制而成,对土地伤害程度极低。

大黑强调,许多常见农机具要慎用。澳洲活力农耕农夫们在长期实践中总结出,主流的铧犁、旋耕机、圆盘耙等以“粉碎”、“切削”土壤为工作方法的农机,会对土壤造成较严重的破坏,尤其是高速操作时。以铧犁为例,无论是单、双、三、四铧犁,当铁锨划过土壤时,光滑的切削会闭合土壤切面上无数的天然微小气孔而阻隔空气,如果加上翻转则又把有机质闷压在不够透气的土壤切削层之下,与空气隔离,在特别潮湿的状态下很容易造成有机质的厌氧状态而产生毒素。另外,过度使用旋耕机会使土壤粉末化,一旦土壤结构遭破坏,农夫就需要再次花费额外的时间精力才能修复它的结构。需要注意的是,不是常规的农机不能使用,而是要在了解土壤最主要的需求之下,用好手里的工具,或者找到合适的工具。

大黑在试验第二代保护性深松犁。

大黑在试验第二代保护性深松犁。

由于在农机市场里找不到合适的机器,大黑参考澳洲活力农耕特有的保护性耕作农机,并根据农夫老师的建议和国内现状,进一步做出轻量化,小型化的改良(参照下面的“深松犁示意图”),成功地制造出了适合多个尺度土地的保护性深松犁。一般使用的铧犁是“翻转”土壤,但这台保护性耕作的深松犁是「撬动」土壤,再通过后缀的无动力镇压轮破碎较大土块,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避免土壤粉末化。加上犁上的播种箱,一道工序即可同步完成深松、整地、绿肥播种、回填、平整,非常节省人力。而整个过程中,机器开动的时速只有2.5公里/小时,”类似一匹马行走的速度”,非常轻柔地将空气带入土壤深层却能保护住土壤的天然结构。需要注意的是,使用机器时必须把握土壤的干湿程度,太干或太湿都会有失效果。

7

大黑亲手改进中耕机。

大黑亲手改进中耕机。

除了深松犁,大黑还优化研制出中耕机,具有中耕、起垄和整地的功能。改造二手播种机也难不倒他。大黑把机器上原有的施肥箱拆除,调整成三个间距40公分的播种箱,种植玉米时就使用两侧箱子,两排距离80公分,种植大豆则使用三个箱子,三排之间距离40公分。深松、整地、起垄、播种、到以后的苗间除草都会有统一的规矩,设备间相互匹配。对他来说,虽然采用机械化耕作后,个别作物会损失一两行空间,但整地、播种、除草等工作他一个人开着机器就可以完成,大大降低了农场的人力成本。

大黑改造的播种机。

大黑改造的播种机。

灌溉设施

绿我农场使用的是移动式喷灌系统,是大黑为了省钱和替代容易造成土壤板结的淹灌方式自个儿琢磨出来的(参见基本原理图,下方图右)。他根据农场需求分为大型喷灌、小型喷灌和滴灌等三种不同管道。由于各自所需的水压并不相同,如何让固定的水泵完成多样作业呢?大黑机智地加装了一个15千瓦的变频控制器以及远端压力表——这么一来即可设定适用于不同浇灌管道的水压,也不会把水管打爆。更重要的是移动式喷灌经济实惠,每20米装一个喷头,连续浇灌7小时,水就能渗透50厘米深,经济又实惠。

10

绿肥

在澳洲活力农耕的体系中,绿肥的重要性高于种植作物——绿肥高品质养地是因,作物健康省心是果。配合活力农耕配方种植多样性绿肥有两个重要原因:

1. 绿肥还田后可以提供土壤丰富的腐殖质,而非一般水溶性的有机质。

2. 禾本科植物具有强大的根系,能够有效构建土壤结构。

绿我农场会应季节变化、土壤状态、播种需求、作物特性、采光、通风等条件,种植至少20种以上不同种类的绿肥植物。一般来说,禾本科绿肥的作用是根系发展能够不断向深层结构土壤;豆科绿肥固化氮元素,在有活力的土壤中能转化出丰富养分肥沃土壤;其它多种多样的绿肥也都能为土壤养分平衡做出贡献,特别是本土作物和自然冒出的“杂草”品种。至于绿肥品种如何组合?大黑说,那得靠农夫对土地的觉察和向本地经验的学习,来做出更精细的判断了!

为什么不使用水溶性肥料而种植绿肥呢?这涉及到澳洲活力农耕中关于植物真正给养方式的观察和认识。大黑介绍说,天然状态的植物根系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汲水根,受蒸腾作用影响24小时持续不断地吸水;另一部分是绒毛根,受太阳的温热调节来吸收养分。即使是堆肥,如果没有转化到腐殖质程度,那么也多是水溶性的,从而导致植物被迫持续吸收含有大量盐分的土壤水,肥分吸收不再受太阳调节。而细胞的过多盐分将导致过度充水和硝酸盐过量的恶性循环,并大大影响光合作用的充分进行,这对于植物的健康塑造和天然营养价值的产生都具有极大的破坏力,并仍然会造成地下水的污染。大黑强调植物的天然状态下根系应有两套系统,从而该喝水时就喝纯淨水,该补充营养时就能自由地吸收养分,这样作物才能真正健康茁壮。

而对于大规模的,以及没有充足且纯净堆肥来源的农场来说,澳洲活力农耕在实践中也发现结合绿肥的在地堆肥法比传统堆肥更具省时省工,经济高效和更利于土壤肥力深层发展等优点。

从下列图片可以看到经过绿肥转化的土壤,非常松软。大黑用20亩的土地做试验,从2016年10月开始未曾浇过一滴水,仅靠自然降雨灌溉,作物仍长得非常好。这是因为腐植质不仅可以储存养分,还可以蓄积和保持约70%的水分。即使土壤表面非常干燥,土壤下层仍然可以为根系提供足够的养分与水分。

从左至右依次为春夏冬绿肥转化的土壤情况。

从左至右依次为春夏冬绿肥转化的土壤情况。

育种

有好的土壤基础,还要有好的品种,才能达到好的风味与口感。以小麦为例,不同筋度的差别是由品种决定,与后期磨面程序关系不大。大黑开始育种的契机来自与西北农林大学胡老师的合作,他们通过许多渠道找到小麦种子,经由实验留下好的品种。大黑会在地里摘取较强大的小麦穗,根据色泽、外观、胚芽状态,用放大镜优选出100粒种子。接著十个一列排成十排,每个间隔30公分播种,第二年收成时再选择之中长得强壮的麦穗,从中选取100粒,如此重复三到五年,就可以留下一批自留种体系。

在台湾践行澳洲活力农耕的水云老师在进阶课程上给农夫们演示选种。

在台湾践行澳洲活力农耕的水云老师在进阶课程上给农夫们演示选种。

市场

大黑认为,开农场必须找到合适的市场定位,绿我农场也是在一次次的尝试中获取经验的。例如他们曾经在西安开西餐厨房,用意大利原装进口的原料,以及农场自产的优质面粉,做纯正的意面、pizza与欧包。经过一年的尝试,他发现这些产品难以保鲜,充其量只能区域化经营,市场范围难以扩展。后来他们慢慢开发饼干等易于储存与运输的产品,并且尝试多样化经营,大黑甚至亲自到意大利参访饼干工厂、有机农场、葡萄园、酒庄、超市等,了解制作面食的各种精细化过程。经过多次尝试、调整与改良,终于研发出好吃又营养的健康饼干以及大麦茶等加工产品。

13

在大黑看来,生态农场目前的危机在于“初级农产品已经快烂大街了,会面临越来越严峻的危机”。若不朝向加工、研发的精细化管理发展,很难可持续经营。当农场有好的土壤、好的品种、好的理念之后,还要有好的市场平台。农夫应当心怀大志,充分了解农场内外的世界,注重产品的每一项环节,并根据自身的能力和农场的条件,找到最适合的解决方案,才能在未来站稳脚步,将农业一代代传承下去。这才是真实的、可实现的可持续农业。

社区

本着“传承”的理念,大黑将这套源自澳洲的农耕技术体系进行了本土化改造,使之更加易于应用于中国的实践。2016年末,他和几位志同道合的伙伴共同发起了“活力农耕亚太协会中国部”,以社会企业的方式,为国内的农耕实践者提供服务和支持。一年多来,他们出版翻译了相关书籍资料,为需要的农友研制和供应配方与农机,参与并指导农耕实践,举办活力农耕的在地培训。目前接受他们服务的实践起步农场遍及十几省,60多位农夫;而在线提供资讯交流的学员有200多位;“起点群”的伙伴们也已有600多人。

在大黑看来,自己做得再多,也就是区区几百亩;而带动更多农夫进行实践,就像播种一样,可以带动更多的土地得到修复,从而产出更多真正健康的食物:“一个农场不可能面面俱到,也无法满足消费者多方面的需求。多个有共同理念的农场联合起来,就可以发挥各自的特点,做出真正有竞争力的产品,并且更容易评估品质、交流学习。”

举办在地培训,和志同道合的农友们交流。

举办在地培训,和志同道合的农友们交流。

大黑在讲课。

大黑在讲课。

文章来源: 食通社KnowYourFood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Om1eT246C9nQe8GnHrQD-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