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丁维:生物动力农业中仍存在的一些问题

丁维:生物动力农业中仍存在的一些问题

1

丁维,生物动力农业

开拓者与研究者

为践行主席提出的“两山”理论,深入领会主席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贯彻执行主席在9月10日全国教育大会上提出的、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路的重要论述,德米特(中国)协会联合国内教育、农耕、文化各界,在常州、深圳、大理、郑州四地,共同举行了中国第一届德米特国际食农教育研讨会。

会议期间,国内外食农教育者分享中外案例,介绍实践经验。为将这场思想的盛宴呈现给更多的食农教育工作者,更好地展开区域交流与协作,推动区域食农教育与健康文旅的发展,德米特(中国)协会将陆续介绍研讨会的重点内容,帮助食农教育工作者打开思路,拓宽视野,深入践行“两山”理念,实干推动乡村振兴,积极探索教育发展。

本期分享的是生物动力农业开拓者与研究者丁维写给研讨会的文章《生物动力农业中仍存在的一些问题》

亲爱的同行们,大家好!

德米德(中国)协会沈立秘书长邀请我,参加在常州举办的《第一届德米特国际食农教育研究会》,同大家一起交流生物动力农业方面的经验和体会,非常感谢邀请,但因工作的原因,时间冲突无法前往,很遗憾。对我而言,通过写文字的方式与到会的同行们进行交流还是第一次,有不妥的地方还恳请大家谅解。

2

首先,我想简单介绍一下是如何走上生物动力学之路的。我从1994年开始事有机产品的认证工作,到今天已经接近25年,见过许多各种怀着“远大理想”从事有机农业活动的人和事,当然,也认识了许多想通过有机产品赚取超额利润的生意人。但有一件事至今让我难以忘怀:2010年6月10日,我的老板Rainer Baechi博士(瑞士IMO总裁)在格鲁吉亚出差期间,因车祸不幸逝世。2011年2月,我前往他的埋葬地——瑞士达沃斯镇盼尼村悼念的途中,有幸访问了位于巴塞尔附近的多纳什歌德馆,并在那里看到《生物动力农场——全面发展的有机体》这本书,当我读到这本触动心灵的书后,很快有了翻译它的冲动。我当时想,这是最好的表达对他怀念的方式。从那之后,兴趣的指引,以及对中国有机农业活动的反思,让我走上了学习和研究生物动力农业这条道路。

3

由于工作上的关系,我和德米特认证的农场和企业都有过接触和交往,我真的很羡慕他们和他们的农场,我认为,这才是真正代表中国农业未来发展的造福人类的农场。我也很希望将来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农场,并成为德米特协会的一员。沈立秘书长希望我能借此机会,简单谈谈目前我们在生物动力农业中仍存在的一些问题,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以下只是我个人的一些观察,如果有讲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缺乏正确思想引导和哲学理论的指导

4

想要做好生物动力农场这件事的人,仅有理想和情怀是不够的,没有正确思想引导和哲学理论的指导,就会迷失方向,那么,指导思想是什么呢,它就是人智学,人智学是生物动力农业的思想源泉,因此,从事这项工作不认真学习和了解人智学的知识,很难会真正做好这项工作。

什么是人智学呢?它是由鲁道夫·施泰纳所创立的一门哲学,他认为,人智学是一门灵性科学,并希望借此扭转这个世界过度向物质主义方向的发展,它提供了一种理解人类和我们自身灵性起源的手段,因此,我们应该深入学习人智学的基本概念,才能了解在生物动力农业中所需要做的内容。

缺乏对生物动力农业背后科学知识的了解

5

认为生物动力耕作只是一种方法是不正确的,因为,它也是一个关于农场综合结构的哲学体系。生物动力学的核心是基于一个农场基础上作为一个完整无缺的,拥有土壤、动物、人类和作为“有生命活力有机体器官”植物的,全部功能的创作,农场有机体的健康取决于每个器官相互正确和谐地工作,如同它的环境一样,能量必须在人类、动物、植物、矿物和宇宙之间流动,接下来理想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自给自足。生物动力学农场努力形成一个近乎封闭的系统,它的投入物(如肥料)尽可能多的来自农场内。例如,通过堆肥和豆科植物来满足肥力的需求,杂草和病虫害的控制一般通过机械和物理方法,以及顺势疗法、轮作和其他非商业手段。作物生长不仅取决于有机体土壤的肥力,也取决于对牲畜良好的管理,德米特认证的农场必须包括牲畜或附近有一个与其密切关联的畜牧场。

没有正确的为自己选择适合的种子

6

我们可能已经忘记了最初的使命,如果你对生物动力农业的背景有所了解的话,应该知道,它最初是农民们发现种子发芽质量以及怀孕母牛生殖能力下降的问题,一些农户、大的种植园和农学家从而转向求教施泰纳博士,并希望他为了将来健康的耕作提供一些新的观念,之后才有了施泰纳的《农业课程》,有了生物动力农业,有了有机农业。1924年鲁道夫·施泰纳在《农业课程》演讲中回答了当时种子存在的质量问题时说,只有通过一个崭新的农业模式才能改变。因此,选择生物动力农业种植的种子非常重要,它要适应当地环境,且要有极强的繁殖能力。

前面提到,按照理想的生物动力农业操作方法,农场应该是多样性和自给自足的有机体,并选用自留或本地生物动力或有机种植的种子,种子的选择对提高食物质量很重要,它能保持食物中的生命活力和食物的结构不发生变化;目前,在我国还没有一家专门销售有机种子的商店或公司,这种状况还会在很长一段时间继续下去,因此:

(1)要制定一个详细长期的育种计划,逐步提高自留种子数量和品种的比例;

(2)农场需要有懂育种知识的人员,通过试验,挑选出适合自己农场的具有较强生命力的种子,并逐步繁育扩大规模;

(3)回归传统,收集和使用当地世代流传下来的种子,不要受利益驱动去购买经过处理或不清楚是否是转基因的种子,自2005年以来,具有细胞质雄性不育(CMS)的品种已经被排除在德米特栽培之外,这种特殊的杂交育种操作融合了不同物种的细胞,违背了植物的纯正性。

不重视堆肥在整个系统中的重要作用

7

如果你走在农场田边,很难再看到堆肥,堆肥作为意义深远和极其重要的事情,不仅因为它有助于提高农业作物产量,而且它是解决农场废弃物的一种手段。堆肥是生命的载体,通过它将生命活力传递到土壤和作物里,堆肥的好处还有更多不能用语言表达的东西,如果你想知道一个农场是否健康,那就去他们的堆肥场,在那里,你将会看到一个农场是如何有或没有恢复力和活力。因此,人们观察生物动力农场做的好与不好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农场堆肥的水平和数量。

堆肥是一门艺术,艾伦菲尔德·法伊弗告诉我们,堆肥方法的“秘密”就是:引入这样一种生命状态,最终,这里没有腐烂或腐败发生,土壤的微生命恢复了它自身的活力,它会给土壤带来一种多样化且稳定的有机质结构。

尽管土壤腐殖质高低并不肯定是其化学作用的准则,但它是一种与土壤、土壤生命、水分和空气相联系的转变有机物的存在状态,是农场生命有机体或环境本身物质的平衡状态。要创建肥沃的土壤,必须从堆肥开始。

还没有认识到动物的本质和在农场中的核心地位

8

如果你去一个农场,问一下你们为什么要饲养动物,他们会怎样回答呢?德米特是唯一在标准中提出在农场强制必须有牲畜的有机认证协会。除非在特殊情况下,可以通过与另一个德米特伙伴合作来满足这一要求,动物粪便才能由外部供给,动物尤其是母牛在农场有机独立体中发挥核心作用。

综观目前的有机农场,除了几只猫狗外,几乎找不到其它动物,一些生物动力农场,之所以饲养动物也常常只是为了获得证书的最低需要,很少有人会去考虑动物的需求以及在农场中她们与人类的关系。动物的多少决定了农场全年粪肥的数量,决定了农场堆肥的数量,决定了农场的土壤是否能获得足够的营养,以及作物的产量和品质,鲁道夫·施泰纳在《农业课程》第2讲中教导我们,“一个农场只有被构想为一个整体,一个自给自足的个体,它才真正称得上实现了农场的本质,每个农场都应尽量接近这种上状态,因此,没有足够合适的动物,是不可能达到的。”

种植绿肥作物

9

很少有农场愿意在自己的田地种绿肥,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浪费,然而,生物动力农业必须将绿肥植物作为真正的作物来对待,尤其是豆科绿肥,并通过频繁地使用生物动力制剂,绿肥植物形成的根部才最为重要,实际上,并不是所有情况下都需要翻地,收割下来的植物可作为饲料或田地的覆盖物,起到保护植物根部的作用,若同时进行浇灌,更能促进绿肥植物的生长,而绿肥是保持土壤肥力持续的重要手段。

制作制剂的技术和使用仍处在较低水平

10

我们几乎看不到农场有制作和喷洒制剂的活动,也看不到制剂植物,制剂不等同于菌种,它与堆肥一样,制剂的制作和喷洒同样是一门艺术,生物动力学要求:制剂尽可能要在农场上制作或与其他农场合作制作,所用的动物的鞘,应来自于农场或其他生物动力农场。目前,可喜的是许多农场已经能够自己制作角肥和角硅,但制作技术处在低水平,且满足自身需要的农场几乎没有,许多农场甚至经营了许多年的农场,仍不得不从国外“进口”堆肥制剂,制剂的使用也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在生物多样性方面,仍需要做更多的努力

11

与国外生物动力农场相比,我们会发现,我们的农场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都太单一了,生物动力的农场必须郑重承诺保持农场的生物多样性。但我们仍然看到,许多农场上或农场周边区域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区面积不能达到农场总面积的10%,如何让稀少或濒危的动植物得以繁殖,提供鸟或昆虫的栖息地。在生物多样性方面的努力工作,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在农业活动中,还没有认真地考虑宇宙力量的影响

12

由于人在农业生产中的作用被放大了,因而人们常常藐视天上的星星的作用,然而,最好的营养是通过让农场和花园接受到黄道十二宫的力量而实现的,鲁道夫∙施泰纳曾经陈述"来自宇宙中地球的力量通过大地的物质产生作用",生物动力学农民要尽量尊重宇宙的节律。尽管德米特标准中没有这方面强制性的要求,但在总则中明确要求:要考虑到植物和动物管理中的宇宙节律。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在这方面做得较好的单位。

缺乏对德米特标准相关内容的了解

13

许多生物动力农场对德米德标准的要求知之甚少,农场甚至没有一份正式的新版本的标准,很多实际操作者一问三不知,只知道按老板的要求做事,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我们很难想象,他们生产的产品如何能符合标准要求的。从事生物动力农业工作的人必须通过培训并在实践中不断用“心”去体会所做的事,才有可能训练出如施泰纳常说的那种知觉能力,才能有才智知道如何应对农场遇到的各种难题。

THE END

最后,我想对从事生物动力农业的朋友们说,一定要彻底去除头脑中根深蒂固的现代化学农业的思维方式,如病虫害和作物数量低时,首先问的是可以用什么“专用的”农药和肥料,要想解决这些问题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因为它是一项系统工程。从事这项工作的任何人都应该有一个开放的头脑,让思维敞开大门,接纳全部的信息,不要迷信权威和专家,实际上他们没有你们更加了解自己的农场。人智学从不教人们什么东西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东西,它只向你讲道理和原理,所有一切的判断由各人自身通过体验和实践用“心”去领会其中的奥秘。考虑到每个农场都会是一个独立的有自己个性的有机体,不可能有现成的经验与模式能仿效,请通过冥想,发现伟大的自己。岁月走过不小心踩伤了受了伤的心尖,痛、始终不曾明灭的萦绕着苍白憔悴的思念。是否前世我淡薄寡怜了你一世的情愫?岁月走过光阴的沧海,遗落了一路的伤碎桑田心愿,在年岁风烛蚕食里是否还有痕迹?

文章来源:德米特中国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mb6JcsmZSBb1aF1Na3eoug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