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孟山都的霸道:为保奶牛激素销量,不准牛奶公司挂无激素标识

孟山都的霸道:为保奶牛激素销量,不准牛奶公司挂无激素标识

作者:唐纳德·L·巴雷特,詹姆斯·B·斯蒂尔

译者:(女神读书会翻译组)小毛线

· 导语 ·

本文为女神读书会翻译小组小毛线翻译的MONSANTO’S HARVEST OF FEAR(《孟山都:收获恐惧》)一文的最后部分。

这部分讲述了孟山都自己生产牛奶生长激素后,禁止牛奶企业标注自己生产的牛奶没有使用激素,以免妨碍孟山都激素产品的销售。

来自巴顿鲁日(Baton Rouge,位于路易斯安那州——译注)的杰夫·克莱恩彼得(Jeff Kleinpeter),孟山都指控他向顾客撒谎。他对顾客说,他的牛不含人工牛生长激素︱照片来源:科特·马尔库斯

来自巴顿鲁日(Baton Rouge,位于路易斯安那州——译注)的杰夫·克莱恩彼得(Jeff Kleinpeter),孟山都指控他向顾客撒谎。他对顾客说,他的牛不含人工牛生长激素︱照片来源:科特·马尔库斯

杰夫·克莱恩彼得细心照料他的奶牛。

到了冬天,他会打开取暖器以保证畜棚的温度。到了夏天,电风扇则会扇出轻柔的微风给奶牛消暑。尤其是在三伏天里,室内就会弥漫着一层精细水雾,从而减缓路易斯安那州的高温。奶牛享受到了“地球上最舒服的待遇”,克莱恩彼得说道。

他是一位来自巴顿鲁日、祖上四代都养殖奶牛的奶农。他说,参观者会对他的方法啧啧称奇:

我听到过很多人说过,‘等我死了,我希望下辈子是克莱恩彼得家的一头奶牛’。

孟山都想要改变杰夫·克莱恩彼得他们家做生意的方式。孟山都尤其不喜欢克莱恩彼得乳业产品盒子上的标签:

“该奶牛未注射奶牛生长激素(rBGH)。”

对于消费者而言,这意味着牛奶来自没有注射人工牛生长激素的奶牛。这种激素是由孟山都开发的,可以注射进入奶牛体内以提高牛奶产量。没人知道这种激素对奶牛、对喝牛奶的人有什么影响。

科学家没有发现注射奶牛生长激素或重组牛生长激素(rBST)——另一种知名激素——对牛奶质量有什么影响。但是杰夫·克莱恩彼得——和数百万消费者一样——一点都不想碰奶牛生长激素。

无论它对人类有什么影响,克莱恩彼得确信它对奶牛有害,因为它加速了奶牛的新陈代谢,提高了它们感染一种痛苦疾病、从而降低寿命的可能性。

他说:

这就好比让一辆大众牌轿车参加印第安纳波利斯500英里竞速赛,你需要全程把油门踩到底,这样没过多久,可怜的大众发动机就要烧掉了。

克莱恩彼得乳业从未使用过孟山都的人工激素,而且乳业也要求它的牛奶供应商保证没有使用过人工激素。

在一位市场顾问的建议下,乳业在2005年开始宣传自己的牛奶产自未使用奶牛生长激素的奶牛,相应的标签也出现在克莱恩彼得牛奶的盒子上和公司文案中。

克莱恩彼得产品的全新网站界面上也宣称:

“我们提供给奶牛的是爱……而不是奶牛生长激素。”

rtre

牛奶战争

乳业销量攀升。

对于克莱恩彼得而言,这不过就是向消费者提供更多有关产品的信息罢了。但是此举激怒了孟山都。

公司认为,克莱恩彼得和其他乳业在广告中炫耀着他们“非奶牛生长激素”的牛奶,这对孟山都产品不利。

2007年2月,在写给联邦贸易委员会的信中,孟山都说,尽管有压倒性证据证明,使用它公司产品的奶牛所产牛奶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

牛奶加工商依然坚持在标签和广告中声明,使用重组牛生长激素有害,要么对奶牛有害,要么就是对喝这种牛奶的人有害。

孟山都要求委员会调查奶牛加工商——比如克莱恩彼得——所谓的“广告和标签欺诈”,指责他们“通过错误宣称重组牛生长激素有关牛奶具有健康和安全风险”而误导消费者。

如前所述,克莱恩彼得并没有这么做——他仅仅是说他的牛奶来自没有注射过奶牛生长激素的奶牛。

孟山都试图让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强迫乳业更改广告措辞。这不过是孟山都将触角延伸入农业的努力一部分。

在多年的科学争论和公众争议之后,1993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重组牛生长激素的使用商业化。它的决定部分是基于孟山都所提交的研究结果。这一决定使得孟山都得以售卖人工激素。

激素是为了提高牛奶产量,这并不是当时美国所需要的——现在也不需要。美国实际上早已被牛奶所淹没,政府还得回购一些过剩产品以阻止价格崩溃。

孟山都在1994年以“保饲”为名开始销售这种激素。孟山都承认重组牛生长激素对牛可能存在副作用,包括跛脚、子宫失调、体温上升、消化问题以及难产。

兽医药物报告显示,“奶牛注射保饲后患上乳腺炎风险增高”。乳腺炎是一种乳房感染,细菌和脓水会随着牛奶一起流出来。

它对人类有何影响呢?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坚持认为,注射奶牛生长激素的奶牛所产的奶和没有注射的奶牛所产的奶是一样的:

“公众应该相信,注射过牛生长激素的牛所产的牛奶和牛肉都是安全的,可以消费的”。

尽管如此,一些科学家还是担忧,并没有对添加物的长期影响进行研究,尤其是对儿童的影响。

一位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基因学家威廉·冯·梅耶(William von Meyer)注意到,当奶牛生长激素被批准之时,在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所依据的研究结果中,研究时间最长的不过是一个90天的对小动物的实验室测试。

“但是人们喝牛奶是要喝一辈子啊。”他说。

加拿大和欧盟从未批准过人工激素的商业化。今天,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奶牛生长激素15年后,学界依然没有进行长期研究“以确保使用过人工生长激素奶牛所产牛奶的安全性”,消费者联盟高级研究员迈克尔·汉森(Michael Hansen)如是说。他补充道,不仅没有研究,而且现存所有数据都是由孟山都提供的。

“科学界在安全性上并没有达成共识。”他说。

无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如何而来,孟山都早已渗透进入了华盛顿。

迈克尔.R.泰勒(Michael R. Taylor)曾任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专职律师兼局长行政助理,他在1981年转而加入了一家法律事务所。他在此帮助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孟山都的人工生长激素,随后在1991年回到监管局担任副局长。

迈克尔.A.弗里德曼(Michael A. Friedman)博士曾任监管局负责行动的副局长,他在1999年以高级副总裁一职加入孟山都。

琳达.J.费舍尔(Linda J. Fisher)曾任环保署的助理署长,她在1993年离开环保署,在1995年到2000年期间担任孟山都的副总裁,然后在2001年回到环保署,担任副署长。

前环保署署长威廉.D.鲁克尔斯豪斯(William D. Ruckelshaus)、前美国贸易代表米基·坎特(Mickey Kantor),他们在离开政府之后都进入了孟山都的董事会。

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在20世纪70年代曾是孟山都公司法部门的一位律师。2001年,他在一场涉及转基因种子专利的关键案件中,写下了对孟山都和所有转基因种子公司有利的联邦最高法院意见。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美国国防部长(1975-1977,2001-2006)——译注)从来没有在孟山都的董事会和管理层中供职,但孟山都是前国防部长的软肋。

1985年,当孟山都收购G.D.西尔联营公司时,拉姆斯菲尔德是该制药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当时西尔公司正发愁找不到下家。交易之时,拉姆斯菲尔德在西尔公司的股票和期权估值达1200万美元。

有些消费者一直不愿意饮用使用过人工激素的牛所产的奶。这就是为什么孟山都在牛奶包装标签措辞上要向乳业公司和管理者发起那么多场诉讼。就标签的问题,它就起诉过起码两家乳业公司和一家合作社。

批评人工激素的人推动在所有牛奶制品上都强制使用标签,但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没有妥协,甚至采取措施,打击某些在自家牛奶上标记“无牛生长激素”的乳业公司。

监管局认为,既然牛生长激素是一种在所有牛体内都能发现的天然激素——包括那些没有注射孟山都人造激素的牛——那么没有哪家乳业公司能说它家牛奶不含牛生长激素。

监管局随后发布指导条例,允许乳业公司在标签上写他们的牛奶来自“未使用补充物的牛”——只要盒子上还写着一份免责声明,写着人工补充物并不会改变牛奶。

比如,克莱恩彼得乳业的牛奶包装上在正面有个标签,写着牛奶来自未使用奶牛生长激素的牛,而包装背面则要写着:

“政府研究显示,使用奶牛生长激素和不使用该激素的牛之间,所产的奶没有显著差异”。

这还是没有让孟山都足够满意。

glass-1587258__480

下一个战场

随着更多乳业公司选择在做广告时,宣传自家牛奶“不含奶牛生长激素”,孟山都转而采取攻势。

在全国范围内的进攻就包括,它试图迫使联邦贸易委员会调查乳业公司所谓的“欺诈行为”——乳业公司借此尝试与孟山都的人工激素划清界限。

但是在审阅过孟山都的请求之后,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广告部在2007年8月裁定“此时无需进行正式的调查和执法”。

委员会发现在有些案例中,乳业公司试图做出“没有根据的有关健康和安全的声明”,但是绝大多数都是在网站上,而不是在牛奶包装上。

联邦贸易委员会决定:孟山都挑出的那些乳业公司都得在包装上加一份免责声明,说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现,与人工激素有关的牛奶并没有显著差异。

在联邦层面上堵住之后,孟山都正在州层面推进行动。

在2007年秋天,宾夕法尼亚州农业部长丹尼斯·沃尔夫(Dennis Wolff)发布命令:禁止乳业公司在牛奶包装上贴上说自己产品未曾使用人工激素的标签。

沃尔夫说,这种标签暗示着竞争者的牛奶并不安全,而且他还说,未使用补充物的牛奶卖出了不合理的高价——这一点是孟山都经常提的。

禁令于2008年2月1日生效。

沃尔夫的行为在宾夕法尼亚的顾客(以及其他人)那里引发了怒火。电子邮件、信件和电话来得如此密集,以至于宾夕法尼亚州州长爱德华·伦德尔(Edward Rendell)不得不插手,收回他手下农业部长的决定。

他说:“公共有权获得有关他们购买的牛奶是如何生产的全部信息”。

在这一议题上,形势也许会对孟山都不利。不含奶牛生长激素的有机乳制品越来越受到欢迎。

像克罗格(Kroger)、公众超市(Publix)和西夫韦(Safeway)这样的连锁超市也向有机乳制品敞开大门。其他公司则避开与奶牛生长激素有关的产品,包括星巴克,它禁止使用所有使用过奶牛生长激素的牛所产的奶。

尽管孟山都曾宣称,预计全国30%的奶牛都曾注射过奶牛生长激素,但是人们普遍认为,现在的真实数字要低得多。

但是,不要小瞧了孟山都。

与宾夕法尼亚州类似的努力也在其他州上演着,包括新泽西州、俄亥俄州、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犹他州和密苏里州。

一个孟山都支持的团体叫AFACT——美国农民支持技术进步与保护——正在以上许多州主导行动。AFACT自称是一个“生产者的组织”,谴责卖主“有问题的标签策略与行为”,使消费者“躲开使用新技术的食品”。

据称AFACT和孟山都一样,和同一家圣路易公关公司“奥斯本&巴尔”合作。“奥斯本&巴尔”公司的一位发言人告诉《堪萨斯城星报》,公司正在无偿为AFACT服务。

即便孟山都要求标签全盘改变的努力失败了,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住州农业部门从一家家乳业公司下手,限制标签使用的步伐。除此之外,孟山都也拥有着许多盟友,它们的地面团队不断给不使用孟山都人工激素的乳业公司施加压力。

杰夫·克莱恩彼得也认识他们。

有一天,负责在他的牛奶包装上印标签的人致电克莱恩彼得,询问他看没看到网上有人发帖攻击克莱恩彼得乳业。

克莱恩彼得上网找到了一家叫做“停止在标签上撒谎”的网站。这家网站声称要“通过揭发那些错误、误导性的食品和其他产品标签,来帮助消费者”。毫无疑问,克莱恩彼得和其他没有用孟山都产品的人,都被网站指控在售卖牛奶时做出误导性声明。

网站上既没有地址,也没有电话号码,只有一连串参与网站的团体名单,他们的议题从诋毁有机农业到贬低全球变暖。

克莱恩彼得说:

他们对我这样的人进行攻击,但是我有权利去做这些事情。

我们永远也无法查清楚这个网站,也无法纠正它的行为。

网站其中一个参与者叫斯蒂芬·米洛依(Steven Milloy),他是福克斯新闻网“垃圾科学”栏目的评论者,也是“垃圾科学”网站的运营者。这一网站自称要揭穿“虚假的科学数据与分析”。

丝毫不令人吃惊的是,曾经自称“垃圾人”的米洛依,早年曾是孟山都的注册说客。

文章来源: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VZ951_WFrt7krzRgqHuUpA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