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招募 | 在诗与思的澄明之境, 做知行的乡村建设人

招募 | 在诗与思的澄明之境, 做知行的乡村建设人

1

学员问,什么样的人生值得过?

梭罗说,我到林中去,因为我希望谨慎地生活(live deliberately),只面对生活的基本事实,看看我是否学得到生活要教育我的东西,免得到了临死的时候,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生活过……

学员问,面对现实问题,如何做出自己的选择?

导师说,口袋里装着陶渊明,手里拿着王维。

学员问,为什么学人文学?

导师说,学人文学可以让我们内心看到自己,看到自己所思所想,看到自己内在的这个“人”,看到一种创造性的冲动。

学员问,何以知行合一?

园长说,世界万象与人的个体之间,只有经验才是桥梁。人生短暂行走于世间,往往体行而产生经验,由经验产生反思,并升华为人的智识。面对复杂巨系统,在“浪漫”与“精确”中成长,以行践知,事上磨炼,不断激发好奇与创造;同时也更加专注、克制与自我约束。

一个个的生命问题敲打着。对话,是伊顿学园的日常学习和生活;对话,也是探索真理与自我认识的途径。170年前,梭罗这样发问与慨叹,“难道我们不能请一位阿伯拉尔来给我们讲学?”数十位知名学人,一位位公益和社创实践人走进乡野中的伊顿学园。他们在茅屋、在苇塘坐而论道,在炉火旁围坐夜谈:柏拉图、陶渊明、梭罗、诸子百家、自然、生态、诗歌、社会创新……

2019年,伊顿学园第八期招募已开启,期待志存乡村建设的你!纵身一跃,回归生命本体。以天地为“心斋”,神驰于四极八荒渔樵耕读之中,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知行合一!

2

这是一个公益性人文学园,你可以免交学费、生活费,以农耕劳作换取生活所需。

3 4

这是一座由猪圈改造成的茅舍,生活简单朴素、甚至清苦。学员们须自然劳作,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以劳动换得日常所需。

这里没有在园工作人员,学员们依“议事规则”自治,做中学,群己权界,发展公共理性。

这里主张学习与个体的生命发生联结,学生是学习主体,结业考核是基于真正的社会(人类)问题的解决方案(项目)。

这里开设人文科,阅读伟大的书籍,深化价值判断,确立个人存在之根,唤醒对永恒事物的敬畏。

这里是一所乡村建设的“种子站”,期冀聚集、孵化一批有“康健的体魄, 农夫的身手,科学的头脑,艺术的兴趣,改造社会的精神”的知行乡村建设人。

从2014年开园,四年间,伊顿学园已有四十余名学员毕业,他们像一颗颗种子栖居乡村,思考、克服、超越,或推进乡村教育,或建立永续生活研究社,或探索自然建筑、生态村建设、教育创新……

伊顿学园是泥土的,是自然的,独立在职业技能与书册学问两者之外,在这里,期冀厚重的思想与质朴的教育相遇!

5 6

捷克的大教育家夸美纽斯曾说,倘若内心的灵没有点燃,只有奇思异想的火炬在身边旋绕,结果便如一个关在黑暗的土牢里的人身外有光旋绕一样;光线确乎可以透进间隙,但是全部光亮并不能够进去。

点燃的前提是个体性的唤醒。如何让隐而不显的个体张扬起来?伊顿学园认为这是一件重之最重的事。在伊顿学园第五期学员入学第一课上,程平源导师引导学员们共同思考“从Learn to survive(学会生存)到Learn to be(学会存在),挺身而为一个自由人”。

人一旦被唤醒,活力是无穷的。而他在回忆自己建造自然建筑学园宿舍时说,“在整个过程中,我的状态非常奇妙。二十多年,我从没有那么不由自主地投入去做一件事。那个时候,我每天都在想怎么把房子做到极致,甚至连吃饭睡觉都可以不要。我自己也很惊讶,因为我一直都是一个比较懒散的人,但是在做那个项目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好像不是自己。”

“教育是不去泯灭他的内在热情,不去压抑他的独特禀赋;是帮助他开启内心的泉源,帮助他全力去找寻那个忽隐忽现的’更好的自己”,伊顿学园园长陈忠先生说。在这个散发着自由、哲思味道的茅屋中,个体生命被更多地焕发出来。

2017年,回到湖北老家韩家堰村的波波建起自己两层的家——一个颠覆建筑的形式,从土地获取力量的自然建筑。这是一场艰难的探索,不仅需要知识的堆积,头脑的思辨,还需要在莫测、复杂、失败中去寻找价值……这颗极富生命力的种子,正在持续生长、生发……

7

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并汲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然后从中学习,以免让我在生命终结时,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

——梭罗《瓦尔登湖》

8

自然劳作:向万物学习,一日不作,一日不食

爱默生曾说,“在一个人尚未发现更适合于己的工作时,务农可能是最好的选择。每个人应当与这个世界上的劳作保持基本的联系。”在学园,学员们每日参与劳作,如播种、除草、采收、翻地、堆肥等,也会参与学园生活环境、基础设施的建设及改善,以劳动换得日常所需。

教育可在田园,可在乡村发生,不为物质条件所限制。这里的生活简单、朴素、甚至清苦,物质欲望仅满足于基本需求,每日饮食以田园时蔬、粗茶淡饭为主,似一种伊壁鸠鲁“花园学派”式的生活。所有入学学员共同生活,轮值做饭、洒扫,共同用餐。

人能而立,不仅是因物质堆积而成躯干,更是因精神充盈而得以站立。质朴清简的生活,不仅让人保持与自然和土地的亲和关系,还获得丰富的精神世界。

9

当我们耕耘土地,我们在耕耘灵魂。当我们在花园里种菜,我们也在自己心里种下什么。当我们做一个陶罐,我们也在捏制自己。

——Satish Kumar 舒马赫学院创始人

学会自治:共同学习“罗伯特议事规则”,群己权界。

教育在于成就人格,在于使人获得生命的自由。但是自由并非为所欲为,成为“自由人”是需要严格学习的。群己权界,发展公共理性,与常识拉开距离,挑战庸见,形成审辩式思维与负责任的自由,这是每一位入学学员的必修课。

从2014年9月开园至今的每期开学礼,新入学学员都会在导师的引导下共同学习和实践“罗伯特议事规则”,学会自治,这也是入学第一课。

在学园日常管理方面,学园内设置“学员自治会”,由每学期伊顿学园的正式入学学员组成,负责伊顿学园的日常事务管理。学员们通过每周一次的学员自治会做中学,依“罗伯特议事规则”,以理性达成最终决议。

10

夫议事之学,西人童而习之,至中学程度,则已成为第二之天性矣,所以西人合群团体之力,常超吾人之上也。

——孙中

自主学习:柏拉图启智式教学,学习与个体的生命发生联结。

人人都是受教者,人人也是施教者。学员是自主学习者,是学习的主体,导师是引导者、解惑者,学习过程注重启思与思辨。每位学员是学习者也是施教者,自主生成主题学习版块,设计组织该主题版块的共同学习。

每学期入学之始,真人图书馆的版主会带领每位入学学员开展为期一月有余的“真人图书馆”,共同阅读一本本“人”书,探讨不同的生活方式、学思历程,逐步形成学员共同体。

第三期学员们好“诗”,逗号同学遂创建了松林诗社,于田埂间席地而坐,闻稻香,品读诗。在通往诗与思的澄明之境,学习与个体的生命发生联结。生活即教育,第二期学员波波在问题中生发学习主题,创建厚土栽培版块,利用生活生产中的废弃物在地堆肥,此法用于后续每期学员的自留地耕种。自主学习的主题版块在学员手中传递更新。

11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面追求学问、德行与虔信,我们就是相应地在向我们的终极目标前进。

——夸美纽斯《大教学论》

知行合一:坐而论道,起而行之,可知亦可行,最后落脚在行上。

伊顿学园,特设人文科和项目科,为必修课。

人文科经典阅读由数位执任导师以专题方式开展,入学学员需完成一定数量的经典阅读,并撰写、提交读书报告。伊顿学园的书架上呈现的是人类社会从古至今先贤圣者的经典思想。阅读“伟大的书籍”接近“伟大的心灵”,学员们在与圣人先贤对话中回到生命的深处、返归原点,期冀唤醒对永恒事物的敬畏、追求超越的人生境界、保持对现实的批判精神、持守人性的尊严。

所谓大学者,思想、视野、人格之博大,伊顿学园便有着这样的追求。春分时,田地劳作后步入黑松林,接近梭罗在瓦尔登湖畔劳作、阅读和思考的心境;芒种季“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与陶渊明跨时空对话,安顿生命和心灵;立秋日,由《国学概论》究天人之际谈轴心突破,会通中西,学思悟道;大雪天,围炉夜话,体悟张志扬哲学,超越类属,追求诗性的存在。

12

知是行的先导,行是知的人格。美好的人生,总是在多维时空的即兴判断与行动中,现功力见真知,因善与真的协同产生美感传世的行动。

每学期学员在入学第5个月会直面社会、直面乡村,开展项目实践,自主创生、孵化、运作项目,每位学员至少进入1个项目团队,相关的项目汇报为毕业考核的内容。“不一样的星期六”,从第三期学员开始,服务于附近两个村的孩子。每周六,他们邀请孩子来伊顿学园开展食育课程、自然体验,以绘本为媒,故事为体,表演为形,在自然中,激发孩子阅读兴趣,打开孩子想象力。还有自然建筑项目,田园教育项目,食物森林项目,芦苇行动项目,南野际项目……

这些都是学员的项目式学习、现象学习的实践,发生在以现象为基础的学习当中。真实的问题是学习起点,这些现象都会被当做一个整体来研究。项目科的学习是一次项目运作模拟,不断深化思维模式,尽可能地与社会生态保持一致性,期待可独立在社会上运作。

13

我们联合,在这山腰上,聚集力量,更近地洞悉野性和自然的创造力。我们从土地获取力量,用这个力量为自己的家园建造庇护所……

——Lloyd Kahn《庇护所》

14

教育是农业而非工业,是把种子播撒到地里,给它合适的养料,在阳光、空气、水作用下自行发芽生长、开花结果。教育跟种庄稼相仿,受教者是种子,是独自成长绽放的生命,给他们合适的条件就能生长。

伊顿学园期翼打造一座“究天人之际”的教育公益“种子站”,由此培养一批既有理想主义追求,又能落地生根的“知行的乡村建设人”,并带动更多的守望教育、守望乡村的带领者,随风飘洒,化为一颗颗乡村建设的种子。

这群年轻的乡村建设者听从内心的召唤,终极乐观,奔走于大地之上;如星星般,彼此照亮,闪耀,相遇,致意,在蔽日的密林里,去辨认那片模糊的叶掌,探索和践行乡村建设的路径。

2019年1月,第六期学员许斌作为NextGEN China联合发起人和杭州三生谷生态村共建者,独立在家乡赣州开设『万物有灵且美』深层生态学工作坊,激发促进可持续生活与生态村价值观改变的力量。

第二期学员施庆文落户南京湖山村,发起“永续生活研究社”,尝试构建“一米菜园”、“大地厨房”、食物森林及依托于此的自然教育等;第五期学员则落地碧山探索文化介入乡村的形态;第二期学员波波的“自然建筑”、第六期张浩的“春雨自然组织”,从自身站立的地方,回到各自的家乡,探索自然建筑、自然教育……

教育是引导我们进入可行性未来的必不可少的方式,第三期学员紀彪、第四期学员阿赞、阿沙以教育介入乡村的形式,先后加入雁山学堂,作为自然教育课程设计师投身乡村教育。

第四期学员逗号和白云,任教于青檀学堂,以自然、经典、生活和艺术浸润孩子、培育家长;第五期学员范范现任探月学院社会化体验导师,致力于通过教育创新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问题……

柯姐姐、橙子姐、晓雪、新昕、米襄、雯雯、发发等等,这群年轻的乡村建设者也正在以微小的行动,发出微弱的亮光,不断探索中国乡村的另一种可能。

15 16

在这样的学校,你肯定会问,是不是入学门槛很高?在学园,只要年满18岁,不分国籍、种族、职业、学历均可报名,流浪者、乞丐也拥有同样的体验和学习机会。伊顿学园的入学标准,看似很低,却有着它独特的坚守,更注重价值优先性,注重学员的品性。

那么,它对学员有什么要求呢?

入学学员的品性第一条是“价值优先性”,基于相信头顶的天空塑造内心的道德律,主张真善分离、知行脱节的工具理性不能产生好的教育,个体的价值取向、意愿、坚持超过利己主义的“聪明”。当然天赋也有要求,但是我们考量的是学员有没有本能的实现自我的冲动。当然还有意志和品格的一些要求。

若你醉心耕读论道,怀揣教育理想,志存乡村建设,意愿身体力行,伊顿学园在茅山脚下,句容边城等待你的到来!

伊顿学园,期待这样的你

1,年满18周岁,有至少八个月的自由支配时间;

2,价值优先性,排斥利己主义的“聪明”,有意志力,诚实、友善、积极、尊重;

3,对乡村建设、乡村教育、教育公益、自然农业等领域,有志于推动传播与建设者;

4,拥有一定人文阅读的基础和定力,可以在学园完成一定数量的经典阅读;

5,认同伊顿学园宗旨,认同并愿意学习自治、自主学习、自然劳作、知行合一,认同学园的学习内容和学习方式;

6,认同伊壁鸠鲁“花园学派”式的生活,简单、朴素、甚至清苦,共同生活,轮流做饭,日常饮食以田园时蔬,粗茶淡饭为主。

18

知道千里之遥,有一个地方:晴耕雨读、脚踏实地、仰望星空;往来之,可与鸿儒畅谈庙宇江湖,与白丁细说一粥一饭。伫立在稻浪里的茅屋,承载着圣人的思想情怀,年日静默。……春去秋来,我们来了也走了,只是那一年,我从遥远的地方赶来,而你们也在那里。

 ——第3期学员柯姐姐,节选自《松林诗集》

招生人数

面向全国有限招生10人

学习时间

2019年3月-2020年1月(一年制)

学习地点

江苏·句容·边城·伊顿学园(寄宿制)–距南京市中心40分钟车程(45公里)

录取方式

初试:申请者提交《伊顿学园入学申请表》(点击此处),由园方审核遴选。

复试:每名参加复试的学员有两周左右的体验观察期,两周之后,决定录取名单。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